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发誓我要和那艺术家在一起 作者:黎明晚东

字体:[ ]

 
书名:我发誓我要和那艺术家在一起
作者:黎明晚东
 
文案
HE 7月九号写完第八章的时候终于把主角名给弄出来了。<言玖枂?慕潋芒>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卖糖葫芦的 ┃ 配角:军军 ┃ 其它:甜
 
  ☆、X011年6月1日 暂别脸盲
 
  我是一个卖糖葫芦的,没有固定的摊点,哪里人多就往哪儿赶。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知道紫丁香广场有儿童节活动,是广场的土豪商家捣鼓的。
  还别说,到场的亲子组合数量非常可观。小朋友们都很可爱,当然我的冰糖葫芦也很可爱。可爱与可爱的碰撞,使得销量比平时要好很多,小朋友吃得开心,孩子爹妈看得开心,我卖得也开心。
  为了凑热闹,我也不是只停在一个点,而是在紫丁香广场四处溜达,人多的地儿看看热闹,也顺便卖卖糖葫芦。于是乎,我就见到了那个让我莫名其妙看着非常顺眼的男人。
  对,男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看他觉得挺顺眼,明明那人都不大修边幅,话也不怎么说话。
  有小姑娘在旁边花痴,低声直说什么气质落拓、孤傲冷峻、小说里走出的男主,还伴随着啊啊啊啊的低呼。我站在小姑娘旁边都觉得难为情,鸡皮疙瘩直冒,当时我忍不住退后了几步,丢人啊。
  不就是那张脸长得端正了点么,眼睛大而有神采了点么,鼻子挺了点么,嘴巴抿直了点么,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么,有一个大帅哥站在你旁边你怎么就视而不见呢。
  好吧,写到这里,我大概也明白过来了。我兴许就是因为他的颜值高了点觉得顺眼了点。万万没想到啊,我里里外外都是一个肤浅的人。
  我再从头看看我写到哪儿了,有没有漏掉什么。
  哦,我忘记介绍那个男人是干啥了。其实吧,他跟我算同行,都是卖吃的的,而且算历史我们也差不多吧,都是古代就有的。嗯,那个男人就是卖糖画的。
  不过回想那会儿,确实有点迷人呢。我没见过一个能把糖画捣鼓得跟个艺术一样,虽说确实就属于一种艺术,民俗艺术。但是路边摊摊上的,大都是为了生计,很难见到会带来异样感受的卖糖画的。
  我忍不住盯着他看了又看,是不是我的眼神太不收敛了,直盯得他眉头一皱,嘴巴抿得更直了,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垂下了眼皮子低头做糖画,只有在递给小朋友糖画的时候,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不过挺逗的,原来左脸上有个很深的酒窝,难怪不怎么笑,这不,他稍微笑了笑酒窝就特别有存在感地出现了,瞬间把年龄拉小了很多。
  我还想着那小姑娘看到会不会失望,什么冷峻啊孤傲啊都是瞎说。结果距离我几步远的那个小姑娘居然还是两眼直发光叫着暖男啊暖男我竟然看走眼了酒窝好萌啊啊啊啊。
  真是搞不懂现在这些小姑娘的想法,代沟有时候真的是一个难以调和的问题。
  可能是卖糖画的神情太专注,也可能是天气太好,或者小朋友们太可爱,我脑子当时抽了,三两步上前询问能不能给我画只鸡的,我拿我的糖葫芦换。
  等我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卖糖画的已经完成了惊讶地张了张嘴到抿嘴低头画鸡的画风转变。我也只好半笑不笑地举着个零散地插着糖葫芦的大棍子立在一旁。
  这过程也没多久,他就再次抬起了头,顺便递给我那只糖鸡,并拒绝了我的糖葫芦说糖鸡免费送我了。我听他说到不要我的糖葫芦瞬间炸毛了我的糖葫芦那么可爱你肿么可以不要你肿么可以忍心不要我的糖葫芦他明明那么可爱!
  喷完这句我又心里又是一激灵,叫你嘴贱叫你嘴贱,丢脸丢大发了!我看到卖糖画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之后说好我要。后面的我不想提,简直就是一场混乱。反正一天已经过去了,日记也快写完了,我就要睡觉了。
  以后大概再也见不到那个卖糖画的了,毕竟,这是实在的生活,不是小说,并没有那种无时无刻的不期而遇。那么晚安,那个让我莫名顺眼的艺术家。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督促自己对这篇文善始善终,刚刚写了三章就开始存稿,打算边写边发。所以,两日一更。每更就千把字。更新真是太痛苦了,笔力欠缺很大的火候,跟不上脑洞的节奏,也写不了多少字,蜡烛。
 
  ☆、X011年6月16日 发小军军
 
  
  好久没有写日记了,突然拿起笔写字感觉有那么点生疏。
  最近太忙了,这个点跑那个点跑的,像个陀螺一样没有停下来,只有偶尔吃饭才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这么一个身材健硕的大帅哥都快要承受不住了,晚上洗漱照了照镜子,都发现好像憔悴了不少。
  不过男人嘛,反正也没必要很在意皮相这东西,且瑕不掩瑜,我依旧那么帅气逼人。
  前两天和军军吃了个晚饭,他跟我大力吐槽他的女朋友怎么怎么嫌弃他,一会儿嫌弃他黑一会儿嫌弃他胡子扎人,一会儿嫌弃他穿衣服不会搭配一会儿嫌他不懂风情。
  我听着听着就意识到不对劲了,这原来是一场脱团狗与单身狗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在我看来,这是他的一种另类秀恩爱,但军军他还一副自己心灵受到了很大伤害的样子,看得我想抡上我的大棍子锤他几下,让他秀让他秀,看我不打下去他半条命。
  但我也只是内心小人疯狂刷屏不停地在心里重伤他千八百回。实际上嘛,捧着个碗大口大口吃饭,偶尔敷衍地点点头。
  看他情绪激动太不像话,才懒洋洋地抬起头回了句她那么嫌弃你怎么没找你分手呢或者那你分手咯。军军噎了一下瞪我一眼说我就知道你嫉妒我,你别想挑拨我和我亲亲女票的感情。哼,我就是故意来秀恩爱的。来啊,你有本事烧死我啊,你个臭单身狗。
  我承认这几天因为忙我没有很打理自己,臭我接受了,但是单身狗是怎么回事儿,我可不是狗,我只是背影好似一条狗。
  再说了,我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人嘛。等到那一天,我一定秀给全世界。要不是看在他是我那么多年的发小份上,我会毫不留情地给他泼一碗热汤,我最讨厌在我身边有意无意秀恩爱的家伙了。
  提起一些趣事儿,军军跟我说他下班过来路过艾草广场的时候,看到一个摊子上围了一圈小姑娘和男娃子,目测都是十五六岁那个样子。他们都在买糖画,卖糖画的那个男人长得倒是不错,不过也蛮奇怪的,都这么大了还去买糖吃,脸蛋各个还红扑扑,那羞涩的劲儿看得我直乐呵。
  我心里头一跳,有种莫名的触动。端正身体,放下筷子,我认真地问了一句。军军,那个卖糖画的是不是左脸颊有个很深的酒窝,稍微上扬一下嘴巴,就会有印子。
  军军惊讶地看了我一下。诶,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不会也去了吧。
  我摇摇头,我只是在六一儿童节那天在紫丁香广场见过他,印象蛮深刻的。
  军军坏笑起来,你不是脸盲么,距离六一都过了那么久,你还记得他的脸,有情况。
  我叹了口气,你还不知道我,我确实看他蛮顺眼的,只是因为人家长得好看罢了。
  但是有股冲动,明天我或许可以去艾草广场卖我可爱的糖葫芦。希望明天有个好天气,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与卖糖画的互动,字数憋不出来。看看自己的word文档,看到第一章有四个批注,四个伏笔希望最后能够点出来。点得好首尾呼应还能加字数,多好啊。点不出来也无所谓,反正不大影响。蜡烛
 
  ☆、X011年6月17日  雨的节奏
 
  
  很不幸,今天外面差点变成海了。早上起床后,看到窗外的情景,我内心是崩溃的。马路上积水积得老高,就连人行道上也没有幸免变成了一小片水域。行人小心翼翼地顺着人行道淌水而过,偶尔稍微一不留神马路上的车流,半边身子业已被车子开过去溅起来的积水打湿了,留下渐弱的马达声。
  下午才得知,原来那个知名歌手雨神昨晚来了我们这里,预计停留个三天。难怪,昨晚上雷鸣闪电,彻夜不息,且照这个趋势,大雨还会持续个三天。唉,最讨厌下雨天气,更别说这种暴雨倾盆。不过也好,打消了昨晚上略显奇怪的念头,一上午我就在家里和朋友聊微信侃侃大山看看视频,或者刷刷微博。
  看了看一些新闻,发现我家小区附近还算不错的。有些小区物业都给架起了一些供居民行走的铁架子,还看到有人拎着个透明的袋子,在微博上炫耀。仔细一看,原来里面有两条大鱼。底下评论一片求留下地址的呼声,喊着也要去捞鱼。当然也不乏一些路不拾鱼、路不拾虾的宣言,高喊着自己就是道德风尚标。
  看着微博以及朋友圈刷出来的东西,我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他们到底在表达什么内容,传递什么信息。但看这些也就是是图一乐呵,顺便消磨一下时间,也没必要深究其里,反而增添过多的烦恼。
  下午在家实在呆不住了,就去了一趟超市,准备买点口粮,不然家里一刻都呆不下去。想着一路上顺便呼吸下大雨覆盖后的清新空气。只是没想到,在超市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蔬果区看到他的一瞬间,我是拒绝的。
  因为觉得生活实在太奇妙,明明上一刻念念不忘的人和事因为不可抗拒的外界因素所阻隔,此刻却蓦然发现,就出现在眼前。
  大约美好总是道阻且长,长长过后,宛在水中央。今天的超市,岂不恰好契合了水中央。虽然有些许言情味道,但是此刻的心情确实微微有点激动,涉水是辛苦的,但是这意外收获的惊喜却是无以加复。
  我略显紧张地打了一声招呼,还记得我吗,我是六一那天在紫丁香广场卖糖葫芦的,你还送了我一例你的糖画。卖糖画的与我对视的双眼先是疑惑了一下,之后荡起了一圈涟漪,整个脸上蕴起了一抹笑意,我们执手相看泪眼(?)
  当然,这是我的臆想。实际上是卖糖画的主动向我打了一声招呼,我也感叹一声凑巧。几句交谈之间,似乎拉近了一点距离。
  原来卖糖画的住在这附近,习惯下午来超市采购一些食材和蔬果。快走到收银台,卖糖画的冷不丁问了我一句,相识是缘,要不要来我家去喝杯茶。
  我内心感叹他把这番令人误会的话说得这么刻板生硬,大概是因为他一直撑着那张面瘫脸吧。我想着虽然很想去,也蛮好奇他家的,但是觉得这样不好,毕竟总共就见了个两次面,难道跟着他回去了就说哎呀我觉得你脸长得很好看啊,你是不是遗传了你爸爸妈妈啊,你平时在哪儿摆摊子啊,下次我们一起啊。
  我如果这么开口,他会不会觉得我一个大男人,嗯,太那个了点呢?
  好吧,在我思维各种徜徉的时候,卖糖画的已经走远,只留给我一句那好,有缘再见。我不由得失望了一下,剧情走向不该是你调侃两句,再邀请我一下吗。
  我只是矜持了一下,并不是真的想拒绝啊。卖糖画的,你别走啊。不过这些隐藏在心里的刷屏,可不是能说出来的,我可不想再在他面前出丑。最后也只是挥挥手示意,下次再见。
  整理了一番记忆,今天好像除了遇到卖糖画的也没有别的有意思的事儿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早些睡早些起,明日下午大概我也需要再去超市一趟,再买点口粮去。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涉水而来,美好总是道阻且长,宛在水中央”引用来自:http://m.weibo.cn/1822975262/3855036549954828?sourceType=sms&from=1053095010&wm=20005_0002
  另,提醒自己,第二章有一个点最后也需要圆,幸亏后面没啥了吧,反正还没写。蜡烛
 
  ☆、X011年6月22日  夏至致惑
 
  转眼之间,夏至就来了。
  回顾上半年,我好像干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干。
  有点庆幸的是,相识了一个让我会不经意间浮起微笑的家伙。算了算,夏至之前已经和他见过三次面了。虽然事不过三,但是今天还是打破了这个节奏。下午去超市买口粮的时候,还是见到了他,即便只是背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