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包 养这件小事 作者:Dr.Solo

字体:[ ]

 
 
书名:包养这件小事
作者:Dr.Solo
 
 
  季诗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心眼小。但是因为长得很美,又总是一副卖萌的笑脸,我时常会被他唬得忘记这一点。
 
  我有个微博小号,有时会在微博上吐吐他的槽。比如听完LOTUS乐队的演唱会,大概就会发一条——
 
  目立里: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走音的时候就使劲对粉丝卖萌,什么鬼主唱。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小号的,第二天我收到他的信息,约我去酒店开`房,虽然那个时候我刚练完舞已经累得像狗,但是作为一名被大明星包养的未出道的小艺人,我还是十分敬业地按照金主大人的吩咐自个儿订好房间,把自己洗得白白嫩嫩,再把房间号发给了他。季诗收到我的信息后回了一句:宝贝乖,洗好躺床上等我~于是我就在床上躺下了,躺着躺着眼皮开始打架,等我第二次张开眼睛,外面天都亮了,而我还是一幅欠操的姿势仰躺在大床上,床上只我一人。
 
  我坐起来,心说不好,肯定是我哪里得罪季诗了。
 
  我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哪来的钱在五星级酒店开`房?但是我又拉不下脸给季诗打电话,问他昨晚为什么放我鸽子。我坐在床上认真回忆自己的所言所行,除了那条小号微博,我对他的万般吐槽都深藏心中,他不可能知道。那么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他找到了我的微博小号,而且多半已经窥屏了一段时间,虽然我闹不懂他是怎么找到的。
 
  离开酒店结账时我犹如割肾一般痛苦。
 
  我的怀疑在出租车上得到了证实,季诗给我发来条短信:宝贝别生气啦,钱转给你了。下次要去听演唱会告诉我嘛,我给你摇滚区的票票啊,我还会朝你射水的~~这么下流末尾偏偏还发了个亲吻的表情,我把额头靠在前座,我怎么可能生气,我如躺针板好吗?
 
  出租车正经过自由天地购物广场,头顶便是硕大的摇滚天团LOTUS的灯箱广告,代言的是国内某个时装品牌,五名成员一字排开,季诗自然站在中间,被PS过的脸位于高楼之上睥睨众生,又美又冷艳。为什么要强调是PS过的呢?因为季诗虽然容貌俊美,但是左侧脸颊上有两处不起眼的小坑,大概是以前发青春痘时没处理好后留下的战场遗迹,虽然丝毫不会影响到他的美貌,但是要被放大好几百倍地挂出来,还是比较有碍观瞻的,对挂广告的工作人员更是一种心灵上的冲击和考验。
 
  广告中的季诗穿着黑色字母印花的深蓝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宽松的黑色大V领无袖T恤,锁骨左下方还纹着个花朵的纹身,连膀子上都纹着一个September的字样。不过纹九月是个什么意思啊?我客观地想了想,他生日又不在九月,又自恋地想了想,我的也不在啊……我歪头欣赏这个纹身,然后猛然发现了玄机,S、t和b三个字母刚好位于手臂上肌肉隆起的部位,我不相信这是巧合,这个纹身一定经过季诗精心的设计,只为了突出他犹如涟漪般可怜的肌肉线条。
 
  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怜,如果他的线条是涟漪,我的就是刚刚落下的水花,半斤对八两,谁也犯不着吐槽谁。
 
  出租车就快离开购物广场了,我再仔细一瞅,居然发现牛仔裤裤腰的位置还偷偷露了个内裤边,卧槽不可原谅啊,简直越来越放`荡了!
 
  季诗今年二十六岁,比我大四岁,还处在小鲜肉的年纪,事业已如日中天,这个靠脸的世界就是这么科学。
 
  电台里在放LOTUS的新歌,我听着季诗自己写的嗲得要死的歌词,捂着脸恳求司机:“大哥,能换个频道吗?”
 
  “不能~”年轻的司机小哥神采飞扬地回答我。
 
  我赶到公司,还好没迟到。公司打算把我和另四个新人组成一个偶像团体JUST,现在正是出道前的最后冲刺阶段,每次练完舞,开完会,都会以“离出道还有XXX天!Fighting!”作总结陈词。为了让我们时刻保持状态,注意背起偶像包袱,每天都有人从办公室、楼梯间、洗手间的各个角落冷不丁跳出来朝我们大喝:“离出道还有XXX天!!Fighting!!”被训练得如同巴甫洛夫的狗一样的我们就举着拳头大声回应:“Fighting!”有时我怀疑自己进了一个传销组织,但这招还是行之有效的,有队友就因此改掉了挖鼻孔的习惯,甚至有人调侃再这样下去连放屁都能灵活自由的控制了。
 
  另四名成员中我和队长KK走得比较近,KK比我还大一岁,我俩都进来得比较早,另三人是同一期进来的,其中外形最出色的是彼安,舞跳得最好的是Adam,我们的艺名又中又洋,我有幸保留了自己的本名肖瞳,但有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团队里负责卖萌的那位叫尚Gary……
 
  现在离出道日还剩99天,在公司里我们一个个都绷紧了弦,仿佛只剩99秒就要丑媳妇见公婆了。可是一回到自己的公寓,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我就觉得99天还有好远,再这样燃烧肾上腺素下去,我都不晓得能不能挺到出道。
 
  不知觉得累的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从KK到尚Gary,大家进入公司都是为了实现梦想,而我会跨入这一行全然是一个意外。从小到大我只想画画,有一段时间想读美院都想疯了,但是某一天我忽然发现其实妹妹比我画得更好,比我更有天赋,我家的状况大约只能供一个人读美院,要不就大家都不读,去念师范或者干脆上技校。我思前想后,决定让妹妹好好深造,我负责给她捞钱,她要是能在画画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更好,军功章上也有我的一份啊。如果有朝一日她能代替我实现梦想,我也会特别骄傲,因为我永远都是她的启蒙老师。
 
  放弃梦想不是件容易的事,而我之所以想通,是因为我发现就算我上不了美院,我也依然可以继续画画。被星探相中到经纪公司面试签约的时候,我按要求带上了自己的几幅画作,我的外形和歌舞才艺或许无法令面试官印象深刻,但是我的画无疑让他们刮目相看了。
 
  我成功签约了,经纪人告诉我是觉得我有气质。我能有啥气质啊,那都是我的画的气质罢了。
 
  不过说起当明星,我除了一张脸比路人稍微多一点辨识度,误打误撞被签了约,真的别无所长,跳舞在经过一番魔鬼训练后也只有70多分的水准(然而满分是150),唱歌也没有KK那么好的嗓音和乐感。说到唱歌我真的特别感谢LOTUS的主唱季诗先生(季诗前辈谢谢你让我重拾自信,请接受我的三鞠躬!)。如果季诗那个破铜烂嗓都能成为天团主唱,我在区区一个偶像团体里混口饭吃又有何惧?
 
  言归正传,在公司操练了一天,我们五个人约好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庆祝出道倒数从三位数跨入两位数大关,KK提议吃火锅,我觉得挺好,吃火锅热闹,尚gary和Adam也同意了。但是彼安说不想吃火锅,他不能吃辣的。我说没关系,火锅也有清汤的。彼安看着我笑了一下,说那还是算了,你们去吧。
 
  “这怎么行,五个人要一起去,要不你说去哪里吃?”我说。
 
  彼安报了个餐厅名,我们一听都傻眼了,那是一家顶级日本料理餐厅,价位太高平时连想都不敢想。我们这不才刚出道,还不知道中途会出什么幺蛾子,天宅人祸地震海啸公司破产国家严打之类的说不定就吹了……好吧说这么多我也觉得矫情,说穿了就一个字,穷。不过彼安家我记得也不是特别富有的那一挂啊,他真舍得啊。
 
  “刚好我也有点想吃日式料理,那就去吧。”Adam忽然改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想说是不是太贵了,KK拍了我一下,接口道:“行,那就去吧。”
 
  于是我们就去了那家连名字都念不顺溜的日本餐厅。
 
  这一顿吃得一点都不爽,大家在前台排排坐,看着大厨为我们现场制作料理,每上一道菜都有服务生在一旁解说,想要撒欢地聊天根本做不到。每道料理的陈列倒是都赏心悦目,但是摆盘摆出花来也掩盖不了分量太少的事实,下肚后竟有种沧海一粟无处可寻的迷茫感,而我那粗鄙的舌头也品尝不出这些海胆寿司、金枪鱼寿司和别家的大路货究竟有何区别。我还是更喜欢大排档火锅店那种热闹的地方,但是算了吧,反正目的达到就行了。中途我上了一次洗手间,发现洗手间意外地有格调,格子框出的镜子和黄色的灯光照得我特别帅,我忍不住拿手机自拍了一下,发到了小号微博上。
 
  目立里:帅不帅?
 
  然后又自己在微博下回复:帅毙了!
 
  洗手间里特别安静,我长嘘到一半,想起季诗偶尔会趁我上洗手间从背后猛拍我,然后脑袋从肩膀伸过来,问:“尿裤子上没?”
 
  有一次真尿裤子上了,我气坏了,但他是金主我又不好发作,我看他站在那里笑得要命,真想尿他一身,但还是默默低头擦干净了裤子,打算回去换一条。季诗嫌我换裤子浪费他宝贵的时间,直接去买了一条新的给我换上。
 
  我虽然烦他这么恶作剧,但是帮我买裤子还是挺开心的。裤子上的标签已经剪掉了,穿着还挺合身,而且质料特别舒服,我暗戳戳美滋滋地猜想着这是什么大牌,人嘛,都有点虚荣心,大明星给自己买裤子,最次也得是LEE吧。
 
  后来这条牛仔裤一度成为我的最爱,隔三差五就穿在身上,在公司到处晃。再后来有人跟我说,嘿肖瞳,你这裤子的Logo我好像在国外看见过!我忙问是什么牌子啊?那天晚上我把裤子洗好晾在阳台上,这时收到了一条短信——肖瞳,我想起来了,这是澳大利亚一个童装品牌!给你看它们官网!
 
  我感觉他都快笑哭了。
 
  隔天我果然在自由天地购物广场一家童装专卖店里找到了一模一样的裤子,这个童装店卖从三岁到十四岁的童装。十四岁嘛,过度发育一下是有可能长我这么高。
 
  唉,好烦。
 
  没有金主的洗手间充满了一股子圣洁的安全感,我正哼着歌洗手,这时候KK也走进来,他一进洗手间没去小便池那儿,而是神秘兮兮往我身边一站,低声说:“肖瞳,以后彼安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不要反驳他。”
 
  我奇怪:“为什么?”
 
  “你真不知道啊,彼安有后台的,听说他和……”
 
  KK做了个附耳过来的手势,我便凑过去听。
 
  彼安和张公子有暧昧。KK对我耳语道。
 
  我惊讶地看着KK,也是没有想到。
 
  张公子是咱们圈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在我们公司艺天和另几家经纪公司包括电视台都有股份,被他包养的艺人横跨了影视歌三界,特别能打。张公子自打从包养圈出道以来,年纪不大,养过的花花草草已如过江之鲫。不过我从没听说他包养过未出道的新人,但是单论外形,彼安确实有这个资格成为例外。
 
  唉,什么有暧昧,说得这么不实诚,不就是鱼塘主和承包商的关系吗?我抠抠脸颊,内心心虚地打着哈哈。
 
  老实说看KK这个欲说还休的表情,真叫我挺尴尬的,我也有金主,虽然他只送过童装牛仔裤给我,但不管怎么说我和他之间也算是有包养之实的,从本质上来说我和彼安没有区别。
 
  不过有后台就有后台,话都不能反驳一句这也太夸张了吧,他的后台又不是真主安拉……安拉还是阿拉来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