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果见到他,请你打给我 作者:骨感的婶

字体:[ ]

 
书名:如果见到他,请你打给我
作者:骨感的婶
 
文案
请你驻足,聆听一位瞎子的故事。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哥哥 ┃ 配角:修杰,弟弟 ┃ 其它:
==================
 
  ☆、立春
 
  ? ? ? 我是一个瞎子,从出生开始就从未看见过外面的天空的颜色,不知道红色跟黑色的差别,不知道美与丑的界限。
  身边的人总会一边说着我很可爱,一边慢慢远离我身边。母亲日日夜夜为我哭泣,父亲看见我也总是叹息。
  几年后,家里多了一个小生命。从那以后母亲就再也不会为我掉眼泪,父亲也拼命在外打工挣钱。小小的我很感激弟弟的出现,因为他使我不会内疚。
  日子一天天过去,弟弟好像越来越被父亲母亲,左邻右舍喜欢。至此以后我得到的糖果也越来越少,不过我依然很开心,因为弟弟很喜欢我,他总是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处玩,介绍他的朋友给我认识,那段时间我才真正觉得不是所有人都讨厌我,躲避我。所以我跟喜欢弟弟,我想跟他永远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少个冬夏,弟弟上了小学,他开始从老师同学嘴巴里知道什么叫“残疾人”,与我相处也变得小心翼翼,经常问我需要什么帮助,甚至第一次帮我搓背,帮我洗脚。那段时间我很幸福,我觉得自己第一次被重视。那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段时光。
  有一年暑假,弟弟吵着要出去玩,父亲母亲并没有打算带我一起去,第一觉得不方便,第二怕我不安全,于是留我一个人看家,也许他们没有想过留一个瞎子自己看家更危险,虽然他们只打算去一天。可是好几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第一天,邻居得知这个消息还会好心给我送些饭菜什么的给我吃。可是过了几天便也渐渐淡忘了我的存在,不过没关系,我记得弟弟的柜子里还有几块妈妈偷塞给他的巧克力,是弟弟跟我说的。我坐在柜子里面,小心的舔着香浓的巧克力。原来巧克力这么好吃啊,满足的笑溢出我的嘴角。哽咽的声音从柜子里飘出来。“妈妈对弟弟真好。”
  也许是因为眼睛看不见的关系,身体的其他感官就会被无限放大,饥饿的感觉慢慢占据了我整个世界。于是我把钥匙套在脖子上,锁好门,摸索着下了楼。
  因为父母从不带着我到处走,我的世界就只有家到学校这段距离。每天上学都会经过一家包子铺,包子铺的老板对我很好,每天早上上学经过,他都会塞给我一个两个包子让我带到学校去吃。他知道我没什么零花钱,所以从来不会跟我要钱,但是他要用另一种方法让我把钱付给他,那就是摸我的身体。因为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什么叫隐私和害怕,又觉得被摸两下就可以换热腾腾的肉包子很划算,于是就听他的话把这件事当作秘密谁也没有讲。
  那天我在路上幻想着饿了几天,终于可以吃上肉包子了,傻笑着离家越来越远,但我没想到这会是改变我人生的一场浩劫……
  我无力的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耳边传来金属拉链的声音,我想应该是男人把裤子穿好了吧,总算是结束了,虽然这次付钱格外辛苦,不过终于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食物了。
  果然,几个散发着热气的东西滚到面前,就算看不见闻着香味也知道是什么,我挣扎着伸出手把它们拿到面前,连嘴里还有粘稠的液体也顾不上就大咬了一口。
  真香!弟弟你看,就算哥哥是瞎子也可以吃饱饭呢。
  男人回头看见男孩狼狈的躺在地上,背上满是烫红的痕迹,手里抓着粘了灰尘的包子狼吞虎咽,精致的小脸上布满泪痕,却露出了得意的傻笑。
  他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下身,走出厨房吧店里的卷帘门拉下来锁好,然后□□着走回男孩的身边,将魔爪探向男孩的身体。
  夜,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被和谐的严重,所以删了一部分h
 
  ☆、雨水
 
  等我从男人那里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虽然这次付的钱很痛,不过居然连早饭都有吃饱。当我满足的摸着鼓鼓的肚子往回走的时候,路上的行人总会不小心撞到我,由于一晚上都在被折腾,我的腿连走路都有些合不上,被这么一撞更是站不稳的跌坐在地上,衣服应该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
  那天回到家,刚换好鞋子进了门就被母亲大力的一巴掌打的跪坐到地上,耳边听见弟弟的哭声和妈妈的责备,她哭着问我一晚上跑到哪里去了。我并没有打算告诉她我跟那个男人的秘密,即使我只是去找吃的填饱肚子,因为我答应过男人不会告诉任何人。
  母亲被我的态度惹怒,说我竟然敢瞪她。母亲或许是被气疯了,不然她怎么会忘记我是瞎子呢?在如同雨滴般打在他脸颊上的巴掌下,我第一次嘲笑母亲的记忆力。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的暴力终于停止了下来,不是因为看见我脸上红的泛紫的伤痕,而是因为弟弟哭到发不出声音的喉咙。她心疼的回身让弟弟张嘴给她检查,我冲着弟弟的方向感激的笑了。
  我很喜欢我的弟弟,因为他又救了我一次。
  母亲还是很疼我的,晚上我的脸疼的睡不着觉,躺在床上轻声哽咽。突然弟弟爬上我的床,把我翻过来,冰凉的触感在我脸上蔓延。我闻着淡淡的药香,心底有一股暖流慢慢涌上来。我很喜欢弟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从弟弟出生以后母亲就再也没带自己去过可怕的医院做各种可怕的检查。
  母亲应该还是很生气的,不然怎么会叫弟弟代替她帮自己擦药呢。下次一定不会再惹母亲生气了。
  这么想着,我渐渐进入梦乡。
  等哥哥睡着后,弟弟轻手轻脚的蹦下床,偷偷的把药膏的样子捏回原来的形状,然后像鬼影子一样窜回客厅把药膏放回原来的地方。圆圆的眼睛战战兢兢的不停偷瞄禁闭的主卧室。
  第一次偷东西的感觉使他的心跳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
  他拖着圆滚的身体回到哥哥的床边,脱了鞋子又爬上来,不过这次没有吵醒哥哥。他小心翼翼的抱住哥哥有点硌人的腰,头也顶在哥哥的背上,跟着哥哥的呼吸渐渐沉入梦想。
  “哥。”
  夜里他忽然被从主卧室传来的声音吵醒,模模糊糊间听见妈妈的责骂和爸爸低声的提醒。“我恨不得不回来!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
  “说什么呢!那是你儿子!”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生出一个瞎子来!”
  黑暗中他紧抿双唇,发觉哥哥的肩膀轻颤一下,以为哥哥要被惊醒,连忙笨拙的伸出手捂住哥哥的耳朵,确定他还睡着,然后安心睡下。
  原来母亲讨厌瞎子……                        
作者有话要说:  
 
  ☆、惊蛰
 
  暑假过去了。母亲牵着弟弟的手送他去上学,我也收拾好书包跟着她们下楼。连续几天我都没有从那条路经过,虽然新换的路要走很久,但是自从那天以后我就很害怕那个男人。
  我很喜欢上学,在学校里我仿佛是一个正常人一般,因为身边的同学都跟我一样看不见,所以互相都很友善。
  但是学校的费用应该很贵,不然母亲不会在每年交学费的时候都摇头叹息。
  放学后我照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我连忙道歉。
  “呦,我就知道是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吃包子呢?”
  听出是男人的声音,我愣在那里,随后像是被针扎了一样转身要跑。可是他看准了我的动作,搂住我的腰,把我抱到一个散发着异味的公共厕所内。恐惧占据了我整个内心,预感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发了疯似的挣扎。可是十几岁的我怎么能轻易摆脱一个成年人的束缚。狭小的空间内,他把我整个人腾空抱起,黏腻的舌头在我的脖颈间来回舔弄。
  他把我的衣服向上推让我咬住,我想求救,却听到他残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最好不要出声,不然看我打死你。”
  内心的恐惧使我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我听见他解开皮带的声音,他把皮带缠在我的嘴上,仿佛要勒进我的皮肉。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个人躺在狭小的隔间里没有力气坐起来。浓重的味道充斥着我的身体,还好被厕所的味道掩盖住了,不然很容易被人发现。
  可是怎么办?衣服上满是黏腻的液体,如果就这样回家一定会被父母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名字是暗鬼H
 
  ☆、春分
 
  我忘了自己那天是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在浴室里弟弟抱着我的胳膊倒吸气,质问我身上为什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后来我才知道青一块紫一块是什么意思。
  我怕弟弟看出端倪,连忙把他赶了出去。晚上妈妈回来,见我躺在屋里不动也没叫我吃饭。晚上弟弟又爬上我的床,伏在我耳边跟我讲学校发生的事,教我背乘法表。
  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揉着我身上疼痛的地方。
  尽管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已经足够让我忘记疼痛进入梦乡……
  接下来的生活如同身处在地狱般的难熬,那个男人几乎每天都到我的学校接我放学,然后把我抓到他的店铺,日复一日的折磨让我渐渐无法像是正常的男孩一样□□。
  有几次男人满足后还会给我点钱,不多,正好够我去大众浴池洗个澡,那个时候的我还会感谢他。
  头几次完事后我不懂把男人的东西怎么清理出去,夜里肚子疼的我难以招架,第二天便开始发烧。开始我很高兴,我以为只要我不去上学就可以少少受几次折磨。可等再见到男人的时他却更加变本加厉。几次的教训让我明白怎么怎么能使自己在折磨中变得不那么难受……
  几年的时间里我总觉得母亲也许并不是一无所知。
  有段时间母亲反常的每天都送我去学校,弟弟有的时候也会跟着母亲来。
  我跟喜欢弟弟,因为他会牵着我的手过马路,仿佛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把火光,照的我心里暖暖的。
  可就算这样,那个男人也总能找到各种空隙逮到我,打碎我平静的梦。
  当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从这个梦魇里逃脱的时候,是母亲把我拽出深渊。
  昂贵的学费终于使母亲放弃了让我接着上学,如果是从前我一定会失落很长时间,可现在不会了。从学校回到家的那段路我走了几年,只有今天觉得它格外漫长……                        
作者有话要说:  
 
  ☆、清明
 
  ?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弟弟终于成为一名初中生,他的个子长得很快,渐渐的都可以够到我的肩膀了。听说连样子也不在像从前那般胖乎乎的了,似乎更加好看了。拿到初中校服的那天,弟弟兴高采烈的跑到我的面前,抱着我的肩膀说终于要变成大人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高兴,变成大人很好么?母亲就好像不那么喜欢我变成大人呢。
  弟弟说,变成大人以后就可以保护喜欢的人了。我问弟弟他喜欢的人长的是什么样子,弟弟说那个人皮肤很白,弯弯的眼睛好像总是对着你笑。眼睛下面还有一颗小小的痦子,像是眼泪一样,不过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尽管我也想象不出弟弟描述的样子,不过听他的语气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我总觉得他好像在笑着流泪。”弟弟的脸在我的胸前磨蹭,衣服应该都被磨皱了。我轻笑着推开他,奈何弟弟得力气倒是越来越大,任我怎么推都推不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