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想在爱你 作者:墨纤

字体:[ ]

 
文案:
     
虐)只是简单想要拥有温暖,这并不贪婪而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却成了奢求。
当昔日已变成往日时,
一旦顺着那一条记忆的流线放眼望去,往事就犹如一个枷锁把他死死的铐住无法呼吸。想要把他剔除,却早已在心中生根发芽。承受太多的身体早已破碎不堪,在生命的尽头回想起往事竟有些飘渺,有些虚无。
在这场游戏中,他输的太多,更放弃太多。
只是到最后游戏不再是游戏,可玩偶却依旧是玩偶……
 
 
 
==================
 
  ☆、第一章
 
  活了那么久,爱了那么久,终是累了。
  短暂的生命,竟然可以一直爱着一个人,却爱错了。
  呼啸的疾风狂躁的卷着冰冷而来,单薄的外套抵挡不住丝毫的寒气,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暴露在外面的脖子向里缩了缩。
  推着轮椅的手快速的动着,昔日修长白皙的手指,如今却破损不堪。
  脑海里依稀记得自己临走前周宸的话,抬头望了望天,苍白的唇努力的想要勾出一个微笑。那日,周宸的眼神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充满哀伤,仿佛一触及碎。他告诉我,我的抑郁已经很严重了,身体也已经快要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那一刻,我笑了,终于要解脱了。可脸上为什么要挂着两行泪,是在祭奠我的一生吗?
  然后我哀求他,我想要走,我不想死在这里。
  周宸同意了,临走前,他说,[对不起,但是真的就要这样离开,你真的舍得他吗?]我并没有回答他,因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回想着自己不到二十的年龄,那个男人却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扎了根。
  在我的记忆里,自己是个孤儿。
  孤儿院和我一样没人要的孩子很多,但像我一样懦弱的却不多。有时惹他们不高兴了,拳打脚踢是难免的,孤儿院的阿姨们也懒得管,因此我也就烙下了体弱多病的毛病。
  清晨的光,很舒适。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感受着唯一的温暖。
  [快起床了,一会就有人来了,快点洗洗脸,准备一下。]看管我们的阿姨大嗓门的叫着。
  听到话后的孩子,一个个雀跃起来,看着他们挑一件相对来说好一点的衣服,让自己看着好看一些。尽管被那些人挑到的几率很小,但有些人还是抱着侥幸的心里,为此乐此不疲。
  自己也赶紧起床,收拾一下自己,其实也就是洗脸刷牙,因为我自己明白被那些富人领养的机会根本就没有,与其整天为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忙碌到不如自己随意自在的生活。
  吃好早饭后,我们按着从矮到高的顺序站着,耐心的等待着,不高的个子让我站在了一个较为不错的位置。果然,不一会就有人进来了,院长叔叔欣喜的去接待客人。修长的腿迈着轻快的步子,站在我们面前后才发现他们好高,我只好抬着头看着他们,惊艳的面容,美到我想尽我大脑中的词汇,也无法形容。
  那两个人好像注意到我在看他们,也朝我看来。我赶忙向他们咧开嘴,痴痴的笑着。一个有着乌黑利索短发的男人,用他狭长的凤眼对我匆匆扫过一眼,朝院长叔叔说;[他。]修长如玉葱般的手指向我。短短的一个字,却摄入我的心魂,至此无法自拔。
  我被那干净利索的话语所吸引,可是未免有些太草率了。
  院长叔叔带着鄙夷的目光看向我,而转脸却又犹如吃了蜜一样,[好的,好的。小沚,回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跟他们走。]。
  旁边那个男人有些诧异的看着指着我的那个男人,说道[离,你确定带他走。]这个男人的声音如水般清澈,但更像罂粟让人不敢品尝。
  [我决定的事什么时候反悔过,不用收拾东西了,直接走吧。]声音很柔,很温暖,仿佛什么事从他嘴里说出都会变得云淡风轻。另一个男人没有说下去,只是盯着我看。这个男人的头发上飘着淡淡的酒红色光晕,一双会笑的桃花眼,朱色的唇轻轻的抿着,阴柔。
  很快的,我们就离开了。对于这个我生活许多年的地方,我不带一丝留念。
  离开后的路程很远,远到身体疲惫,直至睡去。
  [离,那小东西睡着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带他来了吧。]听到后的钟离,笑笑,到[你不觉得他挺可爱的吗?还有他看到我们的时候那种纯真的笑,你不觉得毁掉的话,会很有趣。]副座上的周宸听到后也是邪邪的笑着,奉劝似得提醒了一句,[玩归玩,不要太过火了就行。][你这算是提醒我吗?]钟离露出不解得神情。
  周宸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随你怎么想吧!]
  只是这真的只是场游戏吗?
  到了钟离的住处后,见舒沚还在熟睡就没有叫醒他。
  [没有什么毛病,就是身体有点差,好好调养就行了]周宸是个很专业的医生,因为很喜欢手术刀切开人皮肤的感觉,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学医。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钟离看了看舒沚就送周宸离开了。
  再次醒来,自己早已换上舒适的睡袍,光滑的绸缎滑落在锁骨处露出小半个粉嫩的胸膛。偌大的房间,奢华又透露着庄严,但却一点都不讽刺设计者的奢侈。[醒了啊,还以为你要一直睡下去。]竟然不知道离什么时候进来的,我连忙摇摇头。
  [谢谢你收养我。]虽然不知道他把自己带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还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钟离用他惊艳绝伦的脸笑着看着我,[你叫小沚吗?我叫钟离。][恩,我叫舒沚,以前的阿姨都喜欢叫我小沚。]也许只是因为他们不知我的全名罢了,可我并没有说出,那并不重要。
  我只是有些呆滞的看着他。
  他用手捏了捏我的脸颊,有些爱不释手,最后用那红润的唇吻了吻被他捏过的地方。
  [小沚以后要乖乖听我哦,知道吗?]我点点头,[对了,小沚大概有十二了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有些茫然。
  [小沚是什么意思,还是不知道自己多大。]我很诧异的看着他,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多大,大概就是十二吧。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猜测,问道,[你为什么会把我带来?]。
  [因为小沚很可爱啊,我喜欢看小沚笑。]我听到后立刻就开心的笑着,露出了自己小小的虎牙.[以后不论发生什么,小沚都要笑,知道吗?]。
  [恩,以后小沚会一直笑]却忘了要是伤心了,该怎么办。
 
  ☆、第二章
 
  钟离对我很好,经常教我一些我不会的东西。
  有一次正把玩我手指的钟离发现我的手很是好看,他笑的很开心,他问我喜不喜欢钢琴。可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又不想看到他的失落,于是装作很惊喜的点点头。
  那件事过后我就忘记,随之却在当天下午钟离让我彻彻底底的震惊了一回。
  [小沚,快来看看你喜不喜欢。]我闻声,连忙跑到客厅。
  微微喘着的气息在看到眼前的景物时呆住了。
  一架纯白色立式三角钢琴呈现在我眼前,黑白键交错着,像一个坠入凡间的天使。
  本以为离只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他有个说到做到的性格。
  [小沚,一会有专门的老师教你怎么用,要好好学啊,以后还要弹给我听呢。]钟离亲昵的将我搂入他温暖的怀抱,用他厚实的手掌揉着我松软的发。
  [小沚会好好学的,一定会弹得很好。]老师很快就来了,是一个看着很斯文的男士。
  金色的发,直挺的鼻梁上架着一个金丝边眼镜,被挡住的眸子有着一种深沉,让人琢磨不透。
  [子烨,以后小沚就麻烦你了。]老师点点头,朝我看来,[放心吧。]。
  [小沚,我还有事,一会儿要好好跟子烨老师好好学习。]钟离几乎每天都要出去,可我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很富裕,只知道我们住的地方很大,大到空旷,大到一个人的时候会感到无比寂寥。
  我必须先熟悉钢琴,感受音符,可面对这样完美的东西,我有点胆怯,生怕弄坏了它,手指伸了伸又很快的蜷缩回去,反复不止。
  [不用那么担心,只要爱惜点不会弄坏的,光这样看又学不会。]竟然被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内心也暗嘲自己的庸俗,不过是手指在上面舞动,又怎么会损坏。
  子烨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师,只是专心的教我弹琴,偶尔闲聊几句,却总是话不投机。有时我在自己琢磨时,他就会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我,这让我很奇怪。
  时光流逝着,我的琴艺也有很大的进步,最近老师在教我弹[tears]。
  这首曲子的曲风很悲伤,轻柔如流水,唯美舒缓,很容易让人陶醉于其中,陷进无限遐想。我准备把这首钢琴曲弹给钟离听,所以我很用心的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
  [老师,你说离会喜欢吗?]我转头期待的看着老师,[会的,一定会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练,让他高兴。到了晚上,钟离回来了,我欢快的牵着他的手,[离,我刚学了一首曲子,想谈给你听。]。
  [好啊,那小沚谈给我听.]我坐在钢琴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附在琴键上。
  音符如清澈的流水划入心间,刺激着尘封的记忆,枯萎的心刹那间的疼痛。记忆如潮水浮在脑海,挥之不去,轻快的笑声像鞭子一样,鞭策自己,挣脱不掉的枷锁简直不能呼吸。一曲结束,钟离痛苦极了,涣散的双眸努力的找着焦距。
  [离,你怎么了,我弹的不好吗?]看到那样的离,我吓坏了,急忙跑到离身边。
  [谁让你弹这首曲子的?]他嘶吼着,熟悉的脸陌生的灵魂。我拉着他的手,想问他怎么了,可却被狠狠地甩开。稚嫩的后背,摔到地面,却没有感到疼痛,有的只是冰凉,心的凉。
  我爬起来,想安慰离,想让他冷静点。当我触及他的身体时,不停地颤抖着,瞳孔里发散出来的,是我不曾见过的阴狠。
  [离,是不是我做错了惹你生气了,不要这样看我,我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有种离会把我丢掉,将我舍去的感觉。
  可是离却在下一刻笑了出来,像个迷失的孩子,一把抱住了我,封住了我的唇,灵活的舌扫着我的口腔内壁,吸吮着每一份甘甜。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的我,渐渐有些缺氧,意识有些模糊。还好,离及时离开我的唇,让我能够自由呼吸,我拼命地喘着气。
  [你真笨,连接吻都不会,还差点被憋死。]离又变成平时那个温柔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像。我疑惑的看着他,[刚才没吓到你吧,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你弹得很好。]是么,真的很好吗,好到你那么发狂。可是我不敢说,[恩,我会继续努力的]离的往事到底是什么,让他那么伤心,如果自己变得更好,会不会离就可以忘记以前的事,不再变成刚才的样子。
  我一直不知道那晚离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我很怕他再一次变成那样,那样的离,太可怕,让我不敢靠近。
  也许只是因为那首曲子过于悲伤,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我没有在弹那首曲子。
  之后许久,子烨老师一如既往的教我钢琴,可是这次却让我在弹一遍那个曲子。尽管钟离没有在这,我还是不想弹,却又不知该如何拒绝,正在踌躇间,[怎么不想弹吗?][不…不是,只是忘记怎么弹的了.]出于本能,我并不想告诉老师真正的原因。
  [是不是上次你弹给钟离听,发生了什么事]一语道破,仿佛早就知道是什么原因,该不该告诉他呢,可是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不想告诉我么,可我知道的比你多,你不想知道吗?]这话是什么意思,思考片刻后方才答道,[恩,你能告诉我吗?]我想要了解离,不想让他难过。他告诉我许多离的往事,多到过了许久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想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会告诉我,同样我也不知道在离心目中我到底算什么,唯一明白的就是离对我来说很重要,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
  以前的我从不奢望着爱,只是想有个人关怀,可人总是贪心的,得到了关怀又渴望得到爱。
  充满利益贪婪的世俗总是会让人沉沦,就连一个卑微下贱的孤儿也难以避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