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大叔和臭小子的春天+番外 作者:C逍遥(上)

字体:[ ]

书名:死大叔和臭小子的春天
作者:C逍遥
 
文案 
聂岩从未信过巧合。
聂岩从未理解Gay。
聂岩从未爱过同性。
 
但遇见白夜翔后——
 
他信了,理解了,爱了。
再想说一句拒绝的话已经太迟。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
 
沦陷。
强强,师生,年下,1V1,HE。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夜翔,聂岩 ┃ 配角: ┃ 其它:1V1,HE 
 
 
  ☆、甩帽男人
 
  聂岩斜靠在椅子上,公文包横在双膝,指尖若有若无地轻点着冰冷包壁。
  昏暗房间内,十几个人围成一个圈落座,各自叙述着近段时间的个人灾难。
  坐在正中间的心理疏导师脸上挂着假到北极的微笑迎接每个人的故事。
  聂岩知道快到自己了。
  “那么……聂先生。”瞄了眼聂岩胸口的姓名卡,心理疏导师脸上继续挂着蹭都蹭不掉的刺眼笑容,“您有什么事情,想跟我们分享的吗?”
  看着对方笑弯了的眼角,聂岩皱眉。
  不知为何,一瞬间的倾诉欲,消失殆尽。
  即便上半年,确实发生不少操蛋事。
  除了在C城S大教书,聂岩另外自创了一家软件公司。
  但就在上半年,一直支持自己的父母出车祸双双去世。
  而跟了自己六年的妻子也在这关键时刻和自己公司合伙人上了床。
  离婚官司他被判净身出户,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妻子还伙同公司合伙人差点搞垮了他在S大教书将近八年的好名声。
  要不是好友尹辉帮忙,聂岩这会儿大概已经露宿街头。
  当然,只要他想,讨回公道什么的倒是不难。
  只是在看着妻子漠然挽着那个男人离开家门的时候,他倏然感到一阵明朗。
  ——就这么放手也没什么。
  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有任何意义。
  尤其,还是那种杂碎垃圾。
  勾唇,聂岩闭眸。
  是。
  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那种女人。
  “聂先生?”心理疏导师望了眼对方,好不容易收敛了些笑容,不解皱眉。
  “抱歉。”冲对方摇头,聂岩重新睁眼,“再给我点时间。”
  “聂先生,你知道的,来这边的我们都是生活的受害者。”心理疏导师的声音让聂岩想到了邪教组织的洗脑发言人,“只有你真正决定敞开心扉,大家才能帮助你不是吗?”
  “再给我点时间。”冲心理疏导师点了点头,聂岩黯淡重复了一遍。
  心理疏导师望着那一脸冰封的男人,愣怔。
  片刻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转头望向聂岩身边另一人,开始新一轮催眠攻击:“呃,胥先生,您今天有什么想跟我们分享的吗?如果有的话,那么——”
  “吱——”
  正话间,房间内突然传来一声铁制椅子腿和地面摩擦产生的刺耳锐响。
  不少人呲牙皱眉。
  心理疏导师意外侧首,望向房间另一角一个站起身来的人影。
  聂岩也上下打量着那特立独行的身影,目光染着些复杂。
  没有什么解释,来人自裤子口袋扯出耳机塞入耳朵,利索拎起躺在地上的双肩背包,潇洒甩上肩膀,便迈开步子。
  对方从角落阴影中踱出,借着屋子内昏暗雪色光线,聂岩注意到对面男人个子很高。
  自一圈错愕的倾诉者中间走过,对方一脸无聊地皱眉盯着前方房间出口,破了一堆洞的军绿色裤子上有不少铁环,每走一步都有些不和谐的金属撞击声。
  “白同学!……”看着对方一语不置地便要踱出门,那心理疏导师终于彻底收敛了脸上笑容,“今天时间还没到呢!”
  话音方落,那背着包的男人已经推门出去。
  一声钝响在整个空荡空间泛起。
  “白——”心理疏导师硬生生把后面一句话噎回去,挫败敛眉。
  屋子内剩下的众人好奇地望着门口,脸上表情十分丰富。
  聂岩也不例外地眯起一双眼,幽幽地盯着那紧闭大门。
  不过在这种心理创伤交流会上,他也不指望遇到多少心理正常的人。
  “聂先生。”正愣神,聂岩却意外听到心理咨询师唤自己。
  侧眸望向那心理咨询师匆匆从座位上站起的焦躁表情,聂岩眯眼。
  ——说实在的, 对方现在的表情,才让他稍微有点看到本真的感觉。
  “那个……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皱着化得精致的一字眉,那心理咨询师目光流泻无奈。
  在椅子上稍微直了直脊背,聂岩认真盯向对方,表示自己在听。
  心理咨询师直接向他走来,俯下身在他耳边虚起声音。
  注意到对方动作,聂岩意外撑眉。
  “刚才那个人叫白夜翔,是现在S大计算机系大三的学生。”双手交握,聂岩能看出对方有点不自在,“他辅导员委托过我让他务必参加这个‘创伤交流会’,所以我就让他来了。”
  不明白对方现在吐露的信息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聂岩表情愈深。
  “我知道您也在S大计算机系工作不是吗?”伸手窘迫地撩起一绺溜到额前的刘海,那咨询师冲聂岩抿唇,“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您和他组成交流小组吗?”干笑了一下,咨询师声音带了些犹豫,“白同学在这边已经呆了快两个月,但是都没有成功交流自己的心情……”一脸难耐,咨询师冲聂岩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您在S大能和他交流交流吗?”
  聂岩听出那咨询师的逻辑。
  大致就是,既然你们在一个大学,背景应该会有些交集,那就组成小组看看,一定会有些帮助。
  “聂先生,真的麻烦了。”咨询师似乎明白自己的要求有些突兀,愈加不自在地伸手蹭了蹭额角。
  倒是听出对方的诚意,聂岩点着公文包的手指渐渐停下。
  “好。”
  虽然实在无法苟同那咨询师的逻辑,毕竟就算一个大学也不代表天天见面。
  不过既然刚才那小子是他们系的学生,来这种地方,估计也是生活里发生了一些突变。
  帮个忙什么的,也是应该。
  反正跟那20出头的小子比起来,自己这个32的男人也算是有些人生阅历了,疏导学生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做过。
  当年做实习辅导员的时候,这种学生他还真没少接触。
  从交流会回到公寓时已经晚上8点。
  聂岩开门就看到尹辉臭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餐厅桌子边堆了一大堆纸箱子。
  脚步停在门口,聂岩将钥匙扔进边柜上一破铁盒,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之前答应过要帮这家伙搬家的。
  叼着烟,尹辉视线利刃般在聂岩身上划拉:“聂教授,您今儿这是去哪了?”
  “抱歉。”将公文包径直立在餐桌上,聂岩脱下大衣甩在沙发背上,“临时去了交流会,没顾上。”垂眸瞄了眼地上一大堆纸箱子,聂岩双手顺入口袋,表情平静地望向尹辉,“晚上吃了么?”
  “你觉得像吃了的样子么?”撸了把袖子,尹辉径直从沙发站起。
  “我请客。”冲尹辉撇唇,聂岩耸肩。
  “不然你觉得呢!”冲对方叹笑,尹辉踱过对方身边,伸手毫不犹豫在对方肩上拍了一下。
  “我不回来,你就不打算搬了还怎么?”再次望了眼地上尹辉那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箱子,聂岩皱眉。
  尹辉闪入餐厅旁边卫生间,一边开水龙头一边挫败一叹:“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么,我的房间已经有人租了。”废劲地洗手,他深吸一口气,“那家伙说好傍晚六点搬过来。”抬起湿漉漉的手瞄了眼腕表,“结果跟你这混蛋一样不守时。”
  “所以你一直在等他?”翻着公文包里面文件,聂岩漫不经心询问。
  “当然。”从卫生间内走出来,尹辉又伸肘撞了撞聂岩肩膀,“不然我专门等你?你脸哪儿那么大?”
  听着对方调侃,聂岩勾唇。
  蹲身向下搬起一只箱子,尹辉费劲地将那箱子径直挪到沙发上,一边挫败地伸手敲着背一边慨叹:“哎,真是年龄越大越没力气。”
  “怎么就年龄大了?”聂岩伸手整理了下衬衫领口。
  “现在00后都调侃90后‘上世纪老古董’了,我们这些岂不都化石级别了?”尹辉笑得灿烂,吐了口烟圈。
  望着尹辉唇中叼着的烟,聂岩皱了皱眉,径直伸手替对方拽下:“别老抽烟。”
  “你不也抽?”尹辉挑眉。
  伸手自口袋掏出一板口香糖,聂岩拍到对方胸口:“啃这个销魂去。”
  瞄着对方那一本正经的样,尹辉哧了一声,摇头调侃:“看你这被媳妇儿调|教的,千年好男人这称号不给你真是太——”
  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尹辉说了一半,突兀噤声。
  赶紧侧头瞄了眼聂岩,果然对方脸色有些难看。
  咂嘴,尹辉咧唇伸手一拍头:“聂哥我错了。”
  瞅着身边男人愧疚样儿,聂岩勾唇:“听你小子说‘错了’,这太阳合着打南边烧出来的?”
  “聂哥。”唇角有点抽搐,尹辉乖乖挤了块口香糖放嘴里干巴巴地嚼着。
  “行了,没怪你的意思自己瞎琢磨什么?”伸手探上尹辉后脑胡撸了一把,聂岩扯着领口打算径直迈向里屋,“你等下想吃什么?不是要我请客么?等下一起去,反正我也没吃饭。”
  “聂哥。”尹辉幽幽唤了一句。
  “嗯?”
  “今天交流会怎么样?”知道自己这哥们儿表面上一副沉稳异常,一切处理妥当的样子,但尹辉知道,这大半年发生的事情,对方真是栽得不轻。
  “老样子。”屋子里聂岩声音没什么起伏淡淡回了句。
  尹辉心里一暗。
  ——看起来,还是没什么突破性进展。
  晚上吃过饭回来,聂岩帮尹辉搬完箱子已经逼近十点。
  送尹辉到马路边上了出租,聂岩才拐回公寓。
  尹辉嘱咐他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打电话,反正自己新公寓就在两街开外。
  走到楼道口的时候,黑灯瞎火,聂岩看到一个人大包小包似乎正打算上楼。
  耳畔不时传来一阵阵细腻的金属撞击声,滴滴答答把寂静夜敲得一阵小颤,那人每移动一步,都有突兀声响传来,一直不消停。
  聂岩皱眉。
  看着对方有些不方便的样子,聂岩从对方身边经过,犹豫了一下停住脚步。
  “需要帮忙吗?”盯着那黑暗中费劲捣鼓着一个行李包的身影,聂岩礼貌询问。
  那人似乎没有回应,只是继续顾自扯着行李箱,一边伸手拽过方才侧靠在行李箱边的一个大长板,一边继续往楼道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