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之哥哥是巨星 作者:E调的华丽

字体:[ ]

 
 
 
 
  ☆、明争暗斗
 
  “各位,本届最佳男主角是……邹……邹……邹立光!”
  台下追光变为一束,照耀到得奖的男子身上,众人齐齐祝贺。
  站起来的周洲尴尬的坐下,周围的人眼里全是嘲笑。
  今天请的这个颁奖嘉宾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还故意把姓氏拖长念,让他出了大丑。
  颁奖会后,许多人跑来对他道遗憾,其实大家都期待明天娱乐版头条有他激动错以为自己得奖的乌龙事件,毕竟这样的笑谈已经好久没出现了,更何况这人还是周洲,澹台娱乐的一线艺人!
  嫉妒周洲的大有人在,他算是娱乐圈一个逆袭人物。17岁签约蓝漾娱乐,一直连三线都不如的在圈里混了6年,结果蓝漾被澹台收购,周洲摇身一变,成为AM天团的队长,火爆全球,拿奖无数。
  有人说他背景非凡,也有人说他靠睡‘女人上位,还有人说就连去年获国际大奖的某男导演都是他睡出来的关系。
  但他从不耍大牌,就如今天这样的事,他依旧去参加了邹立光的庆功宴,还依旧有风度的接受了无数暗含讽刺的劝酒,最后还是很有风度的在助理和经纪人的搀扶下离席了。
  周皖扶着周洲上车,给他系好安全带,莎薇妲则给认识的娱乐记者打电话,让他们不要报道今晚的乌龙,改成她给的更劲爆的消息。
  周皖将莎薇妲送到家后,开车向他的家行驶。
  停好车,周皖扶着周洲上了电梯,周洲不停地蹭着,周皖脖子后都是他的口水,这反应太异常了,他不禁给莎薇妲打去电话。
  “你回家给他洗脸,要还是这样,估计可能被哪个家伙暗算了,你就给……韩雨薇打个电话让她救火吧。”
  韩雨薇是周洲的绯闻女友,本来是公司安排互相炒炒人气,结果俩人假戏真做,但是莎薇妲又是怎么知道的?
  周皖按莎薇妲说的照办,给躺在床上的周洲洗脸,没想到他的脸色愈加红艳,甚至伸手抓住了周皖的一只手腕。
  周皖单手掏出电话,翻到韩雨薇的号码,犹豫要不要打过去。
  那天的事他在猫眼里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家正好在周洲家对面,当年周洲搬来就买下这一层的两户,让他们兄弟俩能够互相照顾。
  所以,像韩雨薇半夜送上门的这种事,住在对面的他自然清楚。
  他是周洲的弟弟,也是他的助理,这种事他自然不敢乱说,别说经纪人,就连爸妈那边也一样得守口如瓶。
  韩雨薇虽然已经是小天后,但这样明显想借着周洲人气捆绑销售,就连上‘床都说不定是她计划的一部分……
  就在周皖思来想去时,一只大手将他一捞,手里的电话摔了出去,周皖整个人侧躺着被反圈在一个火热的怀里。
  “哥……你醒了么?”
  回应他的是裤子被扒的声音。
  鸡皮疙瘩爬上了他的后背,他想反抗,奈何对方长期练舞,力气实在不是他这个弱鸡能抗衡的。
  火热急促的呼吸喷发在他的脖颈上,周皖的两只手都被周洲的一只左手困在身前,而他的裤子连同内裤已被褪到脚踝处。
  ……
  周皖趴在洁白的羽枕上大口喘气,他重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
  他不后悔,因为在韩雨薇夜访那晚,他彻夜无眠守在猫眼前,从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喜欢周洲。
  他本来打算一生就这样守在兄长身旁,做他的弟弟也好,做他的助理也罢。
  就在周皖思绪翻涌时,周洲将他抱起。
  ……
  整个晚上,周皖在欲望里沉沉浮浮,不知是那药力还是周洲本身就战斗力非凡,用一些他无法想象的姿势不停地折磨他,途中他昏死过去几次,但也因为快‘感醒来数回。
  天亮时,周皖硬拖着疼痛的身体收拾残局。
  和煦的阳光洒进来,他静静看着楼下流动的人群。
  那里面也会有人觉得,今天是完全不一样的一天吗?
  *********
  下午,熟睡中的周皖被周洲拉起来半抱着拖到医院。肛肠科医生几次打量一旁帽子眼镜口罩都戴上的周洲,最后冷静地嘱咐几句注意事项。
  周皖全程都是晕乎乎的,一是实在是身体不适,二是在猜想兄长对于昨晚的细节究竟记得多少。
  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那是周洲的手机铃声。
  “喂?说!”
  一抹奇异的色彩从周洲的双眼闪过,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都紧了紧。
  “我一定到!”挂掉电话,周洲给莎薇妲打了过去。内容让两头的周皖和莎薇妲都吃了一惊。
  今天果然在医院的电视上都播放着昨晚的乌龙事情,所以周洲这么快就想要一雪前耻了?势要拿下明年的最佳男主角?
  早晨国际一线巨星何苳低调回国,并于今晚在某编剧的别墅里开私人派对,而周洲告知莎薇妲这些爆炸信息后,要她一同前往。
  莎薇衡量再三,决定到了派对中旬再给上级报备。
  他们这行,即便是一个公司的,都也是竞争对手。
  此刻是初夏,阳光照得周洲的双眼亮晶晶的,周皖默默握紧了自己的双手。
  “小皖。”
  “嗯。”
  “今晚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嗯。”
  大掌习惯性的想去揉他的头发,在上方犹豫片刻后还是放下轻轻揉了揉。
  ********
  何苳的派对很低调却不失品位,就像他的人一样,他这几十年的辛苦经营造就了如今他人望尘莫及的地位,但他又平易近人处处惜才。
  这场派对请的几乎都是何苳的人,而周洲之所以能进来,多亏了好友金震斌。
  金震斌将周洲和莎薇妲带进了别墅,三人找了个地方喝酒聊了起来。
  金震斌比周洲长一岁,俩人是在周洲18岁那年因为一部微电影相识的,那时候金震斌只是个小编剧,而那次后周洲就将自己赚的钱投入给金震斌拍片,为了节约成本周洲几乎担任他每部作品的主角。自从周洲转签澹台后,因为签的是全约,他无法再自由参演公司安排以外的作品,最后只有回归到幕后投资者。
  金震斌的每部初稿都会给周洲过目,去年在国际上一展拳脚的那部边缘片就是周洲从好几个本子里挑出来的。
  今晚的派对,何苳约见的是金震斌。这件事早前就由何苳的助理在接洽,但中午接到邀请时他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大约一刻钟后,主人翁何苳出席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上去与之攀谈,一幕众星拱月的画面。周洲按住了也想上前的金震斌,对他轻轻摇摇头。金震斌权衡再三,决定听好友的——等!
  何苳拿着助理递过来的麦克风,说了几句客气的话,让大家好吃好喝什么的,有些确实饿到不行的,也终于好意思去自助区拿食物了。
  “震斌,你怎么不吃东西啊?”何苳像一个老朋友一样,过来轻拍金震斌的肩膀,吓得对方手里的酒杯差点砸掉。
  “我不太饿……”金震斌腼腆的不敢看身旁的巨星。
  “我们刚才还在聊,说何哥你的新电影估计这次又会刷新纪录。”
  何苳笑眯眯的看向一旁得体大方发言的周洲。“这位是……”
  “我是震斌的好朋友周洲,很高兴今天有幸能和何哥见上一面。”周洲不卑不亢的举起酒杯,一旁的金震斌好生羡慕他的对答如流与临危不亢。
  一晚上,周洲担任了类似于金震斌的发言人,一旁的金震斌和莎薇妲赔笑了整晚。
  半个月后,澹台接到何苳的邀请,点名叫周洲过去试镜。虽然戏份不多,但足以让同公司许多艺人羡慕嫉妒恨了,能演国际大咖的配角,那可不是一般的殊荣,再说谁也不知道这次是配角会不会换来下次的主角呢?
  娱乐圈,缺的就是机遇!
作者有话要说:  确实写了一大段哔哔哔——但还是不放出来了,因为胆小……(QAQ)原谅我!
 
  ☆、他们的故事
 
  周洲驾驶着车奔驰在马路上。
  今天是周予成的五十大寿,但他依旧在这样的日子像教训宠物一样教训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依旧如此!
  只因为他不过是周家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一个玩具罢了!
  周皖的玩具!
  真正的周洲,早在周皖十二岁时那场车祸里丧命了。由于周皖的精神创伤一直治不好,把大儿子已故的实情一瞒只能瞒到底,夫妻俩合计后想着能在孤儿院里找个差不多的鱼目混珠,结果却被他们找到个几乎一模一样的!
  他被领养后,并没有回周家,而是被放在外省培训着。他年龄被改小了一岁,名字也改成了周洲,就连性格也需要符合周家的记忆。而在两年后他被送往美国,只因为“周洲一直在美国治疗并上学”。直到他18岁,哦不,是“17”岁,他终于得以“回家”!
  他成绩优异,甚至以全国模拟第一的成绩被保送,他为了弟弟放弃了更好的大学,他为了父亲放弃了专业。
  但他依旧还是周予成眼里的耻辱!
  从政的周予成没想到两个儿子一个成了戏子,另一个跟着疯成了戏子的助理!
  把车停在一旁,周洲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玻璃上隐隐反射着一张他想撕裂的脸。
  “你为什么要奢望?”
  “他根本没把你当作儿子!”
  “他每次都会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是吗?”
  “你不过是个替代品……你是个替代品啊!”
  玻璃里的男人眼睛红红的,但他仍然不让自己把泪留下来,他的眼泪只能属于屏幕,而不是懦弱!
  对自己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他开车重新出发。
  他不是别人,他是娱乐圈的巨星——周洲,仅此而已!
  ********
  何苳的戏很快就开拍了,周洲进组后发现流程很赶,他几乎没法跟何苳说上话。金震斌这次的剧本是走悬疑路线,即便面对的都是何苳请来的大咖,在工作上金震斌的要求依旧是一丝不苟。
  周洲进组7天,今天这场拍完就没他什么事了。
  这是一场追戏,周洲饰演的目击证人要在他们搭的街景里被主角何苳追赶,最后车祸死亡。
  然后在中途追打的时候,本来已经套好招式的俩人万万没想到会天降横祸,一大片没扎好的钢管砸了过来。
  众人顿时乱了,从钢管和血泊里救出俩人。
  “苳哥!”
  “我没事,快看看他!”额角出血的何苳自然不会忘记刚才用身体帮他挡住灾难的周洲。
  周洲已经晕了过去,口里还往外吐着血,看来伤得不轻。
  周皖陪同去了医院,莎薇妲留下来等事故报告。
  等莎薇妲到医院时,周洲还在手术中。
  “怎么样?”
  “说是意外。”但莎薇妲明显不信,只是她不知道这件事主要是冲着周洲还是何苳来的,谁下这么狠的招?把道具换得滴水不漏。
  比起缘由,周皖更在意的是手术结果!
  手术灯灭,主道医生走了出来汇报结果。“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2根肋骨折断,需要休息几个月复原……”
  莎薇妲脸色凝重,休息几个月对一个艺人而言是多少可怕的事!再说周洲的工作早就排满到半年后了!
  周皖浑浑噩噩的这才想起给家里的父母打电话,晚上周予成叫了秘书江恒过来代看,舒玲是自己一人过来的,脸色惨白的进来就问情况,后来看到江恒气不过给丈夫周予成打了通电话臭骂了半小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