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一家农庄+番外 作者:青青子襟(下)

字体:[ ]

 
  第60章
  
  陆贻林下午回到家,沙发上的一大一小正在看电视。
  赵世承抬起了头,搂着跳跳问:“怎么现在才回来?”
  “路上有两起事故,交通不是很通畅。”
  下车的时候,他看了下时间,今天比平时晚回来了四十分钟。
  平时陆贻林回来的时候,跳跳还在做家庭作业,今天作业都已经做完,工具都收起来了。
  “你以后开车小心点。”赵世承顺口嘱咐道。
  “嗯。”陆贻林松了松衬衫的领结,“我先去洗澡。”
  最近这几天温度直线飙升,就算是太阳下山了,还是一样得闷热。
  室外就像是一个蒸笼,回了家,陆贻林才瞬间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他去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快速的冲了个凉。
  简单的炒了三菜一汤,陆贻林招呼两个人吃饭,吃完了饭,赵世承收拾桌子。他回卧室去收拾三个人的衣物,这几天要换洗和一些洗漱的用品。
  这里太热了,一家人准备去桃溪湖边的别墅住上几天,那边比这个小区要凉快很多,而且空气也好。
  对着湖光山色,人的心情也会变得愉快很多。
  美景能够降噪。
  晚上八点,桃溪湖还有很多散步的人,内环的人行道很热闹,大多数附近的居民,全家人一起出动。
  把东西整理了下,两个人带着跳跳就去湖边是散步,离水源近的地方蚊虫多,出门之前,陆贻林特意给三个人喷了花露水。
  没办法,他和跳跳都是那种招蚊子的体质。
  赵世承有用淡香的习惯,陆贻林很喜欢对方身上的味道,很舒服度,不过喷了花露水后,三个人身上的味道统一了。
  每天八点半有喷泉,三个人走过去的时候,刚好赶上了末尾的几分钟。
  陆贻林抱起跳跳,站在了喷泉前面,把手机递给了赵世承,“帮我们拍一张吧。”
  拍了好几张,赵世承把手机还给了对方,陆贻林开始还担心晚上拍照效果不好,但是印着缤纷的灯光,倒是效果不错,跳跳没心没肺的笑是个加分。
  特意跑到这儿来照相,不是他自恋,是跳跳的幼儿园有个亲子活动,要交一张全家福的照片。
  跳跳趴着陆贻林的腿,仰着头一脸焦急,“爸爸,我也要看。”
  陆贻林笑着把手机递给我跳跳,跳跳左看看有看看,撅起了嘴,“爸爸,为什么没有叔叔啊,叔叔不是和我们住在一起吗?老师说要是全家的合照。”
  小家伙扭过头,又问另一个,“叔叔,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拍?”
  陆贻林怔了下,侧过脸看着身边的人,想了想说,“好吧,我们三个人一起拍。”
  他把手机递给了路过的一个女生,“麻烦你帮我们拍一张。”
  女生愣了下,眼睛扫了下眼前的两个男人,笑着接过了手机,“好啊。”
  陆贻林抱起了跳跳,赵世承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闪光灯接二连三的,闪了很多下。
  那个女生像是拍上瘾了,等着对方把手机递回来后,陆贻林翻了下,拍了有几十张,而且每张都很好看。
  准确的说,每张上面的赵世承而且都很好看,五官立体的人,一般都很上镜。
  赵世承挑了一张三个人都在笑的照片,“这张不错,就选这张吧。”
  陆贻林看了下,“不错。”
  虽然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孩的全家福,有些……非主流,但是别人也不一定会往那边想。
  大部分人,或许会认为赵世承是跳跳的舅舅,仔细看三个人的合照,跳跳虽然像自己比较多点,但是下巴轮廓,还是有对方的影子的。
  沿着湖走了半圈,回到家赵世承帮跳跳洗完了澡,等小家伙睡着了之后,他从二楼走了下来的时候,陆贻林抱着笔记本在敲字。
  一个人傻乐。
  赵世承在对方的身边坐了下来,陆贻林伸了个懒腰,“终于搞定了。”
  “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我们前天去农庄看,那块菜地长满了草,我怕种子没有发出来,就被那些野草旱死了,自己种的菜,要是打农药了就没意义了,但是除草这个事,虽然不是很累也很繁琐,是个麻烦的事。所以我就想,要不去招募些除草的人,最好能消减一些开支,然后还真想到了个法子。”
  最近农庄的开销太大了,能省的地方还是得省省。
  赵世承看着对方脸上的那些小得意,嘴角弯了弯,不禁有些莞尔,忍不住亲了下对方的脸,顺着话问:“想到了什么法子?”
  他就是喜欢陆贻林这样的性格,一些很小的事情,都能觉得很开心,会把幸福感放大,在这个人身边,他觉得自己都年轻了很多。
  “我下午的时候,去杉市一所大学的论坛,发了招募义工的帖子,免费车子接送,免费提供烧烤的工具和食材,免费提供水果,主要是帮忙农庄拔草,算是体验活动吧。我觉得这应该比去公园有趣,没想到还真的有人感兴趣,有人回复了我的帖子,说和朋友想去。一共有十个人,我明天打算让李钱去接他们。”
  他当时还在帖子里,发了一些梨花村的风景,那群大学生,大概就是被那里的风景所吸引,不过能招募到义工,还是解决了一些事。
  赵世承低低的笑了声,“可真聪明伶俐。”
  被对方这么正儿八经的夸奖,陆贻林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好吧,你就当我班门弄斧,你这是在埋汰我?”
  “哪儿有?我是真的这么觉得,我自己很幸运。”
  对方越说越不靠谱,陆贻林伸手推开了对方,“好了,我要去洗澡了,时间不早了。”
  “一起洗吧,这里浴室很大。”
  “嗯。”
  加大的按摩浴缸,除了用来洗澡,还有其他的用途,在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里,人的感官也会变得敏感起来。
  陆贻林模模糊糊的想,也许赵世承什么尺寸都往大的来挑选,早该是居心不良。
  “居然还能分心。”身后的人轻笑了声,掰过对方的下巴亲了过去,两个人唇舌相交,身下是更猛烈的撞击,和水声交织在一起。
  陆贻林终于没有任何心思和力气,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等着两个人收拾好躺在床上,时间已经过了12点。一番体力消耗后,陆贻林入睡的很快,几乎是接触到床的下一刻,就已经有了睡意。
  要到以前,他还会胡乱的想些事情,或者拿着手机磨蹭会儿,现在那些时间全都被赵世承征用了,他的拖延症被治好了,反倒是睡眠的质量还有提高。
  前提是,赵世承不要像周末那两天一样,知道他不上班折腾的太狠。
  不过话又说回来,陆贻林其实觉得两个人在这上面,还挺合拍,挺和谐的,除了在频率上,他和赵世承观点有些许差别。他觉得太过纵欲不好,对方都这么个年纪了……
  赵世承则说自己是正常需求,不算是纵欲,再消减就成禁欲了。
  抱着情人过禁欲的日子,听起来就很可怜。
  赵世承有一些没一下的摸着对方光裸的脊背,陆贻林的皮肤很好,那种些体温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贻林,我今天把我和跳跳的样本,送去做亲缘鉴定了,我不需要这个东西,但是或许以后用得到。”
  陆贻林模模糊糊的应了声,也觉得没什么,赵世承还有亲戚家人,而且并非普通的那种家庭,如果赵世承认回了跳跳,势必会牵扯很多东西。
  这些他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在他决定告诉对方,就有考虑到。
  陆贻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想,或许以后,自己在不是跳跳唯一的依靠……其实多点人来照顾跳跳,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同时心里又觉得空落落的。
  赵世承把手往下移,摩挲着对方柔韧消瘦的腰肢,声音低迷懒散,“我还顺带做了你和跳跳的亲缘分析,反正你的样本还在那里,你不是说跳跳是你帮我生的吗?指不定,现在这里,已经又有了一个。”
  那个晚上之后,赵世成笑着说以后都不戴套,这样可以再生一个,开始也只是调戏陆贻林的玩笑话。
  不过用完了一盒子的最后一个,两个人再没有去买过,所以也没做过什么安全措施。
  陆贻林的体制不错,没有过身体不舒服,见对方没有不适感,少了那层塑胶的隔阂,感觉自然要好上很多,赵世承渐渐的,也不愿意用那个东西了。
  陆贻林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赵世承可是个一次就中的神枪手,他不悠着点,再中枪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见陆贻林睁开眼睛后,脸上的表情古怪,赵世承笑了下,“怎么呢?不乐意帮我生孩子?”
  “不乐意……你要是愿意,你帮我生差不多。”
  他可不想,肚子再被人搞大一次……
  赵世承笑出了声,“如果我能生,一定帮你生个孩子,一定要像你这样,我才喜欢。”顿了顿,见对方依然不吭声,赵世承又说,“怎么呢?不是你告诉我,跳跳是你帮我生的儿子吗?”
  从梨花村回来后的几天,赵世承都没有提起这茬儿,陆贻林以为对方没放在心上,所以他自己也就下意思的淡忘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拿了跳跳的样本,去同时和两个人做遗传学上的分析比对。
  陆贻林想象了下,赵世承拿到结果的反应,觉得还是得给对方打个预防针,默默的开口说,“那个,赵先生,跳跳,真的是我生的。”
  赵世承在对方额头上吻了下,“明天你还要早起,睡吧,晚安。”
  陆贻林:“……”
  好歹给个反应啊,您这是不相信,还是没听见啊您这态度,还是得端正一下啊!
  被忽视的彻底的陆贻林,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如果有个男人跑过来,告诉他,帮他生了个孩子,他开始会觉得对方精神不正常,多了几次后,会想打对方一顿……
  这么想着,陆贻林有些戚戚然,算了,多说无益,还是等结果出来……
  闪瞎对方的眼睛吧。
  第二天是陆贻林送跳跳去幼儿园的,接送的活儿最近都被赵世承包揽了,他很久不做这种事情了,还有些不适应。
  但是今天早上,赵世承突然接到了个电话,有事情要去处理下,必须离开杉市几天,他帮人整理好了行李。
  赵世承七点就出了门,所以送跳跳上学的任务,就又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了。
  把跳跳从车上抱下来,小家伙显然心情不怎么愉快,陆贻林摸了摸跳跳的头,“得了,你赵叔叔有事不能送你,你老爸我待会儿还得去上班,咱们俩,谁也别嫌弃谁。”
  这小子,爬墙得太快了。
  跳跳仰起头,“那叔叔什么时候回来?”
  “快的话,大概一两天吧。”
  “哦。”顿了顿,跳跳又说,“爸爸,我还是最喜欢你,因为你喜欢叔叔所以我才喜欢他的。”
  陆贻林笑了笑,“我和你开玩笑的,去上课吧,你们老师在看你。”
  “爸爸再见。”
  看着跳跳进了教室,陆贻林才掉头往回走。
  ———
  赵世承接着电话的时候,刚好谈完合约。
  “赵先生,您好,你送来的样本,检测结果出来了,我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
  赵世承站了起来,打开了笔记本的间隙,听到对方又说,“但是出了点问题,赵先生,您送来的取样,是不是中途受到了污染,检查结果不符合常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