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My Family 作者:六只羊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My Family(肉多)By 六只羊
 
内容简介
 
本篇相关标签:
 
BL、十八禁、乱.lún、父子、兄弟、多P、监禁……
 
不能接受者勿入!
 
跟拙作《因为是兄弟啊》类似,短篇组成的故事。
 
肉度较高,算偏重口味吧。
 
☆、〈车站〉
 
  曾法祁打赤脚走入车站时已经深夜了,脚掌因徒步走许多路而破皮刺痛,他拉紧身上的长大衣领口,庆幸自己的装扮在人烟稀少的车站也不算显眼——这里聚集不少流浪汉。
 
  一阵风吹来,一月的凛冬那寒意刺得他牙齿打颤,脚步也开始不稳,但他还是咬牙往售票口走去,不时左右张望,一有什么人从他身边走过,他就惊恐地低下头。
 
  「必须快点……离开……」又饿又冷又累的他借着自言自语维持意识,左手摸着大衣口袋中的少少零钱——只够坐一趟车。
 
  这就够了。他心道。到了新的地方,只要没有『他们』,总会有办法过活的。
 
  那个售票口就是他通往自由的道路。
 
  将仅有的钱换成一张薄薄的车票时,他激动得不能说话,颤抖着手指将车票小心翼翼地放入口袋。
 
  车子剩下五分钟就要开了,他得进站,这是末班车,没搭上他就再也逃不了。
 
  长年的痛苦即将获得解脱,曾法祁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力气,快步朝票闸迈去。
 
  十步、七步、三步——
 
  在他即将把车票塞入票闸时,一只手从他身后将他拦腰抓住。
 
  他连惊呼的时间都来不及,就被摀住嘴,拖到票闸旁的逃生间。
 
  「法祁,」对方把他按在墙上,膝盖分开大衣下的双腿,粗暴地往上顶着那儿的东西,接着抓住胡乱挥舞挣扎的双手,按在曾法祁头顶上方,「我亲爱的小弟,你要去哪?」
 
  曾法祁眼中尽是惊恐,身子抖得更剧烈,「舜……舜哥……」
 
  曾法舜扬起左边的眉毛,上头的陈旧伤疤让斯文的面孔多了一份暴戾之气,抓着弟弟的右手收得更紧,在听见曾法祁的痛呼声时,喉咙发出野兽般的笑,「这么晚了,你要『一个人』乘车去哪里?啊,不会是想要逃走吧……话说父亲规定你出门不准独自一人,你忘了吗?」
 
  「舜哥……拜托你……放我走……」曾法祁扭动身体试图摆脱,但只让压制他的人靠得更近,他啜泣着,「不要再做那种事了……这样很奇怪……」
 
  「什么事?喔喔!我想到了……」曾法舜扯开弟弟身上的长大衣,露出里头一丝不挂的裸体,猖狂地用目光舔舐着遍布于肌肤的痕迹,大力捏着粉嫩的rǔ头,「你说这样吗?」
 
  「不要!拜托……啊……」
 
  「我才捏两下就红了,这么有感觉?」
 
  手指抚触已经满足不了曾法舜,他低头含住逐渐变红挺立的乳首,像品尝美味佳肴一样发出啧啧的吸吮声。无视曾法祁的低泣,他抬起弟弟光裸的大腿,两腿内侧还有从后.xuè中淌流而出的jīng.液残留。借着那尚未完全干掉的jīng.液辅助,他的两指很顺利地戳入肉.xuè中,把里头的东西搅得起泡。
 
  恳求的话语变成凌乱的喘息,曾法祁摇着头,心理上无法认同兄长这样的行为,但依然阻止不了已经起了反应的下体。
 
  「喔……这么快就硬了,不愧是我可爱的小弟。」
 
  曾法舜嘴角一扬,但眼中却是充满暴虐。他拉开自己牛仔裤的拉链,掏出勃发的xìng.器,直接插入依然滴着其他人jīng.液的后.xuè。
 
  曾法祁呜咽出声,懊恼的泪自眼角滑下,被曾法舜舔去,还不忘封住他发出哭声的唇。
 
  「哭什么?看你刚插进去就立刻吸上来……你根本很喜欢被操吧。」
 
  「不呜……哈啊……」
 
  在兄长的yín威下,曾法祁连哭泣都不被允许,他只能高举双手、无力地张开大腿,随着xìng.器的chōu.插扭腰摆臀,并收紧后.xuè通道,试着讨好进来的东西——这些行为对他来说早就是烙印在身体内的反射动作,根本无法控制。
 
  就算这个地方是随时都有人进来的车站逃生梯也一样。
 
  楼梯间回荡男人的粗喘、细微的呻吟与肉体的拍击声,两人都沉浸在xìng.爱的快感中。
 
  即使在这种时候,曾法祁体内仍旧产生使人发疯的快感,在长年的xìng.爱调教后,这副身体老早就不是属于他自己了,而是供许多人狎玩的道具。
 
  这时一个沉稳的脚步声从半掩的逃生门钻进来,听这声音似是有人朝这里靠近。
 
  「哼……站务员吗?」曾法舜丝毫没打算停下来,他只是放缓了动作,徐徐抽出,重重顶入,愉悦地欣赏弟弟在每一次进入时那脸孔上浮现的挣扎。
 
  曾法祁咬住下唇,注意力全放到那逐渐放大的皮鞋声,却又无法忽视体内滑动的硬挺。霍地,曾法舜掐住他的yīn.茎大力套弄,「嗯——」他咬到嘴唇发疼才把这声音忍下。
 
  「叫出来啊。」
 
  曾法祁含着泪摇头,低头看着把玩xìng.器的手快速移动,而在肉.xuè中的硬挺不停地变换顶入的角度,「不要……舜哥……停……停下来……啊……呜呜……」他埋在兄长肩头,就怕自己的呻吟传了出去。
 
  「有人吗?」站务员注意到没关好的安全门,随意喊了几声。
 
  曾法祁好不容易捱过兄长的侵袭,不料另一波更猛烈的攻势冷不防攻来——曾法舜用指甲刮着他龟.tóu上的xuè.口——他急忙咬住兄长的T恤。
 
  「夹得真紧……果然你这yín荡的身体没被男人操就是不行,法祁。」
 
  站务员似乎走到逃生门前了。
 
  「舜哥……呜!」
 
  「忍什么?要是被发现就叫他一起来上你啊。」
 
  曾法祁盯着那扇半掩的门,看到门把上搭了一只手。
 
  他倒抽了一口气,全身神经都紧绷着,连在体内的xìng.器形状热度,跟握住自己硬挺的手指力道也清晰地感觉着。
 
  不要进来,别让我更难堪了。曾法祁祈祷着。
 
  用这种肮脏的打扮,在这种肮脏的地方跟自己的兄长做着肮脏事,有什么比这更糟的?
 
  那只手推开门,但人没走进来,一支手电筒伸进来胡乱照着。
 
  站在视线死角的两人自然是没被发现,曾法祁松了口气。
 
  当那个手电筒的强烈光芒照到自己时,他还产生了被烫伤的错觉。
 
  充满污秽的自己,根本没办法恣意沐浴在阳光下。
 
  终于,站务员把门掩上,走了。
 
  曾法舜在站务员的脚步声消失后,用更狂暴的方式操着弟弟,看到曾法祁虚软的模样,他十分有成就感。
 
  「刺激吗?还是我们出去做给那些流浪汉看?或许他们也会兴奋起来。」
 
  「不要……舜哥……我会乖乖的……」
 
  「哼……你现在才知道要听话吗?」兄长的侵犯把残留在曾法祁体内的东西带出,看着自己xìng.器上的白色体液,曾法舜在弟弟颈上咬了一口,冷笑道:「这是谁的jīng.液?」
 
  「啊呜、那、那个是……尧、尧哥的……啊嗯!」
 
  「啊,对,今天轮到他陪你啊,你怎么逃出来的?有人帮你?不……这样你不会徒步走来……你做了什么?」
 
  「安、安眠药……加在咖啡里、啊……给尧哥……舜哥……好棒……」
 
  曾法祁完全放纵在肉体互相摩擦碰撞的酥麻感中,他半张着口,随意让兄长将舌头伸入,与之纠缠吸吮,唾液濡湿了曾法舜的ㄒ恤。
 
  「简单的小技俩,」曾法舜放下弟弟的大腿,按住纤瘦无力的腰,下体一次比一次深地捣入,「也只有法尧那家伙才会傻傻相信你,呵……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处罚你?」
 
  「不……」
 
  「怕了吗?那就别逃。」曾法舜松开曾法祁的双手——他知道弟弟也没多余力气反抗了——疯狂地侵犯已经到极限的身躯,彷佛想把那柔嫩的肉.xuè给插烂一样。
 
  在曾法祁因高潮而昏过去时,他也在颤动的通道内shè.jīng。
 
  曾法舜抱住滑落的弟弟,热液从抽搐的腿间滴下,在地板上留下纵欲的遗迹。
 
  「你逃不了的——」他附在弟弟耳畔说道:「你一辈子都是我、法尧跟父亲的玩具。」
 
☆、〈散步〉
 
  曾法祁穿着宽松的休闲服,踉跄地跟在前方大步走着的男人,若步伐稍慢了些,男人便会扯动手上的皮绳──另一头系在他颈上的项圈上,有好几次他差点因此跌倒。
 
  「走快一点啊,法祁,你不是很想出来逛街?现在我陪你了啊。」男人转头对他温柔地笑,声音也很平和。
 
  这模样让曾法祁不寒而栗,「尧、尧哥……对不起……我……」
 
  「唉呀,我可没生气呢,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法祁。」
 
  和曾法舜一样的面孔挂着微笑,若是旁人看了,想必也会忍不住回以一个友善的笑吧。
 
  但明白大哥真正模样的曾法祁,很清楚大哥非常愤怒,因为自己在端给他的咖啡中下安眠药并趁机逃走。所以现在才会逼他用这种屈辱的方式在路上走,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现在是深夜,路上根本没人。
 
  前天他被曾法舜给强行带回家,那张车票也在他眼前被打火机烧成灰烬──就跟他仅剩的希望一样──然后被绑在床上,经历了父亲残忍的处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