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分手+番外 作者:千十九

字体:[ ]

 
 
分手
CP:容磊X顾长希(顾长希是受)
 
 
作者的话:兜兜转转,我一直想找一个安静写文的地方,之前的HJJ,接着LJJ,现在的这里。希望CP是我最后的落脚点,因为要找一个安静写文的地方太难了。CP里面有很多文章写得很好,利益色彩也没有那么浓厚,真心喜欢。
关于此文,近年我非常困惑,为什么重生文如此泛滥,为什么一定要回到过去或者借别人的身体才能完满人生。不是重生,就没有可能了?难道现世的人生已经这么令人绝望到全部放弃?
 
 
1.
 
 
 
容磊与顾长希分手。
 
顾长希重回花丛,惹起一浪莺燕蜂蝶。
 
天色暗,云层厚。
 
院子里有点泥土湿润的清新气味。这在闹市中,实属难得。
 
旁边一棵树伸展的枝桠在夜色中过滤迷蒙光线,一瞬景致令容磊想起去年的事。
 
彼时,也是在一个院子里。
 
夜色中,无数萤火虫腹中点点幽光汇成银河繁星。
 
容磊惊讶,转头看顾长希。
 
后者笑说:你曾说过怀念以前萤火虫飞舞的景色。
 
年幼时与外婆乘凉,漫天萤火虫微光给容磊留下深刻印象。
 
他惊讶:我只是说了那么一句,你还记得?
 
记得。顾长希点头,漂亮得带妖气的脸在这淡淡光亮中染上了暖意。
 
过后,容磊才发现,院子上盖了一个可拆卸的黑色棚顶,既罩住这特意命人找来的萤火虫,又防止下雨扫兴。
 
顾长希若是上心,再细致的安排都不是问题。
 
回到当下。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歌声从身后响起。
 
容磊转身,一群朋友人手一支生日蜡烛,为他唱响生日歌。
 
为首的是他最好的朋友,小九。“容磊,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大家。”容磊笑着道谢。
 
生日蛋糕颇有创意。
 
蛋糕面上,两坨又白又圆的忌廉球(屁股)中间是巧克力浆涂黑的圆(洞)。
 
小九用力拍着他的肩膀,毫无顾忌,“有巨根,怎怕没菊花!祝你遇到最棒的‘黑洞’,销魂致死~~”
 
众人哈哈大笑,有人接话,“容磊,尝尝那黑洞的滋味~”
 
容磊笑了出来,如各位所愿,把那巧克力浆舔个精光。
 
生日派对搞得有点疯狂。
 
第二天,宿醉的容磊揉着头发醒来,衣衫不整,左右是睡得七倒八歪的朋友,左边的搂着他的腰,右边的一条腿搭在他的腿上,好不热闹。
 
至傍晚时分,在家政阿姨埋怨的啧声中,这地方终于恢复正常。
 
“小九,辛苦你了。”容磊走到小九身边说到。
 
小九个头不高,人长得好看,性格像只小辣椒,“跟我客气什么!只要你开心就行!”
 
这个地方原是小九盘下来当分店的,但他的蛋糕店去年遇到财政困难,眼下几乎要关闭。小九笑笑,“这地方,不用白不用,反正迟点就要转手。”
 
容磊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没事,还有木头照顾我呢!”小九甜蜜地说。木头是他的男朋友,两人前一阵子终于捅破了窗户纸,正是蜜运期。
 
“倒是你,……和那jian人分手,你还好么?”
 
顾长希和人交往不会超过一年;但容磊是例外——一年半。
 
 
 
正当大家以为有人收服了这大人物,两人便分了手——顾长希被容磊捉奸在床。
 
 
 
其实,在最后的半年里,顾长希一直冷着容磊,他们有时候一个星期也没见一次面。
 
 
 
即使见面,顾长希也不会顾忌自己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古龙水味道。
 
 
 
终于,容磊忍无可忍,“长希,你若是想和我分手,就直说。”
 
 
 
顾长希看着他,神情颇为体贴,“我这不是在给你足够的心理准备么?”
 
 
 
给他足够的心理准备,主动开口。
 
 
 
 
 
小九的问题换来容磊淡淡一笑,“没什么好不好的,就那样。”接着,他搂过小九的肩,“陪我去一个地方。”
 
 
 
 
 
他们来到市区最有名气的天价楼盘。
 
 
 
小九正想开口问,容磊取出住户证明和钥匙给保安检查。
 
 
 
小九识趣闭嘴。真正视钱财如粪土的,是顾长希这帮富家子弟。
 
 
 
进去小区,容磊解释一句,“这是他去年送给我的情人节礼物。”
 
 
 
 
 
这份情人节礼物在整个小区最好的住宅楼的最好楼层里。
 
 
 
若是转手,起价估计八位数。
 
又及容磊爱蓝,房子的墙上涂了一层自中东进口只此一家的淡淡天蓝墙漆——不抢眼,不刺眼,是最接近天空的颜色。
 
至此,小九更加讨厌顾长希了,吐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似无比深情,不过兴头而已。
 
 
 
容磊笑,摸了摸小九的头,“这里怎么样?”
 
 
 
“到处都是贱/人的味道,还能怎么样?”小九翻白眼说到。
 
 
 
“那我就转手吧。”容磊自然而然地接话,像说今天天气不错的感觉。
 
 
 
小九瞪大眼睛,继而赞同,“也好,还是实实在在的钱拿在手里踏实,卖了它,尽情烧那贱/人的钱,继续你未完的野外摄影事业!”
 
 
又一天早晨。
 
手机闹钟嘀嘀地响。
 
容磊自小公寓的房内醒过来。
 
从顾长希那里搬回来已有两个月,但衣服杂物没有整理,看起来像个狗窝。
 
他梳洗完毕,煮了碗面条当早餐,粗略收拾一下行李箱,便锁门下楼。
 
驱车一个多小时,他回到小时与外婆一起住的地方。
 
 
 
外婆离开后,他便收拾家当搬到城里,再也没有回过这里。
 
 
 
老房子数年前就被zheng收。其时他在海外,事宜由村长代办。
 
 
 
但去年,不知顾长希用什么方法,要回了老房子,作为他的生日礼物。
 
 
 
新翻的泥土气味、枝桠光秃的老树、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顾长希还原了他那遥远又珍贵的童年记忆。
 
如今,容磊坐在院落里。
 
 
去年光景不复返。
 
这里的环境,早在容磊进城前,就不适合萤火虫生存。
 
终究昙花一现。
 
容磊在地上躺平,慢慢闭上眼睛。
 
躺下时,他吃了大半瓶安眠药。
 
而他在离开小公寓前,留下了遗书。
 
小九问他,还好么?
 
怎么可能好呢?
 
在尝试过深入骨髓的爱恋后,怎么可能再好呢?
 
每一天,每一天,他内心无时无刻不在灼痛。他只能维持表象,内里早已枯槁。
 
往后哪怕遇到再好的人,他也拿不出对待顾长希时那般浓烈的深情了。
 
情深不寿。
 
2.
 
“容、磊。你的‘磊’字有三个石头,是不是说你很冥顽不灵?”
 
“是。我爱你爱得,冥顽不灵。”
 
顾长希慢慢睁开眼。
 
是梦。但梦里的场景曾真实出现过。
 
那是去年的事情。
 
顾长希吃完早餐,秘书适时出现,提醒他这天的行程。
 
“十点半,钟衍先生导演的电影在流水山庄举行开机仪式,您将作为电影公司代表出席。”
 
“嗯。”顾长希点点头。
 
钟衍,娱乐圈里高贵冷艳的冰山男神,如愿开拍自己的电影。
 
这里面,自然有顾长希的功劳。
 
投进去的金钱、时间和精力,不是没有回报的。
 
 
钟衍这座冰山终于被他劈开一角。
 
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攻陷的——只要有足够的条件:钱、权、色、时间、演技。
 
流水山庄没有星级,却是市内最高档的活动场所。
 
钟衍的处`女作,顾长希自然重视,不仅投入大笔资金,连开机仪式都务必轰动全城——山庄正门早已是镜头的海洋,大家等着剧组的出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