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格格不入 作者:巫哲(下)

字体:[ ]

 
 
 
 
    “我都说了名字了,你不看才怪,我还知道你肯定会从头到尾全看一遍,”程博衍把桌上几条线都插到了电脑上,鼠标键盘都接好了,“这键盘……真恶心……”
    项西笑到一半没了声音,程博衍说知道他会从头到尾全看一遍……他还真全看了,而且听程博衍这句话的意思,大概也知道他会看到摸腿那条……
    我操!这人不光变态!
    脸皮还很厚!
    “我……看到那条……”项西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说这条内容,大概是因为尴尬,没话找话,“我以为你手术见人腿就想……摸呢。”
    “我神经病啊,那也得看是什么腿,”程博衍扯过网线也接上了,然后按了开机键,“我手术很多时候都是爷爷奶奶大叔大婶的腿。”
    项西一边觉得尴尬,一边又吐噜了一句:“那要是年轻人的腿呢?”
    “你看我还说想摸谁的了?”程博衍说,转过身一条腿往床边一跪,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不就你么。”
    项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瞪着程博衍。
    程博衍看了他一会儿,弯下了腰,一只手撑在他脑袋边儿上,低着头看着他的眼睛:“你好像没生气啊?”
    程博衍的声音很低,带着一丝沙哑,项西突然觉得心跳加速了,这种像是被程博衍包裹住了的压迫感让他呼吸有些困难:“啊,我……是没……”
    “我以为你会生气呢。”程博衍笑笑。
    “我没有,我就觉得……”项西偏了偏头,避开了程博衍的目光,“就觉得对你没脾气。”
    程博衍没有说话,手指捏着他下巴把他脸转了过来。
    项西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感觉,心跳得眼前的东西都跟着一蹦一蹦的了,脑子一片尴尬和紧张混乱地碰撞着。
    眼睛不敢往程博衍脸上瞅,只得往旁边盯着墙,都快没空琢磨程博衍这是要干什么了。
    等到感觉到程博衍的呼吸时,程博衍已经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下来,唇上只觉得一片湿润的温暖,已经被程博衍压实了。
    他猛地瞪圆了眼睛,条件反射地抬手往程博衍肩上推过去。
    程博衍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在他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舌尖轻轻撬开了他的牙齿,探了进去。
    这一瞬间项西整个人都陷在了眩晕当中,听不见声音,也看不清东西,所有的感觉只剩了程博衍在他唇齿间轻轻裹缠的舌尖。
    项西的膝盖曲起撞在程博衍肋下时,他疼得差点儿没控制好往项西舌头上咬过去。
    松开项西撑起胳膊时,他看到了项西一脸茫然而混乱的表情,和瞪得溜圆的眼睛。
    程博衍你疯了。
    这是他第一反应,不过在迅速直起身跳下床的时候,第二反应也没出来。
    你疯了。
    你疯了。
    疯了。
    就只有这一个念头在耳边呼啸着。
    程博衍捏了捏眉心,靠着墙,想着该怎么跟项西解释自己这一次接一次耍流氓的变态行为。
    项西也没说话,就那么曲着一条腿躺在床上,电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得转了个方向,对着他吹着。
    他的衣服被吹着一下下鼓起,能看到因为呼吸不平稳而上下起伏着的肚子。
    “墙上可能不太干净。”项西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程博衍马上挺直了背,离开了墙面。
    项西瞪着天花板又不出声了。
    “项西,”程博衍犹豫了一下,走到床边,“我……”
    “你这到底是要干嘛啊?”项西没有看他,眼睛还是往上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说话声音有些发颤。
    这语气和声调让程博衍心里跟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他轻轻叹了口气。
    到底是要干嘛?
    程博衍不知道该怎么说,冲动?抽疯?还是……喜欢?
    项西的反应明显还不能接受,程博衍“喜欢”两个字说不出口,他害怕说出来了项西会因为一直以来的感激和依赖而无法拒绝。
    但要是不说,他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突然有点儿恼火。
    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就觉得很烦闷。
    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屋里只有电扇和电脑机箱发出的嗡嗡声,显得有些沉闷,让人喘不上气儿来。
    程博衍不知道就这么愣了多长时间,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有人在门上敲了几下:“送餐!”
    “哎!”项西过了两秒才很响亮地应了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过去打开了门。
    “现在给钱还是下次来的时候一起给?”老板站在门外,把几个餐盒递到了项西手上。
    “现在给你,正好有零钱。”项西从口袋里摸出了钱。
    老板走了之后,项西关上门,把袋子直接放到了床上,打开几个饭盒看了看,把装着饺子的那盒拿出来,戳了双筷子在上面,递给程博衍。
    程博衍想说那袋油不油啊就放在床上了?又想说在碗里戳筷子是不太合适的行为……
    最后什么也没说,抽出筷子就那么站在墙边开始吃。
    心里很烦,又觉得很心疼被自己一次次吓着茫然不知所措的项西,饺子吃到嘴里几乎什么味儿都没有,还有些难以下咽。
    项西沉默着把剩下的东西全吃了,吃得飞快,基本跟程博衍同时吃完。
    他把饭盒摞着塞回了袋子里,把袋伸到程博衍面前示意他把饭盒放进去时,程博衍拿过了袋子,一边把饭盒放进去一边说:“电脑可以用了,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我先……回去了。”
    “哦。”项西应了一声,站到电脑前看着显示器发愣。
    “项西,”程博衍打开房门,“我不是耍流氓,也没别的……”
    “我知道。”项西打断他。
    “以后我不会这样了,我保证。”程博衍说。
    项西没出声。
    程博衍停了停,拎着空餐盒袋子走出去,带上了门。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项西又冲着电脑愣了一会儿,才猛地往后一屁股坐到了床边。
    他不知道程博衍是怎么了。
    也弄不清自己是怎么了。
    他不知道自己倒底有没有生气,到底是什么感觉,完全说不清,只觉得程博衍解释也好不解释也好,他都挺堵的。
    可堵在哪儿了,他又说不出来。
    郁闷得不行。
    澡都懒得洗,电脑也不想玩了,关了电脑把身上的衣服一扒,就趴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记得了,怎么睡着的也不记得了,但怎么醒的,几点醒的,他倒是很清楚。
    电扇对着自己吹着,身上却还是一身汗。
    半夜两点四十三分,因为梦到了程博衍而惊醒。
    他不止一次梦到过程博衍,但这次却把他吓醒了。
    程博衍在耳边低声说话,唇在他耳际掠过,吻住他,手在他腿上轻轻抚摸,最后停在某个部位。
    兴奋。
    这种控制不住的兴奋带来的诡异的欲望让他在爆发之后猛地睁开了眼睛,那种真实和幻想交错着的感觉还有残留,甚至急促的呼吸都还没有平息下来。
    他愣了很长时间,身上的汗裹得他很难受,于是起床进了厕所洗了个澡。
    洗完澡,本来就不太敬业的瞌睡干脆完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他瞪着眼睛看着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直到清晨第一丝阳光出现。
    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想太多,上班的时候他有点儿迷糊。
    早上换工作服的时候,看着程博衍替他缝上的那个小熊姓名贴愣了很长时间,于保全在旁边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上午帮着收银的时候两次都找错了钱,还好旁边没别的同事,要不他脸上真有点儿挂不住,下午就不敢再帮收银了,怕再出错。
    跟上次一样,程博衍没有联系他,一连三天,都没有联系他。
    但他又觉得跟上次不太一样。
    他觉得这次程博衍大概不会再联系他了,是因为程博衍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他顶了程博衍那一膝盖,他不知道。
    不过那一膝盖顶得是挺狠的,主要是那个姿势太好使劲,一抬腿就撞上了。
    程博衍的微博一直也没有新的内容,他偷偷看了几次,每次最新的内容都是那条“小西西下午好”。
    他突然觉得很难受。
    第四天的晚上,他又点开了程博衍的微博,依旧是小西西下午好。
    不过之前的8条评论变成了9条。
    项西在评论上点了一下,看到了最新的那条评论。
    怎么q上敲你没回我?好想你啊。
    项西拿着鼠标的手抖了一下,有种无法形容的怒火突然窜了起来。
    他点开了这个叫“哥有大长腿”的微博。
    操!这么恶心的名字也不怕让人看了招吐!
    大长腿的微博没有什么内容,全是转发各种男人的图片,加上一句舔屏幕什么的,项西看得浑身难受。
    不用说,这人跟谭小康是同一种人。
    ……为什么不说跟程博衍是同一种人?
    谁知道呢!
    看了一页,项西准备关掉这人的微博时,突然看到了页面左边。
    我关注的人也关注了他(1)。
    下面赫然是程博衍那个绿叶子的头像。
    -大棒骨-
    项西愣了愣,他对微博的使用还并不熟悉,之前怎么评论都还不会用,他东点西点地折腾了半天,最后确定了,大棒骨跟这个大长腿是相互关注的。
    大长腿。
    大长腿!
    项西往机箱上一巴掌拍了过去。
    “去你妈的大长腿啊!”他吼了一声。
    机箱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先是滴滴叫了两声,接着就像耳鸣一样尖叫了起来,项西一阵烦躁,对着机箱又一巴掌甩了过去。
    机箱晃了晃,乱七八糟的响声没了,但同时没了的还有显示器上的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