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大叔和臭小子的春天+番外 作者:C逍遥(下)

字体:[ ]

 
 
  “……”聂岩伸手静默地蹭了蹭唇角。
  就那么看着周遭人手忙脚乱地一哄而上检查楚恒,聂岩转身挣开尹辉,头也不回地向走廊尽头楼梯踱。
  “保全!谁给我叫保全!”
  身后,祁杨怒气炸天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
  聂岩面无表情地拐入楼道。
  “聂哥!”尹辉踉跄着跟在聂岩身后。
  他看着对方凛冽的侧颜,只感到自己世界观快被颠覆。
  ——那个一向温如静水的男人,今天居然沸腾了。
  说实话,他就从来没见聂岩动过粗。
  “聂哥……”尹辉一直费劲地跟着迈着大长腿向前疾步的聂岩,难耐,“你……”
  想说些安慰的话,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像刚才那种情况,如果他是聂岩,估计早就委屈疯了。
  其实对方刚才爆发,也确实情有可原。
  不过,尹辉一直想不明白的是——
  聂岩以前忍过比现在更大的耻辱。
  楚恒嫁祸给聂岩也不是第一次。
  那个时候对方都能不动声色地捱过来……
  今天对方的点火点到底在在哪里,他有点弄不明白。
  “尹辉。”
  “呃、啊?”
  “我和白夜翔合租的事情,你跟别人说过?”聂岩声音深邃。
  “啊?没、没有啊。”尹辉哑然。
  “……”
  “聂哥,今儿这事儿……”
  “帮我个忙。”
  “呃、你,你说……”尹辉一头汗。
  “今天的事情,别把那小子搅进来。”
  “……那小子?你、你是说——”
  “小白。”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你了
 
  **
  入夜。
  S大机房。
  “那个,白同学?”
  伸手在白夜翔面前晃了晃,王岳有点着急。
  “嗯?”才回过神来,白夜翔一愣。
  在位子上直起身体,他伸手揉了下太阳穴:“怎么了?”
  “你……又走神了。”王岳尴尬地伸手挠了挠头,指了指对方面前电脑。
  “哦,是么。”苦笑,白夜翔吸了口气,疲惫地捏了捏眉心,“抱歉。”
  “白同学你没事吧?”
  “嗯?没事。”侧过头,白夜翔目光有些涣散地瞄了眼王岳。
  “我看这两天的会议你都不太在状态啊。”王岳搓了搓手,“毕竟上周一和周五已经把第一场和第二场pk赛搞定了。还有最后一场压轴,就看你的了啊。”
  “嗯,我知道。”点头,白夜翔冲王岳抿了下唇。
  “你……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啊?”王岳继续往白夜翔跟前凑了凑,伸手顶了顶眼镜,一本正经。
  “没有,我没事。”白夜翔正了正脸色,想用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犀利表情向王岳证明。
  “那个,白同学,干脆今天晚上你回去吧。”王岳伸手拍上白夜翔肩膀,“我们这两天为了这个pk赛在机房接力确实挺耗精力,反正比赛在后天,你今天先回去调整一下,然后再——”
  “没事,我真的没事。”触电般回绝王岳的要求,白夜翔沉下声音。
  王岳愣了一下。
  “我能熬,放心吧。”冲王岳伸了个大拇指,白夜翔勾唇。
  “不行,你能熬我还不同意呢。”王岳伸手推了下白夜翔肩膀,“你没看前两天,咱组张思琪和岳瑶比赛的时候,她们都先保证精力了。你熬这么厉害,比赛那天发挥失常就不好了。”
  “放心吧。”白夜翔淡然一笑,“我从不失常。”
  瞄着白夜翔那自信的帅气笑,王岳一愣。
  无奈地伸手挠了挠头,他仍然摇头:“不行,我不同意。”
  “……”
  “你今天和明天都不能再通宵了,必须回去养好。”
  “我真的——”
  “白同学,你就听我这个组长的话吧!”伸手捏眉,王岳撇唇委屈,“你是咱校草,把你累坏,你看那帮子女人不得弄死我。”
  “……”瞄着眼前那小眼镜男一脸为难,白夜翔叹笑。
  “一定要我回去?”
  “嗯,因为,我是组长。”王岳挺了挺胸。
  勾唇盯着王岳坚持的模样,白夜翔沉默了一会儿。
  “行,好,我知道了。”最终妥协,白夜翔关了电脑。
  “这两天养好哈。比赛的时候精神点!”
  “嗯,明白。”调侃地用两个手指点着太阳穴,白夜翔单肩背包,冲王岳眨了下眼,扬下巴,“谨记组长大人教诲。”
  听着对方那句“组长大人”,王岳立刻愣在原地。
  不一会儿脸居然红了。
  白夜翔瞅着那小子呆萌的样子,笑了笑,转身出了机房。
  溜滑板回了公寓。
  白夜翔站在公寓楼下,仰首往楼上看。
  四层那边的窗户透着很微弱的光。
  聂岩看起来在家。
  就那么雕塑般站在夜风中,他无言原地,始终没有进楼道。
  自从那天晚上和对方聊天,他这一周都本能躲着对方。
  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不是怄气,也不是其他的。
  只是……莫名觉得不能看对方的脸。
  好在最近他们正在忙pk赛的事情,他有充分理由泡在学校机房。
  夜不归宿什么的,都能以“在学校奋斗宿在机房”敷衍过去。
  他本以为自己对聂岩不会在意到这种地步。
  不过那天晚上,和对方谈话后真是被打击得太厉害了。
  对方那句直白而果决的“我不会喜欢男人”,让他真是撞了底。
  即便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
  毕竟对方是直男。
  但是真听对方亲口说出来,杀伤力果然不同。
  挫败叹笑,他抱着滑板在楼下逗留了一会儿。
  一想到等下要上楼,他莫名觉得有点胃疼。
  周边的夜色更是加深了他禁闭了将近一周的情绪。
  烦躁地伸手扯着领口,他动着干涩的喉结。
  就那么在楼下犹豫了一会儿,他挫败地掏出手机。
  真是活见鬼。
  之前和杜峰交往的时候,自己也从来没有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了。
  翻出通讯录,白夜翔调出聂岩名字。
  手指悬在拨号键上迟迟没有按下,他捏着眉,一阵烦乱。
  这又不是选择炸火星还是炸地球的事情,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
  胃越来越疼。
  白夜翔莫名有点想爆粗口。
  单手揉入发梢,他一闭眼按下。
  将手机抵到耳畔,他抱着滑板站在夜风中,仰首望着四层窗口隐隐灯光。
  耳畔响起一阵接通音。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起。
  “小子,今天回来么?”聂岩的声音有点心不在焉。
  “呃……”犹豫,白夜翔绷了下咬肌。
  擦。
  特么突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不回来的话也要吃晚饭听到么?”聂岩声音显得很仓促,“我这边有个程序要忙,先不多说了,挂了啊。”
  “……”白夜翔刚张了下嘴,那边人便挂了电话。
  僵在夜风中,他愣怔。
  他被挂了电话。
  他白夜翔,被挂了电话。
  除了他哥敢挂他电话,他还真没找出第二个人。
  就连他爹也没这么潇洒过。
  挫败地皱眉盯着四楼窗口,他莫名有点恼火。
  刚才抽筋的胃疼一瞬间烟消云散。
  抱紧滑板,他疾步进了楼道,三步并作两步跃上台阶。
  抄起钥匙开了门,他将滑板靠在门边。
  客厅没开灯,整个屋子的亮光只有聂岩卧室那边微弱的台灯光。
  听到这边不小开门声,聂岩那边挺意外。
  “唷,回来了?”皱着眉,聂岩只是象征性地朝他这边瞄了眼,随后又回归自己面前台式电脑,“挺快么。”
  “对。”换了鞋,白夜翔单肩背着包径直踱进聂岩卧室,“我刚就在楼下。”
  “你就在楼下?”聂岩的视线好像黏在屏幕上,双手飞速地敲着键盘,“那打什么电话?”
  “想你了。”眯眼,白夜翔将背包扔在对方卧室门口,瞄着那个正眼都不瞧他的人,玩笑出口。
  “什么?”大脑似乎完全没在线,聂岩继续漫不经心。
  “我说……”踱到聂岩身后,白夜翔瞄着对方电脑屏幕,注意到聂岩在修改什么代码,“我想你了。”
  这是……真话。
  躲了这男人一个星期。
  他发现他折磨的不是别人——
  是他自己。
  “想我了?”聂岩笑,手仍然没停,“小子,这话都跟谁学的。”
  没有回应聂岩的意思,白夜翔只是盯着聂岩面前电脑屏幕,微微皱了皱眉。
  侧身踱到聂岩身边,他径直躬身向下。
  面颊一瞬离聂岩很近。
  聂岩下意识往旁边侧了侧头,免得和对方脸蹭在一起:“你干什么?你又看不懂。”
  白夜翔倒是完全没撤开的意思,只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动作盯着对方电脑。
  长长吸了口气,聂岩无奈地僵着肩膀,任那小子在自己私人领域里遨游。
  “你在弄什么?”一行行检验着聂岩的代码,白夜翔表情微变。
  “我说了你看不懂。”聂岩捏眉,“这些你们还没学,得等——”
  “这是……”眉毛一瞬拧起,白夜翔眼神渐转深邃,“你——在写谁的追踪代码?”
  听着白夜翔冒出的那句“追踪代码”,聂岩一愣。
  很意外这小子居然在自己没写任何备注的情况下知道自己在写追踪代码,他哑然侧首望向白夜翔。
  似乎是注意到聂岩询问视线,白夜翔滞了下。
  装傻地笑了笑,他从聂岩身边直起身体:“没有,我瞎猜而已。”
  然而他视线继续暗中瞄着聂岩电脑屏幕上代码。
  聂岩看着白夜翔游移的脸,挑了下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