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侍奉国家的将军大人+番外 火宅

字体:[ ]

前铺(1)
 
 
    威尔被带到罗塞特的指挥室的时候,依旧是那副狂傲而不可侵犯的模样。在士兵们强硬的按压下,他才跪了下来,表情如同一头凶恶的猛虎。
 
    “夏延的大将军,亲眼看着自己的国家被无能的王者一手摧毁,是怎样的感觉呢?”罗塞特站在威尔面前,脸上掩饰不住胜利的喜悦,那副笑容再配上他的美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景。
 
    可威尔已经无心欣赏眼前的美丽,他不会去责怪王,他没能成为夏延最坚固的防线,还成为了这个金发恶魔的俘虏,眼睁睁的失去了自己所守护的国家。
 
    “杀了我吧。”威尔恶狠狠的看着罗塞特,他的声音是与他威猛而俊朗的外表相配的浑厚而磁性,相较于罗塞特阴柔的美感,威尔则是不折不扣的阳刚男子。
 
    “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威尔将军。”罗塞特抓起威尔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库里克在哪里?”
 
    夏延的王死了,可是翻遍了整个城堡,却找不到王子。这个后患,罗塞特当然想要除掉。
 
    “我不知道。”王子果然逃走了,威尔感觉松了口气,希望还没有完全瓦解。
 
    “威尔将军,如果你说出来,我还能送你一个体面的死法。”那副笑颜,换做是他人,恐怕早就臣服在他的脚下了吧。
 
    “我不知道。”威尔闭上眼。他感觉到头皮撕扯的力度越来越大,血液顺着额头流到了眼角,但是他并不在乎。
 
    他在期待着死亡。
 
    “你真是夏延最忠心的狗。”罗塞特嗤笑到。
 
    威尔没有回话。
 
    “可我怎么可能给你想要的东西?”后颈被重重一击,在昏迷之前,威尔听到罗塞特在他耳边说。
 
    “审问城堡里的所有人。”罗塞特下达着命令,“如有必要,可以使用任何方法。至于平民,告诉他们归属菲拉王国后所能得到的益处,和那个残暴而昏庸的王不一样,我们菲拉的王是一个仁慈的王。”至于他是不是个仁慈的人就无所谓了。
 
    找不到库里克也没有关系,他要让库里克永远也回不来。
 
    至于威尔,太硬的柿子直接扔掉就好了,可是回想起那人的眼神,罗塞特觉得就这样杀掉他真的是太可惜了。
 
    毫不妥协的正直者,多难得啊。罗塞特的笑容配上他精致的脸庞,却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残酷感。他看到这样的男人,总想看到他哀求自己,傲骨折断时的模样。
 
    “告诉王,威尔已经死掉了。”
 
    罗塞特现在兴致盎然。
 
    威尔被照射在眼睑上的强烈光芒刺激地苏醒了过来。
 
    好不容易适应了亮度,他发觉自己上半身赤裸地躺在冰凉的大理石所做的石台上,试着动了动四肢,却都已经被沉重的锁链所捆住。
 
    这里大概是菲拉的地牢吧。威尔想着,头顶的巨大吊灯发出强烈的亮光,使他很难看清周围的环境,不过空气中弥漫的潮湿味还是让他认定自己的想法。
 
    “早上好,威尔将军。”罗塞特在一片白色中突然出现在眼前,让威尔有种虚幻的错觉,“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他站在石台的一端,低下头,金色的发丝刚好掠过威尔的脸,他的头发带有奇妙的香气。
 
    威尔偏过头,没有说话。
 
    罗塞特轻笑,“我已经对外发布了你的死讯。现在,无论我对你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阻止。”
 
    “你得不到你想要的。”
 
    “你根本还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不是吗?威尔将军。”罗塞特直起腰,抬手将吊灯关掉。
 
    威尔眯着眼再次开始适应室内的亮度,然后映入眼帘的,是很多人,以及挂在黑色的石壁上的各种各样的恐怖刑具。威尔并没有感到害怕,即使这些酷刑都将施加在他的身上,即使自己会带着残缺的躯体奔赴死亡,他也不感到害怕。
 
    “你就这么相信库里克会回来?”
 
    威尔的眼神中传达着无法动摇的坚定。
 
    “哈,我会让你看到的,你的王子走投无路的一日。你也应该要努力活下去才行呀,威尔将军。”
 
    
 
    前铺(2)
 
 
    威尔并不知道罗塞特想做什么。
 
    以前的战争中,被俘虏的男性无不是被当做了低廉的劳动力,但自己的情况似乎又有什么不同。威尔曾考虑过咬断自己的舌头一了百了,罗塞特知晓他的意图后,用力的捏着他的下巴,几乎快把他的下颚卸下。
 
    “夏延的年轻女人原本要全部送去当娼妇的。”
 
    威尔睁大了眼睛,想要抬起手掐住罗塞特的脖子,却苦于锁链的牵制而不能。
 
    “不过吾王仁慈,让我不要这样做。可威尔将军试图自杀的话,那些女人们的命运可就不一定了呀。”罗塞特明明有着天使般美丽的脸庞,却一次次说着残忍而无情的话语。
 
    “你……!”威尔的怒气使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威尔将军就代替那些原本要被送去当娼妇的女人们,来侍奉菲拉吧。”
 
    威尔生活的崩坏,就是从这句话开始的。
 
    威尔双腿上的锁链向两边缩进发出响声,把威尔紧绷的大腿向上拉开。
 
    “……混蛋!”除了咒骂已没有办法。
 
    “如果不把后面好好开发一下的话,威尔将军的屁股哪里受得了我们菲拉这么多的人民啊。”罗塞特说道,“将军你也要抱有这样的觉悟才行。”
 
    “你想尽办法líng辱于我,又能如何!”走投无路的野兽也依然是野兽,“我会活下去,然后亲眼见证到你的头颅悬挂在夏延的城墙之上!罗塞特!”
 
    罗塞特几乎无法掩饰眼中溢出的笑意,“真棒,我就是想看到这样的你一步步变成没有ròu.棒就不能活下去的母猪,威尔将军,要不要猜猜哪个会先达成?”他白皙而修长的手摸到威尔的腰间,“我觉得自己会赢呀。”
 
    “你不会得偿所愿的。”
 
    “梅洛,开始吧。”罗塞特抬起下巴傲慢的说道,“时间还很长呢,威尔将军。”
 
    “得罪了,威尔将军。”梅洛医生是位有着黑色中长发戴着眼镜的温雅男子,他剪开威尔的裤子,露出威尔健壮的下半身,双腿间浓密的黑色yīn.毛和掩盖在下面软趴趴却相当雄伟的ròu.棒让站在一边的人也不由得有些羡慕。
 
    “可惜这根东西以后大概发挥不了它应有的作用了。”罗塞特的手穿过威尔的腿间,握住威尔的ròu.棒轻轻揉捏着。
 
    “放手!”
 
    “看来你很喜欢我这样玩是吗?将军。”罗塞特加重了手上的力量,“将军曾经用它上过多少可爱的女性呢?”罗塞特低下头靠近威尔,他的美貌果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让威尔有一瞬间的恍惚。
 
    不能被这人面兽心的家伙骗了。威尔咬破了嘴唇,对着罗塞特完美的脸颊上吐了一口血唾沫。
 
    “杂种。”威尔舔着嘴角的血液笑道。
 
    罗塞特抽回手用力扇了威尔一巴掌,让威尔几乎晕眩。
 
    “罗塞特,你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梅洛冷冷的说道。
 
    “你在赶我?”罗塞特擦掉脸上的痕迹。
 
    “是的。你会妨碍我,之后你想怎么玩他都是你的事,现在,请先离开。”
 
    罗塞特“切”了一声,“完了之后让人通知我。”在离开之前他看着威尔说道, “对了,威尔将军,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和还是完整男人的你再见了吧,哈。”
 
    威尔一时间无法明白罗塞特这句话的意思。而梅洛给自己注射的麻醉剂也渐渐发挥了效用,他觉得身体和脑袋都变得浑浊无比。
 
 
    水车(微)
 
 
    经过梅洛的改造,在威尔的男根下面,如今也有着女性的雌穴了。那穴还是非常稚嫩的粉色,肉唇微微张开,轻轻触碰顶端的肉蒂,xuè.口便分泌出汁水来,看来有着不得了的敏感度。
 
    与梅洛等人的满意完全相反,威尔醒来知晓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后,心中的愤怒与屈辱几乎要冲破他的骨髓,他要将指骨捏碎般地握紧双拳,指甲有近一半陷进手掌之中,血液在石桌上弥漫开。
 
    梅洛挑了挑眉毛,“如果将军想就这样废掉自己的双手,我倒也不会阻止。”平淡的声音,梅洛并没有被威尔充满仇恨的眼神所吓倒。
 
    “医师,军师的意思是,那位将军的身体是菲拉的财产。”一旁的士兵说道。
 
    听到这样的说法,威尔用力的挣扎,锁链发出咔嚓咔嚓的摩擦声,“你们这群该死的杂碎!”就像要将那人的喉咙咬碎一般嘶吼着。
 
    “真是可怜。”梅洛的声音似乎带有了笑意。
 
    “……总有一日,我会亲自踩碎你们的头颅。”威尔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如果想要扳回一局,就维持着你的自我活到有希望的那一天吧,将军。”梅洛扒开威尔的手,给伤口处消毒。
 
    连肉体的所属都被剥夺的彻底,又不能选择死亡,如果连人格都失去,那自己才是输得彻底。威尔被迫明白到这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