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烟如火 作者:月下贪欢/直末

字体:[ ]

 第1章 一
 
    赵小姐打来问我看不看电影。
 
    我正好没什么事,于是就赴约了。
 
    看得是刚上档的武侠片,主演是张震,刘诗诗。
 
    印象里,赵小姐一贯浪漫,我以为该看得是一部爱情片,例如失恋三十三天那一类的。
 
    问赵小姐,她坦荡荡的答:因为我喜欢张震。
 
    我说:我记得张震结婚了。
 
    赵小姐难得没形象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她说:那又不妨碍我喜欢。
 
    我懂了。我看电影。
 
    电影比我预期来的好看。我挺喜欢武侠片的,这一部里头的招式打得漂亮,张震演技也不错。
 
    倒是,刘诗诗美则美矣,可整个人彷佛没有灵魂。戏中她苦恋一个陶公子,可爱得似乎也不怎么深切。
 
    看得我烟瘾都犯了。
 
    一出电影院,顾不了还在公共空间,我即刻点了一支烟。
 
    赵小姐也是抽烟的人,并不在意,但周围时有白眼飘来,这个她可受不了,板着脸让我把烟灭了。
 
    我向来有绅士风度,只得惋惜的把烟按熄了。
 
    “我去化妆室。”
 
    赵小姐抛下这句,转身就踩着高跟鞋走掉。
 
    我两手插在大衣口袋,左右看了一看,视线落在前头的一个电影海报前。
 
    那里站了个人,也是男人,略长的头发往后梳,正微低头,按着手机看。
 
    男人比我高。
 
    比我…帅。
 
    用帅这个字比较通俗了点,在我心里,其实一直觉着那一张脸该以美来形容,所谓眉目如画,就是这样吧。
 
    但这样,有点肉麻。对方也不喜欢。
 
    今日天气冷,他套着一件长毛呢大衣,里头搭了件中领针织上衣,合身的休闲西裤下是John Lobb的男鞋。
 
    不愧是赵宽宜,就算是看个电影,都一样讲究衣着。我欣赏了会儿才走过去,和他打声招呼。
 
    赵宽宜抬起头,要意外不意外的抬了下眉。
 
    “程景诚?”
 
    我笑,“你也来看电影?”
 
    “嗯。你一个人?”
 
    “当然不是了。”我轻松的说。
 
    他不语。这时有个人喊了他,是一个打扮翩翩的美女。
 
    “宽宜,我好了。”
 
    美女穿着长大衣,底下是套着牛仔裤的长腿。她一手拿了个爆米花,手指间夹着电影票。
 
    “走了。”赵宽宜未向我介绍,手一挥,挽了美女走人。
 
    我望着他的背影,看他和美女走入其中一间影厅。
 
    “看什么?”
 
    背后传来赵小姐的声音。
 
    我转头,对她笑了笑。
 
    “刚才碰到妳的儿子。”
 
    赵小姐朝我睇来一眼。
 
    我自然而然的道:“他看见我了,不过没问我跟谁来。”
 
    “都看见是你了,还要问吗?”赵小姐不豫道:“你为何不要装作没看见他?”
 
    我想了想,笑了一笑,对她耸一耸肩。
 
    赵小姐那片擦着珊瑚色口红的唇瓣抿了一抿,,道:“走吧。我约了人在晶华下午茶,你送我过去。”
 
    我立即去挽她的手臂,笑道:“乐意之至。”
 
    说起来,我跟赵宽宜的相识,是因为赵小姐。
 
    但曾经的失和,也是因为赵小姐。
 
    赵小姐家世很了不得,据说她的爷爷跟老蒋总统是过过命的兄弟,作个高阶将领在党内可说呼风唤雨,就算退役下来,势力仍是摆在那里。
 
    赵将军娶了个英国太太,生下一双儿女,女的留法学艺术,男的留美学商。
 
    赵小姐的姑姑后来嫁在了法国,而父亲虽弃武从商,但仍娶了个将门之女,在军政方面的关系一直未断,甚至更好用。
 
    赵家可说是一门权贵。
 
    因为这样,养成了赵小姐的不知世事,以及骄纵傲慢的性子。
 
    但她的男人运不太好。
 
    第一任男友是高中同学,两人一起出国留美,可惜才出国门三个月,赵小姐就被甩了。
 
    按着时下的流行话,对方劈腿,劈得是个金发妞。赵小姐气不过,也去勾了一个洋男人。
 
    不过,说得精准点,对方是个混血。中法混血——当时赵小姐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淡淡的说了这四个字。
 
    而这个中法混血男人威廉先生,就是赵宽宜的父亲。
 
    是的,赵小姐跟他上了一次床就怀了。
 
    当时未婚怀孕可是一桩大的事情,赵小姐的父亲知情后气坏了,与妻子火速赶到美国,把她痛骂一顿,要她打掉。
 
    赵小姐原来也不想留下孩子,但她一向吃软不吃硬,中间闹了好一阵,便拉着男人跑到法国,找好公证人就注册结婚。
 
    事以至此,赵小姐的父母便不管了。
 
    威廉先生由于只差一步就要毕业,于是赵小姐跟他又回了美国,两人过了一段美好的小日子,可惜贫贱夫妻百日恩,两人价值观以及各种方面差得太多,鸿沟在孩子生下来后,越加深得无以挽回。
 
    赵小姐想带孩子回国,她父亲的条件是要离婚;她不犹豫的签字,给了前夫一笔钱就此断了关系。
 
    所以,赵宽宜在二十岁前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赵小姐把赵宽宜留在台湾,一个人去美国完成学业,中间经过赵父的朋友认识了个在美的台湾商人谈先生。
 
    这一次,赵小姐跟对方是正正经经的谈恋爱,两方家庭商量后,等赵小姐一毕业,两人就在当地宴客结婚。
 
    那时赵宽宜五岁,他被接去美国跟两夫妻一块儿生活。
 
    只可惜,此段婚姻生活只维持了两年。
 
    其实生意人也不是不懂浪漫,但放在实际利益前,浪漫都是个屁。
 
    再说赵小姐的性子,又作不惯家庭主妇,时常要往外交际,活动排场比谈先生还多。
 
    当然,花边新闻也比谈先生多得多。谈先生受不了,加上婆媳关系不睦,两方谈了离婚。
 
    赵小姐狠要了一笔赡养费,用那一笔钱作投资,倒也赚了不少。
 
    她回国,在台北租了间高级公寓,一个人养儿子,一个人在社会拼搏,然后不久,赵宽宜又有了第三个父亲萧先生。
 
    萧先生是赵宽宜的法文家教。
 
    虽然赵宽宜没有说过,但我觉得赵宽宜一定不喜欢他第三个老爸,因为比起来,他的法文说得比较没那么好。
 
    而即使已经是第三段婚姻,赵小姐一点也不将就,她请在了圆山饭店。
 
    到这里,就得讲讲我父亲了。
 
    我父亲叫程方,他祖籍在上海,不过他不会说半句上海话,我当然也不会了。我的母亲则生长在台湾,不过不是台北人,而是高雄人。
 
    父亲算是白手起家,事业做得也不错,娶了高雄望族的母亲,更发展的如鱼得水。
 
    我出生时,按族谱是诚字辈,所以按惯例该叫程诚,但母亲嫌喊两个字不亲切,外公也不喜欢,于是就加了个字,变成了程景诚。
 
    父亲无奈,随母亲的意思走,但他是想以后还会有孩子,到时再按族谱来取,哪知道母亲再无所出。
 
    不过父亲终究是遂了心愿的。
 
    总之,父亲跟萧先生是大学同学,两人关系很好,因此收到了喜帖。
 
    我便是在那场婚宴上认识了赵小姐,以及赵宽宜。
 
    我以为父亲的朋友娶得老婆,应该年纪也差不多的,没想到那样年轻,而且居然有个跟我同岁的儿子。
 
    十岁的赵宽宜,模样已经很好看。
 
    我这人从小就不怕生,在无聊的筵席上看到同龄的人又长得好看,立刻凑了过去。
 
    那时的赵宽宜啊,想起来,我真的怀念。
 
    虽然赵小姐在感情上有些不羁,但其余方面可是一板一眼的,因次赵宽宜有良好的家教,说什么都是客气有礼,脸上挂着笑。
 
    不像现在,要理不理,冷冰冰的。
 
    那次认识后,我才发现和赵宽宜读得同一个小学,我俩功课都不错,很自然的玩在一起,后来也读了同个国中。
 
    直到高中的时候,赵小姐让赵宽宜去读美国学校。
 
    我进了当时的第二志愿,学校里男多女少,不过校风开放,倒也没什么不能玩的。
 
    不过比起来,美国学校才是真正的开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