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轻雨 作者:徵羽予绯

字体:[ ]

 
 
文案:
爱情,就像初见你时窗外的轻雨。
滴滴答答地哼着轻巧的旋律,伴随着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的刷刷声。
你清朗干净的声音,修长的手指,漂亮的字迹。
就如那一场轻雨,落在了心里。
 
内容标签:年下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麟,郁卿 ┃ 配角:郁飞,黎烬,霍尧 ┃ 其它:师生,现实
==================
 
  ☆、第一章
 
  Richard看着各个报纸杂志上的头版,几乎都有易麟新片的报道,这个他在一年前偶然发现的新人俨然成了当今娱乐圈的新贵。
  这还要多亏当年的那个红灯,他才瞧见走出便利店的易麟。
  其实整个过程是再寻常不过的,不过是易麟拿着瓶矿泉水走出便利店,在门口拧开瓶盖便喝了起来。只是那一眼,Richard便决定一定要签下他。除了无可挑剔的外形之外,Richard在他身上找到一种独有的气质。有着青春的张扬却又不觉得浮躁,就如同他手里的矿泉水,简单纯粹却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总之他的气质是这个圈子里没有的。就凭这一点,他一定能红!
  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易麟一年来替公司赚的钱已是8位数,这是一个令人咂舌的数目。不仅如此,一年以来大众对他的新鲜感不仅没有过去,反而越发追捧,桌子上堆起的这厚厚的杂志就是最好的正面。
  Richard满面笑容的放下手里的杂志,对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易麟说道:“Nick,一会保姆车送你会学校上课。”
  易麟一听,顿时心情low到爆,抱怨地说道:
  “回学校?今早才收工,外面还下着雨,你要这是要累死我啊!”
  “哎呀!Nick少爷,你乖啦!公司准备放你假。让你安心回学校上课,这不是快要考试了么,公司也是为你着想!”
  说着,Richard拖着易麟下了楼,让保姆车送易麟直接开往学校。
  新的学期已过了大半,易麟却是第一次回到学校上课。Richard这么着急把他送回学校,易麟却连这学期的课表都没看过,更别提知道在哪里上课了。
  易麟拿出手机,发了个消息给他的室友阿Ray。
  ‘今天在哪个教室上课?’
  手机很快就收到了回复,看来这小子还是老样子,上课机不离手。
  ‘哟!你今天来?’
  ‘废话!不来我问你干嘛!’
  ‘哈哈!A409,我这就去门口卖你旁边的位置!’
  ‘你小子别给我瞎宣传!’
  ‘那行!今晚你请客,封口费!’
  易麟看着手机笑了笑,发了个ok的手势,便将手机放进了口袋。回学校还有时间,他要抓紧时间睡一会。
  保姆车在学校门口停下,司机叫醒了易麟,他刚想开门下车,却发现学校门口守着一大堆记者,□□短炮正对着保姆车一阵狂拍。
  易麟顿时明白了Richard非要他今天来上课的目的。这一年来对娱乐圈的炒作他是见怪不怪了。多少巧合全是故意防风,假戏真做,逢场作戏的事情也见了不少。但好在他的形象不需要靠绯闻来炒作,公司也一直保持着他名校在读书的良好形象,几乎没有让他一些十分违背他意愿的事。但没想到,这回个学校上课也能炒,实在让他无奈。
  ‘Richard哥,你可以啊!’
  此时的易麟也只能发了个短信表述一下自己的不满,这些记者也真是风雨无阻,下着雨也不怕淋坏设备!
  易麟悄悄拉开车门上的窗帘,透过缝隙观望了一下路线,准备以最快的速度避开记者进入学校。做好准备后,他拉低鸭舌帽一气呵成地开门,下车,朝着想好的路线快步朝学校走去。
  见他一下车,记者们一拥而上,各种问题争先恐后地抛了过来。
  “Nick,你正当红怎么还回来学校上课?”
  面对着如潮水般涌来的问题,易麟面带微笑地快速回应着。
  “我本职还是学生,没有通告的时候当然要回来上课。”
  “听过你这次代言饮料的酬劳非常高,能透露一下吗?”
  “这个我不是很方便透露,不好意思。”
  “上部电影里的女主角说十分欣赏你,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Nick说两句吧!”
  “大家辛苦了,我得赶去上课,不好意思各位。”
  稍作敷衍后,易麟已经快步走到了校门内,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易麟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路小跑来到教室。第一堂课还没开始,班里的同学坐得稀稀拉拉,易麟的出现让班上的同学有些意外,他的人缘很好,这
  一进门同学们便起哄起来,齐刷刷地欢呼起来:
  “偶像!”
  毕竟是一早就认识的同学,被他们这样欢呼易麟还是有些不太自在。
  “大家早!”
  笑着和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指了指坐在最后一排的阿Ray。不用想也知道,就是他捣的鬼!
  阿Ray笑着朝易麟招了招手,易麟无奈地摇摇头,朝自己的老位置走去。刚坐下,前排的大头就贼兮兮地回头问道:
  “易麟,蜜雪儿真人正不正?和她接吻什么感觉?”
  易麟见他那副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怎么老想这些!”
  “蜜雪儿可一直是我女神啊!我的女神就这样被你玷污了!”
  大头看着手机壁纸上的蜜雪儿,说得声泪俱下。
  “行了行了,你别演了。下次我见了她,问她要本签名写真给你总行了吧!”易麟说道。
  “一言为定!算你够朋友!”大头立刻高兴了起来,“没枉费我妹问你这个人到底怎么样的时候,我没说你那些糗事。维护了你偶像的形象!”
  “是是!多谢大头!”易麟笑道。
  “我不要什么女神的签名,你直接给我做点实事。”
  四眼推了推眼镜,把一叠厚厚的照片放在了桌上。
  “呐,快给我把这些签完!”
  “我靠!四眼,你不是吧,天天把这么厚一叠照片带着身上?!”易麟惊讶道。
  “谁要天天带你照片!阿RAY说你今天来上课,我冒着迟到的奉献特地跑回寝室去拿的!赶紧把名给我签了,我好赶快买限量版的公仔!”说着,四眼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马克笔,贼笑道: “别担心,墨水充足!够你签的。”
  易麟摇了摇头,接过马克笔,边签边说道:
  “四眼,你学设计者是暴遣天物!你该去隔壁财经系!”
  自从成名后,易麟在学校的时间很少。虽然在学校里依旧会经常被人认出,窃窃私语地说着自己的一些事情,或是经常有人过来索要签名。但好在他的那班兄弟们待他依旧和平时一样,同班的同学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爆红而另眼相看,反倒还是该开玩笑开玩笑,该互掐就互掐,这样的气氛让易麟觉得很自在舒服。
  “今天什么事情这么吵?”说话的是教授高等数学的赵老师,“哟,是易麟来了呀!”
  “赵老师好!”易麟在座位上和老师打了个招呼。
  赵老师向他点了点头,便开始上课。
  “好了,开始上课了。同学们把书翻到第68页,上一节课我们说了不定积分的概念与意义,今天我们来复习一下。”
  高等数学几乎是所有艺术类专业学生的噩梦,易麟当然也不例外。除了一开始朝着黑板看了大约十几分钟后,易麟实在觉得无聊,再也无法对焦在那块黑板上。可难得回学校,也不好立刻趴在桌子上睡觉,便拿出手机刷起微博打发时间。
  乏味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易麟签完了所有的名,把近些天的微博都看了个遍,这一节课才终于结束了。
  刚想起来松松筋骨,却发现教室门口围着不少女生朝教室里张望着。看样子自己来上课的消息已经被传遍了,易麟只好继续坐在位子上,免得一出门又被围堵。他已经手酸得这一个礼拜都不想再签名了!
  易麟只好无聊得转头望向窗外,雨还在下着,下得很轻,柔柔的。一阵清风吹来,雨点斜斜地打在玻璃窗上,透明干净的玻璃上慢慢缀满了水珠,然后一颗颗不经意地静静地划落。
  雨好像可以把全世界都笼罩在同一种情绪中,在那一刻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只随着它的节奏,静静地去聆听。
  看雨是容易让人看得出神的,易麟就这样看着窗外,甚至都没有发现第二堂课已经开始了。老师拿着讲义走进教室,整个教室很快安静下来,只听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六艺中的《乐》。与西方不同,中国传统的音阶只有五阶。宫,商,角,徵,羽。”
  说着,便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宫、商、角、徵、羽四个字。
  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干脆利落的声音契合着窗外的雨水,和说话人的声音一样,清朗干净。
  易麟回过头,发现站在讲台上的人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修长的手指握着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落下一行漂亮的字迹。 窗外的光透过落满了雨滴的玻璃洒在他的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气质。
  易麟饶有兴致地看着讲台,想看看有着这样好听声音的人长得是什么模样。当他写完板书转过身,易麟只觉得心里蓦地慢了一拍。
  站在讲台上的男人有着一张精致清俊的面容。他皮肤白皙,站在那里颀长挺拔,有些清瘦。他说话的时候没有过多的表情,给人一种十分淡泊的感觉。眼神清澈而温柔,但好像很遥远,让人难以接近。
  易麟看着讲台上的人,契合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就那样一直愣愣地看着。直到那双略显清冷的眼睛望向他这里,他才略显荒乱地低下头。
  “这什么课啊?”易麟转过头轻声问道。
  “国学课,这学期新加的。说是让我们学些中国风元素,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说着,阿Ray摆出了一个夸张的崇高表情。
  “以前在学校没见过这个老师,新来的吗?”易麟问道。
  “嗯,这学期才来学校任教的,叫郁卿。据说郁老师剑桥大学建筑系毕业,喜欢国学所以去了清华大学中文系读硕士,去年刚毕业。
  易麟有些纳闷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阿Ray无奈地笑了笑,指了指周围的那些目不转睛听着课的女生继续说道:
  “你不在学校的这些日子,本以为我这第二校草终于可以扶正。没想到来个这么个老师。”说到这里,阿Ray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些女人八卦的能力实在太强,第二天他的履历几乎传遍了学校。这下简直是全校女生的最新男神,他的课出席率全校最高,座无虚席,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是女生。”
  原本无比漫长的一节课在此刻变得有趣起来,虽然讲台上的人说话都是一个表情,但易麟却觉得十分有意思,就在他关上讲义走出教室的那一刻,易麟也从后门跟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甜甜的文,比较符合现实。封面是家里的孩子,我心中的郁卿和易麟~~~
 
  ☆、第二章
 
  每栋教学楼每层之间都有回廊,雨滴在回廊的屋檐上错落地排成了一排排水珠,时不时地滴落下来。
  在郁卿快要消失在回廊尽头的时候,易麟在身后叫了声:“老师!”
  郁卿停下了脚步,整个走廊似乎除了自己并没有其他人。虽然声音并不熟悉,但他还是转过了身。
  易麟看着他,此时的他和刚才在讲台上时有些不一样,显得更清冷些。其实易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出来,只是下意识的想和他说说话。好在易麟的应变一向够快,瞬间已换上了一个轻松的笑容,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