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并非依恋 作者:辞锦

字体:[ ]

 
书名:并非依恋
作者:辞锦
晋江2015-07-25完结
文案
 
又名:《Almost Lover》
本文短篇,弯男喜欢上直男的故事,结局是怎么样就不说了。
不想透露太多,只想安安静静地把这个故事写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暮,颜峰 ┃ 配角:康盛之类的 ┃ 其它:直掰不弯
 
 
  ☆、第一章
 
  从初中开始,叶暮便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正处在懵懂的花季年华的男生对异性有着迷一样的好奇,他们渴望靠近,内心的情愫促使他们不断探索。
  而叶暮却与此相反,对女生兴趣欠缺,反而更喜欢和男生呆在一块,对男生的好感更胜于其他女生。他常留意外表俊朗的男生,喜欢观察身形健硕的男同学运动时挥洒热血的英勇.
  后来,他知道自己得了一种病,叫做同性恋,顾名思义就是喜欢男生。再后来,他才知道同性恋不是病,而是天生的,人一出生后性取向就已经被决定。这多少给叶暮带来些许安慰,却又无形得给他带来更多压力。
  叶暮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生活、学习,一年总共也就那么几个星期的时间能陪在他身边,更谈何发现孩子的异样;一个在南,两个在北,交流多是依靠一根线,两部冰冷的机器。习惯于住宿的叶暮也能很好地自理学习与生活。
  相对来说,叶暮或许更亲近于自己的外公,那个在青年时期就失去了妻子的斑白老人,像待自己嫡亲孙子一样待他,陪他度过了年以忘怀的童年时光。
  外公的身体一直抱恙,患有隐疾,成天咳嗽,那段时间尤为严重。那天放假,学业依然紧张,但他却和往常一样到外公家暂住,外公躺在床上修养,凡事由雇的保姆一手包办。那天夜里外公拉着他的手说了很多话,讲以前小时候他的、母亲的故事。
  睡前的最后那句话,或许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阿暮啊,以后长大了……咳,可得好好孝敬你母亲,还有你父亲,他们也不容易啊,咳咳……成天忙于工作,以后啊,你可得好好孝敬他们,照顾好他们……”
  叶暮关上外公那扇房门的时候,隐约地感觉,这扇门将永远关闭。
  第二天,外公便撒手人寰,到另一个世界去寻自己守了二十余年的妻子了。叶暮早上走地早,并没有发现外公的异样,直到外公将办丧礼的时候才接到通知。
  丧礼办得很简单,来的多是些岁数较老的旁系亲戚。
  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外公的尸体被火化,叶暮通红着眼,没有神采。一旁的亲戚劝他去房内休息。他没动,只是问,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丝波澜:“为什么外公他……,你们不告诉我?”
  那个亲戚有点支支吾吾地说,“你……唉,我们也不是有意瞒你的,这不是快要考试了嘛。”叶暮没再说什么,最后还是被几个人强请拉去休息了。
  躺在床上,躲在毯子下。
  外公的葬礼,父母没有来,听人说是工作忙现在在国外出差。又是因为钱!身为外公唯一的女儿的母亲,居然因为工作连养育了自己的人的丧礼都错过,枉费外公到死都还惦记着她呢。
  想起自己与外公的点点滴滴,那些回忆仿佛液化成液体,急需一个出口。一滴,两滴,眼泪如凶猛的野兽奔涌而出,他失声痛哭起来,第一次,哭得那么绝望、那么撕心裂肺,放下了在人前伪装的坚强。一是为尸骨未寒的外公,二是因如此绝情的父母。哭到后来,嗓子哑了,眼睛肿了,带着抽噎声睡去。
  第二天,便是中考。
  意料之中,他考了个自己学习生涯中最差的分数,在这场自己努力了九年所盼来的关键角逐中,败下阵来,输得彻底。没达到重点的分数线,就连进普通高中都有点悬。
  最后,或许是处于良心的不安,他的父母把他接到北方,他们较常居住的那个城市。
  那个女人说:“走吧,小暮,以后就跟着我们生活吧。”是的,只是生活,不是一起住。一句话,就把他从这个自幼生活在的城市里挖出来,抛到另一个,陌生的,冰冷的大都市。用钱,以及平时与各种人物打交道所积累下来的关系,买到了一个当地重点高中的入学名额。
  叶暮虽不情愿,但也颇为无奈在,只得接受。因而,他认识了颜峰,那个总是喜欢带着爽朗笑容的大男孩。
  进入高中,学习依然忙碌,为了在下个学期文理分科的时候被分到好的班级,学校的每个人都在努力。叶暮选择了住校,不是因为家里学校远,而是因为家里经常没人,叶父叶母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国外的,面对只有家具的房子,还不如直接住宿来得方便。
  人要想从一件事在脱离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陷入另外一件事。叶暮的高中生活里只剩下学习,不断的学习,为自己的未来添砖加瓦。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拿着那张期末考成绩单,叶暮松了一口气,发自内心的一笑,好像肩上的担子也轻了几分。
  紧接而来的是没有繁重作业的暑假,他没有完全依靠父母的经济支柱,而是找了份暑假工,在奶茶店打下手。好巧不巧,同为暑假工的另一个男生竟是自己班上的同学。
  那人叫颜峰,人长得阳光、性格又开朗,看外表是邻家大哥哥型,看气质则有点痞气,在店里尤为受欢迎。或许因为“曾经的同学”这一关系,让他也对叶暮格外照顾。叶暮平时以学习为重,并没有与班上的同学有过多来往。现在抛开了学习,认真地交一个朋友反而让有点儿不适应。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也只好冷淡对之。
  “阿暮啊,别老板着个脸呐,小朋友看到该被你吓着了,来,笑一个。”颜峰掐掐叶暮的脸,后者赶忙躲避。
  “干…干嘛动手动脚的,我笑就是了。”叶暮及其不自然。说着硬生生地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颜峰扶额,
  “得,您还是板脸吧。”画面太美,颜峰捂脸不敢看。颜峰一脸挫败,脸上的肌肉也摆着各种奇怪的poss。那搞怪的表情倒是把叶暮逗乐了,旁边的女同志更是大笑说颜峰是活宝。见别人笑了,颜峰“表演”得更卖力,不知是为了那些女生还是叶暮。
  虽然两人的关系还算不上是多好的朋友,但那种有人关心的感觉着实让叶暮心中一暖,对待颜峰的态度也更柔和起来。
  新学期的到来为叶暮的生活增添了新的动力,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他的成绩在同层次中可以排得上前三,可惜依然差那么几分才能上实验班,也就是学校里的精英班。或许是缘分吧,颜峰也被分配到了同一个班级。两人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
  颜峰是通校生,但和叶暮一样家里离学校比较远,来回要半个多小时,及不方便,他也没有选择住宿,毕竟在家里的条件更好。他一般中午和下午到晚自习之间的时间不回家,而是留在学校跟着几个同学,在学校周边的店里吃。有的时候也会叫上叶暮一起,他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颜峰的性格一向讨人喜欢,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挺吃得开。成绩虽然是班上中等水平,可人缘却是排名前三,新的班级相互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颜峰竟能在几个星期的时间和大家打成一片,连叶暮有时也会羡慕他的交际能力。
  反观叶暮,则依然是保持着上个学期的习惯,我行我素,和别人说话客客气气地,也不爱开玩笑,给人一种孤傲高冷的感觉。颇为无奈,在老师的“智商得高,情商也不能落下”理念的循循教导下,他才开始慢慢与他人来往,只是大部分交谈内容还是有关学习。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颜峰也算是关系最好的人了,至少他更愿意与他交谈。
  不过人无完人,颜峰的人缘是好了,成绩却不见得一样好。没有了分班考的压力,他平时的空闲时间都被用来和各色同学打球、玩游戏上了,开始沾染上了一些恶习。在竞争激烈的高中生活中,自然是行不通的。
  第一次月考的成绩一出来,颜峰可谓一落千丈直追末尾,而叶暮依然稳居榜首。形成了两个极端。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学校附近的某家饭店。
  “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没想到叶暮你居然会陪我们一起吃饭。”康盛趴了口饭后说道,说着嘴向旁边的人努努,“更没想到你跟这家伙关系那么好。”
  他是叶暮上学期班上的同学,也是颜峰玩得好的哥们之一,平时说话很直,但心眼不坏,就是人野了点。
  叶暮打着官腔说道:“大家都是同学,一起吃个饭也不算什么的。”
  “这机会可不多啊,可惜小久和阿明都有事没来,白白失去一次与学霸‘共进午餐’的机会啊。”康盛一脸殷勤地问道,“这次月考我可听说你在第二层次名列前茅啊,真看不出你上学期还是我们层次的。哪像颜峰这家伙,到了那么好的班也是白瞎了一个名额。”末了还不忘损别人一句。
  “切!叶暮你别理他。那是哥失误,要不是他天天拉着我去打球我能有那么差吗?”颜峰一脸不服。
  “我可听说你被你们班主任交出去很多次了啊,说是上课睡觉作业也没及时完成,我啥时候晚上耽误你让你睡眠不足了?”
  “……。”颜峰被问得哑口无言,一幅被打击的神情,戚了声,赶忙转移话题。“小九阿明那两人今天怎么没来?”
  “他们那,还不是陪自家女朋友去了,丢下我们这些‘孤寡老人’。诶,也不想想是谁每次在自己失恋后,陪着喝酒解闷的……”
  两人又开始扯起了其它话题,叶暮不了解,听不懂,也没想花过多心思去理解他们的话,只管低头吃饭。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觉得自己与身边的两位不处在同一个维度。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本可以像他们那样无度地挥霍时间与精力。
  “诶,叶暮,我说,既然你们两个关系还不错,就帮颜峰他补补呗。”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聊到哪了,等叶暮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反应过来时,就听到了这句话。
  颜峰显然有点反对,“那怎么行,叶暮自己也要学习,况且现在学习越来越紧张,哪有时间来教我?指不定到时候我的成绩没上去他的反而下去了。”
  叶暮犹豫了一些,开口道。“也不是不行,就是得看你的态度了……现在开始努力应该还来得及。”
  “看,人家叶暮都同意了你还别扭个什么劲啊?成绩上去了伯母可不得高兴死,到时候也不会老念叨是我把你带坏了,搞得我妈整天把我当罪人一样看待。”康盛看这事有眉头,赶紧推波助澜。“下回考好了可得记得请客啊,怎么说我也算个中介。”
  颜峰一脸嫌弃。“就你爱吃!”
  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谁也没有开口再提。而期中考后的又一件大事,便是家长会。当康盛问颜峰他的成绩那么差,父母会不会来的时候。叶暮心里想,成绩好又怎样?他们……应该不会来的吧,毕竟那么忙。
  家长会被安排在晚上七点开始,班主任计划说是占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开会,结束后学生继续回教室上晚自习,开会的时候学生被允许在学校内游荡,但不允许出校门。
  然而事实却总是出人意料,叶暮的母亲来了,不过叶暮是无所谓的,自个呆在寝室里看书,旁边守着一个失魂落魄的颜峰。相反他反而更担心颜峰,今天一天他都挺沉闷的,没有什么活力,估计是在为晚上的家长会担心。
  “我没告诉我爸妈这次成绩的事,你说我会不会死得很惨啊?”颜峰一脸沮丧。
  “或许会吧,不过我也不知道。”叶暮头也没抬,眼睛一直盯着纸上黑字,但回答得却很快。“下次努力呗,怕什么啊,顶多一顿打。”
  “喂喂喂,说得那么轻巧,好像你没被爸妈打过不知道那种滋味,上次被打那我小学的事了。我现在都那么大了,再被打,那多丢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