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不得长生 作者:长乐思央

字体:[ ]

 
 
文案 
大小姐顾萱和药剂师顾长生曾待过同一家孤儿院,顾萱喜欢顾长生,而江源喜欢顾萱。
在未遇到顾长生之前,他因为顾萱讨厌这个男人,在遇到了顾长生之后,他觉得自己开始讨厌顾萱,和顾长生相处的第一百零八天,江源彻彻底底患上一种名为顾长生的绝症,死心塌地,无可救药!
江源:纵使粉身碎骨,无药可医,我亦无悔
顾长生:麻烦让让,别挡着我配药
一句话简介:在逼格极高的未来星际背景下“情敌”变情人的狗血纯爱故事
避雷针:
◆这是一个狗血的抱错的故事
◆主攻,顾长生是攻,没逻辑,谢绝人生攻击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怅然若失 阴差阳错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长生 ┃ 配角:凯恩·路易斯,江源,奥斯顿·菲利普斯 ┃ 其它:主攻文
 
 
  ☆、01孤儿院
 
  “顾小草,以后你一定要听顾先生的话,好好过日子听到没!”胖得和大冬瓜一样的里德女士给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整了整衣领子,然后牵着那穿着漂亮的白色泡泡裙小女孩的手一同走出了孤儿院。
  等着她们的是一辆黑色的沃尔莱加长版轿车,车前头站着穿着燕尾服戴着白手套的中年男人,他的礼服上没有一丝的褶皱,整齐的大背头上抹了发蜡,虽然风刮得很大,他的鬓角也没有一根发丝零乱。
  胖冬瓜女士脸上的神情由冷漠转为谄媚的笑,她把小女孩纤细白皙的手交给对方,还轻轻的在女孩的背后推了一把:“快过去吧,我真舍不得你。”
  一边说着,她竟开始抹起眼泪来,棕黄色的眼珠里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倒是一副十分伤心的模样。直到带着燕尾服的男人递给她一张数量十分可观的支票。
  里德一只手拿着洁白的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余光瞥了上头的数字,心里飞快的计算着上头到底有几个零,低垂着的脑袋不自觉的就咧开嘴来,参差不齐的一口白牙暴露了她无法言喻的好心情。
  “小姐,请上车。”男人不再看她,伸出手来为小女孩拉开了车门。那小女孩却驻足不肯离去,等到里德瞪了她一眼,才害怕似的钻进了车里。
  在燕尾服管家关好车门的时候,她的手一直扒在窗口,小声喃喃道:“为什么长生还没有来?”
  除了满面红光的大冬瓜女士,她所期待的那个身影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无论是她们一起住的房间,还是一起玩的仓库,她要离开了,他却一直没有过来。
  “小姐请把手收回来。”面目和蔼但声音严肃的管家为她系上安全带,宣告了一个对她而言幸运也不幸的事实:“家主要我转告您,小姐的名字是顾萱,而不是顾小草。您有五分钟的时间做最后的告别。五分钟后,车子会离开这家孤儿院,回到顾家,请把它彻底忘记,以后也不要回来。”
  被改名为顾萱的顾小草不自觉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的手指不安的绞在一起,看着孤儿院已经空荡荡的门口,风把孤儿院面前的芨芨草吹得东倒西歪,还有几个红红的酸果子从院门口的那棵枣子树落下来,红艳艳的颜色,因为难吃一向没有人捡。
  五分钟变得和五天一样漫长,然而她等待的那个人一直都没有来。管家温柔却又强势的把顾小草的脑袋和手扳回来,吩咐一直未下来过的司机:“开车。”
  已经变成顾萱的顾小草有些难过的低下头来,她觉得非常的伤心,但却不发一言。顾小草从来是一个胆小又怯懦的孩子,她做过的最勇敢的事就是喜欢顾长生。即使她成了顾萱,据说是顾家的流落在外的二小姐,却还是连对管家说实话的勇气都没有。
  她就是这么一个怯懦又不好看的小姑娘,顾萱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嘴唇一张一合:再见顾长生。
  拿着有六位数字支票的里德女士哼着乡间小调走进了孤儿院,她从口袋掏出一串钥匙,拈出来最长的那一根,然后打开了那扇被锁着的门。
  坐在窗口处画画的男孩子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吊带裤,他的衣衫破旧但干净,乌檀木一般的柔软头发,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细腻的肤色和红玫瑰般的嘴唇,一个好看的像天使一样的孩子。安静乖巧但又倔强。
  他的面前是架着的半人高画板,画布上面盛开着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它们有着金黄的色彩,透出的温暖美好和这所孤儿院格格不入。里德女士用那长长的钥匙柄敲了敲门,面上的肥肉把她棕黄色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出来吃饭了,顾长生。”                        
 
 
  ☆、02新爸爸
 
  顾小草被人领走的第二个星期,伙食和住宿条件都得到改善的孤儿院门口又停了一辆新车。这辆车和那豪华的加长版沃尔莱完全不一样,这是一部跑车,造型非常拉风,还是十分耀眼的银色。
  爱车的人一眼就能瞧出这是苏尔曼出的最新款,海陆两用,高能配置。是最受当下年轻人追捧的一款,但也因其昂贵的价格让帝国大多数人都望之却步,热闹的帝都都不常见,更别提这种条件甚是糟糕的平民区孤儿院。
  车出现的地方不对,车子的主人和车型也一点不搭。坐在车子驾驶位的男人稳重内敛更适合弦驰那低调的奢华,而并非张扬嚣张的苏尔曼。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身形修长,完全手工的黑色西装内衬纯色白衬衫,恰好摆放在正中央的银灰色领带,有着面无表情却十分立体的俊美面孔。
  不同于帝都那些完全封闭式设备高端的福利院,这位于平民区的孤儿院和几万年前水蓝星历史上记载的那种孤儿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的大门在白天永远为可能的慈善者而敞开。
  从顾家拿到的那一笔钱,足够让里德女士在得到讯息后用买来的新衣服把她的新货物打扮得漂漂亮亮。
  连可爱都算不上的顾小草穿上那一身公主袖的泡泡裙都多了几分俏皮可爱,而顾长生的容貌院里的小孩子中本就是最出众的一个,换上了这一身贴身的新衣物,不笑也一下子比过了光屏上那些红透半边天的小童星。
  里德女士满意的压了压男孩子翘起的领角,本来准备捏一捏那白皙的脸蛋,一想到对方柔嫩的肤质,手在半空中又缩了回来:“领养的手续已经办好了,待会儿你跟路易斯先生离开,院长知道你最听话,绝不会在领养者的家里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对不对。”
  顾长生安静地看着她,仿佛对面站着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不是生气的时候会打骂孩子的院长,在他眼里,对方和路边开着的野花或者是芨芨草没有任何区别。
  在里德女士等到不耐烦要发火的前一秒,顾长生轻轻地点了点头:“好的,里德女士。”
  小男孩的眉眼温润,声音像是山溪间徐徐流淌下来的泉水。天然的山脉和泉水早就成了历史书和古董山水画里才有的东西,但顾长生的一切都总是能够让里德女士联想起这些温柔的事物来。
  她脾气暴躁,但却对这个黑头发的小孩有着特别的优待。顾长生的名字比起里德啦,苏尔特这些名字来说,并不怎么好念,但她却一念就把这拗口的发音念了三年。
  现在她要把顾长生送出去了,和送顾小草的幸福不一样,她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再怎么舍不得也比不上那一大笔钱财来的重要。最要命的是,领养顾长生的人可是她惹不起的大人物,若非如此,就算给再多的钱,她也不会有那个胆子把顾小草和顾长生的血液报告混淆。
  里德女士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这一次她可不敢牵顾长生的手,只是让对方跟在她的后面往外走。顾长生背着他新的小书包慢悠悠地跟在后头,那里头只装着他平时写字画画的笔,一本小本子还有一瓶小孩子最喜欢的能量饮料。
  还没等她们走到门口,就和来领养顾长生的男人碰上了,里德女士立马把肥胖的身躯挪开,让顾长生小小的身体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
  里德女士显得很诚惶诚恐“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若是知道对方会亲自过来,她肯定一早就带着小孩在门口等候了。
  那身形挺拔的男人却没有理睬她,而是向小孩伸出了一只手,用有些别扭但流畅的华夏语说道:“我是你的新爸爸。”                        
 
  
 
  ☆、03新的家
 
  顾长生没动,男人的手就那么僵硬在半空中,里德女士又不敢去推顾长生一把,只好着急地利诱道:“快点把手给路易斯先生啊,长生不是一直很想要个爸爸吗?只要跟他走,你就能过上好日子,也会有新的画笔和画板,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里德女士还想多说什么,就被弯着腰伸出手的男人扫了一眼。没什么温度的一眼,却叫她心里直发凉,立马就安静的闭上了嘴。
  不同于其他的伪慈善家们,这一位看起来对顾长生非常的有耐心。那一个眼神就能把她吓哭的脸上甚至浮现出十分温和的笑容。
  虽然在里德女士看来,这份笑容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出现简直比对方不笑还可怕,但他确确实实表现了他是真心想要收养顾长生这个孩子的。
  她的目光转到不识趣的顾长生身上,在凯恩?路易斯用自个那张冰块脸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来的时候,顾长生把自己的手搭在了那只有力的大手:“我跟你走。”
  他仰起脸来,一字一句的认真道:“冰雪女王很好看,笑,很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啪!”里德女士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圣主在上,她真的不是故意笑出声来的。
  不过这位来头很大的领养者看起来并没有在意她的失礼,只是把那只搁在他手掌上的小手握紧,然后把小孩连着那个小书包一下子抱进了车里。
  帝国的人类平均年纪是200岁,小孩一出生就可以到公立机构的婴幼儿保护中心领取胶囊,婴儿会基因培养业里沉睡二十年,然后开始缓慢增长,于五十四的时候成年,但是从五十四岁以后容貌就会停止变化,等到一百五十岁左右的时候再以缓慢的速度变老。
  因为环境的缘故平民变老的速度要快很多,而帝国的高层人物,以及贵族王室衰老的速度都极慢。领养自己的这个男人容貌停留在古人类三十岁的样子,衣着考究,车子看上去价格也很高。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来领养自己,但他其实并没有拒绝的权利。不过庆幸的是,对方态度温和,而且应该是真心要认他做养子。这比那些对自己有着奇怪的想法的啤酒肚大叔不是好太多么,小孩的脑袋微微垂下来,眼睛看着换了新鞋的脚尖并不说话。
  他把自己的小书包抱在前面,十分安分的任由对方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在开车之前,男人问了他一句话:“你喜欢这辆车吗?”
  顾长生犹豫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银色很漂亮。”
  顾长生甚至来不及晕车,车子就已经停了下来。他的安全带被解开,然后被对方以一种抱珍贵易碎品的姿势小心翼翼的从车门抱了下来。
  其实顾长生很想说,他今年已经33了,即使是换算成古人类的年龄也有11岁,已经过了《星级儿童保护法》所保护的这个范围。
  在他这个年纪,有些平民家的小孩已经开始为家里辛勤工作了。完全没有必要用这样的姿态来保护他,如果不是两个人的面孔相差太大,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并非对方养子,而是亲生的孩子了。
  然而他什么都没有说,等到踏踏实实的站在了地面上,才由对方牵着手,通过悬浮梯到浮在空中的他的新监护人的住处去。那是座非常美丽的空中花园,以往的他只能够在看光屏节目中,男主或者女主豪华的住所时才能够看到。
  在到那空中花园之前,男人又问了一遍:“你觉得那辆车子怎么样?”
  “我不喜欢跑车,但是银色很漂亮。”
  “那下次就换辆车,那辆不要了。”顾长生听见他的新爸爸这样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