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桌男神追爱攻略 作者:解云鬼

字体:[ ]

 
文案:
     前桌男神看起来对他格外冷漠o(一︿一+)o
 
李锐表示不知道做错什么?
 
但男神在他桌子塞东西是怎么回事?(?Д?*)?
 
是他眼花了吗?
 
外冷内热男神大人独家贴心追求攻略√
 
阳光直男小攻一紧张就会呆萌地刷屏√
 
ps,小攻外向属性man,只是紧张立刻转吐槽易推倒模式
 
中短长度,手稿已完结
 
轻松温馨向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锐,白绍华 ┃ 配角: ┃ 其它:校园,爱情八百米中长跑,略励志,高考,暗恋,轻松
 
==================
 
  ☆、攻略一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男神和特长生的故事(°ー°〃)
  温馨向男神追夫攻略?
  中短日更,手稿已完结
  适合追更
  文风轻松中期略转励志(°ー°〃)
  非常欢迎揪错提意见
    李锐是学校游泳队的,进来A中靠的也是游泳的特长。
  除了游泳这个特别的标签外,李锐基本就是个路人甲,他就是那些极其平凡的高中生,混在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有时会与你擦肩而过,或许你偶然抬头看见他时会联想起一些记忆中模糊的片段,有种熟悉感,然后就没有了。
  李锐很喜欢夏天。
  只有在夏天自己脱下衣服露出漂亮的六块腹肌,在水中帅气地用蝶泳和自由泳,装逼地游几个来回的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那点稀薄的存在感,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妹子们才不会对他脸盲。
  嗯,虽然说只是记住他的身材顺带记住他的脸而已。不过没关系。
  到了冬天李锐最引以为豪的可爱腹肌就被母亲强制地用一件又一件的棉袄裹成粽子,李锐闷着脸像企鹅一样摇摇摆摆地去上学,到了座位上还要想办法如何把自己温柔地塞进去,顺带想一下如何把自己温柔地拿出来。
  所以说他最讨厌冬天了。  
  前桌的白绍华在成绩上就是他的对立面,占着班第一年级前三从不让位。
  他这个人不怎么爱说话,给人感觉很安静,但有点难以接近难以沟通,你跟他搭话他就是对你笑笑,不回答,然后低头继续解题。
  给人的感觉好像有点高傲,但是又实在讨厌不起来。
  长得很普通,身材适中感觉上会有点偏清瘦,加上他对学校的白色短袖上衣格外钟情到痴迷,一年四季都穿着,不肯脱下,冬天就往外面套个外套,散发出一种干净简单的气质。坐在后面包的和粽子一样的李锐捂脸感觉情何以堪。
  然后有女生白衣白衣的叫他,他自己也没说什么,后来全班都这么叫了,新来的老师问学委是谁,全班哄笑着刷刷地看向白绍华,“白衣!”。
  老师就真以为他叫白衣,也跟着这么叫。 
  结果有一次和班主任谈到白绍华,老师对白绍华赞不绝口,“你们班白一很厉害啊。”
  “谁?”班主任没反应过来。
  “白一,洁白的白,第一的一。”老师以为班主任没听清楚,耐心地又解释了一遍。
  班主任很惊讶,“我们班没这个人啊。”
  “怎么可能,就你们班学委啊!”老师也一脸诧异,“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
  “我们班学委叫白绍华啊!”班主任哭笑不得,老师也是半天没有弄懂其中的逻辑。
  搞到最后原来是个乌龙,新来的老师又气又笑,自己竟然叫错别人的名字叫错了半个月。。
  最后在课堂上当笑话讲了,然后几乎整个年级都开始白一白一的叫,白衣白绍华基本都成旧版本了。 
  白绍华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看起来很有些内向难以接近,但他的耳机里全都是重金属的摇滚乐,房间贴的都是关于足球的海报,除了数学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
  由于白绍华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很少有人敢向他求助,但事实上别人的求助他基本都不拒绝,白绍华有种特别的气场,平时安静温和不爱说话,让人有疏离甚至冷漠感,给人感觉很柔软,但是笑起来特别有味道与一种说不出的霸气。
  虽说长得不算帅,但却是挺多女孩子暗恋的对象,私下还有许多女生偷偷把他当成男神来膜拜。 
  校草靠的是颜值,男神靠的是气质啊!气质才是真气场!
  关于男神坐在自己前面,作为男生李锐表示还是十分有压力的,微薄的存在感又被生生削弱。
  但作为一枚在学酥与学渣间徘徊的高三男,却又对前方学神表示敬畏。 
  李锐感觉白一有些“高不可攀”,不是和自己同一个档次的人,做了半年的前后桌,李锐对白绍华的印象是不错的,就是没有什么话聊,但在班上白一也没有聊的来的,所以李锐对每次和白一搭话时白一长时间的沉默表示理解。 
  但奇怪的是好像白一只对自己会有这种反应,对别人起码都会回答“嗯”“知道了”“可以”什么的,独独对自己好像格外冷淡。
  难道白一这么讨厌自己?
  一向人缘好的李锐有些郁闷,不过这些事过了一会就忘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每次那屈指可数的和白一的交谈他都尽量减少话题,毕竟对方好像不怎么喜欢和自己说话。
  两个人都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干着与对方不相干的事,没有干涉也没有交集。
  让他们正式有交集的却是一件很小又好笑略扯的事情。
  
 
  ☆、攻略二
 
    李锐刚刚游完泳回来,头发还是湿淋淋的,随便套了件干净的衣服就到教室来了。因为今天放学要体检,所以和教练申请了下早点回来拿体检表去体检。  
  体检总是被学生觉得有些变态,因为这里的体检是有要求同学们脱掉衣服只剩内衣内裤在一个大教室里检查,当然男女分开。虽然说在同学面前脱得精光心里有种怪异感,但毕竟都是男生怕什么,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不就是露肉嘛,这种事他经常做。
  李锐心情挺好的哼着不知是什么最近流行的情歌,调跑到天上去了也没发觉,见附近没人还自己加上动作摇头晃脑的,自娱自乐地自己笑了起来。
  有时候心情很好的时候就会克制不住的有些抽风。
  推开教室的时候正好唱到□□,以为教室没人,眯着眼扯着嗓子硬是唱出了个销魂的尾音,虽然音完全没有飚上去。 
  眼睛随意一瞥差点没让他把音卡在喉咙噎死自己。
  李锐脸刷的红了,他压根没想到有人,这个点班上的人应该都去体检了。
  坐在自己桌子前面的男生转过身来正直直地看着他,显然是被自己的歌声“吸引”过来的,神色带了点错愕,但很快恢复正常,示意性地向他点点头。
  李锐有点没回过神来,也尴尬地向白一点了点头。貌似是吵到白一做作业了。
  后者转过头去继续写作业,李锐倒是有些不自在,脸上有些发热,暗骂了自己几声,自己没事抽什么风,抽风怎么还给人看见了,而且还是白一。
  李锐擦了擦头发把毛巾放在桌子上,手伸进书包里翻,在那一大堆灰灰白白的卷子中找淹没于其中的体检表,眼睛不经意地看了眼白一——很安静地在解题,左手大拇指撑着下巴,其余指头完成拳头状轻轻放在嘴唇下面,左手臂撑在桌上重心微微向左,似乎陷入了沉思。
  密密麻麻的公式看得李锐简直眼花,虽说是理科生,但是这些卷子分分钟秒杀他的脑细胞。学神的世界果然深不可测。 
  李锐动作也不敢太大,尽量不让它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同为理科生,自然是明白在解题的时候是万万不能打扰的,有时想出来了被什么一吓到就全忘了。
  而且白一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他最讨厌别人在他解题的时候发出噪音,别看他平时挺安静挺好说话的感觉,但一触到他的逆鳞就会有点偏激暴走,像变了个人似的。
  终于在眼睛快花掉的时候从一堆试卷中揪出那张薄薄的体检表,心里忍不住吐槽,卧槽好死不死长一身白作死吗?不知道这样混在白卷里会给学生带来多大的压力吗?!知道为什么中学生视力年年下降吗!就是因为在测视力前在找体检表导致眼睛发花!
  李锐沉着脸地从抽屉里抽出那张表,揉揉有点酸的腿准备站起来,结果砰地一下头磕到了桌角,笔盒啪地一下掉到地面,李锐疼得七晕八素,揉着脑袋各种砰啪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操,痛死了。
  李锐疼得直咬牙,站起来却对上了一双很平静的眼睛,但是脸是难得一脸冰冷的样子,散发着不知名的黑暗气场。
  李锐瞄了眼他的草稿纸,显然是算到关键地方了,上面那一道太用力划破了纸的线明显是刚才被自己吓到灵感全无下意识画的。 
  我靠,糟了。
  李锐顿时有些无力。
  白绍华脾气是不错的,外貌协会的女生很痛心的表示如果白绍华长得帅点就直接嫁了。但平时的脾气不错李锐不知道现在还够不够用。
  “对不起对不起,”李锐立刻识时务地把手举起来表示无辜,抱歉地看着白一,“我不是故意的。” 
  本来白一对自己印象就不太好的样子,今天这么碰了他的逆鳞,学神对他的印象估计又下降了几个百分点吧。
  李锐紧盯着白一的眼睛以示真诚,白一也看着他不说话,脸色莫名其妙地变了变,弄得李锐有点尴尬,许久他不是真的被感动到了还是什么,脸色动了动恢复了淡漠。
  李锐看不出他的表情是消气没,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诶白一你别生气啊,我也是不小心的啊。” 
  他从来没和这一类人打过交道,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相处。
  白一还是沉默,一双看不出情绪的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李锐,看得李锐头皮发麻。
  我靠学神你说句话啊,不要每次都对我这么没话说啊。
  “我……白一你真的生气了?只是一道题而已啊。”李锐有些哭笑不得。
  白一看着他的神色又沉了沉,像在酝酿又犹豫着什么。
  李锐服了,“得得你别生气啊,你说咋样你不生气我就咋样行不?”
  白一看着他,脸色有些奇怪。
  李锐有些焦躁。
  沉默了一下不太自然地把头偏了偏,抿了抿嘴,颇为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让李锐目瞪口呆的话,
  “你……还有多一条泳裤借我吗?”
  李锐一下子懵掉了。
  神?what?
  泳裤?什么转折?
  “泳裤?”
  李锐还没整理好这句话与上一句话的逻辑,下一句更让李锐完全吓傻。
  “呃……我的内裤有点破……等一下……不太方便……”
  李锐一脸怔忪地站着消化这个有点诡异的信息,一脸石化的表情。
  白一的脸也不是很好看,没有平时从容的样子,脸也是有点红,耳根尤其红的厉害,神情很不自然。
  “如果不行就算了吧。”白一定了定神色,又恢复得一脸自然,似乎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有点丢脸。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不借,我只是有点被吓到了。”李锐急忙解释道,怕他误会还对着白一咧着嘴友善地笑了笑。
  听有的同学说白一家里很普通,经济条件一般。父亲是退伍军人,母亲上过几年学,有一点文化,在街角开了个面馆,生意一般。所以父母都很节俭,导致白一的性格也是很节俭的,能用的就继续用,破了就补补,不肯浪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