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忆夜咖啡馆 作者:夏夜之雪

字体:[ ]

 
  ☆、准备工作中
 
  位于日本东京都的某条幽静的巷子里耸立着一间名为忆夜的咖啡馆。尽管是建在不显眼的地方,但是仍然会有不少客人到来。这间咖啡馆白天是招待普通的人类客人,然而一旦夜幕降临,便会有不少妖魔鬼怪的到临。
  咖啡馆的店长是一对兄妹,分别名为樱宫夜和樱宫雪,虽然这两人都是店长,但是妹妹樱宫雪却是很少管事,因为平时是要去上学的,所以她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交给兄妹俩的青梅竹马天野翼来做,可以说樱宫夜和天野翼才是正牌的店长,不过放学和放假的时候樱宫雪还是会到店里帮忙的,也可以赚一点零花钱嘛。
  至于为何建在偏僻的地方还有不少客人的到来的话应该是因为店员都是帅哥美女吧,店员共有六名,四男两女。
  店内员工档案(伪):
  一号店员名为Romulus,是日意混血儿,从小在意大利长大,双亲已故,与Remus是一对双生子,就读于阳熠学院高等部二年级。性格冷漠,只对双胞胎弟弟和朋友温柔,在学院似乎很受女生欢迎。是个弟控,独占欲很强,有点天然腹黑。意外地玩游戏很厉害。偶尔会和弟弟被雪拉去做画画的模特儿。
  二号店员名为Remus,是日意混血儿,从小在意大利长大,双亲已故,与Romulus是一对双生子,就读于阳熠学院高等部二年级。性格活泼开朗,是店内也是班内的开心果,但是也有冷漠的一面,在学院很受男女生欢迎。是个兄控,独占欲很强,有点毒舌。虽然喜欢玩游戏,但经常会输给其他人。偶尔会和哥哥被雪拉去做画画的模特儿……
  “好耶!我的部分占的比哥哥要多!”樱宫夜还没打完字,便被一旁Remus的大声喊叫给妨碍了工作,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出了青筋,用比Remus还要大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喊道:“Romulus,把你家的弟弟拉走!”
  Romulus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拽着Remus的后领把他拖走了,不远处还能听得见Remus大呼小叫的求救声。
  樱宫夜看了眼已经走远的两兄弟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对着电脑继续打字。
  三号店员名为星野夏树,就读于阳熠学院大学部三年级,是个小有名气的魔幻系作家。性格腹黑,脸上经常保持着笑容,喜欢逗弄自己的后辈冬空。意外地在学院内很受欢迎,对外一直保持着温柔好男人的形象。对厨艺不是很在行,不过很会调酒。
  四号店员名为叶月冬空,就读于阳熠学院大学部一年级,在不受父母期待饱受哥哥姐姐暗地里欺凌的家庭下长大。性格冷淡老成,但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只有对朋友才会敞开心中那道紧闭的大门。似乎被不少的女生暗恋着,但都因为性格问题而止步不前。因家庭原因,厨艺十分了得,意外地喜欢甜食。似乎很喜欢看夏树写的魔幻小说。
  五号店员名为天羽诗音,就读于阳熠学院大学部二年级,和真希是从中学时就认识的亲友。性格内向,是个优等生,但不怎么擅长数学,喜欢看书,不擅长与人交流。看起来很弱,实际上练柔道和空手道已经有五年以上,拥有黑带实力,不过不喜欢使用暴力,非正常情况下不会动手。某种意义上比冬空还要难相处。
  六号店员名为冰见真希,就读于阳熠学院大学部二年级,和诗音是从中学时就认识的亲友。性格外向,成绩还算不错,擅长理科,喜欢玩游戏,朋友很多,但最喜欢和诗音在一起。因性格和外貌的关系,很受老师和学生的喜爱。
  呼~终于打完员工档案了,剩下的就差我们的了。樱宫夜伸了个懒腰,动了动僵硬的胳膊和肩膀,倚靠在背垫上,无力喊道:“翼,快给我过来这里!”
  刚说完没多久天野翼便走到樱宫夜的背后,两手撑在了椅背上,低头问道:“夜,怎么了?”
  樱宫夜仰起头,刚好对上了天野翼的视线,语气不自觉地带着一丝慵懒:“帮我打档案,只需打我和雪的档案就可以了,你的我来打。”
  天野翼点了点头,就着靠在樱宫夜背上的姿势开始打字。
  店长们的档案:
  一号店长名为樱宫夜,与樱宫雪是兄妹关系,和天野翼是竹马竹马。性格外冷内热,有天然呆的一面。喜欢喝咖啡和看书,厨艺很好,意外地很擅长玩游戏。实际上也是很出名的魔幻系作家,算是夏树的前辈,绘画能力很强,经常帮妹妹画同人志。很受人欢迎,但本人不怎么在意这些。经常会和翼一起被妹妹拉去做苦力。
  二号店长名为樱宫雪,与樱宫夜是兄妹关系,和天野翼是青梅竹马,就读于阳熠学院高等部二年级。性格变化多端,宅腐双修。喜欢看动画和书,厨艺很了得,据说当时是因为有了想要吃的食物可以自己做的想法而专门去向哥哥学习,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实际上也是很有名气的耽美作家,绘画能力很不错,有空档期的时候经常会去画同人志,顺便赚一下零用钱,经常会去秋叶原和池袋。(PS.是代理店长)
  天野翼打完自己要输入的部分后想要把手悄然从键盘上离开,只是缩了一半便被樱宫夜抓住了手臂,只见他慢慢扭过头来,皮笑肉不笑地望着自己,薄唇微微张开,猛地一口往天野翼的左脸上咬去。
  “嗷——!”杀猪般的惨叫声穿透过咖啡馆的墙壁,在寂静无声的巷子里回响,连停留在巷子里的乌鸦们都被惊得纷纷拍翅飞走了。
  直到嘴里尝到一丝血腥味樱宫夜才离开了天野翼的脸,看着他脸上的血牙印,满意地舔了舔虎牙。而天野翼在樱宫夜的嘴离开后立刻捂住了左脸,一脸恐慌的望着樱宫夜,身体很明显在哆嗦着,连声线也在颤抖:“夜,你你你你在干嘛?!要是我毁容了怎么办!夜你好狠心!”
  樱宫夜冷哼了一声,怒瞪着天野翼说道:“我想问你一下,这个‘有天然呆的一面’是什么!我才不是天然呆!”修长的手指直指向电脑屏幕,很明显对此十分不满。
  “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嘛!你有时候就是这样啊!不然可以去问一下小雪!”天野翼一脸我被冤枉了的样子,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左脸受伤了的部分,倒吸了一口冷气立刻缩了回去,“话说为什么是咬脸啊!”
  樱宫夜抽了抽嘴角,一脸‘算了我不计较’的样子看了一眼天野翼,拉开抽屉拿出两片创口贴递给他后,才悠悠地回答道:“中国有句话叫作君子动口不动手。”
  天野翼满头黑线,无奈的说道:“这话不是这么用的好吧。”撕开创口贴的包装,轻轻贴在受伤的地方,两片创口贴刚好完全遮住了伤口。
  樱宫夜看天野翼没问题了便继续把档案输入文档。
  三号店长名为天野翼,与樱宫夜和樱宫雪是幼驯染。性格活泼开朗,善于交际,但有点迟钝。喜欢摄影、运动和听音乐,虽然音感很强,但是个音痴。由于性格和容貌的原因,非常受女性欢迎,但是感情很专一,会与她们保持一定的距离。绘画能力算不错,有时会被雪拉去帮忙画背景和上色。经常会和夜一起被雪拉去做苦力。
  按了保存之后便点叉了,樱宫夜伸了个懒腰,松了口气,终于打完所有档案了。
  天野翼眯了眯眼,摸着下巴说道:“我说夜,我们的档案写那些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啦,琐碎的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好了,去我的房间吧。”樱宫夜站了起来,拽着天野翼的手臂上楼回房去了。
  翌日的早上八点钟,好几个人的脚步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耀眼的光线透过咖啡馆的玻璃斜射在地面上,晕染着点点光斑。
  此时在咖啡馆的二楼,有九个人围在餐桌上吃早餐,顺便聊一下闲话。
  “对了,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啊?”Remus咽下刚喝下去的牛奶,兴冲冲地挑起话题。
  “嗯?那人不就是翼哥吗?”冬空抬了一下头说道,接着又垂下眼帘继续咀嚼手中的面包。
  于是乎除了翼本人和夜之外,其他人的视线集中在翼身上。
  翼僵住了,桌下的那只手扯着夜的衣服下摆,想要他帮忙转移话题,只可惜夜并没有理睬他,仍然在消灭早餐中。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翼就感到一阵阵肉痛,昨晚的伤口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中,夜这家伙到底是有多用力咬自己啊。
  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翼并没有察觉到夜的视线,夜看了眼明显在神游中的竹马轻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好了,你们就别为难翼了,吃完早餐后该上班的人换好制服下去做好准备,该上学的人赶紧回学校。”
  “是——”听到店长这么说了,众人的目光也就移回去了,并且加快速度解决眼前的早餐。
  高中生三人组吃完早餐后便去上学了,而诗音和真希也因为有早课所以紧接在三人组后面上学去了。剩下上午没有课的夏树和冬空则回房换制服,而夜和翼在两人换制服的期间先行一步下楼去做准备。等夏树和冬空下楼时,夜便去把门外的牌子调转过来。
  欢迎来到忆夜咖啡馆!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章或许还不怎么好看,但我会加油的!!请大家继续看下去,蟹蟹> <
 
  ☆、零君的到来
 
  哐啷一声玻璃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穿着连衣裙的女人,手上还拉扯着一个神情淡漠的男孩。
  “欢迎光临,这边请。”冬空带着两位客人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桌面上的花瓶里百合花花瓣在轻轻摇曳着。
  女人脸上怒气冲冲的表情在看到帅气的冬空后,立刻笑得像一朵开的过于灿烂的花朵,一条条鱼尾纹在眼角绽开。
  冬空在放下菜单后立马转身离开,厌恶的表情没有一丝掩盖在脸上浮现。
  而夏树他们看见冬空脸上的表情后有些无奈,待冬空走近吧台的时候,夏树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说道:“辛苦你了,冬空。”
  冬空正想回答,那女人便满脸笑容地朝冬空他们这边招了招手,“不好意思服务员,我想点东西。”
  冬空蹙了蹙眉,深吸了口气,一手扯住了夏树的衣服下摆哀求道:“夏树前辈,麻烦你去下单吧!!”
  夏树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唇边勾起一抹坏笑,俯身在冬空耳边悄声说道:“可以啊,不过是要报酬的哦。”
  “啊?”冬空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他说的含义,脸上一阵青白,但还是豁出去了,“我知道了,之后会随你所愿的。”
  “冬空真是个好孩子,呵呵~~”心情颇好的夏树走到女人所在的桌旁,脸上摆着温和的笑容,“请问想要点些什么?”
  女人瞬间老脸通红,支支吾吾地说道:“啊那个,呃嗯,要、要一杯冰拿铁和一杯混合果汁。”
  “一杯冰拿铁和混合果汁是吧,请稍等片刻。”记下来后夏树转身走向吧台,唰的一声把纸张放在台面。
  在把饮品放在女人和男孩所在的桌面上后夏树便和冬空他们一起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悠闲地看着那个位置上所上演着的单方面家庭闹剧。
  男孩轻咬着吸管,缓慢地吮吸着玻璃杯里色彩丰富的果汁,垂着眼帘似乎是在神游中,思绪早已飘去不知何方。
  而女人只是一味的在辱骂着男孩,并没有察觉男孩一开始就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砰!”的一声巨响,女人发觉了男孩并没有在听自己说话,怒得一手用力拍在了玻璃桌上,男孩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地瞟了女人一眼,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咖啡馆里响着:“请不要那么用力的拍玻璃桌,坏了是要赔偿的。”
  女人气的浑身发抖,扬手就要一巴掌拍到男孩稚嫩的脸蛋,只是中途被一只白皙的手给抓住了手腕。
  “这位女士,请不要对孩子动粗。”冬空冷着脸望了望女人,手不自觉的加强了力度,直到女人发出痛苦的呻吟时才惊觉,连忙松开了手,一脸厌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手,好像上面沾着不干净的细菌。抬头望向夏树,与他展开了眼神的交流。
  ——夏树前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