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岩 作者:离壬

字体:[ ]

 ☆、01
 
  “对不起,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笑得一脸无辜,轻轻巧巧地给许栖岩发了好人卡,许栖岩的脸瞬间垮了下去,继而想要仰天长啸,人生中的第六次被拒,自己究竟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周靛青,许栖岩忍不住长叹:“靛青我真的那么糟糕啊,为什么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我呢。”
  周靛青没回答他,只是率先向前走去,走了几步不见人跟上来,回头看去,那人仍旧站在原地,耷拉着头,一副沮丧的模样,像只可怜兮兮的大块头的熊,看来这次,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子,也真的受到打击了啊,他叹口气,转身走回去,拍拍他的手臂,语气温和地说:“回家吧。”
  许栖岩乖乖地跟着他,两人一路沉默,像是小时候许栖岩和人打了架,周靛青领着他回家一样,明明,许栖岩还比他大上几个月啊,可是每次都好像,自己照顾他更多一点吧。周靛青又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许栖岩,后者依旧一张苦大仇深的生无可恋脸。
  “喂,你真的那么喜欢那个女生?”
  许栖岩迷茫地抬头:“什么?”
  “刚刚那个女生,你很喜欢她?”周靛青有些不解,“你喜欢她什么?”
  许栖岩挠挠头:“她长得很可爱啊,人也不错。”
  又来了,周靛青颇有些无奈,每次问他喜欢一个女孩子什么,亘古不变的答案概括起来只有两点,无非长得可爱或是人很好,再没其他的理由。
  “你就每次只凭这些浅薄的理由就会随随便便地喜欢一个人吗?”这话问得有些刻薄了,问出口周靛青便有些后悔,许栖岩却完全不在意,他只是很老成地叹了口气,一反常态反过来问周靛青:“靛青,你从来没有喜欢一个人吗?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喜欢哪个女孩子。”
  周靛青一愣,淡淡地回答:“没有。”
  “所以啊,你不懂那种感觉。”许栖岩说,忧桑地望向天空,天空已经开始暗下来,几朵红色的云飘在天边,又渐渐散开。
  周靛青面无表情地看着许栖岩仰着的侧脸,平心而论,许栖岩长得并不难看,脸部轮廓鲜明,浓眉大眼,只是皮肤稍微黑了一点,个头稍微高了一点,块头稍微大了一点,看上去便多了一份凶煞之气,小时候有许多小朋友很害怕他,不要和他玩,长大了,大家都懂事了,因为许栖岩脾气好,对朋友又很讲义气,渐渐交到很多朋友,男生都很喜欢他,甚至有些可以称为崇敬,女生则大部分敬而远之。
  周靛青轻轻地“哼”了一声,没再说话。一直到家,两人都没有再交流,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出声。
  到家互相道别,转身各自进门,许栖岩敲门,周靛青从口袋里摸钥匙,他们两家是门对门,从周靛青一家十年前搬过来,两人便一起长大,两家家长关系也很好,小时候周靛青父母工作忙经常不在,他便经常被父母托付到许栖岩家,周靛青长得乖巧人又懂事很讨许栖岩父母的喜欢,倒像是许家的另一个孩子。
  周靛青进家门,照旧空荡荡的,父母还在国外谈生意,他回自己房间换下校服,到厨房想给自己做些吃的,父母提议过要给他请个保姆,但被拒绝了,能自己解决的事,他不想去麻烦别人,而且,让一个陌生人进入自己的空间并不是一件让人喜欢的事情。
  刚刚找出两个鸡蛋,有人敲门,周靛青放下鸡蛋去开门,果然是许栖岩站在门口:“我妈喊你去我家吃饭,你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吧。”
  周靛青摇摇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做饭的,帮我谢谢你妈妈。”
  “啊?可是……”许栖岩挠了挠头,面带为难。
  “没关系,又不是小孩子了。”周靛青淡淡地笑了笑,“我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了。”
  许栖岩看着他淡然的笑容,总觉得在笑容里有一股不可否认的力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点头,转身走了。许栖岩从小就不明白周靛青都在想什么,他完全猜不透他的想法,有时候觉得他老成得不似一个少年,尽管他在笑,但仍旧感觉两人间的距离十分遥远,无法跨越一般。
    
 
  ☆、02
 
  周靛青坐在秋千上,低垂着头,风渐渐地吹起来,湿润的感觉,他甚至能够闻到泥土的味道,大概是要下雨了吧,他想着,却依然默默地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打算。周围一片寂静,静得像整个世界只剩他一个人一样。
  周靛青坐起来,关掉手机闹钟,又闭着眼睛坐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漱。
  这一天是周末,周靛青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许栖岩倒是和班上几个同学说好一起去游泳,想叫他一起去,可是不想出门所以还是拒绝了。
  周靛青有一张好看的脸,在这个看脸的世界很受女孩子欢迎,他从初中开始就陆陆续续地收到女生们的情书,也有些胆子大的女生直接当面向他告白,虽然无一不被拒绝,但他脾气温和,总不会使女孩子太过难堪,因而喜欢他的女生仍旧前赴后继,想着或许自己能够是特殊的那一个,不知该说是勇气可嘉还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许栖岩在上一次被拒后,曾经不解地问过他为什么不交女朋友,明明就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他记得自己当时说的是,不想影响学习。可是自己的成绩一向名列前茅许栖岩不是不知道,这样明显的借口居然没惹他怀疑,周靛青只能想,那个大个子不仅块头大,心也是大到不行。
  下午周靛青正在电脑前看电影,手机突兀地响起来,他吓了一跳,随即按了暂停去接电话,打电话来的是个女孩子,嗓音很甜美:“是周靛青同学吗?”
  周靛青坐回电脑前,边看电影边答应着:“你好,是哪位?”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了,我叫赵菲菲,是文科一班的。”赵菲菲?好像有点熟悉的样子,周靛青皱皱眉,语气却没有一丝不耐烦:“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我怕再不说,就再没有勇气告诉你了。”赵菲菲说,“前几天许栖岩跟我告白了,他,是你的好朋友吧。”
  这样一说周靛青才想起来许栖岩上次告白的女孩子,确实是说叫菲菲来着,自己当时还没往心里去,现在倒是找上门了,他笑了笑:“嗯,是,你拒绝他了,他很难过。”
  那边沉默了一下,才急急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啊,我又不能骗他。”
  “所以呢?”
  “我……我喜欢的人是……是你。”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周靛青的语气温和,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让人开心。
  赵菲菲又沉默下来,周靛青也不催她开口,只是跟她一起安静着,过了许久赵菲菲才开口,声音有一点哽咽:“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勇气说,想着默默地喜欢你就够了,可是前几天许栖岩跟我告白时说,他说如果他不告诉我以后一定会后悔,所以他宁愿没有结果也不想后悔,所以我,我想了几天还是决定告诉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我也希望自己不留下什么遗憾。”
  “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
  周靛青没答话。
  “你还记得我吗?初中我在你的隔壁班,初三的时候,你救过我一次。”
  周靛青有些惊讶,他对这个女孩子是真的没什么印象,如果不是许栖岩跟他说过几次,他连这个名字都没有注意过:“对不起,我没有印象了。”没有什么想回想起来的意思,赵菲菲也不好意思继续一个人自顾自说下去,迅速地道了别便结束了通话。
  周靛青把手机丢到一旁,电影一直在放映,他也无心去注意剧情,靠在椅背上皱着眉思考自己在什么时候救过一个叫赵菲菲的女生,想了许久却还是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索性先丢到了一边。
  晚上许栖岩从自己家给他端来了一大盘饺子,还在冒热气,周靛青笑了笑接了过来,许栖岩跟在他后面进来,坐在餐桌边,周靛青自然地拿了两只碗和两双筷子过来,递给许栖岩:“你还没吃吧。”
  许栖岩咧开嘴笑了笑:“我跟我妈说和你一起吃。”
  周靛青摇了摇头,低下头去吃饺子,嘴角的笑意掩也掩不住。
  两人合力吃掉一大盘饺子,许栖岩满足地靠着椅背打了个嗝,周靛青起身去洗碗,很快把干净的盘子放到了许栖岩面前,许栖岩靠着椅背不动,周靛青看着他,想到了赵菲菲,犹豫了一下,问:“赵菲菲,她初中和我们是一个学校吗?”
    
 
  ☆、03
 
  许栖岩愣了一下,周靛青对于周围与自己没什么直接联系的人一向不甚在意,现在居然主动问起赵菲菲,还真是有些不寻常,他疑惑地问:“是啊,你怎么想起来问她的?”
  周靛青想了想,决定还是算了,这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再计较那么多也没什么意思,便摇摇头:“没什么,也都无所谓了。”许栖岩再想追问,周靛青打发他把盘子拿回去,许栖岩便不情不愿地先拿着盘子走了。
  没几分钟许栖岩又杀了回来,紧抓着刚刚的问题不放,周靛青无奈,这家伙一向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这次集中得简直令人发指啊,许栖岩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坐到沙发前的地板上,周靛青拿了一罐可乐给许栖岩,自己则倒了杯水,同样盘腿坐到沙发前,淡淡地开口:“她跟我告白了。”
  许栖岩的手停在本空,愣了几秒才干巴巴地挤出一个字:“哦。”
  “你为什么不答应?”
  “什么。”周靛青皱了皱眉。
  “很多女孩子跟你告白吧,你一个都没有答应过。”许栖岩低声说,“到底为什么,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吗?我真的从来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许栖岩,我才真的没有明白。”周靛青面无表情地说,“你怎么就能喜欢那么多人,你真的了解她们吗?”
  “我……”
  “你问我为什么不接受那些女生,你认为一个女生不停地说我的朋友的坏话,我会接受她吗?”周靛青问。
  所以,为了我?许栖岩想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愣愣地看着周靛青。
  谈话的结果是,许栖岩很沮丧很落寞,他曾喜欢过的女生,竟然大部分是喜欢过周靛青的,他不过是一块小小的跳板而已,还是一块不被人感激的跳板,这个世界对自己真是满满的恶意。
  许栖岩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一直想着周靛青最后对他说:“许栖岩,你不能只靠一个人表现出来的外在就断定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日久见人心,这话不是古人随便说说来糊弄人的。”
  “日久见人心?”许栖岩嘟囔,却并不怎么认同,拿周靛青来说,两人认识十几年,可是不知道是他愚钝,还是周靛青过于深藏不露,他到现在除了两人一定是好朋友,周靛青一定不会骗他以外,完全认不清对方的真实性情是怎样的,周靛青对他而言像是数学试卷上一道无解的题一般困扰着自己。
  第二天起床许栖岩顶着两只巨大的黑眼圈,哈欠连天地去敲周靛青家的门,无人回应,他疑惑地边下楼边摸手机,刚刚拨出号码就见到周靛青站在楼门口靠着墙站着,他低着头,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听见脚步声才抬头,淡淡地说了句:“走了。”许栖岩跟在后面,见他和平常一样,也不再多想,快走两步跟上去:“等等我。”
  公交车上人满为患,许栖岩个子高,直接抓住车顶下方的栏杆,周靛青扶着椅背,被人群挤得晃来晃去,略有些吃力地稳着自己。
  公车到站,车内稍微宽松了一点,周靛青抓住一个吊环,不经意地朝车门边瞥了一眼,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在他身前似乎还有个女孩子,个子很小,隐隐地可以看到头发在晃动,周靛青往旁边跨了一小步,正好那女孩子回过头来,脸色潮红,眼神里好像隐隐有求救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