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临潮 作者:九段锦

字体:[ ]

 

书名:临潮
作者:九段锦

文案:
这篇是关于林家大哥的故事。林大哥十年前捡回家了个小毛头,十年之后“报应”了吧。具体的还是看故事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子珈/林页诚 ┃ 配角: ┃ 其它:BL/1v1/HE/年下/强攻v圣母受
      

第1章 <一>

<温润的心>系列之三──《临潮》
九段锦

文案:
这篇是关于林家大哥的故事。林大哥十年前捡回家了个小毛头,十年之后“报应”了吧。具体的还是看故事吧。

主角:林子珈林页诚


前言

小说中的gay们都闪亮亮,而现实中的却不一定,也许他(她)们每个都在经历着鲜活真实又平凡的人生。有时写着BL的故事,写着写着还是会回想起我人生中遇到的前几对gay们,我对他们的心情各个不一,有抱歉的,有温馨的。。。

第一对遇上时,是在初中吧。我家乡有条商业街,街口有卖关东煮的,我逛完了街,在那儿买两串关东煮,等着时,往右手边看,过来了一对。。。中年男子──一个很高的亚洲男人和一个矮个子微胖的白人大叔,两人脸上都挂着开怀的笑。我那时小,对感情根本就不懂,但是入脑的第一感觉。。。就像。。。就像这两人前天晚上刚刚互表心意,确认了彼些的感情,然后在第二日的阳光下,决定十指交扣走在人前。我当时木头了,我承认!我没有很礼貌,因为我一直盯着他们的交握的手看,我承认!当时初二的我觉得这很奇怪。当我抬起头看他们时,我清楚的看到了那个高个子男人眼中的黯然。。。就像是那种。。。终于确定要在一起了,第二天两人高高兴兴要走出去走到人前,却。。。发现现实。。。不被人认可。。。的那种感觉。。。我看到了那种黯然,我承认!我当时很自责,好好的,你去看人家握在一起的手干嘛?

第二对。。。当时。。。九段已经高中了。。。我家乡有条街是那啥X灯区似的地方。。。一条街汇集了各色酒吧和营生。这条街转个口是另一条街──专卖学生文具用口的。。。(为啥两条街在一起,我到现在也没闹明白)。。。那天,我买了几样文具,天有点黑了,我就从那啥XX区街骑回家。我没心没肺,无忧无虑。。。一边骑一边瞟。。。某个店外的灯下。。。两个男人,一高一短,一点也不大叔,还相当美型。。。在在在拥吻。。。好吧,我眨眨眼睛,飘过了

第三对。。。那时。。。九段17了。。。去了X国,12/31,在那个地方的第一个跨年。。。九段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市中心广场等倒计时和烟花。。。3─2─1─烟花从最高塔中“喷”出。。。九段横竖觉得旁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斜眼瞟了瞟了左侧。。。妈呀,百合呀,两个年轻白人女人在拥吻(为毛老拥吻呀)。。。两个妞还不是一个风格系列的,短发皮衣的走punk风(朋克,浓烈,强感),长发那个走emo风(视觉,悠然)。。。看着看着,我觉得自己给她俩看出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感觉。。。你想。。。两个不同族系的。。。跨越干扰。。。走到一起那啥的。。。我正走神呢。。。被短发妞瞪了一眼。。。呃,我别过头,小心尖乱颤,偶怕她揍偶~~~

第四对。。。绝对是对奇葩。。。那时。。。九段从南半球转而去了北半球。。。九段很任性。。。决定跑去Y国读读书顺便玩玩。。。学校宿舍只给住了9个月,然后我就出去找了个单间住。妈呀,一屋子奇人。。。人种大杂。。。50岁的白人Y国老头配一个25岁的印度小妻子,不跟我们住一起,同屋的有一个波兰女孩、一个法国女孩、一个我中国的、一个黑人年轻男子。。。我到今天都忘不了。。。发生在我生日那天的奇葩事件。。。我本来生日也不想过,而且也没告诉任何人,那天下午回到家,进了客厅。。。看到了个大蛋糕。。。我想,啊呀,妈呀,没道理啊,不可能是给我的呀。。。结果黑人男人叫住我,说他boyfriend生日,叫我一起来吃蛋糕。这时一个没见过的白人男子(俄罗斯人)从厨房出来。。。KAO,他跟我同一天生日啊~~~原来两人刚确立关系,今天要跟全屋人出柜(因为之后那俄国人就要正式搬入和黑人男友同居啦 =_= )。。。KAO!一个我终生难忘的生日。。。一个被一对gay用来出柜的生日。。。特么还有蛋糕吃(歪打正着啊)。。。不过我很开心啦,那天我们闹很晚。。。被人死亲了好多口。。。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很有趣又很心思脆弱的族群。。。我想好好塑造属于他们的故事

 


<一>
林家是有三兄弟,一般人看到这三兄弟,都会觉得:‘不是吧。’因为长得各个不同。其实他们家兄弟的关系是有点复杂。林家大哥是林爸爸在死了老婆后,和林家二弟的生母-也就是林爸爸的老情人、一生挚爱再结合后带到这个新家的。林家二弟是林爸爸和林家大哥的后妈在结合了新家后生的,说上来,林家大哥和二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林家老三是后来被领进家门的,和这家一点血缘关系都没。。。这是什么情由,下面再说吧。

所以这家三兄弟,长得真不太像,若真要加些定语什么的描述一下。。。那就是:年龄越往上,长相上的男子气概就递减。

林家老大继承了他自己妈妈的娃娃脸,下巴尖尖,眼圆圆,只有在特别瘦的时候脸瘦削瘦削地才会有那种帅帅地男人味出现,可是忙消停下来,身上多上几两肉时,脸庞就会失却那种瘦削骨感,变得有点像颗南瓜子,可爱可爱的。因为有这种娃娃脸,直到今年28了,看上去还跟二十刚出头似的。

林家二弟一直自认为自己是很男人又很帅型的,但是他偏白的皮肤和漂亮的眉眼总是在不经意间出卖他的自我认知。

林家三弟刚被“捡”进家时,瘦瘦小小干干,被林家大哥尽心尽力喂养了十年后,一跃成为这个家最具男人味、最阳刚、最强壮的男人。直接把林家二弟气死。多少次感叹,基因这种东西真可怕。。。

林子珈跟这两兄弟没有血缘关系,他本名也不叫林子珈,叫王成。林子珈本来也不属于这个海边城市,他本来的家在向南好几千公里的远远的山里。。。

为什么林家三弟会进这个家,还得说到十年前。。。。。。

 

 

已入深秋,18岁的林家大哥林页诚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时间也快到傍晚了,他知道他得赶回家做饭,可是他就是想在这种开阔一点的地方先呆着。呆在有四面墙的地方,他就有感觉心也一样被堵上了。前一阵子,刚在为数不多的亲戚帮忙之下办完了父母的丧事,父母(也就是林家大哥的后妈)两人旅游时遇上车祸双双丧生,连句道别都没来得急。两人携手离家往目的地去时还开开心心地,说着要给两个儿子带什么什么,关照他们乖乖地,关照哥哥要管好弟弟。。。结果,就这么突然地一下子。

本来林家大哥收到了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还是最喜欢的室内设计系。
父母还调笑他:“儿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旅游啊?”
他还说:“我都快十九了,这么大个人还跟父母一起国内游,我可丢不起那人。我要自己去。”父母就说:“你以为我们会让你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啊?行了,我们去完,你再去,多贵的都让你去,当是你考上好大学的奖励。”
而且他们家是经营民宿的,在这个海边的X市,他家的民宿经营的算有声有色,家里得有个懂事的看着。父母都去玩了,就只能指望18岁的他,二弟比他小8岁,才10岁,帮帮小忙还可以,其它就算了吧。

结果,就这么突然一下子。。。林家没什么亲戚,林爸爸是独子,林妈妈又是个独女,所以没有叔伯姨婶的可以指望。这次办丧事,就得林页诚来操持。林家老大自己原本的妈妈是有个哥哥,这个舅舅是本市路灯管理处处长,是官场中人了,人倒是不错的,虽然自己妹妹过世后,和他前妹夫是没啥必要联系了,但是这个外甥还是得关照的,所以两家还是有不少往来。这次出了这事,他主要是心疼外甥,也是过来帮了不少忙的。

林家大哥其实是挺喜欢他后妈的,多年来对自己一直很好,他也挺喜欢自己的弟弟,因为弟弟比自己小很多,所以小时候的弟弟能走能跑了后就会老跟着自己。所以他们这个重新组合成的家庭一直是内部很团结的。结果,一起幸福的日子才这么过了10年,就结束了。。。

他知道弟弟跟自己不一样,自己说起来倒是有个舅舅可以依靠,但是弟弟却只有自己。如果让弟弟跟着自己去投靠根本跟他不亲的亲戚,日子一定不会太好过,而且自己要是上大学去了,就是去另一个城市了,弟弟一个人在舅舅家,就算舅舅对他好,舅妈她们能保证对他一直好吗?虽说舅妈平时也是非常好人的,但是怕就怕长此以往的,抗不住。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猜忌长的一脸慈眉善目相的舅妈,但是“久病床前还无孝子呢”,更何况这种情况,他难以保证他们会悉心照料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自己的大学还是干脆别去上了,不如自己把父母留下的民宿打理好,由自己照顾弟弟,毕竟是血亲,自己也不用天天担心弟弟在别人家过的不好,弟弟还能安安心心上学。他其实这一个月来,都在盘算这事,父母留了这家民宿,和挺够的银行存款,还有一笔可观的保险金,自己盘算计划一下,接手生意是没问题的,毕竟从小帮到大的忙,打理起来的事项都熟的。打定主意了后,就跟他舅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他舅还想劝说,他就是不肯,也只好随他,只好说:“你生意上有什么困难就说句话,舅舅关系比你广,多少能帮上些忙的。”

他家民宿也休业了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看来是时候,振作精神,重新开业了。

他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渡着步往家走去。。。抬头间,看到不远处有些人围着,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因为围的人们也不是很密,所以,走过时还是能看到他们围着的是两个男孩。

等走的再近了一点,看清楚了一点,吓了一跳。入眼的就看到两个穿得也不是太干净整洁的小男孩在弄什么表演,“演”的东西也吓人。就看见一个小孩的脖子上绕着几圈的细铁链,链子的一端是个圆形小铁球,另一端是个圆锥。那小孩让自己的小伙伴拉紧圆锥那一端,然后仰起头把小圆铁球慢慢地放入喉中,一点点地吞下去。。。。。。

这样令人心惊胆颤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做“助手”的孩子拿了个铝盘来向人群讨点零散钱,有些人散了去,走了。有些人出于怜悯,给了点散钱。林页诚摸了摸口袋,一毛零钱都没有,他出来散散心,连个钱包也没带。那孩子走过林页诚时,林页诚只能抱歉地摇摇头。旁边有个中年叔叔掏出五块钱递给了那孩子,那孩子感谢地鞠了鞠身子。

忽然这时,还站在原处的那个之前吞铁链的男孩强烈地咳了起来。人群已经差不多三三两两地散光了。林页诚看那小孩咳地实在不对劲,就走过去,问他怎么了,那小孩面色很痛苦,根本答不上话。林页诚一看不对劲,拉着两个小孩就站到街边招了辆出租,上了车,指了自己家的方向。车子驶到,林页诚冲回家,拿了钱,又冲回车上,司机大哥对路熟,找了家最近的医院,林页诚给了钱,就急急抱着脸已经憋得通红的小孩往急诊处冲,另外一个小孩也跟在他身后跑。

“你这怎么回事?他的嗓子差点就发炎发到不能用了。你怎么能把铁链往他喉咙里塞?”医生非常生气,训得另一个小孩哇哇地哭,一个劲地只会说:“是他出的主意,是他出的主意。。。”
林页诚扯住医生,不让骂了。医生也就不管了,关照了林页诚几句注意的事项,也就去忙别的事了。

林页诚和那个吓得直打哆嗦的小孩在病房外,林页诚问他这是怎么个情况,小孩也就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两个小孩子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两个人是在救助站里认识的。眼前的这个小孩叫李元,里面躺着的那个小孩叫王成。

林页诚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人不管,所以得详细问问情况,想说两个10岁都不到的小孩,怎么得在街边做这种危险的营生。但是李元似乎对王成家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李元和他妈妈在X市的救助站呆了能有3个多月的时候,王成就来了。救助站有提供米粥,平时也有一些好心的人将不要的衣服捐过来。平时也有好心人士过来做义工,但是捐钱的不会太多,而且捐来的钱得供整个站的日常开支,还有得给住进来的人购买基本的食物。

一般来讲,来救助站登记的人口不可以一住住超过半年的。李元和他妈妈从之前一个城市的救助站,住到现在这个救助站,半年期限到时又会转到下一个救助站去。他妈妈平时就帮站里做做工,有时也出去乞讨一些钱存放起来。李元也可怜,就跟着妈妈,也没读过几天书的,过着这种也算寄人篱下、吃不饱又饿不死的日子。

王成来了后,两个孩子毕竟年纪相仿,也就熟了些。李元不知道王成的具体来历,也不知王成要干嘛,就知道王成一来后,每天吃了东西就会出去讨钱。其实,他这么个孩子,就是长得干了点,其它来说的话四肢健全,眼睛还炯炯有神的,哪有那么容易让他讨到钱。于是,王成就出了那个什么危险表演的主意,让李元白天的时候帮他表演。听李元说到这里的时候,林页诚还在心里骂了句:‘真是连命都不想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