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恩怨分明 作者:方舞

字体:[ ]

 
 
 
 
总之是一个一心想离开的人和一个一心想吃回头草的人各显手段的故事。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良辰,李素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 1 章
英俊的少年坐在沙发上,一脸倨傲地看着他,用命令的语气说:“我要搞乐队,你给钱。”
他一向看不上自己,连名字都不屑叫。
李素却没什么表示,推推眼镜,一连在几份文件上签了字,还不慌不忙地打了个电话,吩咐秘书定机票。
有条不紊地忙完了手里所有的正事,才抬起头看那少年:“你来找我,你舅舅知道吗?”
少年挑挑眉,吃准了他会这么问:“我舅舅说,你同意就行。”
言下之意就是知道。
李素知道顾良辰虽然看重外甥,但是素来不爱管这些子孙闲事儿,所以干脆都推给自己,却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立场替他来管。
李素觉得头疼,摘了眼镜,修长的手指揉揉眉心,硬着头皮说:“顾存松,你明年就十八岁了,做事能不能不这么任性,你舅舅只有你一个外甥,顾家早晚是你的,你何必非要跟他拧着来?”
顾存松一脸傲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李素一怔。
顾存松是顾良辰亲姐姐的私生子,不知道父亲究竟是谁,他姐姐更是生了这个孩子后就去世了。
顾家做矿产与房地产起家,经营几代,家大业大,富可敌国,顾良辰父母几年遭遇车祸,也去世了。顾良辰不喜欢女人,这一点几乎人尽皆知,因此他这的唯一的外甥,以后就是顾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而自己是什么人呢?
李素自嘲地想。
顾氏员工?顾良辰的男宠?顾良辰众多情人中的一个?
无论哪个身份,他确实都上不得台面。
可是,每每遇上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顾存松都会来找他。
大约只是因为自己好说话又受得了顾良辰那暴躁的脾气。
顾存松说的没错,他确实没有资格,整个顾氏都是他家的,自己一个外人,哪来的资格和勇气指手画脚?
于是李素不再言语,按了电话叫秘书进来:“琳达,带顾少爷去财务部划款,他要多少给多少。”
秘书有点迟疑:“李总,这不合规矩。”
李素扫她一眼:“快去。”
琳达唯唯诺诺地点头,对顾存松摆出一个“请”的姿势,顾存松悠哉悠哉地起身,出门前还给了李素一个挑衅的表情:“早知道这样,多废话做什么。”
说完才慢悠悠地带着得意走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顾良辰骂人的电话就来了,翻来覆去也不过在说李素不该给顾存松钱。
李素拿着电话,一点表情都没有,等他骂完了才说:“顾总,顾少爷的事儿我没有资格管,请您下回自己决断,不要让我们底下人难做。”
顾良辰听他说了这两句就又怒了,吼声震得他拿手机的手都发麻:“你叫我什么?”
李素面无表情,他隐隐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一阵阵娇笑的声音,有男有女好不热闹,想都知道是什么地方。
顾良辰急了,怒吼的声音不减:”李素你说话!哑巴了?嗯?“
李素不动声色:“你在哪儿?”
顾良辰一怔,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李素抢先说:“我明天早晨的机票出差,顾总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
然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随后按了关机。
顾良辰打不通李素的手机,打他家里电话也没人接,伺候他的小男孩儿都能看出他心神不宁,攀着他的肩膀陪笑:“顾总,出来玩儿,就不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影响心情。”
没成想这句话犯了忌讳。
顾良辰眼神如刀,瞪他一眼,吓得小男孩花容失色。
倒是在座的许志安看见了,打眼一看就知道因为什么,顾良辰跟李素的事情,他是少数知道的几个。
许志安左拥右抱,晃着酒杯指着顾良辰对那小男孩笑,语重心长的语气跟那副浪荡公子哥儿的形容一点都不搭调:“你们顾总这是有心事,傻孩子,还不赶紧给他舒舒心。”
一群人哄笑。
那小孩眼珠滴溜一转,重新换了一张笑脸,温温顺顺地蹭进顾良辰怀里搂他脖子:“顾总,别生气,我自饮三杯给您赔罪了。”说完就真的硬喝了三满杯,喝的整张脸都是绯红的丽色。
一群人叫好起哄,起了哄后又各玩各的。
这一闹,顾良辰脸色也好看了些许,伸手捏了这小男孩下巴一记:“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儿一笑,眉梢眼角都勾人:“顾总,我叫黎黎。”
“哦,几岁了?”
黎黎伸手端了杯酒,就着杯敬顾良辰:“19.”
顾良辰打量着黎黎,这男孩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如果不是眼神太风尘,还隐约有点清纯少男的味道。
顾良辰不由想起李素少年时候的样子,干净、利落、爽朗,白衬衣、帆布长裤,皮肤白净、身材修长,短发会随着微风轻轻地拂动,浅浅一笑,温暖而亲近。
顾良辰在那一瞬间觉得,拿风月场里的人对比李素,是对李素的一种侮辱,因此神色也淡了几分,笑笑不再想下去,随手又播了一遍电话,依然关机,心下骤然升起一阵烦躁。
黎黎看出顾良辰兴致骤减,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顾良辰兴趣缺缺,干脆一把推开黎黎,自己坐在一边喝闷酒。
顾良辰强忍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跑到李素家堵人,暴躁地按了几声门铃,却没人应答。他便自己开了门进去。
房子是顾良辰送给李素的,他高兴的时候也会来,自然有钥匙。
公寓不小,满满都是李素的气息,却已经人去楼空。
顾良辰走进卧室,屋子里干净整洁地不像有人居住,床单没有一丝褶皱,就好像从来没有人睡在这上面过。衣柜里更是整洁,说明李素走得并不匆忙,可是,顾良辰却眼尖地发现床头柜上摆放的照片被人扣住了,他走过去翻开,他和李素牵着彼此的手幸福地对着镜头笑。
这是十年前的旧照了,那时的他神采飞扬风流英俊,李素眉清目朗文雅秀气,那是他们刚刚相识一年的时候,不过二十余岁的年纪,金童玉子,当真一双璧人。
顾良辰神色阴沉,一拳捣在了墙上,拳头裂开了也不觉得疼。
他困兽一般地在屋里转了几圈,打电话去公司,是李素的秘书接的,顾良辰声音里隐含着风暴:“李素去了什么地方?”
琳达听出是老板的声音,完全不敢隐瞒:“李总去了香港。”
顾良辰不耐烦:“他什么时候回来?!”
琳达战战兢兢:“李总没有说。”
顾良辰大骂了一声“废物”,就挂了电话,大力扔在床上。想了想还是拿起来,却是打给了自己的助理,冷声吩咐:“给我定去香港的机票,越快越好!”
 
李素来香港确实有公事,皇冠娱乐的老总陈乐书是李素在英国留学时的同窗,要和顾氏商议合作事宜,和谈的人,点名非李素不可。
顾存松对娱乐圈有兴趣,一直想在娱乐圈发展,闹了好几次,顾良辰都没同意。
李素却觉得堵不如疏,顾存松年轻,少不得对什么都有新鲜感,与其一味不让他做,不如给他铺路,让他放手一搏,做的好,顾存松满足了新鲜感就不会那么执迷不悟,做的不好,让小孩儿知道世道艰辛,也能长点阅历,回来继承家业也更安心。
李素的本意只是想转移顾良辰与顾存松之间的矛盾焦点,只因顾良辰每听顾存松要进娱乐圈,必会暴怒,而顾存松每每在顾良辰那里碰壁,必会来为难李素。
他们吵架而导致的城门火,每次都要殃及他这无辜的池鱼,李素对此颇是身心俱疲。
谁料,顾良辰听罢李素这一番见解,虽说明里对顾存松要进娱乐圈的事儿仍然不支持,暗地里却是默许了顾氏涉足娱乐业投资。
与皇冠娱乐合作成立唱片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李素不是自己来的,还带了其他几位相关的负责人和法务,成立公司不是小事儿,他一个人照顾不到那么全面。
陈乐书虽然跟李素是旧识,但是生意场上无故交,商谈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相让,提出的问题也都很到点子上。
两方人虽然为了利益问题相争,但是合作的大方向已经确定,只待敲定细节就可开始运作,只是细节上比较复杂,眼见一天是谈不完了,最后陈乐书优雅地往座位里一倚,用手敲敲桌面:“今天就到这里吧。”
皇冠的人拿了文件鱼贯而出,李素也带了人准备回酒店,路过陈乐书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顾氏的人跟在李素的身后,纷纷看他。
李素眯着眼看他,表情有些许不悦。
陈乐书却一脸坦荡:“我与李总是多年同学,晚上想单独请李总与我一同吃个饭。”
李素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刚想拒绝,就听陈乐书说:“以后还要合作,大家见面机会还多,权当提前联络感情。”
李素顿了一下,又抬手推了一下眼镜,面无表情道:“好。”
 
顾氏一向厚待职员,员工出差全部选择四星级酒店,而李素的行政职位较高,可以选择五星级,因此与其他人员并不住在一起。
吃饭的地方是陈乐书选的,为了照顾李素出行,地点就在李素下榻酒店的楼下,是个雅致的西餐厅,别有情调。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餐厅的氛围极好,还专门请了乐师在不远处演奏小提琴。
音乐优雅,食物味美,李素忙了一天,在这样安逸的氛围中,这一餐吃的很愉快。
两人相对而坐。
陈乐书长相儒雅,行为举止一派贵气,是世家子弟才有的优雅从容,他此刻浅笑,殷勤地向李素敬酒:“多年不见,李素你实在是风采依旧。”
李素淡定回敬:“陈总也更加卓尔不凡了。”
陈乐书轻笑一声:“此时是私人时间,你可以唤我乐书,不必称呼陈总这么疏远。”
李素不为所动:“陈总真是平易近人。”
陈乐书笑着一摊手,也不勉强,只是话里别有深意:“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在顾氏,顾良辰有你,简直如虎添翼。”
李素与顾良辰那点儿暧昧关系,因李素平日低调,知晓的人并不多,连顾氏员工都被蒙在鼓里,却不知陈乐书如何得知。
李素装作听不懂他话里其他的意味,不动声色地笑笑:“不过凭本事混口饭吃,比不得陈总家底殷实,不必屈居人下。”
李素少年时就生得清秀,如今更添了成熟的魅力。他板着脸的时候有禁欲的美,浅笑起来,却是有颠倒众生般的致命吸引力。
陈乐书被他这么一笑,自觉有些意乱情迷,不觉覆住他握着酒杯的右手,眼神迷醉:“顾良辰有的我一样有,你若是愿意舍弃他跟我,条件随便你开。”
李素一惊,却也迅速恢复,注意到他的表情不对,想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却只听餐厅门口传来一声暴喝:“你们在干什么?!”
一时整个餐厅的人都在看,纷纷找寻声音的来源。
李素抬眼,就见顾良辰挂着狰狞的表情大跨步朝他们走过来,眼神死死地盯着李素被陈乐书握住的手,脸色活像要吃人。
 
作者有话要说:
= = 这文什么时候有感觉什么时候更。。。。估计速度快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