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满月协奏曲+番外 作者:LearS

字体:[ ]

 
 
文案
--初次见面就被强吻也太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了!
--当不可一世的高冷“毒舌系”杜弥月遇上行动派“暴君系”高羽笙,
--火花瞬间点燃,而这段邂逅是不期而遇还是命中注定?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两人的羁绊就早已结下了……
 
--本篇为(Moon Child)月光游侠三部曲之一的《满月篇》(HP)
--将分为两个场合以及一个小番外:
--弥月的场合【傲娇受VS强攻】-弟弟篇篇幅较长有31个曲目,涉及的人物也比较多;
--望月的场合【帝王攻VS诱受】-哥哥篇篇幅较短只有7个曲目,不过是作者的大爱啊!
--番外篇:壁月的场合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弥月,高羽笙,杜望月,关也 ┃ 配角:林千城,高羽歆,夏静思,周焱,苏安雅,陆瑛泫,顾鸣戒,项少音,戒音,许枫兰,林千汐 ┃ 其它:DS娱乐,DS影业,高煜集团,千叶珠宝,杜晟,高煜,林千源,秦雨乔
 
 
  ☆、一物降一物
 
  “我不知道A&R部门那群白痴是怎么让你进DS娱乐的,以你这种平庸到和路人丙不相上下的音色和姿色,以你这种一首歌36.9%在跑调的路上的乐感,绝对不可能出道,就算出道,也绝对只能混在十八线歌手开外。唱歌这种事,虽然后天的努力很重要,但天赋显然是决定因素。丑小鸭之所以能变成白天鹅,不是因为它比其他鸭子努力,而是因为它生来就是白天鹅……”
  这个正在喋喋不休地宣扬自己的天赋决定论的坐在他专门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Poltrona Frau牌海蓝色皮质扶手椅的男人叫杜弥月,是DS娱乐的音乐总监、制作人和作曲人。此刻,他正一手托腮靠在椅背上,白皙的肤色,小巧的脸型,高挺的鼻子,原本娇媚迷人的桃花眼现在却让人觉得有些讨厌,红唇一张一合地蹦出与这张优雅美丽的脸庞完全不相符的脏话。
  而站在他面前满脸通红眼眶湿润任凭他怎么评头论足都不敢还口一句的男人叫……
  “所以说……”杜弥月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好像在回想什么,然后继续道,“Alex,我劝你还是放弃做歌手吧……”
  “杜总监,这是你今天第五次叫错我的名字了。”男人鼓起勇气插嘴道,“我不叫Alex,我叫许……”
  杜弥月摆了摆手:“不用重复了,反正我也记不住。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说的就好。我说的这么直白,你应该懂了吧?”
  “我,我明白了,我以后会继续努力的……”许氏诺诺地回答,脑中一片浆糊。
  “你还真是蠢得惊天动地啊。”弥月失望地凝视着许氏,“我数到三,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1,2……”
  许氏这回总算脑路正常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出了练习室。
  而当许氏从练习室出来之后,终于忍不住泪崩了,羞愧难当的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疾步而行以至于和A&R部门的总监夏静思擦肩而过都浑然不知。
  “又一个被骂哭的练习生,他就是这样,仗着自己是董事长的二公子,一张毒嘴到处咬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或许是除了音乐以外他人生中唯一的乐趣了。”夏静思眉梢一挑,望向身旁的男人弯起嘴角,“还没见面,就让你见笑了,以后还要和他一起共事,我真为你担忧啊……”
  “是吗?”男人也扬起嘴角,狭长的丹凤眼瞥了一眼刚刚经过的练习生,眼神是不屑和漠视,“我倒是很期待呢……”
  说着,两人已走进练习室。
  “杜总监,刚刚骂得过瘾吗?”夏静思在门上敲了敲,以引起弥月的注意。
  弥月站在扶手椅旁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乐谱,没有抬头:“你来的正好,如果你再把这种垃圾招进DS娱乐,就算你是我爸的情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哦。”
  “啊,又被您警告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夏静思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在美国有自己的工作室,叫Edward Yard Studio(爱德华后院工作室),上个月刚回国,从今天起,将负责编曲和混音,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你好,我叫Edward。”男人往前一步,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或者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高,羽,笙。”在说到自己的中文名时,他故意放慢了速度,一字一顿的,似乎有意在强调。
  听到名字的弥月心脏不禁触动了一下:
  羽笙……真是个好名字,只可惜……他姓高……
  弥月放下乐谱,抬起头,当视线和高羽笙对视到的时候,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只见眼前的男人一双丹凤眼,不怒自威,而又带着一丝神秘,鼻子和嘴唇比例完美,脸型线条分明,镜头感十足,不禁感叹:
  这个家伙……长得还真是帅气呢……
  这是弥月对羽笙的第一印象。
  “你好。”弥月伸出手回握羽笙。
  “我叫高羽笙。”羽笙第二次重复了自己的名字。
  弥月轻轻哦了一下。
  “我叫高羽笙。”羽笙第三次重复了自己的名字。
  一旁的夏静思见状,抿嘴一笑。弥月看到这微妙的笑容,沉下脸来:
  啊,一定是她告诉这个家伙我老是记不住别人的名字,所以这个家伙才会卡带似的重复自己的名字吧。
  “就算这样,我也记不住你啦。”弥月抽出手,“我除了记得住我那个白痴老爸和白痴哥哥的名字,根本记不住别人的名字啦。”
  别人……
  “原来如此。”羽笙在听到“别人”二字时,眼神微微闪了闪。突然他上前一步,一个搂腰,将弥月抱入怀中,弥月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嘴唇已被另一张嘴唇堵住。而此时他的嘴巴正好张开着,一条软舌趁势探入,在他的舌头上来回舔舐。
  弥月猛然醒悟,一把推开羽笙:
  我,竟然,被这个叫高羽笙的男人给吻了!还是舌吻?!太夸张了!
  弥月破口大骂道:“可恶!你丫的是变态吗?你他妈的混蛋,竟然敢……” 
  “所以,你是记住我的名字了吗?杜,弥,月。”羽笙一口打断弥月的叫骂,冷静地说道。
  此话一出,弥月顿时无言以对,而在一旁看热闹的夏静思心中暗笑:
  嗯,是个人物啊,这下有好戏看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记不住,记不住,记不住,我不是说了我根本记不住别人的名字吗?”弥月怒气冲天地连答三个记不住。
  话音刚落,羽笙又一个踏步,再次将弥月搂住,那双威严的丹凤眼紧紧盯住弥月:“看来吻一次的效果不是很明显嘛。”
  这回弥月长记性了,他立刻用手护住嘴部,瞪着羽笙道:“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然而言闭,他感觉自己的臀部有些痒痒的……
  “你的手是在摸哪里?”弥月瞬间脸色煞白,“高,羽,笙!”
  羽笙立刻抽出刚刚滑入弥月臀部的右手以及环绕弥月腰部的左手,高举过头顶,露出一个无辜而又满足的微笑:“早记住不就好了吗?嘻嘻。”
  “你就这么希望我记住你的名字吗?”弥月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透着浓浓的杀气,“可是,这未必是一件好事哦,高羽笙,因为我可是很记仇的!”
  羽笙的眼梢微微上翘:“啊,这一点跟我还真是一模一样呢,刚好我也是这种人。”
  “是吗?”弥月嗤笑道,“看来我以后无聊的生活会变得有趣呢。”
  “那我拭目以待。”羽笙的笑容变得微妙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高羽笙,竟然比我还嚣张,我可是严重的同类相斥啊!该怎么玩死他呢?悬赏十万取他首级?太便宜他了。把他倒吊起来浸粪坑?画面太渣了。等一下,他这么喜欢亲男人,要不找一帮肌肉男对他没日没夜的□□?直到他腰肌劳损致死?嗯,这个画风似乎还不错呢。
  弥月一边在脑中幻想着各种虐人场景,一边走出了别墅。
  弥月所住的这片豪华别墅区叫弘煜豪景,是帝都首富高煜的煜城集团下最好的房地产之一。想要入住这里的人不仅仅是有钱才行,还必须是各行各业的翘楚。另外像行为举止粗鲁的暴发户,有不良社会背景的富豪,以及劳动密集型产业中以压榨工人微薄工资起家的老板都是被拒之门外的。
  “小心点。”“注意后面。”“慢点慢点。”
  弥月看着隔壁别墅一拨搬家公司的人忙得不亦乐乎,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咦?一大早的,有新邻居吗?这么说起来,以前住的是谁来着?……(此处完全断片)……管他呢……
  弥月坐进他红色的玛莎拉蒂,缓缓从车库开出来,而当他的眼睛瞟向前方的时候,他震惊了:
  高羽笙?!
  只见羽笙从那搬运工进进出出的别墅中走出,驻立在门口,似乎在监工的样子。
  弥月“噌”地从车内跳出来,大步上前,直愣愣地盯着羽笙:“你,你,你怎么会在这?你的副业是搬家公司老板?还是你是这家人的男管家?又或者你只是路过这里而已?你没事在这种地方晃什么晃?我眼睛都被污染了!”
  羽笙看到弥月的突然出现,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哦,是杜总监啊,你还真是无所不在啊!”
  “我无所不在?明明是你吧!”弥月在心中恨恨地念道。
  这时一架钢琴正从货车中抬出来,羽笙的神情立刻变得极其严肃:“小心点,如果磕到我的钢琴,我把你们全部打包送去伊拉克!”
  话音刚落,所有搬运工人顿时面如土色。
  “你刚刚问我什么,杜总监?”羽笙秒速换脸,微笑地望着弥月问道。
  弥月也被刚刚羽笙突如其来的严词吓到:原来还有这种死法,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我问你怎么会在这?”弥月回过神,质问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搬家呀。”羽笙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搬进这里?!”弥月瞪大眼睛再次确认。
  羽笙点点头:“不可以吗?”
  “怎么可能?”弥月顿时心碎,“我要去物业投诉!怎么会让你这种人混进这里?”
  天啊!要和他成为邻居?我还不如去死好了!绝对不行!
  羽笙一个摊手:“随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他的新家。
  弥月感到头顶一阵晴天霹雳!
  这个世界原本美好的等级秩序竟然荡然无存?说好的名流上层阶级的豪宅区呢?一个小小的编曲混音师都能入住这里,煜城集团在□□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真是薄如纸啊! 
  弥月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John,你给我查查新来的编曲师高羽笙的背景!掘地三尺也给我把他的黑历史全部挖出来!”
  电话那头迟疑了三秒,然后回道:“老板,我不叫John,我叫Edison啦!就是那个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不过真意外,您竟然能记住高羽笙这个人的名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