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松山高中 作者:StunningKat

字体:[ ]

 
 
现代 师生 年下,HE
 
文案
知音体:
年少轻狂师生相恋酿苦果
霸道总裁千里追妻终重逢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安,宋清让 ┃ 配角:方辉,曹天增,蔡宇,钟天志
 
 
 
    第01章。
    
    宋清让祖上三代都是读书人。
    他的太爷爷曾是清朝末年的一位普通书生,家里给钱捐了个小官当着。后来清朝覆灭,太爷爷带着宋家上下几十口子人,举家迁徙到了松山这一带。
    宋清让的爷爷则是那一代里最小的儿子。他一生只会读书,才华横溢,满腹笔墨。本想着读书人安稳,可惜那年代动荡,他一生不得志。解放后,好不容易看见点出头的希望,又撞见文革。被抓着错处批斗了几个月,实在没抗住,跳了江。
    那时候宋清让的父亲也还很小。
    等他父亲到了考大学的年纪,高考正巧也恢复了。他的父亲苦学几年,考上了名牌大学的中文系。那年头不流行离家打拼,再加上他母亲不愿意离开松山,所以他父亲毕业后就回了老家,在当地的大学里当中文教授。
    不知是不是宋家骨子里带着读书人的书卷气,这祖上三代,别的不谈,读书倒是个顶个的厉害。
    宋清让的前二十来年也是这样过来的。
    他毕业于名校的历史系,本科毕业后保送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又到北大读博士。原本准备留校,可是就在他决定留校的前夕,他母亲的一个电话打来:远在松山老家的父亲患了癌症。
    父亲生病,身为宋家独子的宋清让不可能不侍奉在侧。所以他放弃了留校机会,毅然决然地回了松山。
    回松山的那天,火车站的天还是雾蒙蒙的。
    松山是中部偏南的一个小城市,虽然名字叫松山,却没有山。这里只有一条大江的小小支流——姑且算做江流,当地人叫它筠水。
    宋清让坐着出租车回来,母亲在门口迎他。他们家在城中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处平房,前面是一条小商业街。
    虽然这些年松山市政府忙着建新房修大路,也许很快就要拆到他们这一片。不过在这闹市之中,他们仍是住得悠闲自在。
    “在门口等了好久,你终于到了。”宋母笑着迎他进门。宋母也是读书人,读过大学,后来嫁进宋家后就一直在家中相夫教子。宋清让长大后她也闲来无事,就给杂志写写散文撰稿,生活过得很有味道。
    “妈。”宋清让拖着行李箱,抱了抱他的母亲,问:“爸呢?”
    宋母说:“在里头呢。你这次回来,他心里可高兴得不得了。”
    宋清让笑了笑,朝屋里喊了一句:“爸,我回来了。”
    宋父应了一声,拄着拐杖从屋里踏出来。
    宋父大名宋丰岩,年过花甲的老人,即便罹患重病,却还是精神矍铄,双目炯炯。
    “你妈把饭都做好了,先吃饭吧。”宋父见他有话要说,又风尘仆仆,便想让他先歇歇。
    吃过饭,宋清让站起来要收拾碗碟,被宋母拦下:“我来洗吧,你和你爸好好聊聊。”
    宋清让便坐下,给他父亲斟了杯茶。茶是他从北京带来的铁观音,新年的,味道甘醇。
    “留校是多好的机会,何必大费周章地回来。”宋父道:“我这病不是什么要紧事,做个手术,摘了肿瘤,还能多活不少年。”
    “咱们家的亲戚大多都搬走了,如今还在松山的也就二叔一家。我妈一个人年纪也大了,哪能照顾您周全?到时候再把自己累坏了。”宋清让说:“我回来又能照顾您,也当个老师,在家乡,日子还是舒心些。”
    宋父点点头,道:“对了,松山高中的赵校长前两天刚刚回话。他看过了你的资料,非常欢迎你去教书。”
    宋清让松了一口气,说:“我原本还担心校长觉得我没有教学经验,会一口回绝我。”
    “像你这样的学术水平,老赵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教书么……多和有经验的老师学一学。”宋父道。
    宋清让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年纪再长还是个学生。在大学里读了这么些年,一眨眼要换了角色,还真是不太习惯。”
    宋父和蔼地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不着急,慢慢来。”
    宋父在炎热的暑假里住进了病院。宋清让在家里休息也没过几天,开学季到了。
    松山的夏天很热,即使进入了九月,太阳也还是毒辣辣地晒烤着地面,唯有树下能寻得几处荫凉。
    宋清让骑着宋父常用的那辆自行车,把东西放在车头,一路骑着车往松山高中去。
    松山高中离市区有些远,骑车要二十分钟左右。他没拿捏好时间,到了松山高中门口时,正好听到教学楼里悠悠响起的上课铃。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他慌慌忙忙地在车棚里停下车,连车都没锁,往教学楼里跑过去。
    开学前校长和教务处的同事分明带他去看过高二四班的教室的,可宋清让在教学楼里转来转去,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愈发焦急。
    教学楼里空荡荡的,连个扫地的大爷也没有,问都没处问。
    宋清让一晃眼,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校服的高个子学生正往楼上走,情急下喊道:“哎,同学!”他一边追过去,一把拉住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同学,你、你知道高二四班在哪吗?”
    那学生站在台阶上,摘下半边耳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有点奇怪地打量着这个问路的男人。
    “我是高二四班的新班主任,可是……”宋清让有点窘迫地解释道:“我找不到路。”
    学生又打量了他一会儿,慢悠悠开口:“三楼左转,第一个教室。”
    “谢谢!”宋清让道过谢,急急忙忙地冲上了楼梯。
    上课铃响起后十分钟,宋清让终于踏进了高二四班的教室。
    这个班是高二才新分的文科班,连班长的人选都还没定下。现在不见老师,都在三三两两地讲着小话。
    “抱歉,我来晚了。”宋清让走进教室,没有过多解释,先向他的学生们道了歉。
    讲台下停了声音。
    “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我叫宋清让,你们叫我宋老师就可以。”他找到粉笔,背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宋清让”三个字。
    他自小学习书法,长大后也没落下,写得一手好字。虽然是头一次拿粉笔,那字迹仍是劲瘦清俊,字如其人,十分好看。
    有性格开朗的学生在底下感叹:“哇,宋老师,您字写得真好,语文老师吧?”
    宋清让笑着摇摇头,说:“不是,我教历史。”
    班里有五十个人,宋清让没再多做自我介绍,从包里拿出名册,一个个地开始点名。
    “于瑞喜。”
    “到!”
    “王欣。”
    “到!”
    “盛安。”
    讲台下无人应声,宋清让抬头看了看,又叫了一遍:“盛安?”
    “到。”
    这声到却不是来自教室里,而是从门口传来的。
    宋清让循声看去,一个高个子男生正两手插兜,侧背着书包,笔直地站在教室门口——正是刚才在楼梯上,被他拉住问路的那个。
    宋清让看了看名册,又看了看他,问:“你是盛安?”
    男生点点头,问:“我能进教室吗?”他伸头看了看黑板上的“宋清让”三个字,接着说:“宋老师。”
    宋清让恍然,“哦,进来吧。”
    盛安走进教室,班里的女孩儿们看着他,好几个都在窃窃私语。
    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径直走到窗边最后一个座位坐下,随意将书包塞进课桌里,然后一言不发地看向讲台。
    名字正好点完,盛安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排在名册上的最后一个,宋清让核对了一下出勤情况,然后合上了花名册。
    “那我们先开始上课吧。”宋清让说。
    
    第02章。
    
    宋清让喜欢历史。
    父亲是知识分子,考大学时,并没有因为可能不好找工作而阻止他报考历史专业。
    他也一学就没停下,学术上非常优秀,导师是社会科学院的院士,更是将他当做得意门生。当初他放弃留校机会时,他的导师还向他打了包票,若是想回北京去,只管回社科院找他。
    是以即便没有念过师范,高中历史课本上的每一个知识点,宋清让都能在脑子里拓展出几十个旁支。
    这是他来到松山高中的第一节课,他不想讲得太死板,便没有照着教学大纲来,而是挑了两个知识点,讲了几个有趣的小故事。
    学生们都很喜欢听,讲台下连往常最调皮的同学都听得津津有味。
    盛安是个例外。
    兴许是由于走进班里之前就有过一面之缘,宋清让多少有些注意他。
    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学生,似乎是游离于课堂之外的。好像他原本不该在这所学校里,而是被他们穿着的这套宽大蓬松的校服所禁锢住了。
    这奇怪的感觉令宋清让对盛安有些好奇。
    下课后,宋清让走进办公室,高二年级组的几个班主任都在。
    “哎,宋老师,您来啦。”
    “你们好。”宋清让问:“都刚刚下课回来吗?”
    “对呀,第一节课都是班主任上嘛。”说话的是一班的班主任李倩。
    在开学前的校会上,宋清让已经见过高二年级组的所有老师。虽然和他们还不熟,但彼此间客客气气的,办公室氛围倒也融洽。
    “四班好带吗?这可是上届高一分班考下来的最优秀的文科班,有四十多个女生,应该挺好管的吧?”李倩的座位正在宋清让旁边,她滑动转椅,凑过去问。
    宋清让点点头,说:“都挺安静,不费事的。”
    李倩重重的叹了口气,一点最优教师的气质都没有:“那多好呀。哪像我,带个理科班,最皮的全在我班里了!”
    另一个教理科班的罗老师调笑道:“哪有你治不了的学生呢,要不了一星期,绝对全都老实了。”
    “对呀,哈哈!”其他几个老师都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