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甜在我心[又名:在我心田] 作者:心月白

字体:[ ]

第1章 邢年学霸
 
    十二月,圣诞节前夕,新东大学。
 
    邢年正趴在阶梯教室中间一排的位子上闭目养神,他很困,却又不能睡,因为教室实在太冷了。
 
    “菲菲,你来的时候看见侯瀚没?”邢年座位旁的一个女生激动地大声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叫菲菲的女生疑惑的走到菲菲身旁的空位子坐下了,“慧慧,你不会是犯花痴了吧!”
 
    “我来的时候看到他收到好多平安果啊!侯瀚好帅啊,喜欢他的女生真多,他收到的平安果一双手都快拿不下了!”慧慧唉声叹气的双手撑着下巴。
 
    菲菲无语的摇头,“那你也去送呗!”
 
    慧慧撅嘴犹豫了,“哎,我长得又不漂亮,跑他面前去干嘛呢,被别的认识的女生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呢。”
 
    邢年兴趣盎然的听着她们女生间的对话,他经常跟女生打交道,不是为了追她们,而是为了掩饰自己是同志的事实。
 
    他跟女生待久了,发现女生们聊的话题真的是太多变,但大多数都是围绕着各种八卦展开的。他跟女生在一起,不仅能掩饰自己的性取向,而且还能从女生的对话里听到很多关于别的男生的事情。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女生的小道消息真的是太灵光!
 
    “侯瀚是谁?”邢年趴在桌子上,若无其事的悠悠问道。
 
    一提到侯瀚,慧慧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侯瀚啊!侯瀚啊!就是那个……那个教过我们计算机的老师啊!”
 
    侯瀚是谁?他怎么完全没有印象,他们系有这个老师存在吗?
 
    算了,这有什么好想的,那老师又不可能和他一样是弯的啊,就算那老师是弯的,他也没本事把老师弄到手啊。
 
    邢年对这个叫侯瀚的老师是完全没有兴趣,他只对一位他不知道名字的老师感兴趣,一个高个子,皮肤白净,爱笑的老师。
 
    他不知道那老师叫什么,只是经常看到他和他的同事一起上下班。邢年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时都特别想笑,因为那两个老师真的特别像一对。
 
    长相白净的那个老师和他同事在一起就是那种话挺多的样子,一直都在笑着说个不停,而他同事也是高个子,愣是比他高出一头,戴着眼镜,在旁边听着。
 
    邢年跟前男友分手快三年,这三年都没有谈恋爱,他一直都羡慕别人同性之间的纯恋。
 
    爱情,他有好久没触碰过了。
 
    他喜欢在路上看着别人一对对的小情侣,那些情侣大多都是男女一对,而男男一对的,他在路上很少看到。
 
    或许是害怕世俗的眼光吧。
 
    邢年也害怕,害怕别人将他当异类区别对待,所以他习惯了隐藏自己。
 
    他在校园里,每次看到那两位老师时,都特别希望他们是一对,虽然心里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如果那两个老师真的是一对,可能这学校早就容不下他们了,怎么可能还会让他们一起来上班?
 
    可即便是这样,邢年仍然喜欢自我安慰,只要看到他们,他都会边走路边往他们在的方向看去,只是没人知道,他嘴角带有微笑。
 
    放学下楼梯时,邢年又看见那对关系很好的老师,邢年跟在他们后面走得很慢,只见白净的男老师拿着手机看图片笑出了声,而旁边的高个子老师则提醒他注意楼梯,还用手稍微扶着他防止前者在楼梯上摔下来。
 
    邢年想到了自己,如果是自己在楼梯上看手机,有谁会担心他的安全呢?他知道,没有人,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在上下楼梯时玩手机的习惯。
 
    有时候邢年会在校园里遇见那个像受的、长得白净的老师,但大多数时间都是看不到的,后来他也就没刻意去关注他们,所以邢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老师叫什么。
 
    …………
 
    “邢年,明天期末考试怎么办?”邢年的同学陈东楼拍着邢年的肩膀非常豪爽。
 
    邢年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问我干嘛,我也不会。”
 
    “你可是我们班的学霸!要是连你都不会,我们岂不是完蛋了?”
 
    邢年听到学霸这个词就忍不住想笑,他很想当学霸,可是他真的不是学霸,因为他平时都不听讲,一到考试就狂背答案,“临时抱佛脚就行了,明天上午考的我把答案背上,下午的没时间背,下午考什么?”
 
    “好像是英语。”
 
    邢年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英语真的是他的死穴,怎么背都背不上,“你们的缩印准备好了吗?”
 
    陈东楼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张缩印,邢年拿着缩印瞬间石化,这准备的也太充分了啊,竟然把所有科目都缩印了。
 
    “你都有缩印,怎么还让我教?!”邢年看着缩印上一行行的米粒大小的字迹,连选择题都缩印在上面了,这玩意看多了,真怀疑自己眼睛会瞎。
 
    “我这不是双重保险吗,万一查的太严,我的缩印都派不上用场呢。学霸,你后面我包了。”陈东楼大声宣布了自己明天考试的座位,有学霸在,就算是抄不到,至少心里也能平衡点。
 
    “搞什么啊!你都有缩印了,还坐学霸后面干嘛,应该留给我们没有缩印的好吗?!”慧慧一声大吼,她可是完全没有备考啊,明天要是不坐学霸后面,她铁定一路挂到底。
 
    菲菲见他们都在争邢年后面的座位,立马说,“学霸前面的座位谁都别跟我抢,我包了!”
 
    菲菲心里简直爽到爆,前面的座位也很好啊,她坐在邢年前面的话,想抄就直接侧着身子调头就能抄到了。
 
    “监考表出来没?”邢年完全不管自己身边坐的是谁,他只要能及格就行了,连他都背不上的,就只能靠作弊了。
 
    “早就出来了,但是我们班没有,只有他们老师有。”
 
    邢年愣住了,没有监考表,他怎么知道是谁监考,怎么知道监考的严不严?
 
    “我去办公室有看到监考表,有一门是‘三大名捕’之一监考,自求多福吧!”菲菲垂头丧气的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她也是去办公室搬作业本时才看到监考表的,一看到有“三大名捕”的名字出现,瞬间觉得天塌了。
 
    不然她也不会非得坐在邢年前面不可了,实在是逼不得已啊!
 
    “没看错吧?我们班岂不是死翘了?!”
 
    “完了完了,邢年右边的座位我包了!”
 
    “学霸左边位子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
 
    “你们都坐学霸四周了,我们怎么办啊?!”
 
    “三大名捕里监考我们的是哪个?千万别是王瑞足。”邢年比较关心的就是这个,王瑞足以前教过他们课程,也监考过他们,严的不能再严,王瑞足的变态之处在于喜欢按照一三、二四的顺序调位子,而且他时刻不会放松监考,犀利的眼神简直威慑全班。
 
    当初他们就深受其害,那门考试挂了一大片。
 
    “不是王瑞足,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是蔡斌斌。”菲菲抿嘴无奈的说出了名字。
 
    邢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我们好像没被他监考过吧?看他上课挺幽默的,怎么也是‘三大名捕’之一。”
 
    陈东楼晃了晃手里的缩印,用它敲打着桌面,“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蔡斌斌监考比王瑞足监考更变态!他不光会调位子,他还会检查墙壁和黑板报,墙壁上有考试相关的他就拿报纸贴起来,黑板报他也会擦掉。有时候还会随机调一些人的座位,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整个教室一片哀嚎,为什么他们系要有“三大名捕”的存在?!到底是来整学生的呢,还是整学生的呢?!
 
    这已经不是老师监考学生了,而是猫捉老鼠大作战。
 
    邢年听完陈东楼说的后,默默地在心里祈祷,只要蔡斌斌监考的不是英语就行了,其他的科目他就是背四、五个小时才能背上他都会熬夜背,唯独英语是个无底洞,背什么忘什么,背一个忘一个,想靠临时抱佛脚,完全行不通。
 
   
 
    第2章 作弊攻略
 
    英语考试,监考老师仍然未知,邢年坐在座位上已经放弃挣扎,这讨人厌的英语真是虐人千百遍!
 
    “来了来了,监考老师来了!”慧慧从厕所回教室时,看见好几位老师都拿着试卷袋走来,她紧张地大声通知。
 
    邢年等人在座位上都提着心到嗓子眼,千万别是蔡斌斌啊……
 
    看见监考老师走进来的一刹那,邢年的神情有些呆滞,这人不就是他之前觉得像小受的老师吗?!
 
    “哇哦,能抄了!”陈东楼看见监考老师走进来后一阵欢呼。
 
    邢年也在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应该能抄吧,应该监考的不严吧?
 
    监考老师一进来,没有大面积调位子,只是让两边最靠前的同学往中间几排坐。
 
    拿到英语试卷,邢年先装模作样的拿着笔写题目。
 
    慧慧看见监考老师笑开了花,因为这监考老师就是她喜欢的人侯瀚啊!侯瀚人超好,监考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被他监考真的是太幸福了。
 
    邢年瞎写了几题,没法瞎编下去了,单手撑着下巴看监考老师。只见监考老师站在前面面无表情,邢年看着觉得十分不喜欢,他还是喜欢他笑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