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恃无恐 作者:胡說

字体:[ ]

 
 
《有恃无恐》作者:胡說【完结】
 
    长佩7.24完结
 
    内容简介:
 
    唐嘉逸跟江霖正是七年之痒的时候,当年的白莲花杀回来了。
 
    防雷提示:
 
    正牌受:唐嘉逸
 
    攻:江霖
 
    主受,不换攻+作者是唐嘉逸脑残粉!
 
    没有出轨+双洁!
 
    另外这文攻控妹子可能会略心塞,因为这是一个——
 
    【正牌受发现自己好像要被虐了,于是先发制人虐了攻,然后一口一反咬虐了白莲花】的故事。
 
    剧 透 万 岁 ! !
 
    
 
    第一章 故人(上)
 
    
 
    “我帮你擦擦身子?”
 
    “不用。”
 
    半小时后,唐嘉逸从浴室里出来,睡袍裹得很严,把刚刚那场性`爱中留下的吻痕遮住了大半。腰还有些酸,但并非不能忍受。
 
    江霖靠在床上等他,见他出来便掀开被子,唐嘉逸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躺下后抬手扭灭了灯。
 
    唯一的光源消失了。他们靠得很近,彼此的呼吸声因为黑暗而更加清晰。
 
    江霖靠过来,把唐嘉逸抱在怀里,低声笑着问他:“想什么呢?”
 
    “想圣诞节的特别节目。”唐嘉逸答得很快,好像就是在等着他这一问。
 
    “圣诞节?”江霖失笑,现在是十月,距离那个年轻人异常热衷的节日还有两个多月,“不觉得有点早吗?”
 
    唐嘉逸翻了个身,轻轻从他的怀抱中脱离出来,平静地说:“我工作态度认真。”
 
    “好吧,”江霖说,“那认真负责的McKensy主播,你的圣诞特辑想得怎么样了?”
 
    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江霖能看到唐嘉逸平躺在他身边,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唐嘉逸看向他,露出一个笑容,温柔地说:“基本已经成型了,毕竟……我从饭后就开始思考了。”
 
    江霖心里抽了一下,他不受控制地俯下`身压上唐嘉逸的唇,发现唐嘉逸顺从地回应之后,这个吻开始变得热烈起来。
 
    唐嘉逸性情偏冷,不喜欢结交他觉得无聊的人,懒得说他觉得没用的话,一贯独来独往,基本没什么朋友,江霖刚认识他的时候还以为遇上了传说中的自闭症。他们在唐嘉逸18岁时相识随后相恋,江霖对唐嘉逸无微不至的呵护和宠溺让他赢得了唐嘉逸同样的爱,他一直都知道,唐嘉逸是个对感情很在意的人,虽然不喜欢表达,但能感到他是在认真地回应。江霖一度因为这样的唐嘉逸而痴迷,也因只有自己能得到唐嘉逸的笑容而心生窃喜。
 
    近两年工作之后,唐嘉逸变得越来越稳重了,工作的历练让他对身边的事大都胸有成竹,然而江霖却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唐嘉逸就像恢复了最初认识的时候,时常一副懒得理人的样子,笑容也越来越少。
 
    江霖问过他,当时唐嘉逸似是愣了一下,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他温和地说:“别多想,可能是最近工作有些累。”
 
    明显的借口,但江霖没有再问下去,将近七年的一起生活告诉他,唐嘉逸不想说的事,问多了会被厌烦。
 
    依依不舍地离开那两片爱极了的唇,沿着嘴角一路吻到微微发热的耳垂,江霖轻轻咬了咬,“嘉逸……你都多久没对我笑过了?”他说,不满足地呼吸着唐嘉逸身上的味道,在耳后的位置留下新的痕迹。
 
    唐嘉逸偏着头任他抱着亲吻,从他这个角度垂下眼睛便能看到江霖的发旋,他摸了摸,心里某个地方狠狠地疼了起来。
 
    他知道江霖在他身边待不久了。
 
    唐嘉逸是做情感类节目的,透过电波他听过太多喜剧和悲剧,祝福过历经阻碍终于走到一起的恋人,安慰过遇人不淑拿年华交了学费的倾诉者,他自认为看得很透,关于相爱,关于在一起,关于相爱和在一起。
 
    相爱未必能在一起,哪怕没有任何外力的阻碍。
 
    两人的身体都诚实地起了反应,江霖在他的锁骨上吸咬舔舐,手已经开始为彼此褪下睡袍,裸露在外的皮肤急不可耐地贴上另一方,索取着对方的温度。
 
    “嘉逸,要吗?”江霖的手落在唐嘉逸的腰窝,他征求爱人的意见。
 
    唐嘉逸没说话,两条腿攀上江霖的腰,用行动回答了他。
 
    江霖在他的嘴角啄了一口,伸手去拉抽屉。
 
    唐嘉逸仍保持着偏着头的姿势,正好能看到江霖正在拿润滑剂和安全套的手,以及江霖安安静静放在柜面上的手机。
 
    下一秒,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听着被江霖用作铃声的自己的片花,唐嘉逸感觉心情好了一点,他放下腿,对江霖说:“电话。”
 
    江霖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他没有放下手里的东西,而是直接翻了个面让它噤了声。
 
    “不管,你的事最大。”另一只手伸下去捏了捏唐嘉逸半硬的器官,江霖笑着说。唐嘉逸抖了抖,江霖的触碰让他每次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不失态。
 
    唐嘉逸小幅度顺了顺气,然后把他拉下来胸膛贴着胸膛,问:“如果他还打呢?”
 
    “不接。”江霖看着唐嘉逸的眼睛。
 
    唐嘉逸这次异常执拗,“如果他一直打呢?”
 
    江霖不易察觉地沉默了一下,还没等他回答,手机又响了起来。
 
    唐嘉逸面无表情地看着江霖再次摁掉了电话。他懒得指出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关机。
 
    然后他的片花第三次响了起来,音乐过渡之后是唐嘉逸低沉温柔的声音,唐嘉逸在心里叹了口气,推了推江霖,“接吧。”他实在不想听自己说那些关于人间真情的美文一样的字句,还是在床上,还是三番五次。
 
    江霖看了他一眼,迅速披上了睡衣拿起手机去阳台上接听了。
 
    唐嘉逸只听到了最开始的那一句“这么晚了有事吗?”就被关上的阳台门隔离了江霖的声音。
 
    这个电话很快就结束了,江霖打开门走进来,沉默地在床边坐下,然后开始一件一件地穿衣服。唐嘉逸看了他一会儿,沉默着给他打开了灯。
 
    江霖被突然出现的亮光刺激地停住了动作,然后发现唐嘉逸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要出去?是谁的电话?找你有什么事?
 
    这些唐嘉逸都懒得问,一年了,他心里有答案。
 
    但是唐嘉逸不问不代表江霖不说,果然,在把腰带扣好之后,江霖在床边蹲下亲了亲唐嘉逸的脸颊,抱歉地说:“朋友突发急病,我去看看,你好好休息。我给你锁好门,好吗?”
 
    唐嘉逸习惯性不说话,他仰起脸准确地吻上江霖的唇,然后迅速分开,也松开了抓着他衬衫的手,说:“去吧。”
 
    江霖眼中迸出欣喜的火花,为唐嘉逸难得的主动。“等我回来,我给你……”之后的话消失在含混的告别中,江霖走了。
 
    听到防盗门被锁上的声音,唐嘉逸找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00:01。
 
    10月20日凌晨,零点刚过。
 
    他把顶灯打开,闭了一会儿眼睛。
 
    然后他发了条短信,接着他就关了手机,睡袍也没有再穿,就开着灯睡了。
 
    ***
 
    下午,唐嘉逸来到台里,路过江霖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那里关着门。
 
    “McKensy来了?不是说今天要合理旷工吗?”同组的雅洁冲他眨眨眼,又冲江霖的办公室努努嘴,“怎么主任没来你倒来了?”
 
    他们的关系在单位不是秘密,昨天唐嘉逸和几个走得相对比较近的同事说他今天要请假,已经提前请了别人代班。
 
    唐嘉逸冲雅洁客气地笑了笑,拿出钥匙打开江霖办公室的门,“我来拿点东西。”
 
    “哦……”雅洁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喜?”
 
    唐嘉逸耸耸肩。
 
    江霖的办公室没什么特点,唯一显眼的是一组五门的大书橱,占据了整面西墙。唐嘉逸站在办公室中间,看了那组书橱好大一会儿,终是认命般叹了口气,只快步走到江霖的办公桌后,拉开其中一个抽屉拿了个东西走了。
 
    出去又碰见雅洁,八卦眼看着他,神神秘秘问:“找到了?没找到?”
 
    “找到了。”唐嘉逸只好说,向电梯的方向扫了一眼。
 
    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
 
    雅洁看到他的目光,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哦”了一声,说:“McKensy你等一下。”转身跑进了办公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厚度像是一本书。
 
    “刚才有个人把这个送上来,说是给你的?这也……”她看看毫无标识的包装,疑惑地说,“不像是快递啊,会不会有危险。”
 
    “没关系。”唐嘉逸接过来,“我知道怎么回事,有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