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几许风流地 作者:陈留王

字体:[ ]

 
 
文案
第一次,在私人放映室里,小模特和大老板因为误会打了一架,大老板:难道他想用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呵呵。小模特:死变态!色|情狂!
 
第二次,在公司酒会上,两人又差点闹出人命,这回大老板生气了,决定把小模特抓回来好好整治一番。
在整治过程中,大老板忍不住嘀咕,这个人有点温柔可爱啊是怎么一回事。小模特则每天都要闹:梁先生我想回家。
 
本文,小受专一痴情有节操,小攻暴躁腹黑但是极宠爱受,是个很温暖的文
 
内容标签:甜文 励志人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梵行 ┃ 配角:倾城 ┃ 其它:
 
 
 
  ☆、风雨萧瑟
 
  初秋,风城。
  尽管天空还下着绵绵小雨,但这座国际化的摩登城市依旧繁华热闹。
  漂亮青年林梵行手里举着一柄黑伞,摇摇晃晃地走进一座亮晶晶的办公大楼。与周遭暗黄色的街景不同,他穿着黑色高领毛衣,暗紫色短款风衣,下面是同色系的牛仔裤,一双拼接花色的皮鞋。整个人精致漂亮,像一款会移动的漂亮礼盒。
  林梵行是来面试平面模特的,他穿得虽然华丽,神情却木木的,心里很有些局促,直到走进汉皇传媒的摩天大楼,看见了更多来应聘的漂亮男女,心里略觉安慰。他轻轻把雨伞收起来,放在大厅旁边的桶内,然后跟前台小姐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端庄严肃的前台小姐只略微扫了他一眼,给他一张表格,叫他去休息区登记。
  汉皇传媒是一家新成立的娱乐公司,总部在风城,业务覆盖全国各地,主要经营音乐、影视、综艺以及平面杂志等。虽然是新成立的公司,但是因为旗下收拢了一批极有影响力的艺人,加上拍摄了几部极热门的电影电视剧,目前风头正盛,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最具上升空间的娱乐公司。
  林梵行趴在一张小玻璃桌上,随便在表格上涂写了几笔,然后翻阅了旁边的宣传册,简单地看了看这家公司的情况。
  旁边那些应聘的男男女女正三三两两地交谈,说这家公司如何财大气粗,旗下艺人都有谁谁,又低声笑着说公司高层管理者的人品相貌。
  林梵行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双手压在膝盖上,他微微弯下腰,一张小脸白生生的,眼皮也开始沉沉地往下坠。他饿死了,也困死了。
  他不该吃模特这一碗饭。他这人浑浑噩噩的,吃不了什么苦,也没有长远的志向。大学读的是播音主持,勉强混了四年,毕业之后母亲不愿意再养他,他身无长物,最后在同学的介绍下,给一些杂志社或者广告公司做模特。
  林梵行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希望自己能被汉皇公司选中,他虽然是混日子,但骨子里还有些志向,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一辈子做一个野模特。林梵行希望自己能赚够一大笔钱,在商业街开一家箱包店,或者美食店之类,快快乐乐的度日。
  至于那一大笔钱什么时候能赚到,林梵行心中叹气,觉得有点头疼。
  汉皇公司的主管们在楼上开会,迟迟不见踪影,这些精致漂亮的小模特们等得很不耐烦,又敢怒不敢言。林梵行早饭没吃,虽然身为模特早已经习惯了挨饿,但他又有低血糖的毛病,肚子饿不要紧,万一待会儿面试的时候晕倒出丑就麻烦了。
  林梵行手心全是汗,他借了一个纸杯子,去楼上的茶水间倒茶,身后的文员提醒他不要在楼上乱跑,也不要乱看,免得吵到开会的人。
  林梵行乘坐电梯到了二楼,扶着墙壁拖拖拉拉地到了茶水房,一推开门,只见里面还站着一个挺高大的身影。林梵行眼前全是黑圈,他勉强睁着眼睛看,就见那人影影绰绰地笼罩在一团白白的雾气里。
  两人在茶水房站了一会儿,那人终于开口,是很温和的声音:“哎,小朋友,你没事吧。”
  林梵行揉揉眼睛,哆哆嗦嗦地伸出了纸杯,像一个讨饭的。他轻声说:“我头晕,劳驾您帮我接杯水。”
  那人很熟练地接过纸杯,给他冲泡了一杯咖啡,却并不递给他,只是笑道:“是新来的模特吧,怎么饿成这样?”伸出一只手扶着林梵行的手,将他慢慢地引到旁边的楼梯间,坐在台阶上,才把水杯放到他手里。
  楼梯间光线暗,瑟瑟秋风呼啸而过,吹着两人的头发衣服。林梵行抿了一口咖啡,渐渐地心神安宁,视野也清晰了,他仰起脸,看见那男人就坐在自己身边,是个挺年轻的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眉目柔和,干净利落,很斯文儒雅。
  这种人总是会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林梵行两手端着热纸杯,忙不迭地道谢。他心中猜测着这个男人的身份,大概是汉皇的高层,既然有此契机,林梵行很愿意事先跟他打好关系,但是他又不是个善言辞的,三言两语之后,反而越来越局促尴尬。
  男人只是淡淡地笑,自然猜到了林梵行的心思,他很及时地打断他:“小朋友,我不是汉皇传媒的人,你和我套近乎没用。”
  林梵行被说破了心思,脸颊一红,唔了一声,低头喝咖啡。
  “不过你要是有兴趣来我的公司呢,我是很欢迎的。”男人说着,递给他一张名片。
  林梵行接过来看了看,男人叫温澜,是盛世传媒公司的人事主管,盛世传媒是一家老牌娱乐公司,虽然近几年的发展势头不及汉皇,但余威尚存,在业内极有影响力。
  林梵行利落地叫了声“温哥”,把名片收了起来,心想汉皇要是不要自己了,自己好歹还有下家。
  温澜是大忙人,偶然出来倒茶,调戏了一个小嫩模后,想起了自己的正事,遂跟小嫩模告辞,起身离开了。
  林梵行自顾自地喝光了一杯咖啡,又大着胆子去茶水房接了一杯,这个时候二楼的走廊空无一人,隐隐约约地从某个房间传来些说话声音,但并不真切,雨水刷刷地打在走廊的玻璃上,空气潮湿里带着一点香水味。这座时尚的大楼里,几乎所有人身上都会带着独特而精致的香气。
  林梵行踩着红色丝绒地毯,好奇地打量着每一扇门,和半掩着的门后的风光。其实他还是很向往这里的。娱乐圈竞争激烈而残忍,但是却又风光无限、纸醉金迷,没有哪个年轻人能抵御那种诱惑。
  林梵行看到了一间空荡荡的小放映室,室内忽明忽暗,荧幕上播放着黑白默片《大机器时代》,室内有三四排整齐舒适的座椅,角落里的空调吹出适宜的暖风。
  这里倒是一个不错的休息室,林梵行这会儿困得支撑不住,见了这温暖的小放映室,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又把门轻轻掩上,他坐在靠近空调的一张座椅上,两条修长的腿架在扶手上,脑袋颤巍巍地落在椅背角落里,形成了一个别别扭扭的姿势。他心里告诫自己,这是人家的地盘,不可以贪睡。然而眼睛一闭上,宛如被打了一棍子似的,昏沉沉地进入了梦境。
  狭窄昏暗的放映室里寂静无声,唯有黑白荧幕洒下来飘忽不定的光。毛茸茸的座椅干净整洁,隔着椅垫散发出一点潮湿木头的味道。淅淅沥沥的雨声从很远出传来,成了悠然安宁的背景音。
  林梵行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他理智上知道要马上离开这里,身体却懒懒地难以动弹。忽然肩膀处传来陌生的触感,像是有人在温柔缓慢地抚摸他。
  林梵行一个激灵,翻身从椅子上跳起来,扬起手给了来人一巴掌。
  一声清脆的耳光过后,他才看清楚来人,隔着一排座椅,那人身材高瘦挺拔,穿着黑色毛衣和牛仔裤,面容隐藏着重重阴影之中,感觉是一个很酷的男人。
  林梵行张了张嘴,有些手足无措,然后抬脚就要开溜。
  那男人刚才被打了一耳光,有点发愣,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他二话不说,伸出手拎着林梵行的衣领,直接拽到了自己身边,抬脚就是一脚。
  这人力气挺大,打架也很凶。林梵行被踹了一脚,倒退四五米远,一屁股坐在了垃圾箱旁边,他站了起来,感觉到嘴角一阵腥甜,他随手抹掉嘴角血迹,暗暗活动着手腕。
  下一秒,这两个人疯狗似的打了起来。
  林梵行只记得自己打了对方两拳,也抬脚踹了对方的肚子,而自己这一方显然更加吃亏,那男人拳脚很狠,力气又大,几乎把林梵行打得无招架之力。
  狭窄的放映室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终于有秘书小姐听见动静,忙跑进来开了灯,然后看清室内两人,惊呼了一声:“梁总!”她还以为自家总裁这是遇刺了,当机立断地跑出去尖叫道:“保安,保安!”
  明亮炫目的灯光从房顶投射下来。这两人各自退居一隅,抬眼看向对方,这才算是打了照面。林梵行愣了一下,心想:这男人长得这样好看,可惜是个疯狗脾气。
  那位疯狗脾气的男人在灯光下站定,抹了一把脸颊上的血迹,甩了甩手,眯起眼睛看向林梵行,开口道:“你……”
  刚说了一个你字,外面呼呼啦啦地进了一大群人,先是一群光鲜漂亮的青年男女围拢住男人,嘘寒问暖,又是联系医院,又是拿着湿毛巾左右擦拭。然后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提着警棍闯进来,架着林梵行的胳膊就要走。
  林梵行从那些人的语言中,终于意识到眼前那男人就是汉皇的老板,青年企业家梁倾城。他极少看新闻,但是这位少年天才、商界新贵的名字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眼看就要被保安带走,林梵行只好挣扎着喊:“哎!我不是有意要打你的,梁老板!”
  梁倾城推开众人,手里还握着叠成方块的小手帕,他有些害疼地吸着凉气,目光冷淡,自上而下地打量了林梵行,终于开口:“妈的,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谁让他进来的!”
  一众职员似乎都挺怕他,默默地低着头。有人轻声说了一句:“这是来试镜的模特。”
  林梵行自知闯了大祸,此时只好赔着笑脸,嗯嗯点头道:“我是来面试的。”
  梁倾城见这个男孩打了自己还敢笑嘻嘻的,简直要气炸了,他抬手拍了一巴掌座椅扶手,冲保安喝道:“叉出去!不准这人再来。”
  林梵行被保安强行带出去,穿过走廊时,迎面看见一个明媚耀眼的高挑男子,身后簇拥着两个助理,流星赶月似的往放映室走。男子气质极好,脚步虽然匆忙却依旧从容,他戴着茶色的大号墨镜,身上穿着和林梵行一模一样的风衣。
  两人擦肩而过时,男人衣角飞扬,带着一阵淡而优雅的男士香水味道。林梵行回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好面熟。
  那两个保安当真把他叉了出去,并且告诉他,你得罪了我们老板,以后别想再接汉皇的业务了。
  林梵行很硬气的表示全世界的娱乐公司全破产了我也不会去你们家。嘴上虽然这样说,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还是挺失落的,心里有些埋怨自己,好好的干嘛去人家公司里乱闯,不过那个姓梁的也是个神经病,一言不合就打人。
  林梵行提着雨伞,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身后的汽车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响了好几次,林梵行才茫然地回过头。
  乌黑锃亮的悍马汽车停在他旁边,车窗降下来,温澜探出头,朝他微微一笑:“又见面了。”
  林梵行以伞撑地,淡淡地点点头,没什么情绪地说:“你好。”
  温澜刚参加完一个会议,这会儿正打算回公司。他脱掉身上的西服,扯了领带,一齐扔到车里。然后跳下车,挽起雪白的衬衫袖,抬起手微微遮住额前的细雨。他快步走到林梵行旁边,语气轻松地说:“喂,别愁眉苦脸的,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梁倾城暴打了一顿,该郁闷的是他吧。”
  林梵行揉揉脸颊,他跟这个姓温的不熟,还不至于到倾吐烦恼的地步,不过今日发生的事情又确实很荒谬。林梵行叹了口气,含糊道:“那个姓梁的……简直莫名其妙。”
  温澜哈哈大笑,道:“要是他对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别在意。他把你当成小何了。”温澜以目光示意他的衣服,又说:“你和小何今日穿了一样的衣服,身材又差不多。”
  林梵行更加诧异,迟疑道:“小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