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邻居先生 作者:枝繁叶茂

字体:[ ]

 
 
文案
陈幼青,25岁,研究生毕业,找到了一份大学教师的工作。
囊中羞涩的情况下,陈幼青租到了一间房租低廉的公寓,但有个神奇条件,每天要为邻居准备午饭。但住进这间公寓三个月的时间,他竟然连这位神秘邻居的正面都没有看过!又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成了这位邻居的同居人。
陈幼青发现,这位神秘的邻居先生跟他所想的,完全不同!
 
主受 □□吐槽受,轻微交障三观正攻 (3万字左右中篇)
 
内容标签:甜文 近水楼台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幼青,戴旭 ┃ 配角:赵括 ┃ 其它:
 
 
 
  ☆、第 1 章
 
  陈幼青最初在网上看到那条招租信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租金十分公道,甚至可以说便宜得让人怀疑那屋子里要么发生过凶杀案要么就闹鬼,倒是有个奇怪的附加条件,得会做饭并且要每天给隔壁送一份晚餐。这一切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赵幼青考虑再三还是迫于囊中羞涩拨通了房东的电话,再三确认房租确实没少说一个零以后,陈幼青便高高兴兴地提着行李入住了。
  房子不大,标准的一室一厅单身公寓模式,没有太多的装修,只简单地刷了个白墙,家具也是最简。但这种条件已经很好了好么!陈幼青表示能以如此低廉的价格租到A市三环里这么一间干干净净的公寓根本就是幸运得没边了!
  然而,生活总会给你弄出点不顺心得事儿。三个月的时间,每天给隔壁送饭,陈幼青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邻居长什么样!你问为什么?让陈幼青来说就是,“我这邻居就是个大奇葩!”第一天陈幼青特地去超市买了虾,做了丰盛的一餐用饭盒装得漂漂亮亮地去敲门。等了老半天都没人应,陈幼青以为是里面那人没听见,又敲了一次门,那人才虚虚打开一条仅能容一只手臂伸出的缝,说了声谢谢就伸手拿过饭盒就哐当一声儿关了门,显然对于把门打开这事儿是相当的不乐意。当时陈幼青就斯巴达了,老子辛辛苦苦做了饭端过来这人连脸都不露,这不是,不是不尊重人嘛!不过,赵幼青这人吧,就是个典型的内心疯狂吐槽但脸上还维持着体面的人,所以即使他心里已经把人家给骂了个爽,也不妨碍他脸上带着笑说:“不用谢。”这么说完了陈幼青都想抽自己。
  第二天一早陈幼青刚打开门就看到自家门口端端正正放着一饭盒,正是他前一天从附近超市买回来的,洗得干干净净,底下还垫了张格子花纹的手帕。不是吧?这个年代居然还有人用手帕!陈幼青难以置信地提起手帕放到眼前打量了半晌,才眼神复杂地瞪着隔壁紧闭地防盗门,对面,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昨天听那声儿应该是个男人,声音听着有些哑,估摸着是感冒了,回去的路上不知不觉竟然买了盒感冒药,一时间陈幼青又有点郁闷,他犯得着吗,人跟他无亲无故地,还没礼貌。不过第二天他送饭时还是把感冒药放饭盒上,底下垫着帕子,这次陈幼青敲了门就退回去了。
  之后的日子,陈幼青也试着放下饭盒假装走了,就站在门口等人出来拿吃的。没过多久,门打开了一点点,探出了一颗头,一头短发乱得堪比鸟窝,过长的刘海挡了大半儿的脸。发现自己家门口站了个人,那人略略抬了抬头,也没什么表示,拿了饭盒就迅速带上门。陈幼青脸都有点绿了,什么人啊?!再下次,陈幼青躲在自家门后,开了一条小缝儿偷窥,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压根儿都不出门,就伸一只手出来够饭盒。这下陈幼青是真的服了,行,不就一大老爷们儿嘛,不让看就不看呗。这话虽是这么说,但耐不住陈幼青的好奇心日益增长,自己这隔壁到底是住了何方神圣?有人把这么好的房子以如此低价租给他就为了让隔壁这人吃顿饭,搞得跟特务似的,但哪家的特务是家里蹲来着?陈幼青对自己那神秘的邻居越好奇,挫败感就越是强。因为他给人送了整整三个月的饭了,愣是就没看见过自己这邻居到底长了张啥样的脸,怎么能不沮丧,这简直就是在侮辱陈幼青作为一个大学教师的智商!
  哦对,陈幼青是个刚刚上岗的大学讲师,任职于A市某三流大专院校。在这种不怎么重视成绩的学校当老师陈幼青倒是乐得轻松,诺大的教室来了不到一半的人,就是来了的学生也几乎都在低头玩手机,情侣间卿卿我我,要么就是倒头就睡,估计能有十多个在好好听课。陈幼青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不是什么极道鲜师似的人物,况且他教的本就是无足轻重的选修课,听了能长点见识,不听,也没什么损失。于是老师学生都没把这门课当回事儿,倒也相处得不错,眼看快到期末了,教室里稀稀落落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都等着陈幼青勾重点呢。陈幼青站在讲台上笑得一脸温和无害,“经过老师慎重的考虑,期末考试咋们就不考试了,交一篇论文就好了。”在学生们的欢呼声中,陈幼青又笑盈盈地补充道:“不过论文可不能抄哦,老师会用查重软件,相似率超过百分之50就给你们不及格。”话音刚落,教室里又是欢呼声骤起。
  其实,当个大学老师,也不错。陈幼青这么想。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贴吧,这里是修改过的。
 
  ☆、第 2 章
 
  今天陈幼青回家已经快凌晨12点了,因为他的选修课考试结束了,他无一例外地给了及格,并且分数都还挺漂亮。陈幼青年纪本就不大,才25岁,跟几个学生也混得挺熟的,成绩出了那几个学生就打电话约陈幼青出来跟他们去吃个宵夜,对于大晚上去喝夜啤酒这件事,陈幼青本来是拒绝的,但耐不住几个大男孩轮番上阵劝说,电话轮番轰炸,那么大的块头的人比他都高了有半个头了,居然还跟他撒娇,把陈幼青隔应得不行,当下就应下了。A市夏天挺热,饶是晚上十点多了,依旧是燥热的很,再配上知了催命似的死命叫,这夏夜更是热得人难受。几个在A市读了几年大学的孩子平时没把心放在学习上,吃得玩的倒是精通得很,他们带陈幼青去的是家不大的烧烤店,但胜在临江,桌子设在屋顶,吹着夜里的江风,吃烧烤喝啤酒,夏夜的燥热气息竟是减弱了不少。与陈幼青最相熟的学生叫赵括,大三金融系的学生,是个特能来事儿的人,跟谁都能说上话,谁都跟他有几分交情,算是他那个小团体的“老大”吧,今天他还带了个女孩儿来,赵括的长相该是极好的,但他这“女朋友”虽然看着文静清秀,但跟赵括比起来却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看起来就不大相配。赵括自然是注意到了陈幼青探究的眼神,但他还是神色平静地介绍了:“魏伶,我女朋友。”
  几个人都落了座,有两个专业课成绩被挂了的男生很是郁闷地跟陈幼青抱怨说着:“要是别的老师能都跟陈老师你这样那就好了!”陈幼青失笑,“你们喜欢我也就是我不怎么管你们,那是我不负责,而且我教的东西跟你们专业也没什么关系,我当然天花乱坠地瞎说,就图一乐呵,能拿去跟你们专业老师比吗?”一个有点高瘦的男生打断道,“嘿嘿嘿,老师你可别说这些大道理,咱们不乐意听,就看你好玩儿呢,怎么你也开始瞎BB了。”这个男生叫孙宏亮,一看就是家里有背景的主,今天开车去接陈幼青的就是他,开了辆奥迪A8,一身的名牌。陈幼青笑笑,不再提这个话题。途中几个学生说有事走了,就只剩下陈幼青,孙宏亮,还有赵括跟他女朋友了。这时候赵括竟是有些醉了,他那小女朋友就坐在他旁边也没说拦着赵括让他少喝点,倒是时不时看一眼坐在桌子另一头的陈幼青,眼神飘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过陈幼青也喝了不少,也没注意到小姑娘略有些怪异的视线。
  “老师,你今年多大了,25了吧,怎么还没交女朋友?”说话的是喝醉的赵括,他眼神有些迷蒙,直勾勾地盯着杯子里金黄的液体看,脸上带着抹笑。
  要是在平时,陈幼青哪能理会自己学生这种无理的问题,但今天他也喝得不少,不能说醉了,怎么也是有点微醺,脱口就说:“没钱谈什么恋爱,房子是租的,车子就一辆飞鸽,而且没感情谈着有什么意思,那不是骗人姑娘陪着瞎折腾嘛。”
  孙宏亮听着这个话题一下子就来劲了,当下就嚷嚷着,“喂,老师,看你那纯洁地样子,你是不是还是个雏啊?”说完自以为好笑地笑个没完。
  “嗯啊,还真就是,你怎么着啊!”陈幼青有点不满孙宏亮的嘲笑,又接了一句,“这是对未来的妻子负责,我能跟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一样么?”
  这下孙宏亮更是笑个没完,就连一直神色恍惚的魏静伶都跟着笑了。不过接下来赵括地一席话让在座地另三人都愣了愣,魏伶更是整个脸色都不太好看。
  陈幼青更是被惊得酒都醒了一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老师,你是没试过,不知道这其中的滋味儿,不如今晚你就跟了我,绝对……”赵括话只说了一半,但脸上的笑意更盛了,赵括说这话时还是那个样子,修长地手指虚握着酒杯,脸上带笑,眼神迷离,全然一副醉态。
  陈幼青除了最开始一惊,马上就当这只是赵括醉后的玩笑话,根本没当回事,当下还挑衅似的回应道,“那感情好,来来来,咋俩这就就走。”
  话音刚落,赵括就站起来隔着桌子俯下身,一张笑容迷离的俊脸凑过来,在陈幼青嘴角吻了一下。笑着说:“那么,利息我就先收下了。”这下把陈幼青的醉意彻底吓醒了,愣住的除了陈幼青还有一旁同样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的孙宏亮,他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而一旁的魏伶的脸已经完全黑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陈幼青,他迅速推开赵括凑过来的身子,脸上表情不善:“赵括,你醉了。”赵括被推开也不恼,也不反驳,笑着应到,“嗯,我喝醉了。”这次,魏伶静再也维持不住表面上的冷静,毕竟她还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自己的男友当着她的面吻了别人,甚至还是个男人,即使是在酒后,也令她无比难堪。“赵括!”魏伶用力拉了赵括一下,眼角都红了,赵括回过头,看到魏伶快哭了的样子,他也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后面两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看到魏伶眼圈马上变得通红,扭头就跑开了,高跟鞋敲在地上的声音非常鲜明又响亮。魏伶一走,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之中,还好赵括回过头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我去追她,孙宏亮你送老师回去吧。”
  陈幼青上了孙宏亮的车,孙宏亮一向健谈,两人间难得地有些沉默。车开到陈幼青家楼下,两人客套了几句,就各自回家了。
  江边的桥上。赵括追上跑开的魏伶,有些责备地道:“怎么这么任性,你知道你这一走多尴尬吗?”魏伶没吱声儿,赵括有点不耐烦地说:“说话!”
  “你喜欢陈老师是不是?”终于魏伶出声了,大声地质问道,一直强忍着地眼泪也掉下来了。
  被魏伶这么一吼,赵括也不舒服,当下沉下声音说:“你说什么呢!”
  “你根本没醉,几瓶啤酒就让你醉了不成!”
  赵括不再说话了,脸上故做的温柔表情也消失无踪,神色不明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边陈幼青刚走进单元门就看到电梯门正在徐徐关闭的样子,急急匆匆往那边跑,刚出电梯的人也马上按住开门键让陈幼青得以顺利赶上电梯。是个高大的男人,略长的头发扎起来成了个马尾,眼神冷冷的,面无表情。陈幼青感激地冲对方笑笑,男人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略略点点头就向外边走了。
  当电梯门关上地瞬间,陈幼青有些脱力地蹲了下来,脸上一片潮红。单独呆在电梯这样封闭的空间,陈幼青才真切地意识到,他被亲了,还是被男学生。这是个什么事啊,陈幼青心里这么想。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借着酒意陈幼青连澡都没洗,倒下就睡死了。他的课已经结束了,明天也不用上班,也就是说,他迎来了美好而无所事事的暑假,只可惜被赵括这么一搅合,陈幼青是真不见得开心。第二天醒来,就是宿醉带来的头疼,也不用上班,生物钟让他七点半准时地醒了,陈幼青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唔,那做饭吧,给隔壁那家伙送过去。把饭盒老样子放在门口,顺手敲了下门陈幼青就回到家对着电脑发呆。XX导演又获奖了。王某某出演金牌导演的最新电影。哈哈,这漫画太逗了~哇,好神奇,这狗要成精了,不是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吗?什么!赵X跟蒋某同居传出艳照!…….陈幼青漫无目的地刷着微博,好几次快要点到□□了,又中途把鼠标缩了回去。他总觉得一登□□就会收到来自赵括的消息,陈幼青也觉得自己又怂又有点自作多情,人一大小伙子,能喜欢他?无非就是酒后失态罢了,没准人家都给忘了呢,就自己在家里坐立难安胡思乱想的,哪有个为人师长的样子嘛。话虽然这么说,但陈幼青就是不敢登□□,手机都关了静音放一边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