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心总裁的私孕男 作者:男涩日记

字体:[ ]

 
文案:
 
他是恋恋风尘的纨绔少年,有钱没处花,专爱大龄女。
  他是当兵十年的退伍军人,小家小房子,特别爱孩子。
  一次不巧,他玩了他的老婆,并且踢掉了腹中的孩子。
  再次不巧,他玩了他,并且怀了他的孩子。
  【牛奶给你,别想多了,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呵我知道,你对我好,都是为了肚子里的。】久而久之,孩子已成为托辞。
  这个世上,总有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说着是似而非的话,陪你到物是人非的那一天。
 
 
==================
 
  ☆、第 1 章:陌生的少年
 
  狭小简陋的房屋内,东西物件虽然很少,却被整理得很干净。锃亮镶漆木桌上,三个剔透的杯子摆成了一个正三角形,沙发上除了一个未拆包装的毛绒玩具,没有一丝杂乱的东西,还有地板上,床上,厨房内,都成了苍蝇最不想光顾的位置。
  “啊~,终于弄完了。”床底下发出一声轻松的叹息。
  约莫半分钟后,一个男人的身体从床底下爬出,手里还拿着略显脏的毛巾。
  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而下,男人古铜的肌肤在晶莹汗滴的映衬下,散发出麦粒般的饱满与坚实,白背卦下的肱二头肌更赋予了一层施瓦辛格般的诱惑。
  苏云天从地上站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切就等老婆大人回家了。
  在这个繁华的东黎市里,一个二十八岁就退伍的军人,着实算不上什么光荣的“职业”,甚至说出去,也怕被人耻笑,但由于生活所迫,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好在十年当兵的生涯里,部队里给他发放了五十万,所以和老家介绍的妻子接个婚,再在城里贷款买座小一点的房子,日后工作慢慢还,也算可过个虽清贫但也挺幸福的小日子吧。
  更何况,妻子前不久刚刚怀孕,想到这儿,苏云天的脸上就荡漾起一层微微的波澜,有谁,能够比一个即将做父亲的男人更为幸福呢。和部队里铁打似的兄弟们相处了十年的他,十分渴望身边出现一些不一样形式存在的人,正如古书上所说的刚柔并进,现在,女人和小孩不就是那份空缺的弥补吗。
  由于一些从军所习的特殊技能,苏云天在一家机械厂工作,更确切的说,是属于国家机构的枪支制造厂,所以,薪水自然也不会很低。
  今天是双休,妻子说要自己单独去买一些东西,于是苏云天就留在了家里做饭。
  随着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苏云天看了看手表,猜想妻子应该就要回来了。
  果不出其然,在敏锐听觉的范围内,传来了高根鞋的脚步声,只是好像,身边还多了个人。
  没怎么多想,伴着愉悦的心情,和掐得恰到好处的时间,苏云天打算一开门就让妻子看到他精心准备的“满汉全席”。
  “欢……”苏云天开门后,打算做个迎候的姿势,却发现妻子身边还跟着另一个男人。
  与其说是男人,倒不如说是少年,那种休闲的衬衫配上流行性的牛仔裤,还有综黄头发下河风清秀的面容,分明显示出此人只有十八岁左右,而且还是个有钱人家的纨绔少爷。
  苏云天有些奇怪,他不记得妻子曾与他说过这里有她的哪个弟弟,或是什么朋友啊?
  “哇唔,好香哦,我可以进去吃吗?”少年一边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边意思性地问道。
  苏云天发现妻子的眼神有些避讳自己,但出于军人的礼貌,还是笑着答应了这个少年。
  “简直感觉自己就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或者说有一种国家主席慰问乡民的感觉。”少年说着,直接用手从碗里拿起了一根笋条,在吐掉口香糖以后,便放在了嘴里,“不过你的手艺还算是不错啦,可是,我家的厨师也能做到,所以相比而言,你还是没有任何优点。”
  苏云天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更多的是对妻子带回来的这个不讲礼貌少年的愤怒。
  少年似乎有所察觉,便带着不屑的微笑向对方靠近,虽然身高较苏云天而言要矮上半个脑袋,但这个少年似乎是一个什么都不介意的人,少年直接踮起脚,朝苏云天的耳门说道:“不要和我耍狠,外面还站着两个当了十年队长的保镖呢,没错,是指挥像你这种士兵的队长。还有,你这种大个子真的很烦人,我必须很累地踮起这么高的脚才能和你说话。”少年的口气好像是,自己被义务性规定非要这么说话似的。
  苏云天不解地看着一直逃避自己的妻子:“巧儿,怎么回事?”
  “这种事情女孩子家怎么能够不顾颜面地和你说清楚呢,还是我来解释吧。”少年放下脚,然后很累地喘了口气,在歇了一会后继续说道:“对了,还没进行官方的自我介绍呢,你好,我叫夜梓阳,你叫苏云天是吧?”
  苏云天并没有理睬和他说话的少年,而是向妻子走去。
  “还真是个讨厌的家伙,所以,连老婆都管不住,跟着别人跑。”
  语落,苏云天的脚步停了下来。
  “门外的保镖大哥,快点进来啦,控制好这个接下来也许会发怒的家伙。”夜梓阳带着心平气和的表情大声喊道。
  果然,家里很快就进来了两个个头丝毫不亚于苏云天的戴着墨镜的男人。
  夜梓阳松了口气,便一本正经开始娓娓道来:“这个世界呢,就是这么现实,'钱就是万能的'这句话不管你再怎么说它有多么肤浅,但毕竟就是这么回事,你的妻子现在已经是我的了,至于腹中还没成形的小不点生下来也是过穷日子,所以我做回好事,干脆让他不要来这个世界,嗯,差不多就这样吧。”夜梓阳说完耸耸肩。
  身上的汗水还未褪去,苏云天感觉到了极度干渴的窒息,他诧异地再次望向妻子,但她的目光依旧是逃避,不一会,高跟鞋的声音再次响起,妻子走出了家门。
  “这么说吧,也许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巧儿她老家父亲病重急需钱做手术,但是你没有,其实在你们认识之前,她在我爸公司上班,我就和她谈过,但是她那该死的孝心告诉她,婚姻什么的得听从父母的安排,所以就和你结了婚,不过我倒无所谓,姑娘什么的我从来不缺,但是,我这人有一个至上的原则,那就是,我要的女人决不允许有其他的男的,而我又是那种天生同情女性的人,所以后来她找我,旧爱复发,便发生了今天的事。”
            
 
  ☆、第 2 章:实则是变态
 
  “其实你也不要觉得有什么,”夜梓阳的双眼瞟向沙发上未开封的毛绒玩具,“那是给小孩子买的吧?那个未成形的小家伙也就怀了几天,为了让你觉得公平,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好了,巧儿在和我交往期间堕过两次胎,第一次一个月,第二次两个星期。”
  夜梓阳似乎在讲一件很轻松的事,轻松得甚至可以觉得拿出来炫耀,以至于他能够顽皮地跳上椅子,蹲下来点只烟后继续和苏云天讲话。
  “哈哈,说实话我也挺同情你的,但是穷人的世界再大,总会有一把叫做钞票的锁把他们禁锢得苦不堪言。巧儿是我的第几百个女朋友已经数不清了,至于现在的我为什么可以和这位大姐姐交往,只是因为觉得好玩,因为可以有你这样的丈夫值得玩弄,因为可以制造出这么一段凄凉却又让人感觉畅快的事,而我……”说到这儿,少年带着愉快的表情指向自己,“正是这样一个故事的导演,怎么样,佩服吧?”
  苏云天全身冰冷得战栗起来,仿佛刚才的热意根本没有过。他如刀锋的眼神看向那个和妻子一起进门来的少年。
  河风清秀?
  单看外貌确是如此,让人以为是一个稚气的阳光的带着些许叛逆的高中生,而表皮下的内心,竟会是如此的变态!
  正如他所说,钱是万能的。
  有钱的人可以拿别人的痛苦来充实他的内心,可以弃别人的感受于不顾来获取一时的愉悦,甚至可以摧残一个家庭乃至一条生命来打发他的无聊。
  苏云天双手紧握,青筋 从古铜的肌肉上爆起,如同一头憨眠时被打搅的雄狮,他的气息变得格外沉重。
  “嘿,伙计,弟弟劝你放轻松儿点,和一个小你几个代沟的人动真格没什么意思。”夜梓阳连忙摆手,从椅子上跳下来,一副认真的语气带上一副开心到眉毛都开始抽搐的嘲笑的面容。
  这时,两个保镖已经将苏云天按住。
  “看,我都自称是弟弟了,想必,这应该很值得让你原谅我了吧?虽然,我都极不情愿地说自己犯了什么错。”夜梓阳说道。那种口气就仿佛是一个老烟鬼,在小卖部赊账后,超过了预订的时间去还店主钱一样。
  本想大打出手的苏云天,由于在部队长期训练的结果,还是忍住控制住了自己,便沉住气一直默默不语,因为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只会损失的越多。
  而夜梓阳,似乎一直在等他发飙。
  “呵呵,忍呢,你得陪我继续玩下去嘛,啧啧,只能说你对于自己的妻子
  根本就不够爱,像往届的那几位中国好丈夫,像狗一样,咆哮得死去过来呢。”似乎是怕对方不理解,夜梓阳干脆学了两声狗叫,事后,顺便还在男人面前摆出了个可爱的微笑表情。
  苏云天的表情凝固着,依旧不予理睬。
  “还真是能忍咧,不愧是军人,佩服,不好玩,算了,再和你说一件事后就走人,告诉你噢,巧儿这个女人真的好傻,她真以为和我交往,我就会给钱她为父亲治病呢,而且还傻呼呼地踢掉了和恩爱丈夫的孩子。”夜梓阳说到最后时,变成了悄悄话。
  “你他妈说什么?!”一听到孩子,苏云天的眼睛仿佛要裂开,在两个保镖手松之时,苏云天身体向前倾,给了少年狠狠一拳。
  夜梓阳倒在了地上,嘴角被打出血。
  一直放.浪不羁的表情被收拢,夜梓阳白皙的脸色与暗红的血色成了鲜明的对比。
  狭长睫毛泛起了一层朦胧,少年啐过一口血,从地上爬起,阳光照射下,那副较为严俊的,恋恋风尘的模样让两个保镖都注目得已呆滞。
  “你他妈,还真是条狗呢,没打狂犬疫苗是吧?”少年站起,一瞬间拿起板凳朝苏云天的人扔去,“你们这两个傻叉是等着这条狗把我给咬死么?”直到少年把话说完,两个保镖才将苏云天的身体擒住,继而一阵毒打。
  “草!”少年摸着伤口,“料到你会打过来,下手不会轻点啊,我们可以再多几个回合嘛,真是无聊的人,不玩了。”夜梓阳说完,朝门口走去,在会到苏云天妻子之后,便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我对女性可是很讲信用的,这里有五十万,不过话说前头了,以后别来找这家伙了,不然我不爽。”
  “呵呵,我不是你女朋友吗,还有,梓阳啊,下次别拿这种事寻开心了,看你这次伤的,,有阿姐陪着嘛……”
  门外两人的声音时隐时现地传入苏云天敏锐的耳中。
  —————————————两年前—————————
            
 
  ☆、第 3 章:突然
 
  某公司的董事办公室。
  阳光,如往日般的和煦,透过窗帘缝隙时,还泛着七彩的迷离,由于高质量的隔音效果,除内部制造的声音外,其他都格外宁静。
  “小敏,你的手最软了,快给我揉揉肩。”室内转椅上,坐着一个身边围着多个女人的少年。
  相比起往昔,夜梓阳将棕黄色的头发换成了金黄色,在格外白皙的皮肤和分得恰到好处的发线点缀下,仅表观外貌而言,料谁也不会想到有二十岁,顶多和两年前一样,十八岁,抑或者要更年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