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情是否依然 作者:虎嗅蔷薇

字体:[ ]

 
 
 
 
  ☆、分手
 
  深秋的榕城,有一番别样的味道,街道两旁随处可见血一样鲜红的树叶,随着清风的拂过片片凋落,鲜红的树叶即便是掉落了被人践踏了也还是那样鲜活好看。
  市中心商业广场的咖啡厅,人来人往,靠窗户边坐着两个人,都是极其出色的男子,一个沉稳英俊,一个温和俊秀。
  许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经由味蕾滑进喉咙,俊秀的眉微皱,却没放下,仍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就像在细细品尝这份苦涩的滋味,亦如自己现在的心情。
  对面的人,是与自己相恋了五年的恋人,从大一开始到如今,许岩弄不明白,如果因为孩子家庭这些事,为什么还能坚持五年?是不是他还是爱着自己的?可为什么明明爱着还要分手呢?
  爱啊,这个字真是沉重,看吧,五年又能代表什么呢?不过换来一句分手。
  “沈磊,我同意了,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以后,就不要再见了吧。”
  许岩站起来,拿起一旁的文件包,推开椅子转身,胳膊却被人拽住,紧紧的,生疼生疼。叹了口气,回过头,不去看那人的眼,低着头,道:“何必呢,提出分手的是你,如今这样,又是为何?”
  沈磊沉默着,冷峻的脸上冰冷一片,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许岩,手上并没有松开。
  许岩伸出手,将他的手掌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掰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咖啡厅。抬头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
  外面秋风习习落叶纷飞,心里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许岩以为自己会颓废一阵,不说要死要活至少要黯然神伤一阵,可实际情况是研究院的项目到了关键时期,没日没夜的盯着实验室里的胚芽,就怕出一丁点差错。眼里心里全是这宝贝疙瘩,失恋的痛苦显然已经被挤到了角落的位置,顾不上了。
  事后回想起来,五年的感情付之东流应该伤心难过,可偏巧赶上那么个非常时期,愣是没经历什么撕心裂肺就挺过来了。
  如今,一年过去了,许岩的科研项目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为了能够确保最终的胜利,院里的领导又是拨款又是拨人的,高度重视,许岩也是一个较劲的,样样都想做到尽善尽美方才罢休,每每都是深夜合眼第二天一早就扑到实验室,真正的将实验室当家了。
  事业稳步上升,感情却空白了下来,夜深人静的时候,许岩会偶尔回想以前跟沈磊在一起的时光,还是甜蜜幸福的,可是如今,从电视上偶见那个熟悉的人,看着那人冷峻依旧的脸庞,却感觉不到一丝熟悉,竟全然的陌生了起来。他们分开了一年,如当初说好的,不再联系,许岩做到了,对方也做到了,同在一个城市,没有巧遇,更没有任何形式的联系,真真成了陌生人,想必就算哪天见到了,也能如陌生人一样视而不见。
  今天是周六,实验室空荡荡的,许岩打开实验室的门,换好衣服先去冷藏室看了看胚芽,一切正常,放心的走出来,却见桌子上的手机在响,显示屏上闪动着班长两个字,许岩愣了一下,随即接通了电话。
  “许岩,今晚的聚会别忘记了啊,我就打电话来提醒一下,上次给你打电话听你迷迷糊糊的,不放心……”
  班长陈为的声音还在电话那头继续,许岩在努力回想,确实前两天接到过他打来的电话,可那时自己正在跟一堆数据奋战,根本就记不住这事。
  高中同学聚会,本城的同学都得参加,当然,外地工作的也有人抽空来了,许岩找不到不去的借口,班长是个极度认真负责并且不怕麻烦的人,不去肯定没办法躲过的。
  “嗯,在海天酒楼是吧,好,我会准时的,嗯,到时候见。”
  许岩挂上电话,接着忙手边的工作,对于聚会,尤其是高中聚会,他已经没什么想法了,一个城市的同学,即便不是天天见,那一个月总得遇到个三五回的,所以所谓的聚会只不过是某些热情人士打着联络感情的名号吃吃喝喝罢了。
  秋天的晚上还是有些凉的,许岩套了件外套,关了实验室的门,海天酒楼位于城东,离他还是有些距离的,良好的时间观念告诉他不能迟到。
  来到酒楼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许岩直奔二楼的包间,推开荷花厅的门,就听到陈为大嗓门在喊了,先到的几人见到许岩,马上热络的招呼起来,陈为走过来将他拉到自己旁边的位置坐定,问:“怎么才来,哥几个都等半天了,来,来,先喝一杯暖暖胃。”端过来的不是酒,是许岩喜欢的乌龙茶。
  “哟,班长,你这可是□□裸的区别对待啊,我们来了怎么不见你这么贴心啊。”
  “是啊是啊,为什么独对许岩这么好啊,你们俩有啥□□,如实招来。”
  “哈哈哈,对对,坦白从宽哈。”
  一干兄弟起哄,许岩只是温和的笑笑,这样的玩笑开多了,也就不会当真了,大家也没真当真,就嘴上痛快两句,随后就是各自的近况汇报。
  陈为靠近许岩,在他耳边低声说:“沈磊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许岩咋一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恍惚,愣了一下。
  “不清楚。”
  都分手一年了,他要做什么,与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陈为是这班同学里面唯一知道他跟沈磊关系的人,也是这帮朋友中唯一知道他性取向的人,加上陈为家跟沈磊家还是表亲,所以,一开始许岩就没瞒过他。
  陈为看了看他的表情,见他没有特别不高兴,就接着说:“蒋书记你知道吧,哼,沈磊这回可是攀上高枝了。”语气里面甚是不平,许岩只是笑笑,没有接话。
  一群人吃吃喝喝,竟然到了晚上八点还没散场,未了还有人提议去附近的KTV唱歌,许岩对这种饭后的娱乐活动一向不热衷,不过扛不住陈为的软磨硬泡,还是跟着去了。
  刚到KTV门口,许岩走在最后,刚进到里面,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下,幸亏扶着门了,不然真得摔一跤不可,而撞人的人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许岩只能自认倒霉,还好没摔倒,刚准备跟上前面已经走得没影的那帮人,感觉脚踩着什么了,低头一看,一个黑色钱包。
  捡起来,左右看了看,没人。
  估计是刚才撞到自己的人掉的,许岩快走了几步追了出去,可门口哪里还能看见半个人影,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的车屁股。
  人不见了,可钱包不能不还,找来歌厅的经理,将钱包交了过去,经理打开一看,说是店里的熟客丢下的,当即就拨通电话,可响了很长时间也没人接听,经理挂了电话,无奈的说现在联系不到人,许岩一听认识,就表示不管了,让经理归还给失主就好。经理感谢了半天,还主动要给许岩他们打折,许岩没有推托,见陈为找过来,跟经理说了一声就朝陈为走去,跟着他进了包厢。
  一帮人疯到很晚才散,许岩是里面最清醒的一个,所以当这帮人东倒西歪的时候,他还能直直的正常行走,然后帮着大家叫车。
  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已经凌晨一点了,许岩有些困了,这些天忙着实验室的工作,都没好好放松一下,心想明天要不要休息一天。正想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自己面前,那速度,许岩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心想别撞着自己。
  从车上下来一人,许岩一看,是那个差点撞倒自己的人,显然对方也认出了他,原本直愣愣朝大厅走去的脚步在许岩这停下了。
  “刚才对不住了,家里有点急事,没撞到哪里吧?”
  男子声音虽然冷漠,但总归是在道歉,也挺客气,许岩原本就没将之前的事放在心上更谈不上生气。
  “没事,没有撞到。”
  经理早就见到人了,这时走过来,将钱包递给那名男子:“三少,就是这个人捡到您的钱包的。”
  被叫三少的男子拿过钱包,随即打开,看了看,接着拿出一叠钞票,给许岩:“这些给你,算是答谢吧。”
  许岩连忙摆手:“这个算了吧,我不能收,只是恰巧赶上了,真不用。”
  三少,也就是贝青云见对方坚持,将钱收回来,道:“那就不客气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见许岩不接,贝青云接着说:“我坚持,请一定收下。”
  许岩想了想,忽然一笑,说:“我还是要钱吧,刚才的钱给我吧,这事算是两清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可以吗?”
  贝青云愣了一下,一旁的经理更是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心想这人到底知不知道啊,贝三少的一个人情跟那点钱哪能比啊。
  贝青云倒是很痛快,将刚才放进去的钱拿出来递过去,许岩接过,然后说:“这样就简单多了,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再见。”
  其实,拿了名片不去找人不也一样吗?可许岩知道,这样的人很讲究原则,以后要是遇到了更加麻烦,还不如拿钱走人,谁都轻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耽美文,还请看过的亲们多多投票,有不足的地方留言告知我,谢谢大家。
 
  ☆、贝三少
 
  回到家已经快两点了,许岩眼睛都睁不开了,简单洗漱了一下倒床就睡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被一阵不依不饶的电话声吵醒,许岩看了一下,见是实验室的电话,赶紧接起来,院长的声音已经有些急切了:“小许啊,研究院新的赞助商来了,中午一起吃饭,你也过来吧,正好认识一下。”
  许岩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不想去,可是院长亲自打电话,这面子不能驳了。
  “好的,我一会就到。”
  起床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住的是研究生宿舍,单独一个公寓,跟实验室在一个院里,几分钟的路程。
  来到领导常用来招待客人的酒楼,推开门就看到院长正陪着一个男人说话,而那个人因为许岩推开门而抬头,正好两人的视线撞上,均一愣。
  世间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奇怪,没办法解释,昨晚才想避免以后有牵扯,可转过一个晚上,又回到了原点,他们还是得认识。
  贝青云,榕城最大的红色显贵家族的三公子,贝家的显贵可以追溯到五百年前了,可谓根深蒂固。贝家三兄弟,大哥贝青山在首都从政,那是跺一跺脚皇城都得动两下的人物,二哥贝青峰做外贸出口,生意分布在各大一线城市甚至国外,有好几家上市公司,最小的三公子贝青云,年纪不大,却已经是榕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青云集团生意遍布各个行业,不仅仅是房地产。
  许岩是常年埋头做研究的人,对贝家有耳闻,但并不是十分了解,可仅仅的那点耳闻也能让他惊讶,惊讶贝青云的年轻,惊讶这样一个人却没有贵族弟子的那种惯有的骄纵尖锐不可一世,气质很沉稳,甚至是内敛的。
  院长拉着许岩跟贝青云介绍,说这是我们研究院的主力,目前实验一室就是他在负责,年轻有为,不浮躁等等,反正是一通夸奖,弄得许岩尴尬不已。
  贝青云收起最初的那点意外,含笑与许岩说了几句,无非就是一些场面上的客套话。并未提起昨晚的事,这让许岩放松了不少。
  席间,为主的还是院长以及主任,他只是一个实验室的小小科研人员,说大了是负责人,但其实他并不管除了研究以外旁的事,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许岩举着筷子瞄准了酥炸虾下手,昨天晚上没吃饱,又唱歌到很晚,回家就睡了,早上一直在睡也没吃饭,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管不了领导跟投资方在场,许岩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怡然自得,因为吃到好吃的,还时不时露出舒心的笑。这是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小动作,只要吃到好吃的,就觉得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所以开心,所以笑。
  许岩是不知道,他这边吃的开心,院长那边却提心吊胆的很是郁闷,原因是贝三少总是心不在焉,眼神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了,但总是在人察觉的时候收回来,所以院长也没闹明白到底是啥吸引了贝三少的注意力。
  一顿饭,在许岩的心满意足院长的忐忑不安下结束。
  “苏院长,你说的增加投入的事情,明日我会派专门的人员与你接触,基本没问题,就一些细节性的,你们再讨论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