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奉子婚 作者:廿乱

字体:[ ]

 
  考上到市一中的齐天佑发现同学和老师对他的态度有点奇怪,他不知道这是爸爸齐靖前隐瞒了十几年的重大秘密,如今,这个秘密似乎要被揭开了……
  本文的主角是一家四口,嗯嗯。
  PS:本文1V1,温馨无虐,不喜慎入。因为作者本来就是个没有逻辑的人,文笔也很糟糕,写文图个乐,别跟作者计较,请大大们爱之抚摸之,勿喷勿骂~~爱你们!
  内容标签:甜文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生子搜索关键字:主角:齐靖前,雷沐岑,齐天佑,雷天誉 ┃ 配角: ┃ 其它:耽美,廿乱,生子
 
    晋江银牌推荐:虽然老爸说脸又不能当饭吃,学习好才是硬道理,可事实上齐天佑仍然是继承了那位从未露面母亲的外表,一张漂亮到无法掩饰的脸。从初中开始情书不断,直到考上到市一中,齐天佑发现同学和老师对他的态度有点怪,他不知道齐靖前隐瞒着什么样的重大秘密,不过如今,这个秘密似乎要被揭开了……故事文笔清新自然,作者善于用细节准确的表达主角感情。开篇伊始,不同寻常的际遇和事件,使主角自己身上不为人知的秘密渐渐浮现,很迅速的吸引住读者目光,随着情节发展,作者用温暖细腻的笔触为读者讲述了一个充满爱与温暖的温馨故事。
  ==================
  
  ☆、  第01章 奇怪
  第01章奇怪
  
  今天是南市一中开学的日子。
  如往常一样,开学的这一天,带着对新生活新学期新同学新老师的向往,高一的新生们脸上都写着雀跃。
  在一群充满朝气的学生中,齐天佑倒显得过于平静,因开学的前两天扭到右脚,他并没有到学校参加开学典礼,今天算是他第一天到学校。
  一套简洁的校服,一双干净的球鞋,头发也剪得干净清爽,不算短,但是让人看起来不会显得不精神。
  齐天佑自认是继承的那位从未露面母亲的外表,无论他打扮得如何,都掩饰不住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在念初中的时候他就没有断过收情书。不过,他向来是不看的,他要好好念书。他不看重自己的外表,他更看重的学习成绩。
  老爸说了,脸又不能当饭吃,学习好才是硬道理。
  齐天佑向来对什么事情都有点冷漠,少了一分热情,他一瘸一拐走进校园,刚开始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路过他身边的人都投来惊讶或是难以置信的眼神,直到走进他的新教室他才发现新同学脸上的表情有着奇怪的诧异,包括比他早一步进门的班主任。
  被看得不太自在,齐天佑面无表情地问:“老师?”
  班主任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为了掩饰她清咳一声:“现在还没有安排座位,同学你先自己找位置坐下。”
  齐天佑身形偏瘦,大概是因为正在发育的缘故,他选择了后排空着座位坐下,他身侧一位皮肤黝黑的男同学张大了嘴轻喊了声:“誉少……”他满脸的不解和疑惑。
  平静的齐天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正确来说,他们学校考上一中的就只有几个人,而且他都还不认识,他不确定眼前这位是不是他以前的同学。
  老爸叫他不要像以前那样对同学不理不睬,别人说话的时候至少要点个头回应,不然显得尊重人,考虑到这一张,齐天佑向身侧的那位男同学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男同学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半天没反应过来,在齐天佑转头听班主任说事情时,男同学快速拿出手机开始发短信。
  齐天佑是走读生,他没有住宿,不过由于老爸工作关系,他中午会在学校食堂吃饭,并在学校休息。本来老爸是希望他能够住宿的,以他内敛的性子,在学校可以交到朋友,不过齐天佑考虑的是,要是他住校,就没有人陪他的老爸,考虑再三,他还是选择走读。
  今天,齐天佑还是跟以前一样冷着一张脸,这是他的保护色,他不太喜欢他人接触自己的身体。以往,他要是表现出这样的表情,其他人就不会与他走太近,选择性忽略他。
  不知是不是换了学校,新同学在齐天佑身上投入了更多的关注,这令齐天佑很不适应。
  中午休息的时候,还有几个人跑进他们的课室找到齐天佑,并说一些他听不明白的事情,而且他们左一声右一声的叫他“誉少”,直到齐天佑脸上表现出不悦后,他们才纷纷离开,都没敢问齐天佑的伤势如何。
  其实他们都是一直想靠近但是又不太敢靠近。
  至于他们怎么个想法,齐天佑完全不想去理会,只不过他会想,市一中的同学都好奇怪,与他料想中的不太一样。
  那一波根本不认识的同学离开后,便没有其他人过来打扰齐天佑,而他也乐得清闲。
  他猜测,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待齐天佑找出答案,第一天的下课铃声便敲响了。
  一整天都发生奇怪事情的齐天佑带着疑惑和瘸腿缓缓朝学校大门挪去。
  与老爸说好五点半到学校来接他放学的。
  放学时间,停在学校外面的车并不少,豪车更是数都数不过来。齐天佑年纪小,他不懂车,不过他知道老爸那辆便宜买来的二手车是车牌号什么颜色。
  在众多车中齐天佑眼尖的找到老爸那辆略旧的夏利车。
  坐在车内的男人皮肤同样白皙,两人虽不是那么相似,但是可以从轮廓中看得出他们是父子。在看到齐天佑一瘸一拐走过来时,他朝儿子挥挥手,从车窗探出头告诉他自己在这里。
  “佑佑!”
  听到老爸叫自己小名齐天佑微微垂下头,他加快了走近的速度。
  上了车后齐天佑耳朵微红,他微恼道:“爸爸,你说过在外面不喊我小名的。”
  虽然齐天佑已经近十五岁,可是他的爸爸,也就是齐靖前并不似其他孩子的父亲那么年长,反而年纪特别轻,乍看下,可能会以为齐天佑是他的弟弟。
  揉揉儿子的脑袋:“好了,爸爸错了,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不多话的齐天佑说道:“又来这套。”
  齐靖前笑了笑:“那你吃不吃。”
  齐天佑摸摸自己的肚子:“吃。”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就有许多人看他,害他都没有吃饱。
  刚放学,前面接学生放学的车很多,齐靖前平稳的将车子从车流中挤到大路后才松了口气,看着儿子越发-漂亮的容颜他有点出神,他从来没有想过儿子长得更像另一个人,而不是自己。
  不过,失落是没有的,儿子是他的。
  在面对天佑的时候齐靖前不会将自己在工作上的负面情绪带出来,无论遇到什么他天佑面前都会表现得积极向上,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健康快乐。
  是的,儿子刚考上市的重点高中,并在刚到学校报道的的这一天,他失业了。
  不是他工作不认真,也不是他因在公司行为不当得罪老板,而是他的公司在今天宣布倒闭,老板让财务给他们发了三个月的工资后就将公司关闭了。
  齐靖前也算是老员工,他很感伤,可是公司一直没有发展,他也很是无奈,原因是多方面的,现在倒闭已成事实,能拿到补偿金他也满足了,他还年轻,有手有脚,还可以去别的公司从头再来,只是他的学历低了点而已,只有大专,也就意味着入门槛会高一些。
  齐天佑现在十五岁,齐靖前今年三十三岁,他是十八岁那年有的天佑。
  将车子停在他们所住的老小区前的菜市场后,齐靖前揽前儿子的肩头去菜市场买菜,里头是吵杂的吆喝声和砍价声,但是他们早已习惯,没有多少不适。
  选好晚上要做的菜,齐靖前与齐天佑付了钱之后便驱车离开。
  他们就住在旧小区的第三栋,那里正好靠近菜市场,齐靖前是因为这里地段便宜才买下这间不到六十平米的房子,两个人住刚刚够,齐天佑还能用自己的房间。
  儿子长大了,也喜欢自己的私人空间。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天佑从小就与齐靖前相依为命,他特别粘齐靖前,就是现在也偶尔会与他同睡一张床。
  这不,晚上吃完晚餐又洗完澡的齐天佑就蹭到齐靖前的床上去了。
  鼻梁上挂着眼镜的齐靖前坐前电脑前正要查看网上的招聘信息,不过看到儿子进来,他立马就关掉:“今晚不自己睡?”
  齐天佑摇头:“爸爸,我想和你一块儿睡。”
  齐靖前也没赶他,天气太热,他回来就洗过澡了,此时身上全是清爽的香皂味,齐天佑身上也是。
  齐靖前有点无奈,坐上床摸摸他的头:“都上高中了还粘着爸爸,你同学们知道会笑话你的。”
  齐天佑一改白天面对他人的面无表情,微微一笑,小虎牙露了出来:“我又不在乎他们。”
  齐靖前常年在电脑前坐着,平时欠少运动,皮肤过于白皙,不过平日家务没少做,并没有发福,身材保持得还是不错。
  又当爹又当妈多年的齐靖前知道儿子来蹭床就知道他一定有话跟自己说,也没拒绝:“跟爸爸说说你今天在学校的事?”
  齐天佑与齐靖前感情好,齐天佑在老爸面前没有什么秘密,他性子内敛,只愿意与老爸说心事:“我今天去学校发现同学们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好像他们都认识我似的,但是又好像怕我,不敢跟我多说。”
  齐靖前并没有多想,而是笑着分析道:“是不是你的成绩太好,把他们震慑了。”
  齐天佑确实是作为第一名考进市一中的,而且分数在他们班上也数前列,他觉得也有这个可能性,明天再看看吧。
  “我想也是。”天佑单纯的回答,虎牙越发的明显。
  两人又聊了会儿学校的环境食堂问题后,齐天佑就开始打哈欠,齐靖前像小时候那样,在他发困的时候就拍拍他的背,天佑很快就在父亲的拍打下入睡。
  然而,在天佑入睡后齐靖前并没有跟着睡下,而是将空调温度调了调,给儿子盖上薄毯。
  失业对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再听到天佑提起在学校的事情,齐靖前心里略微有些不安,他现在也没有心情继续投递简历,走到放了台洗衣机的阳台上点了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虽然眼里看的是楼下街道的热闹,但是思绪却飘得很远。
  他失业了,而且这片区域又被政府规划即将拆迁,他们能得到拆迁款和一套房子,可是这意味着他和天佑要离开这一块住了近十年的小区。
  十年前的天佑还是个只会搂着他脖子不爱说话的孩子。
  一眨眼就这么大了。
  将烟熄灭后,他又刷了牙才回房间。
  轻抚儿子的发顶,齐靖前低头亲了亲,天佑就是他坚持下来的证明和依靠。
  
  ☆、  第02章 岁月
  第02章岁月
  
  鉴于天佑脚踝还没有好,齐靖前早上准备好早饭,两人用过后便送他去学校。
  下车后,齐靖前给天佑三百元充午饭饭钱,让他吃好一点,他太瘦了。
  天佑去了学校后,齐靖前将头抵在方向盘上微微叹息,儿子有出息是好事,他不应该这么消沉的,他还要攒钱给儿子上学。
  深深的吸了口气,齐靖前开车回家先把家里清扫一遍,然后开始投递简历。
  他在原来的公司是属于产品的售前技术支持,以前一直都是做线下的产品,可能也是因为一直做线下,他们公司没有跟着时代的潮流走,被市场淘汰是必然的趋势,公司连最后的客户都没有留住,自然也不可能再留下他们。再者,老板本来就有点不想再继续做下去,公司解散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真的解散了。
  老同事何强等人给他来电,说是中午他们几个老同事聚一聚,齐靖前没有拒绝,中午的时间他是空闲的。
  前年天佑生过一场大病,家里的积蓄几近用光,这两年还是攒了点,够他支撑很长一段时间。在找工作的同时,他想也要考虑要不要换到天佑学校附近的学校先住着,等这边的房子建起来后再住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