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时光不复 作者:子非狐

字体:[ ]

 
文案:
 
既然逃不开又舍不了,那就让爱来吧……
 
陈锋南下洪城本来是去寻找一个女孩儿,却阴差阳错遇见了张君浩。
随着张君浩的出现,陈锋卷入了一场阴谋中的圈套……
当一切的恩怨纠葛终于尘埃落定,
是谁被遗失了牵着的手,喃喃的唤着:“带我回家……”
 
沉静忠犬攻VS高冷傲娇美男受
 
 
“陈锋……你是不是想和我搞基?”
 
搞鸡?搞什么鸡?鸡又没得罪我!陈锋一头雾水,张君浩却离他越来越近,那张嫩红的嘴唇儿一张一合的,害的陈锋心里一阵青蛙乱跳……
 
【提示:本文因有悬疑推理逐步展开,开篇铺了一些重要线索伏笔,导致前几章慢热】
 
【声明:本文参考真实事件改编,文风现实向,但文中出现的人名、地名等为借用,切勿对号入座】
 
【狐说:本文甜虐互补,以虐为主,玻璃心慎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恩怨情仇 悬疑推理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锋、张君浩 ┃ 配角:沫沫、秦楠、方煜城 ┃ 其它:惹乱了流年,不复了时光……
 
 
  ☆、初见
 
  
  陈锋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就像他刚开始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会是个基佬。陈锋有些发白的嘴唇颤抖着,抹了一把泪眼,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相册,拿起旁边响了很久的手机。
  “陈锋!我是博涛,你在干吗?怎么半天才接电话?”
  陈锋没敢出声,他怕周博涛听出来他又在哭,然后冲过来没玩没了的数落他没出息。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算了,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我爸答应给你出庭作证了……”
  陈锋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滴落在那本打开的相册上,相册上的那个人笑的很明朗。
  -------------------------------------------------------------------------------
  “我擦!受不了你了!你真要去啊?”
  周博涛像面对着一个怪物,恨不得敲了陈锋的脑壳看看他脑子里究竟是个什么构造。
  “北京都盛不下你?哎!你是怎么想的?别人南下要不就去上海,要不就去深圳,你怎么要往我老家跑?”
  “你老家好,还不行吗?”
  陈锋笑着收拾行李,也不管靠在门边的周博涛帅气的脸上一脸的不情愿。
  “哎!你不会真甩了我去找王多多吧?”
  “别扯淡了!”
  “我说真的!早知道我就不给你介绍了,当初是看你从来不找女朋友,还以为你基佬呢。”
  “你才基佬呢!给我正经点儿!”陈锋骂了周博涛一句,周博涛啪的立正,回了个军礼:“是!班长!”
  陈锋噗嗤笑了。
  周博涛是陈锋带过的兵,俩人一起复员,周博涛说要来北京闯荡闯荡,于是拎了行李跟着他的班长陈锋来了北京。
  王多多,是陈锋复员回北京一年后,周博涛给他介绍的女朋友,女孩子虽然长的周正,可人在南方的洪城,隔得太远不说,就陈锋这种沉冷寡言的性格,能有几个姑娘受得了?联系了不到半年,掰了。
  周博涛就纳闷,你陈锋在部队的时候,好歹也是在政工宣传部干摄影的,怎么干了四年也没练出个活跃的性子来?更让他纳闷的是,复员后的陈锋竟然跑到一家影楼去拍商业人像,一干就是两年,竟然还是这么个沉寂的性格,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博涛还想说什么,陈锋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箱并一个双肩背,指了指那个鼓囊囊的双肩背,看了一眼周博涛。
  周博涛撇了撇嘴,走过去拎了起来
  “不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啊?”
  “昨天陪了他们一天了。”
  两个人拎起行李出了门。
  几年后的陈锋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的一个仓促的决定,竟然踏上了一条情感波折不堪的路,可是他不后悔。
  -------------------------------------------------------------------------------
  洪城是个好城市,那里有美丽的鄱阳湖。可陈锋不是来旅游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热就被洪城一家影楼的老板挖了来,月薪一万五的报酬是诱惑他的理由之一。
  第二个理由嘛,就是他从来没来过南方,自己生在北京,却对北京没有什么感情,外地人一窝蜂似的往北京扎,他却偏想往南方跑跑。
  另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王多多,他联系了小半年的一个洪城女孩儿,只见过视频没见过真人,可陈锋觉得,南方的女孩儿是比北京的女孩儿温柔些。莫名其妙的被甩了突然有点儿不甘心,觉得自己也挺优秀的,怎么就被她给拜拜了呢?陈锋有股梗劲儿,万一能遇见王多多,他非得问问理由才行!
  下了火车,扑面而来的是南方温湿的气息,想想北京干燥的沙尘暴,陈锋觉得洪城果然是个好地方,脱了夹克塞进行李箱,只穿了一件半袖的紧身白T恤,他挺拔的身形和当兵练就的健康身材立刻引起几个小姑娘的注目。
  出了站,外面太阳很大,陈锋手搭凉棚四处扫了一圈,就看到了前来接他的人,那是一个小个子的中年男人,也是他的新老板李总。
  李总在电话里说,在网上看到陈锋的作品,十分的崇拜,自己的公司里就缺这样一位摄影总监,希望他能来洪城工作。连哄带求的央了陈锋两个月,终于把陈锋给打动了,于是辞职、南下、见面、上岗,一切都很顺利,李总人很好,对陈锋就像对大师一样的尊重,给他单独租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单身公寓。
  陈锋的洪城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影楼的摄影总监这个职位,并没有多少活儿,在公司里大多时候都是检查其他普通摄影师的作品,然后挑出毛病,再教导他们怎么拍会更好。当然,隔三差五的也会拍拍照,躲不了都是老总的亲朋好友和那些肯花几万块拍结婚照的有钱人。
  一个周末,陈锋起晚了没去上班,索性就睡到了中午。睡的脑子有点儿发蒙,他爬起来冲了个澡又吃了个面包,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算出去溜达溜达。
  出了门却又折了回去,陈锋有个习惯,走到哪儿都爱带个相机,刚才差点儿忘了拿。
  相机不是那种方身大炮头的专业相机,小大和手机差不多,携带方便,成像质量也不错。陈锋把相机随手揣在兜里,这才出了门。
  才来洪城两三个月,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该去哪儿玩,两条腿不自觉的就架着他到了平时拍照取景的公园。
  陈锋知道这公园西侧的大道附近有个围栏,围栏上有一个小豁口,因为这条大道远离正街,行人极少,所以影楼的摄影师们来这儿拍照为了逃票就给弄出了个豁口,当然也包括他们公司的那些摄影师。
  陈锋凭着印象找了过去,走过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就看到了那个豁口,真不错,这下省了买票了。陈锋绕进去,走了不远又回身举起相机拍了一张那个豁口。看吧,这就是投机倒把的国人,这就是破坏公物类的纪实证据!
  因为是周末,公园里人不少,陈锋在公园里溜达了一圈拍了点儿景,就找了个树下的凉椅,半靠在凉椅上一张一张从相机里倒着看,删除了几张没什么意思的,就又拿起相机搁到眼睛上,从屏幕里左右扫视着,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抓拍。
  张君浩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屏幕中,虽然那时,他还不知道他是谁。
  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衬衣,一条浅灰色裤子,强光下的他的头发有点儿泛黄,衬得肤色更显得白净。这是个二十三岁左右的青年,半蹲在地上,抬着头笑着跟对面的人在说话
  “妈,今天天气好,咱们在公园里多转转,晚点儿我再送您回去。”
  对面的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坐在轮椅上,呆呆的看着蹲在眼前的人。青年伸出一只手来扶住轮椅的靠坐,陈锋注意到那个青年的手指白皙细长,是很适合弹钢琴的手型。
  忽然坐在轮椅上痴呆的人唉唉啊啊的说了一句话,青年忙拍了拍她的手
  “妈,我知道您想我爸了,爸他出差了,要过阵子才能回来,您别着急,他就快回来了!”
  青年说完,表情有点儿僵,不自觉的就把脸朝陈锋的方向转了过来,陈锋吓了一跳,赶快转到了一边,幸好没被发现他在偷拍他们。都怪刚才那个画面太过温馨,光线又好,人物又好看又有纪实性,场面又感人,自己才会忘乎所以。哎!干摄影就这么个臭毛病,来了灵感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放下相机,陈锋又忍不住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却看见那个青年已经站了起来,朝着推轮椅的保姆说
  “刘姨,我去买几瓶水来,您照看一下我妈。”
  说完,那人转身走了,陈锋笑了笑,好看的人物离开了,温馨又感人的场面结束了,再想拍也没有了,那就回家吧。
  陈锋站起来转过身左右看看,刚要迈步,就看见那个保姆推着轮椅上的人也朝豁口方向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
  什么情况?那青年不是让她们在这儿等着吗?陈锋有点儿纳闷,视线就一直追着轮椅走,那保姆匆匆忙忙的将轮椅推到了厕所附近,就慌忙的钻进了女厕所。
  陈锋有点儿想笑,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突然有点儿紧张,难道保姆还能把一个痴呆瘫痪的中年妇女拐卖了不成?
  陈锋走的离那个豁口越来越近,也越来越能看清楚轮椅上坐着的人,五十岁左右年纪,穿了一身敬老院的衣服,看不细致脸,只知道面色很白,像她儿子一样白。忽然那轮椅动了
  “浩浩……浩浩……”
  轮椅上的人清楚的喊了两声,转动轮椅就往豁口那边滚动着,速度很快,竟然没有卡在豁口的栏杆上,直接冲到了公园外面。陈锋一紧张,迈开步子打算追上去。
  吱————砰!
  一辆车直直的将轮椅撞出了老远!陈锋傻在了当场。
  吱——轮胎急速转动要跑的声音,陈锋反射性的掏兜、拿相机,对准撞人、肇事的场景咔咔按了两下,又飞快的朝豁口方向跑了过去。
  扶起躺在地上满头是血的人,陈锋急切的呼唤着“阿姨!阿姨醒醒……”
  “妈——!”
  青年手里拿着的两瓶矿泉水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疯狂的奔了过来,一把将人搂进了怀里,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探了探鼻息,蓦地大哭了起来
  “妈!妈你醒醒啊妈……妈我是浩浩……你醒醒啊妈……”
  随后跟来的保姆,一屁股坐在地上跟着哭了起来。
  陈锋站起身,掏出手机报了警。
作者有话要说:  
 
  ☆、沫沫
 
  
  110比120来的晚了点儿,抢救的医生跟带队的交警交待了两句,120就载着那个青年和他的妈妈离开了,带队的交警走到陈锋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你是目击证人?看见是什么车了吗?”
  “是一辆金杯。哦!我拍了两张照片。”
  “拿来我看一下。”
  陈锋把相机上的照片打开,递给了交警,交警把那两张反复的翻看几遍,拿出对讲机通知各个路口拦截一辆白色金杯。通知完又抬头看了陈锋一眼,把相机还给了他
  “这车……没牌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