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家包子铺 作者:林稚

字体:[ ]

 ☆、一
 
  
  1
  凌晨三四点,天色还灰蒙蒙的,万籁俱寂。
  阮梦挣扎着自睡了一晚上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睡眼朦胧地瞥了一眼昨晚睡前忘了拉上窗帘的透明玻璃窗。
  遥远的天幕,只有一颗孤零零的星子黯淡地发着光。
  2
  “小哥,我要一个肉包子加一杯豆浆。”“两个肉包一个鸡蛋带走。”“……”不算宽敞的店门前,挤满了附近大学来买早餐的学生。
  阮梦没有请其他人,难免会忙中出些无伤大雅的小错。再一次找多钱给人家后,阮梦白嫩的脸颊像是涂抹上了一层薄薄的胭脂,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谢谢……对不起。”
  周围的学生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在他们这的学生圈里早就流传开了,后街倒数第三家新开的包子铺,包子好吃又便宜,最要紧的是卖包子的小哥是个有点迷糊且容易脸红的美人儿。
  有好吃的,又有美人可赏——这大概是一些不爱吃食堂的同学专门绕路来包子铺买包子的原因吧。
  3
  阮梦想,自己要不要雇一个人来帮忙。
  他的包子铺所在的区域被称之为大学城,周围几所大学隔街相望,人流量自然十分巨大。阮梦在这里卖了一个多月包子,好几次都差点忙不过来了。
  可是,工资该怎么算才好呢。阮梦对这方面没有什么概念,他做的生意本就是薄利多销,第一个月底结算的时候,除去房子的月租金以及日常开销,最后存进银行账号里的钱所剩无几。
  脑海里模模糊糊地闪过以前看招聘广告的一些画面,阮梦在自制的招聘海报空白处,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写下:工资面议。
  盖上水性笔的笔帽,阮梦轻轻地舒出一口气,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4
  招聘海报才贴在店门外,不出两个小时便被人揭下了。半开半阖的大门被人十分有礼貌地连续敲上三次,稍作停顿后又重复敲门这个动作。
  阮梦自打瞌睡的状态中醒过来,愣愣地看着逆着光线大步走到他面前的高大男生,面容模糊不清,手中还抓着自己怀着忐忑的心情贴在门口的招工启事。
  将一杯飘着轻烟的绿茶轻手轻脚地搁置在男生面前,阮梦讷讷地无声笑了笑,“你是来应聘的吗?”话音里带着浓浓的不确定。
  毕竟,即使他再没眼光,也是知道面前这男生所着衣物很是金贵。这样的人,怎么也不会缺钱到要给人做零工吧。
  然而,眉目俊朗的男生却是十分自然的点点头,注视着阮梦的视线里透着不容置喙的肯定。
  阮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子,一直以来在他感受到来自他人的压力时,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做这个动作。就像是能让他紧张不安的心觉得好受些一样。
  既然人家都确定了,阮梦只得把疑惑压在心底,细细询问起男生的情况来。
  男生的名字有些特别,顾宁,唯顾一世安宁。据他所言,是明唐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至于为什么要来应聘,顾宁没说,阮梦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抬起头来不小心对上顾宁直直看过来的目光时,阮梦才发现,顾宁的眼珠子又黑又亮,仿佛在他的注视中一切都无所遁形。
  “那个,工资的话,你觉得多少合适?”有些无措地抿了抿嘴唇,阮梦只觉得脸颊又开始发起烫来。哪有这么直接问人家的,可是他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宁轻笑一声,“你随意就好。”
  好吧。阮梦努力摆出老板的威严模样,开口的声音却一不小心露了怯,“那……那个,我一般早上六点半开门,你尽量早些过来,然后一直工作到八点半。如果你那天有课的话早退一些也没关系的。然后包吃早餐,然后……我一个月给你,嗯……八百块钱好不好?”这个数额还是阮梦将招聘海报贴上去后上网百.度参照出来的。希望人家不会嫌少,阮梦有些忐忑地想,看着顾宁的视线无意中带上了些可怜兮兮的意味。
  顾宁只觉心头一紧,将那些怜惜的情绪压制下去,他轻声笑道:“好。”笑容浅浅,目光深深,一颗心躁动不已。
  不要急,不要急,他所心心念念的,最终一定会得到。
  5
  明唐大学的学校贴吧里一个帖子不断被置顶上来,标题耸动——“会长大人委身美人包子铺为哪般?”
  今日去过包子铺买包子的同学无一不是一脸震惊,内心:卧槽!一向高高在上的会长大人竟然给我找钱还说谢谢了!好感动啊怎么破?!
  任网络上口水与笔墨齐飞,小小的包子铺,依然平静,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待最后一个客人转身离开,阮梦看了下手表,八点零五分,见暂时没有客人来,阮梦进到店里,从厨房端出一锅小米粥,一碟酱黄瓜和一碟花生米。
  盛好一碗粥,阮梦招呼仍坚守岗位的顾宁过来吃早餐。今天一大早,顾宁便等在了店门外,还吓了开门的阮梦好大一跳。不过,顾宁工作时候的表现真的是无可挑剔。阮梦在心里对顾宁的好感又加深了些许。
  阮梦在顾宁对面坐下,见他迟迟不动筷,以为他是不习惯这样的清粥小菜,便赧颜道:“抱歉啊……让你吃的这么简陋。”阮梦寻思着要不他今晚多买点食材做咕噜肉或者其他荤菜留明天早餐送粥吃,毕竟总不好苛待自家员工。
  闻言,顾宁舒展眉眼,嘴角微微上翘温和道:“没关系,我挺喜欢的。”说罢,便坦然地夹了一小箸酱黄瓜,动作缓慢又斯文地送着粥吃起来。
  阮梦放下心来,也开动了,他现在已经是饿到前胸贴后背,急需食物来安慰闹腾的胃。
  两人围着一张小桌子相对而食的场景有种别样的温馨。
  顾宁时不时地看一眼专心致志吃早餐,垂着浓密的眼睫显得特别乖巧的阮梦,慢慢地自心底升腾起真心实意的笑容来。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我开新文了。想看戳我萌点的文,就自己动手啦,希望我能写出来吧。
  嗯,话说我收藏了这么多作者,也只有一刀黄泉和墨封宸两位大大的文,不会让我有一种微妙的雷感。遇到完全契合自己萌点的文与作者,真难,所幸还是有的。
 
  ☆、二
 
  
  6 
  一场秋雨瓢泼而至,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其中。道路两旁的大树,枯黄的叶子不堪雨点的敲打,纷纷零落成泥,铺满了整条街道。
  阮梦出门去菜市场采购食材时,没预料到今日会有雨,也就没带伞。如今只好龟缩在菜市场一隅,惆怅地看着眼前这场仿佛永无止歇的大雨。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再不回去就来不及准备今晚要用的馅料了,阮梦将装着所有食材的袋子紧紧抱在怀里,一咬牙闯进了雨幕中。
  冰冷的雨滴落几乎将阮梦单薄的身体整个淋透,衣服也湿嗒嗒地黏在身上,刺激得身体好一阵战栗。路过校门口的时候,经常去吃阮梦家的包子的门卫大叔看到连忙大声叫住他,“小梦,过来这里。”
  雨声太大,阮梦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然而当他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门卫大叔正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阮梦立即快步走到大叔身边,以为他是找自己有事,便问道:“刘叔,怎么了吗?”
  刘叔没好气地从门卫室里拿出一把伞,塞到阮梦手上,语气带了丝埋怨,“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晓得爱惜自己呢?这么大雨,还往里面冲。”
  阮梦的脸又不可抑制地发起烫来,手里抓着伞,一时有些无措,眼睛不敢看向刘叔,视线便落在了他处,嘴里讷讷道:“我……我这不是没带伞嘛。”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刘叔也是知道阮梦的性子的,这娃模样周正,心肠也好,就是性格太软。家里有一个熊孩子的刘叔总是不由自主地替他操心,阮梦这么乖,会不会被人起欺负了去。想到这,刘叔也不忍心再去责怪阮梦,絮絮叨叨道:“你快些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把头发擦干了,还有别忘了喝杯热姜汤。”
  阮梦点头娃娃一般,乖乖地在一旁不出声只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待刘叔交代完,阮梦仰起头,看着典型北方人魁梧体格的刘叔,眯着眼睛秀秀气气地笑道:“我知道了,谢谢刘叔。”
  刘叔却无端想叹气,挥挥手示意阮梦快些回家。“那我走了,拜拜刘叔。”阮梦转过身,离阮梦与刘叔不远的地方,一个妹子快速地放下手机,假装若无其事地东看看西看看。阮梦奇怪地看了妹子一眼,便撑开伞,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茫茫大雨中。
  回到店铺,阮梦便听话地换了身衣服,再去厨房,一边煮姜汤,一边处理刚买回来的食材。即使外面雨声喧嚣,小小的厨房里仍然保持着它的平静。
  而一向不怎么喜欢玩手机或者上网的阮梦,自然无法得知,此刻的学校贴吧是怎样的鬼哭狼嚎,血流成河。
  【美人湿身皂】我只恨自己手机的渣像素
  如题。露珠我就知道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即使外面在下着大雨,也完全阻挡不了露珠的热情。说来,露珠还要感谢这一场雨呢(?&gtω&lt*?)废话不多说,直接上皂~
  [图片][图片]
  1楼 逢考必过
  沙发是我哒!!!
  2楼雨霖铃
  哇!美人!不行了!我要流鼻血了!求送纸_(:з」∠)_
  3楼 逢考必过
  同求送纸?(? ???ω??? ?)?
  4楼吃饭睡觉打豆豆
  哇擦!这不是包子铺的小哥吗!小哥求嫁乀(ˉεˉ乀)
  ……
  ……
  然而,也不是每个目睹了这个帖子的人,都这么兴致勃勃加喜闻乐见的。比如说,处于学校内部的学生会办公室里,顾宁面色阴沉地看着这两张皂片——
  第一张,轻薄的白衬衣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光滑的皮肤上,显现出照片里的人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柔韧紧致的腰身。由于是侧着身体,只露出了他半边的胸膛,隐隐约约可见上面粉红的一点。
  他脸是湿润的,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又黑又亮地服帖在脸颊一侧,似乎是在认真地看着什么人,圆滚滚的眼睛里有星星,水润润的嘴唇如同抹了口红一般,显得清纯又充满了诱惑。
  第二张,是一个背影,白皙的手指撑着黑色长柄伞,修长的身影像是融进了水墨画中,遗世而独立。如果说第一张皂片是清纯中带着诱惑,那么,第二张便是纯粹的禁欲系美感了。
  紧皱的眉头几乎可以打成一个死结,顾宁面色沉沉的右键保存之后,给吧主发了条信息。几分钟后,那个帖子不翼而飞。原楼主愤怒地重新发了帖,质问为什么要删她帖……不过,这些,就不是顾宁会去关注的了。
  7
  早上刚起来的时候,阮梦就觉得不怎么对劲,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一丝力气,脑袋也像是喝醉酒一般昏沉沉的。抬手一摸额头,滚烫烫的。阮梦迷迷糊糊地想,他大概是感冒了。
  不过,生意一天不做便亏一天,阮梦吞了一颗感冒药便硬撑着继续做准备工作。
  打开店门,阮梦一眼便看到了安静地伫立在店面一侧的顾宁。阮梦冲着他笑了笑,“早上好。” 打招呼的声音却沙哑得十分厉害,瞬间连阮梦自己都吓了一跳,面上稍窘。
  “不好意思啊……”阮梦抿嘴笑了笑,下一秒却因了顾宁突然的动作有些愣住,说话磕磕巴巴的:“你,你要做什么?”
  顾宁二话不说直接拉着阮梦的手将他带回房间,大手摁住阮梦的双肩强迫他在床边坐下,面上一派认真:“生病了就好好休息。”
  他们彼此之间十分贴近,这个距离让阮梦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手一时不知该往哪放,堪堪避开顾宁直勾勾的视线,“……嗯。”
  一声叹息,似有若无。顾宁抬手轻轻拍了拍阮梦额前软软的头发,温声道:“我今天没课,店里的事就交给我。你好好休息,吃药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