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个总裁被我承包了 作者:独家尛胖纸

字体:[ ]

 
书名:这个总裁被我承包了
作者:独家尛胖纸
 
文案:
 
①论鱼塘总裁被承包的可能性
②论鱼塘总裁被没钱没色的人承包的可能性
③论鱼塘总裁被没钱没色的韩景辉承包的可能性
④韩景辉:“等,等会,我好像真的把总裁大人承包了???”
当然,事实证明,承包是假,鱼塘是真。
顾归【笑】,“宝贝,不是说要承包我吗?”
韩景辉:…………突然好想后悔怎么回事?
【你以为承包总裁是大好事吗?呵呵哒,那你就错了…………】
霸道腹黑总裁攻vs蠢萌炸毛中医受 攻宠受,甜文he 1vs1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景辉、顾归 ┃ 配角:夏眠,温亦,严沐渊 ┃ 其它:HE,1v1,商战?轻松
==================
 
    第一卷:捡到一个前总裁
  ☆、第1章 捡到一个前总裁
 
“砰……咚!”巨大的轰响打破静谧的黑夜,空荡的小巷里传来两人的对话声。
    “嘿,你下去看看他死了没。”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朝着车下努了努嘴,眉角处狰狞的刀疤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少了三分凶狠,多了七分滑稽。
    车门打开,一个身形猥琐的瘦小男子探了出来。他小心翼翼地接近目标,哆嗦着把手移了移:“老大,还剩一口气儿,怎,怎么办?”
    “杀了他,还能怎么办!”意识到自己说话声太大,刀疤男赶紧咽了口唾沫,悄声道,“顾总给了咱那么多钱,够花一辈子了。”
    老大话里的意思他不是不懂,干完这一票,逃到天涯海角。可他的手就是不听使唤,兜里的刀子怎么也拿不出来:“老,老大,我不敢……”
    “呸,没用的东西,你闪开,老子从他身上碾过去!”刀疤男抬脚,作势要踩下油门。
    “沐警官,好像就是这里发生了一起车祸,您看看。”小巷的拐角处突然传来一阵清亮的话音。瘦小男子反射性一抖,赶忙三步并作两步窜回车上:“老大,条子来了,赶紧走!”
    刀疤男双手紧紧攥住方向盘:“慌什么,都到这一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做了!”刀疤男目露凶光,紧张的气氛在狭小的空间里蔓延。他身子紧绷,在黑夜中更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狼。
    韩景辉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顶。背着药囊溜达了一天,都找不到需要诊治的病人!他真不是闲得坐不住,他家老头非让他下山历练,他满心以为城市里头跟村里差不多——病人会排成长长的队伍等着他,不,事实上是他爷爷来治。可来到这里一个月了,除了时不时来捣乱的城管,他连根毛都没见到。
    而现在,他居然直接跑到了凶杀现场!急中生智说了句话,想用警官吓吓人,谁知道对方特么半点不怂!
    他可不想当舍己为人的泥菩萨,只好在心中默默说一句:哥们,对不住了,小弟已经尽力了。
    “老,老大,他们这么久没有冲上来,莫非……莫非是去请救兵了?”瘦小男子的手紧紧抓着车窗上的扶手,仿佛这样的触感能化解他的恐惧。
    刀疤男白了他一眼,“长点儿心吧……咳咳。”什么味道?刀疤男不适地咳了咳,顺手把车窗合上了,“虚张声势,看来这事儿被人看见了。不管怎么样,任务完成就行。”说着便踩下了油门。
    “嗡嗡……”车子动了动……又停了下来!刀疤男垂下的头狠狠砸在汽车喇叭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老大,你怎么……”瘦小男子晃了晃昏迷不醒的同伴,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力道越来越小,最后再也控制不住合上了眼皮。
    韩景辉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还好他的药囊里装着麻醉用的白曼陀罗花。在他的催发下,花粉的作用更加显著,这才让两名凶手昏厥过去。
    他捂着鼻子迅速跑到受害者身边,探了探那人的脉搏:“还好,还没死。呼,怎么脉搏越来越弱了?”韩景辉四下望了望,漆黑的小巷里连盏路灯都没有。他不想摊上这种事,可脑海里却想起爷爷说过的话。
    “善恶一念间,作为医者,你要牢牢记住。就像这草药一样,用好了是药,用得不好便是毒。”
    从药囊里取出已经磨好的三七粉,涂抹在那人几处较明显的伤口处,韩景辉苦笑道:“爷爷,我可是把草药好的坏的全用了。”小心托起受害者的背部,韩景辉把人轻轻抱起,用最快的速度朝家里赶去。
    韩景辉的出租房离这里不远,不到两分钟,他就顺利地把人放在了床榻上。“我可是救了你啊,所以,稍微收点利息也不为过吧?”他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乖乖当我的小白鼠吧。”
    ……
    昏黄的光晕朦胧,顾归追寻这抹光亮,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顾归打量了一下四周,破旧的墙壁,劣质的六角石砖地板,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了。他微微低头,身上被缠了绷带,看上去似乎得到了精心的照顾。
    “唔……”微微一动弹,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尤其是腹部,半点力都使不上。对了,他被那所谓的证人约到一个偏僻的小巷,结果,等待他的却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
    顾归的唇角慢慢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既然敢动手,那就得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可是在这之前……
    “咦,醒了?身体恢复能力不错啊。”韩景辉端着一碗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能动手么?算了,我喂你喝吧。”
    顾归戒备地看着来人,男孩身上有淡淡的草药味,不浓郁,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中的汤药,软软的碎发微微低垂,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攻击性——顾归这样想道。
    少年舀了一勺汤药,努起嘴轻轻吹了吹,再送到顾归面前。他跟着爷爷行医多年,对照顾病人早就驾轻就熟。
    以至于当顾归喝下第一口的时候,这位向来挑剔的顾大少爷居然没有任何嫌弃!
    入口的汤药并没有印象中那种苦涩,相反,这卖相不好的中药入口即化,还带有一点点甜香。“这是什么药?”许是昏迷了一整天,顾归的声音有些沙哑。
    韩景辉递过去第二勺,漫不经心道:“水蛭。”
    什,什么,那种恶心的虫子?顾大少爷干呕了两下,绝望地发现喝下去的药水根本吐不出来:“你,赶紧给我换一种药!”
    “那不可能,”韩景辉不解地看着顾归,“是哪里难受了吗?”他明明按照爷爷教的去做了啊,怎么会出错呢?
    “没,没事。”他绝对要把对软体动物的恐惧藏好了!顾归定了定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景辉。”
    顾归点点头:“那么,韩景辉,接下来我的一日三餐就交给你了,还有,我暂时会住在你这里,所以你最好收拾一下这里的东西。”那个墙壁最好重新刷一遍,还有这些家具,再不济也得都换成红木的。顾归在心里补充道。
    韩景辉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顾归:“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照顾你的一日三餐?还有,很抱歉,这里只有一张床。”
    哼,强调筹码的唯一性吗?“说吧,你要什么好处?”顾归冷声道。
    韩景辉这下是真被气笑了,少年眉眼弯弯,浅浅的酒窝透着一点可爱的味道:“您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救人一定要有好处么?另外,我并不打算收留你过夜,所以,今天你自己想办法搬走吧!药我放这了,爱喝不喝!”说完,少年转身离开,徒留顾归一个人等着被轰然关上的门,发呆。
    从来只有他甩门的份儿,韩景辉,我记住你了。
    “呼呼,真是气死我了!”想到家里还躺着个发号施令的自大狂,韩景辉就气不打一处来。是自己救了他啊,这可倒好,一句感谢没捞着,反倒被当成佣人了——虽然他本来也只是想试验一下自己的药而已。
    “嘿,小辉!”不远处传来男子的呼唤。韩景辉挥了挥手:“眠哥!”这是他的邻居夏眠,这些日子多亏了他介绍了几家病患来他这里看病,才有了那么点微薄的收入。
    男子走了过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最近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哥哥的尽管开口。”男子爽朗一笑,微微卷曲的短发跟着动了动,格外喜感。
    “谢谢眠哥,这几天过的还不错,”就是家里多张嘴而已,韩景辉腹诽,嘴上却说,“眠哥,这附近有没有卖鲳鱼的?”鲳鱼补血,佐以当归、党参,便是一道不错的药膳了。
    “有啊,走,老哥带你去。”夏眠揽住韩景辉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韩景辉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那就谢谢眠哥啦,对了眠哥,不瞒你说,我最近在找兼职。”他那个小摊实在不靠谱。
    “哦?想找什么样的?”夏眠对这个干净的少年是很有好感的,一个月前,这个少年就在他家门口饿晕了。问他怎么回事,居然是没找到厨房做菜!真是实诚,谁家会随便让一个陌生人进屋子里啊?问他怎么不去馆子里吃,小家伙居然回一句钱全都买菜了!
    好在韩景辉的适应力强,东西跟他说过一遍就差不多能记住了。这不,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学会了独自生活。夏眠看向韩景辉的眼神,颇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
    韩景辉眨了眨眼睛:“最好休息时间多一点。”爷爷让他有机会就去上大学,可是他一没学历二没后台,除了自荐还能怎么办?可当他看到考试题就傻眼了,什么解一元二次方程,什么三角函数,他完全都不懂。
    爷爷从小只教了他几门语言和中药学,他甚至连正规的课本都没有!除了几本线装的《本草纲目》、《黄帝内经》之类的书籍,其他的都是爷爷口头传授的……所以在他的床头柜里,摆满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数学书,还有零星几本物理书和化学书——旧书店都是按纸钱卖给他的,他无比感谢那个和蔼可亲的老板。
    “这样吧,哥哥帮你留意一下,找到了就去你的出租房找你。到了,这一片都是卖鱼的,货比三家再下手,哥哥我还有事,先走了。”夏眠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笑着离开了。
    提着两条肥大的鲳鱼,韩景辉打开了自家的门,屋子里一切都好,就是少了点什么。
    手里的鲳鱼扑腾了一下,韩景辉才突然醒悟,卧槽,那个家伙呢?
 
  ☆、第2章 此男肾好
 
韩景辉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去找找看。毕竟人是自己捡回来的,万一死在外面就不好了。更何况,那个自大狂伤势那么重——虽然有他这个神医的救治是没错啦,可受了伤就该好好养着,怎么能到处乱跑?少年顺手把手里的鲳鱼放进了厨房的水缸里,擦了擦手就出门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手里的钥匙已经跟着鱼儿“沉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