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罪不致死+番外 作者:吴邪_静候灵归/乔清越

字体:[ ]

 
 
《罪不致死》作者:吴邪_静候灵归/乔清越
 
    文案
 
    我犯了个罪孽,我害死了他喜欢的人。
 
    他想我死,可我想活。
 
    后来他求着我活,而我却只想死。
 
    我认识他十年,两年幻梦,八年苦痛。
 
    以前我为你流尽了眼泪,现在我只想说,收起你的眼泪,老子不稀罕。
 
    我跟他说,周木已经死了。在你把他卖掉的那一天就死了。
 
    他在我面前哭得像个傻子。
 
    一报还一报,你施加给我的痛,我十倍还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木,周胤城 ┃ 配角:方佑肃,齐楚一,齐少扬 ┃ 其它:虐攻虐受,虐身虐心,后知后觉,虐疯虐残
 
=================
 
    
 
    第1章 第一章
 
    
 
    “三百块,卖给你了。”钱币从他指尖飘落下来,掉在地上。他嘴角带着冷漠而疏离的笑,显得整个人带着一股不真实。
 
    “不,周胤城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凄厉的话语脱口而出,声音尖利得不像他自己的声音。
 
    “我为什么不可以?”他嘴角的笑扩大,变得愈加残忍,“死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蓦然从梦中惊醒。外面月色凉薄,洒在房间里变得更加冰冷异常。
 
    背部冷气袭来,原来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
 
    坐起来打开床头的灯,室内骤然明亮,眼睛眯起来过了好久才适应这灯光。
 
    胃绞痛起来。
 
    从床头柜里翻出药,端起柜子上隔夜的凉水,好不容易才把药吞下。
 
    又关了灯,蜷回被子里。手捂住几乎纠成一团的胃部。低低的抽气声从自己齿缝里溢出来。
 
    有人跟他说过,痛的时候想些别的事情,就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就不会那么痛了。
 
    脑海里渐渐组建很久以前的画面。久的快要被自己忘记的那些画面。
 
    他叫周木。本来叫小木,后来跟着养父姓,姓了周。
 
    算命的说,周字里面一个木,这是一个困字。他会因为某些东西,将自己一生困住。
 
    当时他笑笑,给了那算命的人钱后,嬉笑着钻到了那个人的车里。
 
    “喂,他说我会被什么东西困住耶。”他戳了戳那人腰间的肌肉,笑声溢满了整个车厢。“你还不赶紧给我改名字。”
 
    “改个鬼,这样挺好的,木木,木木。要改的话直接改成周夫人就好了。”那个男人倾身压过来,吻住他的唇。“唇舌交缠,带起黏腻的暧昧的水声。
 
    一吻结束,他窘迫地红着脸把他推开。
 
    “开,开车走了。大街上呢?”他费力插着自己稍显红润的唇,脸像是被火烧灼一样,烫得骇人。
 
    “那好。我们回家继续。”引擎发出轰响,车子突然启动。
 
    我们。周木把这两个字翻来覆去地咀嚼着,心满满地快要溢出来。
 
    后来他终于知道。
 
    “我们”是假的。就连那个“家”都是假的。
 
    只有自己的痛,是真的。
 
    
 
    第2章 第二章
 
    
 
    他喜欢画画。喜欢得几近痴迷。
 
    那个人却喜欢在他专心画画的时候,在他后面把他搂住。用双手环过他的脖子,脑袋搁在他肩头。一说话热气就全喷在他脸上,痒痒得难耐。
 
    “又在画我?”他像是早已猜透一样,理所当然地开口。
 
    “没画你。”他开口否认,似乎是不想泄露自己的心思。
 
    “还没画我?那这个人是谁?路人甲?你的绘画老师?你班主任?他们我有这么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吗?”男人恬不知耻地给自己扣帽子。
 
    “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了,脸皮居然这么厚。”他几乎要笑出声来。却突然被他压在地板上,那人像只豹子般优雅地欺身过来。
 
    “嫌我老?”男人像是不高兴,手在他腰间四处乱摸。
 
    “井茶叔叔,这里有人要强|奸未成年人啊!”他伸着脖子像模像样地喊,满意地看着男人的脸由白转青又转黑。
 
    “强|奸。呵呵。”男人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伸过去把他手给绑住,还特意打了个结。
 
    未成年的周木童鞋也不反抗,由着他绑。绑完后即将被强|奸的人伸脚踹了踹强|奸|犯,说:“电视里要像你这么演的话,黄花菜都凉了,男主角都出现了,你都不会得逞。”
 
    男人的手挑逗似地解开他衣服的扣子,手贴上那青涩的温热皮肤。不怀好意地笑道:“看你这么配合,我就不介意帮你科普一下,这不叫‘强”奸,这叫’合’奸。”
 
    男人像拿着刀叉的食客一样,在大餐面前计量着往哪里下口比较好。掂量准了就开始在大餐上面啃啃咬咬。
 
    腿被架在他腰侧,那人还用那习惯握笔的手,逗弄着他软垂垂的下|身。
 
    “小朋友,你发育不太好啊!”周胤城此刻不像个社会精英,倒像个流氓。
 
    周木用被捆的手戳了戳男人半敞的胸膛,不屑道:“我这叫做还没有发育完全。哪像你,都没得长了。”
 
    很快周木童鞋就为自己这句话付出了代价。被用力地侵占,被他的大力弄的哭出来,被摆弄成他想要的样子。房间在他眼里成了晃动的物体,眼睛里蒙着水蒙蒙的雾,却被那人弄得更加难耐。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节奏摆动起自己的腰。
 
    像是在水里畅游一样,水挤压着全身,挤压着胸肺。连呼吸都显得尤其困难,于是只能从对方的口腔中汲取。
 
    合二为一的地方热得像要爆炸。
 
    粗重的喘息声和细细的软软的鼻音交织在一起,让两人的状态,愈渐失控。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到了床上。
 
    床头柜上压着一张便签纸。
 
    周木伸出光裸的手把纸拿了过来,上面男人工整的字散发着淡淡的墨香。
 
    “今天周末,你多睡会儿,饭菜在冰箱里。”
 
    周木干脆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到了被子里。
 
    再多睡一会儿吧。他想。
 
    
 
    第3章 第三章
 
    
 
    第二天醒来时,并没有太早。胃还隐隐有些不适,但是已经比昨晚好多了。
 
    拿着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
 
    温水冲击在身上,从肩头流泻下去。
 
    右肩一个刺青在白净的皮肤上显得尤其引人注目。
 
    那是一个“罪”字。每一笔都被设计成花藤模样,缠绕盘踞。
 
    腰细瘦得连肋骨都显现出来。
 
    后腰左边有一道狭长的疤痕。因为时间久远,疤痕都变成了浅白色。可当时的感觉却深深地刻印在骨子里,洗刷不去。
 
    握着喷头的手,白皙得很。可那手背上却有着一块黑色的印记,皮肉翻卷着,生生破坏了那只好看的手。
 
    收拾完自己后,他下楼去工作。
 
    那是一家蛋糕店。时刻都洋溢着奶香味,一开始还好,可闻久了却会显得腻味。
 
    他却已经很满足了。这是他能够找到的一份比较好的工作,让他不必躲在黑暗里。让他能够在阳光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给我一份芝士蛋糕。”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手比思想的速度还要快。没来得及多想,装着蛋糕的盒子就被自己递了过去。
 
    青年朝自己笑出一个温暖的弧度。
 
    “今天脸色不太好啊。”青年看上去比较闲,或许是他今天不急着上班,居然罕见地跟他搭起了话。
 
    青年叫齐楚一,是这家蛋糕店的常客。每一次他都点一样的芝士蛋糕。
 
    两人算不上熟识,却也算是点头之交。
 
    “嗯,没睡好。”周木把蛋糕夹着放到柜台里去。
 
    “这里生意不错啊。”齐楚一又扯出一个话题。
 
    “嗯。”周木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又觉得自己这样有些过分冷硬,于是也象征性地问了一句:“今天你不用陪女朋友吗?蛋糕还是尽快吃掉比较好。”
 
    “蛋糕就是给她买的。她还睡着,没起来呢,不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