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海 作者:疯刺客

字体:[ ]

 ☆、第一章
 
  在我倾听海声的那一刻,便已倾心于海,只为你。
  ——题记
  倾海Chapter1
  眼前是看到厌烦的蓝色,作为海军上尉的他,早已在海上漂泊数年。一大片一大片的蔚蓝无边无际,海浪的冲击声在耳边徘徊。怎么说呢,现在的生活真让人感到作呕啊。 
  “塞多瓦上尉,那一批海盗由刚刚派出的军队将其俘获而归,全部安排在船底部的牢房里,人数不多,只有十来人,因为大多都被……”前来报道的军官声音低了下去,凡卡塞多瓦上尉只是平淡的瞧了他一眼,却给人带来充分的威慑力,军官接着恭敬的说:“误杀……”凡卡皱了皱眉:“误杀?怎么搞的,不是说了要杜绝这种情况的吗?要多抓些人分配船上的苦力,人数也别太多,这些海盗精明的很,要是哪天造反我们控制不住就麻烦了,虽也是不可避免的,可十来个人,也太少了吧?还要抓些人引出其他海盗,特别是要找到他们的那些沾满污秽的钱财。”军官明显是习惯了如此唠叨的上尉,对于他们海军,这上尉在他们心里唠叨起来不像个样子,安静起来跟让人受不了,天晓得这个古怪的上尉在想些什么。 
  军官还是愣的说不出话,过会儿,缓缓的说:“他们……确实太强了,我们这里也牺牲了不少士兵。”凡卡凝视着海,眼中泛起层层蓝色波纹,颇有兴趣的说了声:“哦?”又静静道:“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海盗,当初父亲不就是惨死于海盗之手么?要不我现在怎么会选择这样的生活,面对海盗,我怎么会输……”凡卡眼中的蓝色波纹宛如涌了起来,又立马严肃的说:“带我去见见那些杂草们!”“是!” 
  一个单薄的身影如同他身边的十几个人一样,被拷压这。海风吹的他们瑟瑟发抖,就像几株直不起腰来的稻草。 
  不会输的,不会输的…… 
  少年那倔强的眼神中,荡漾着湮灭的坚定。他的目光,死锁着前方的以为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的步伐,明显有几分踉踉跄跄。 
  “我是一名海盗。”少年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句话。 
  他们逐渐接二连三的走入船底部的一个幽暗潮湿的牢房,所有人都千篇一律的抱着绝望的心里,除了这位年仅十七岁的少年——凯加斯琅多法。 
  “进去!”一名军官把那位被凯加死死盯着的中年人推进牢笼,经过了惨痛悲剧的中年人,是丝毫力气也使不出来了,狠狠地倒在了地上,原先就沧桑的脸,扭曲一片。 
  “妈的,你们干什么?!”凯加无法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忘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大声叫喊起来。 
  推中年人的那位海军走了过来,嘲笑般的望着这只发疯的猴子。“小子,想怎样啊?”海军直接拿出了一把枪抵在凯加的头上,但凯加瞥见躺在地上捂着右臂狼狈不堪的中年人,怒火中烧。那位海军只觉得握枪的那只手被一拽,结果发现自己手中的抢出现在那个双手被束缚的海盗嘴中紧紧地咬着。凯加自己清楚此时他的行为蠢到了极点,他身边的同伴都为他捏了把冷汗。顿时在场的所有海军的枪都指向了他。而被夺抢的海军觉得毫无面子,便龇着牙扑向眼前的那位小海盗,坐在他的身上,拳头犹如雨点一般砸在他的头上,而那位被打的小海盗,情不自禁地把嘴中的枪松开了,却紧咬这嘴唇,强迫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 凯加隐约感觉打斗停止了,半眯着眼发现,一位长相极其清秀的男子抓住了那个海军的手,使他动弹不得。 
  “在干嘛呢?”凡卡松开了海军的手,轻声问道。那位海军立马跪倒在地,小声而胆怯地嘀咕着:“上尉对不起……” 凡卡向周围打听了下情况,让海军站了起来,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事不要做的太过了,你看这么漂亮的少年被你打成了这样。”听到这句话的凯加恶狠狠地瞪了下凡卡。 
  我要保护他,保护我们的头儿,不能让这些海军们肆意乱来。 
  “哟!不错,这眼神我喜欢。”凡卡笑道。 
  “有你们这么对待人的吗?”凯加也笑了起来,手中的绳索不知何时松开了,对于挣脱这种事真是小菜一碟。他拿起原先抢到海军的枪。“听说你是上尉吧,那我这狗命换上尉的命岂不是很划得来?”他又喃喃道:“反正接下来的生活会生不如死。”他把枪指向凡卡,后面的海军一律准备动手,凡卡举了举手示意停下。凡卡并没有拿枪,而是掏出了一把刻着花纹的精致小刀。“大叔,你这刀可没我枪快。”凯加笑得更灿烂了。被称为“大叔”的凡卡明显撇了撇嘴,但又淡定地摇了摇头:“小家伙,我是上尉凡卡塞多瓦 ,你说的没错,可有一点你说错了,你可不是用一个人的命换我的命哦,而是你们全部,包括那个中年人,虽然我觉得对我来说很不值,但你要是执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凡卡咧开嘴唇。可恶,竟然被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人叫自己“小家伙”,□□裸的讽刺!但凡卡的话让凯加犹豫了,不敢行动,拿枪的手臂也软了下去,愣住了,双眼变得无神。 
  没错,自己在最开始就输得一塌糊涂。 
  凡卡并没有放下刀,而是逼近了凯加的脖子,脸凑到他的耳边,比起原先的语气带上了几丝玩世不恭:“小家伙,你要分清谁是输家谁是赢家,赢家可是有操控输家世界的权利呢。”凡卡的声音很小,但却给人一股令人胆怯的压迫感,凯加依旧瘫坐在那里。 
  凡卡对部分海军下令—— 
  “我们走。” 
  离开了那个阴暗的地方,凡卡的嘴角再次上扬—— 
  “真是有趣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是很久以前写完的,因为过于瞎扯现在才鼓起勇气发出来【扶额,此文很渣,就这样了。
 
  ☆、第二章
 
  倾海Chapter2
  “这艘船共四层,以及我们所在的最底层的牢房。一楼主要是会议室和餐厅,二楼是士兵们住宿的地方及澡堂,还有安放在甲板上的战斗装备,而三楼便相对来说豪华些,是军官们办公、休息的地方,四楼的甲板嘛……听说凡卡上尉比较喜欢娱乐、放松,所以就是那些了……”凯加仔细地听着前来报道的小海盗的话语。 
  他想打败凡卡,成为赢家,操控这整艘船,以及那些侮辱了他的人的世界,但他自己心里清楚,现在他们海盗只剩下十来人,大部□□上都有伤,怎么可能对付得过那五十几号海军呢?而且现在以他们海盗的能力只能赤手空拳。更重要的是,现在凡卡依旧完成任务了,是在赶在回总部汇报情况、重新出装的路上了,时间更是紧之又紧。对于从小身经百战的他,走出这装鸟似的牢笼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再加上刚经历一场大战的海军们身心疲惫,管理不够严密,可出去了这牢笼又有何用?他们走不出这艘船,走不穿这片海。所以,凯加的初步计划是先琢磨清船上的情况,想办法捞到海军手上的部分装备,慢慢占领这艘船,再重新操作这片原本属于他们海盗的海域!他便每天都会派出那个身材瘦小,功夫了得的名叫比的小海盗出去侦查情况,四天过后,对凯加来说引以为豪的是比没有出现过一次意外,而且他们手上的情报也不少了。 
  可是第二天派出比后,便没见他回来了,直到傍晚,才看见两个海军压着伤痕累累的比回来,把他独自安排在一个牢房里。看着可怜巴巴的比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对着自己,凯加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中的一位海军发话了:“马上你们其中就要有人被派出去干活儿了,所以,请安分点,上尉不想来调查这件事是为什么,你们够幸运得了。”海军说完就离开了,对这种地方,用那种嫌弃的眼神。 
  听到“上尉”两字,凯加便气的牙痒痒。而海军的话中的意思,他自己也清楚,看来比带回来的情报不假,最开始把他们关在牢中的二十天,主要目的是用来试探的,而在二十天后,合格的人留下来干活,其他的人扔海里喂鱼。所以,对他们来说,剩下只有十几天的时间了,意味着即将要有弟兄们的离去,八成自己也逃不过这劫,凯加必须在这十几天内取得成功,但比的失败却提供了很大的不方便。 
  凯加陷入沉思,计划着接下来改干什么,良久,便神秘的微笑起来,对弟兄们说道:“兄弟们,接下来二十天咱们就好好珍惜下剩余的海盗生活,享享悠闲自在的生活啊。”其余的海盗都不解的望着他,都没有多问,除此之外还能干嘛呢?而且他们相信自己的头儿。 
  看守地牢的海军们都感到不可思议,接下来的十几天,海盗们并没有想象中会掀起一场风暴,看他们神情就好像是在度假,他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在睡觉和吃饭,毕竟刚开始海军们还对海盗不太放心,只安排了几个老实人去干些苦力,而且需要干的事可是少之又少,基本没有,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悠哉游哉的盼着那第二十天。 
  凯加也自然如此,整天都在睡觉与陪弟兄们玩些低智商的游戏度过的,当然还有一点重要的事照顾他们的头儿,也就是那个中年人安德鲁,因为他在前不久和海军的那场战役中腿部受了伤,行动起来很是不方便,所以现在的凯加也相当于代替了他的位子。 
  海盗们就宛如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把这十几天度过了,那一天,来了。 
  “妈的,好好走!”一位海军不耐烦地骂了一句,动作十分粗鲁,对前面拷着枷锁的海盗们推推搡搡的。 
  随后他们这么多人挤进了一间小屋子,凡卡上尉坐在桌后,正津津有味的凭着一本外国小说,丝毫没有在意那些着装邋遢的海盗,一脸若无其事的神情。 
  一位海军凑上了上尉耳边,嘀咕了一句话,凡卡仿佛才缓过神来,微笑道:“哦?都来了啊。” 
  你瞎啊?凯加心里默想着。 
  凡卡瞟了眼所在的人,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说道:“怎么说呢,本来是打算留下个十来个人的,可这段时间人员变得比较充足。”凯加静静的听着,自己心里也清楚这话的意思,这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有很重要的联系。 
  凡卡又扫了扫房间内的人,随手点了几个人:“其他的,交给那些新兵自行处理。”凡卡身后都是些生面孔,连站着都有些颤颤巍巍的,这是昨天刚来的新兵,总部得知这艘船上的海军在和海盗大战后伤亡惨重,担心又有其他海盗采取新一轮的进攻,便找了几个新苗子,先不说能帮上什么忙吧,看起来气势也大些了。而这一点,在比的调查中,凯加也意外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最冒险的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要不然,海盗就只配做着占领船的白日梦了,而且还有一些要在阴间幻想。凯加的计划是——代替新兵,再开始瓦解其他势力。 
  正在凯加手心泌着汗,思考着待会儿怎么开打的时候,凡卡的一句话让自己感到震惊“哦,对了,还有那个小家伙。”凡卡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凯加,眯着眼,凯加瞪大双眼与他对视。 
  你他妈是想气死老子啊?我不在剩下海盗完成任务不会有风险啊?
  凡卡身边的一名海军打算开口,凡卡先抢先一步说了:“这多有趣啊,怕个啥?他一个小兔崽子能升天啊?给我们增加点乐趣如何?”接着露出了自己罕见的微笑。 
  跪在地上的凯加再一次被凡卡的话语气的牙痒痒。还好自己提前跟兄弟布莱斯交流过自己的计划,其他人员都没告诉,怕走漏了风声,失去最后一次机会,而且他自己也没想到最后凡卡的决定是这样的。 
  凡卡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懒散的说道:“我累了。”立马自己走人。 
  新兵们犹犹豫豫的不知如何下手,一位老兵骂了句脏话才反应过来。接下来,新兵准备把部分人领上甲板,老兵则去安顿那些剩下来的人。 
  和自己期待的不错,凯加心想。站在他对面的布莱斯冲他打了个眼神,微微点头。兄弟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只留一个还如何闯?为海盗做事和死了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去死。但为了让所有海盗的翻身,自己都宁愿吃点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