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给我过来 作者:概不期

字体:[ ]

 
 
文案
 
檀小介一直是薛中州心头的隐疾,这心疾隐性了十来年,时不时地也会跑出来发作,叫薛中州担忧挂念。
 
他带着这心疾从少年到青年,也带着它跟唐语恒关系暧昧不清。
 
当看到檀小介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薛中州第一个反应是......他还是记忆里那个软乎乎的小胖子。
 
第二个反应:诶?!他身边那个男人是谁!
 
薛中州咬牙切齿,无论是谁,他都要把檀小介抢回来。变成他一个人的!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檀小介,薛中州 ┃ 配角:唐语恒,许景,吕远智 ┃ 其它:别后重逢,都市文,1V1,HE
 
 
  ☆、章节一
 
  薛中州从暮色一走出来,外面一阵冷风就开始往衣服领子里涌。他倒抽了口气,左手还扶着自己胀痛的脑袋,右手就去把衣服又拢了拢。一面口中迷糊说了句:“T市最近是什么鬼天气,都已经四月份了还这么冷。”
  冷风这么猛地一下强烈的刺激,薛中州觉得好像自己的脑子好像清醒了不少。但是意识还是有一些不清楚。
  都怪吕远智非打电话让他今晚过来一起玩,不然他现在应该早回家泡个热澡准备睡觉了。薛中州懊恼地想。哪还会像现在这样,头脑昏沉,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吕远智傍晚时打过来电话说是跟几个融资公司行业的老板喝酒,薛中州本来当时一接电话就是想拒绝。跟那些个中年粗犷男人喝酒吃饭,薛中州是一想就觉得头大。实在是说不到一块去。
  吕远智就马上回他说,那几个同行可不是什么资历深的中年人,只是新兴办起来公司的几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青年。年纪跟他们两个都是差不多的。
  薛中州想了想,也就答应了。吕远智的本意其实也就是找个熟人一起过去陪着,关系什么的也能套的更快。他跟吕远智这么铁的关系,吕远智需要什么忙,薛中州都是铁定会帮的。更别说这么个小事。
  薛中州知道吕远智是证券公司开了没两年,急需跟别人稳固合作的境地。反正晚上也没什么约,最后就决定过去一趟了。
  结果一进到了夜店里面就失了分寸,暮色里面气氛太好。薛中州在角落的散座上独自坐着时,看见舞池里面好几对男女在激烈地接吻。他看到了,觉得心里有那么点不自然。
  微微转开眼之后,又看到自己的邻座那边有两个男人在亲密地贴着。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将手伸到另一个男人的裤子里揉.捏。薛中州脸顿时有些热,本想赶紧扭过头来,结果竟然看到被压在下面的那个男人裤子已经被褪下了半截。露出了两瓣白皙的屁股,就正对着薛中州。
  “拜托...这是大厅。要做也上楼开个房吧。”薛中州无奈地低语着。
  他感觉瞬间有了些异常的亢奋,于是转过眼来赶紧定了定心神。一开始刚进来暮色,薛中州就拒绝吕远智和那几个人下去跳舞的邀请,准备一个人在卡座这里坐会儿。
  这会儿吕远智又退回来叫他:“中州,你过来一起玩吧。一个人坐那儿也不嫌无聊。”
  薛中州脑子里满都是刚才看见的那两个男人亲热的情景,这会儿急忙就应下来。最后陪着吕远智跟他那几个商业同行嗨了一个晚上,度数高的洋酒喝了足有四五瓶。
  薛中州看着表上时间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就想着赶紧回家。虽然明天是周末,但他还是有事要做。
  结果吕远智还没尽兴,跟一个刚认识的夜店女人搂着还在继续喝。连带着还有他那几个融资业朋友。
  薛中州虽然独居但也比较有原则,所以这就道了别独自从暮色里走了出来。
  走出来了才有了点茫然。自己喝成这样...还怎么开车回家?T市酒驾最近查的很严。现在上路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薛中州捂紧了衣服,顺手从衣服的左边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把锁划开一看,揉了揉眼,看见上面有四通来自唐语恒的电话。估计是刚才在酒吧里面气氛太嘈杂,所以他才没有听见。
  薛中州刚想回拨过去电话,后面的旋转门就突然走出来了几个人。动作踉踉跄跄的,把薛中州的身形也给撞到了门前的阶梯下面。
  薛中州看过去一眼,也没想计较。索性就直接下了阶梯,走到门前的一处墙前面蹲了下来。手里还握着他的那只手机。
  暮色的旋转门此时又打开了,薛中州望过去一眼,看见这回走出来的人是吕远智。
  他这么单枪匹马地走出来,看来他那几个朋友是实在喝高了。薛中州又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问了句:“你那几个朋友呢?你怎么自己出来了。”
  吕远智笑了两声,身形看着也有些摇晃:“他们醉成烂泥,都在昏睡。中州,你怎么回去?要不我打个电话叫人过来送你回家?”
  薛中州想了想,现在这个点哪还有什么人可供吕远智使唤。就挥了挥手回了句:“哎,不用了。这都凌晨两三点了...我自己开车回家吧。”
  “可不行。我放心不下...要不我送你回家得了。不然你要出个什么事?”吕远智看着蹲在地上拿着手机的薛中州。
  “你这清醒程度看着还不如我呢。得了...我自个回去吧。实在不行叫个代驾就行了。我再待一会儿就准备拨给代驾公司了。”
  吕远智笑了开,回了声:“那行,我这也就放心了。那我回去里面了...今晚看来是走不了了。一会儿跟那几个朋友去楼上开几个房间,凑合一晚就得了。”
  薛中州低了头,把目光投回了手中的手机上。“成,你回去吧。明早我再给你打电话。我这唐语恒给我拨了好几个电话。我得给她回过去。”
  吕远智应了一声,转身又走回去了暮色里。
  薛中州这就按了几下手机,给唐语恒拨了回去。电话没响几声就被那头接了起来,唐语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困倦:“喂?薛中州你一晚上干嘛去了,现在才给我回电话。”
  薛中州笑了两声:“唐语恒你还没睡吗?这都什么点了。我临时跟吕远智过来泡夜店了,里面太乱,我没听见你电话。”
  “去哪了。暮色么?”唐语恒随意问了句:“你们俩也就只能去那了。”
  薛中州“嗯”了声,又重复问了句:“你怎么现在还没睡?”
  唐语恒那边好像打了个呵欠,随即回道:“你以为我不困呐。今天晚上心里不得劲,就是睡不着失眠。我就爬起来打游戏了,打到这个点。唉明天还要去上班,现在真的好困。”
  薛中州嘱咐她:“你赶紧睡。我跟吕远智是明天周末双休。你又不休息,还作到这个点。”
  “我知道了。”唐语恒又打了个呵欠:“我这就准备睡了。你现在到家了吗?”
  薛中州回她道:“还没有。我还在酒吧门口蹲着,就准备回家了。那个...我准备叫个代驾。你给我查个代驾公司电话号码,然后给我发过来吧。”
  唐语恒应了声:“好。一会儿就短信发给你。”
  薛中州都准备挂电话了。唐语恒又开始大声说了句:“哎别挂电话,扯了这么多我都忘了一开始给你打电话要说的事了。”
  “后天中午记得回家吃家宴,我妈晚上刚给我打电话提醒我来着。还顺便说让我也知会你一声。”
  薛中州拍了下脑袋,站起了身:“哎呦,我差点就忘了。团圆饭团圆饭。又到了这个吃团圆饭的日子。成我知道了。”
  薛中州这边收了线。不过一会儿,唐语恒那边就发过来了短信。薛中州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叫了个代驾过来。
  薛中州上了副驾坐着,代驾司机坐进了主驾的位置上。薛中州一坐进去就先指挥代驾司机:“先帮我把车里面空调打开。”
  一面又拢了拢衣领,懒懒地靠到了背后面的沙发靠背上,眼睛半闭了上。
  檀小介看了看旁边的已经闭了眼的薛中州,急忙回了句:“噢,您等一下。”手在车壁前面的一堆按钮上摸索着,最后摸开了那个AC旋转按钮。
  暖气徐徐地释放了开,薛中州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地址是永安新城那边。”他开了口。
  檀小介动作有些笨拙地发动引擎:“嗯,好的。”
  薛中州打算是小眯一会儿睡个小觉,结果迷迷糊糊的他是感觉车老是急刹车。而且方向好像也不稳似的,老是左右乱偏。但他又实在觉得眼皮子太沉,不想睁眼看。
  好不容易车停了下来,薛中州想应该是到了红灯路口了。他就半睁开了一只眼睛,正看见坐在他旁边的檀小介正低头看着脚下的油门和刹车的位置。
  檀小介微抬头一看见薛中州睁开了眼,并且正在看着自己。赶紧正色,绿灯一亮,就手忙脚乱地去踩油门,然后换挡。
  “离合器踩到底。”薛中州眯着眼看着他生疏的动作,下了指令:“方向盘控制好,不要跑偏。我看你都快开到道路中间了。”
  檀小介赶紧照着薛中州的指令做,一面还解释道:“那个...你继续睡吧。我来开没有问题的。”
  薛中州看着他努力正色的脸直笑:“我可不敢睡了。怕一会儿你给开到天桥下面的河里。”
  他也就是开了个玩笑,现在稍微严肃了严肃:“你是刚上路没多久吧?”
  檀小介鼓了鼓腮帮子,板正地回道:“当然不是的。我上路一年多了噢。”
  薛中州看着他的样子又开始笑,心里明白却又不想戳穿。就这个开车的生疏样子,上路一年多了。骗人也不带这样骗的。
  这会儿又到了转弯的地方,檀小介该是减慢速度然后换挡,薛中州看着他的样子心里直发急:“换挡时候不要看变速杆。换挡要换到底。”
  檀小介又摆弄了好久,才转过来了这个偏僻的小路上。薛中州松了口气,想着可亏现在是凌晨两三点的时辰,车少。要不大白天按这个小司机这个开法,不早就撞上车了。
  他这么心里想着,眼睛也开始抬起来稍微打量了檀小介一眼。
  脸庞看起来略显青涩,脸颊上还有些婴儿肥。再往下看,上身穿着一件印着一只小红猪的卫衣,下身简单套着一件休闲运动裤。
  薛中州又把目光放回了檀小介上身那件小红猪卫衣上,最后还是禁不住地笑出声。
  看起来好像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吧。穿这么幼稚的衣服。
  檀小介听到他的笑声还有些无措,小声嘟囔了一声:“在笑什么...”
  薛中州看着他衣服外露出的那一截脖颈,在车内的灯光下好像格外白皙。然后又落回到他的整体身形上,即便衣服严密盖着也能看出来是有些微胖的身形。但又胖的不过分,恰到好处的程度。
  尤其是这个小司机那双手,薛中州也望过去一眼。胖嘟嘟的看起来很多肉。捏起来手感一定很好。他此刻竟然这么想着。
  小胖子...薛中州低低笑着。给他很熟悉的感觉。让他又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人。
  檀小介似乎也感受到了薛中州打量过来的目光,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为什么看我...”他又在小声嘟囔。
  薛中州的醉意似乎又上来了。他迷糊地又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车就停下了。
  檀小介把安全带解了下来,然后试着推了推薛中州,说了句:“那个...先生,你家到了。你醒一醒吧。”
  薛中州被他给推醒了,之前涌起的那个微妙念头此时也有些搁浅,他揉了揉眼睛,掏出上衣口袋中的钱包给檀小介钱。
  檀小介任职的这家代驾公司有规矩,说是开车之前得核对一下顾客的身份证,然后避免出什么错。檀小介一开始刚上车忘了这回事,这会儿就又想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