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玩玩而已 作者:巴默默(下)

字体:[ ]

 
 
 
 
 
  ☆、第 53 章
 
  上次也是一样的盒子,但这次却更为隆重,萧安歌本来计划换身衣服做个发型,但为了赶在十二点之前到,于是也没时间再磨叽了,只是在飞机扒拉了好一会儿被安全帽压得变形的发型。
  下飞机萧安歌就给陆戎打了电话,但陆戎没有接,萧安歌想这会儿肯定人正玩得起劲儿,于是自己打了个车就往陈云烈那个酒吧的地点赶过去了,正好给陆戎一个惊喜。
  当距离酒吧的地点越来越近的时候,萧安歌却突然有点心里犯怵,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出租车司机正在自来熟地跟着萧安歌聊,萧安歌一点没心思,看着窗外,突然喊了声:“等等,停车。”
  司机“哦”了一声,便把车给停在了路边上。
  距离酒吧的位置不远了,萧安歌叫车停下来,是因为他瞧见了一家连锁蛋糕店,陆戎之前还说过这个店的蛋糕好吃又贵,让萧安歌给他定个大的生日蛋糕。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给陆戎定了,萧安歌赶紧下了车,快步进了店里买蛋糕,顺便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冷静一些。
  这店的生意很好,要大蛋糕肯定要提前订的,萧安歌临时买,只能买了一个十四寸的小的,不过那造型倒是真漂亮。
  萧安歌小心地提着蛋糕盒,满心欢喜地走了出来,往酒吧的方向去。刚走了几步,萧安歌就瞧见前边有个奇奇怪怪的年轻男人,大晚上的带着个墨镜,而且身形还有点眼熟,萧安歌不自觉便格外地注意着那个人,可就是想不起自己在哪儿见过那个人了。
  那人像是在找什么地方,有点焦急的样子,而后就拿出手机打电话,那声音一出来,萧安歌就想起来人是谁了。
  “陆少,您说的是在哪儿啊,我都找了一圈儿了都没看到。”
  萧安歌瞬间便觉得头皮都炸了起来,这个人,他怎么会忘记?那个叫做刘宇轩的小明星,就在年前刘家的晚宴上,萧安歌差点现场观看了他和陆戎打-野-炮来着。
  他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萧安歌拿脚趾头想也能知道他是来找陆戎的,况且他刚刚还喊了句“陆少”。
  刘宇轩过了一会儿又继续说:“您来接一下我吧,我真的找不到嘛!”
  不……可能是巧合,别的谁?萧安歌心里已经凉了一片,但还在硬撑着安慰自己,他无法相信,直到看到陆戎那一刻之前,他怎么都无法相信。萧安歌拳头都攥紧了,默不作声地跟在刘宇轩的身后,听着他一边对着电话腻腻歪歪地说话,一边就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那前边就是陈云烈酒吧的后门了,萧安歌越跟着走,便越是觉得心惊。
  刘宇轩突然停了下来,对着前边有点激动地喊了一声:“陆少!”
  接着,萧安歌便看见陆戎从后门里走出来,穿着件挺拔的黑衬衣的陆戎,黑色衬得他格外地成熟俊朗,看的人移不开眼睛。
  这景象却让萧安歌傻了,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本能地就往旁边黑暗处避了一下,眼睁睁地看着刘宇轩扑上去,一把抱住了陆戎。
  陆戎立刻有些不耐烦地把刘宇轩给推开,道:“你现在又不怕有人瞧见啊,烦不烦啊你。”
  “陆少,没事儿啊,这里人都没有,我们上去吧。”
  “等等。”陆戎一下抓住他的胳膊,道,“谁让你来的,你回去,我回北京了来找你。”
  刘宇轩有点委屈地往陆戎身上靠,还撒娇呢:“陆少,不是您自己让我来的啊,您还说了来机场接我的,都没有来。”
  “我什么时候说了。”陆戎有点不高兴了,脸都垮了下来,他张张嘴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从门里面又走出来一个更年轻的小男孩儿,他一出来就立刻挽上了陆戎的胳膊,冲着刘宇轩吼道:“操,你他妈哪儿来的小鸭子,你要不要脸啊!”
  来的人萧安歌并不认识,但那模样倒是挺好看,又年轻。
  陆戎也回头看了,来的人是凡凡,这人一直就喜欢他,追着他从北京过来的。陆戎就怕凡凡和刘宇轩碰上,俩人的嘴都欠得要命,这见了面了还得了?陆戎瞬间觉得头都大了。
  这话一吼出来,后边又跟着好几个人都走了出来,都是陆戎那群哥们儿,一群人立刻围成一团开始看热闹,嬉闹调笑的声音瞬间就响了起来。
  “哟,陆戎,又有人来给你过生日啊,你今儿到底请了几个小美人啊。”陈云烈放肆地大笑起来。
  萧安歌还躲在暗处,整个人都像是傻-逼了似的,不知道转身走,而是就那么跟自虐似的站在原地,僵硬地看着两个年轻的小男孩儿为了陆戎闹了起来,这俩人不知道谁是小三儿……但,躲着的萧安歌,他妈的小三儿都算不上了!
  “你他妈才是鸭子呢!”刘宇轩一看这么多人一下就有点慌了,毕竟他还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他急红了脸,这就去拉陆戎的手,道:“陆少,你看他!”
  “你还动手了!你给我放开!你他妈瞧瞧你那骚劲儿,五百米远都闻到了,给我起开!”凡凡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扯开刘宇轩。
  “那你先放手!你他妈的不骚穿那么紧的裤子!”
  “操你敢骂我!”
  吼着俩人就要动起手来了,陆戎有点费劲儿地又拦又吼,俩人还是没完没了的样儿。
  后面那群看热闹的使劲儿地闹了起来,陆戎回头大声骂了他们一句,而后又转过来,一手拽着一个把俩人给拉开了,怒道:“闹什么呢!不嫌丢人啊!就知道一天天地给我添堵!
  ”
  俩人瞬间就吓了都闭了嘴,一人站在一边互相愤愤地瞪着对方。
  “你们……”陆戎刚刚举起一只手,想打发一个先走的时候,突然就僵住了。
  在不远的暗处,有一个挺拔的身影,那里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看,看的他瞬间就心慌意乱,于是陆戎猛地甩开两人,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接着,萧安歌轻轻迈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在这样有点沉闷的初夏的夜里,萧安歌带着一身的寒霜,目光像是冬日的冰雪,他刻意收拾起了流露在脸上的伤心,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了陆戎的面前。陆戎突然就心虚地不敢上前了,停留在了离萧安歌五步远的地方。
  就在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察觉都了萧安歌和陆戎之间的不对劲儿,知道内情的陈云烈更是在心里大呼不好,立刻拉住了几个想起哄的哥们儿。
  “萧安歌。”陆戎只是喊了这个名字就哑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解释,他被萧安歌的冷漠给震慑了,他突然有些惶恐地意识到,萧安歌可能……再也不会原谅他了。他想伸手去拉萧安歌,都觉得不敢。
  萧安歌静静地看了陆戎一会儿,本来,他还有最后一点希望,如果陆戎给他解释的话……可眼前的情况陆戎显然是一点都不想解释。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萧安歌是自己傻-逼了才会对陆戎有所期待,事情已经够明显的了,在陆戎眼里,这两个小男孩儿都是炮-友,而自己,自然也是和他们摆在一块儿的位置。在陆戎看来,这个炮-友没空,就换一个约好了,他萧安歌,没有一点特别。
  可他陆戎如果是这么想的,早点说出来,在萧安歌给他表白的时候就明确的拒绝,不要对他好,不要让他不断地误会,那样的话,即使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状况,他也不会如此地难受。
  他感觉自己心里好像被陆戎戳了一刀似的,血哗哗地淌,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愤怒啊失望啊什么的,好像都不够贴切,应该怎么说呢?伤心难耐,无法相信……他构思地特别美好的、关于陆戎的未来,就在这一刻被陆戎撕开了,撕得鲜血淋漓。
  “那个,安歌啊。”陈云烈赶紧拉着两个哥们儿上前,使着颜色让把刘宇轩和凡凡俩人都拉走,这俩小男孩儿被萧安歌浑身散发的煞气给镇住了,尽管萧安歌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他们,可他们还是都明显地感觉到了萧安歌的敌意,根本不敢多说话,灰溜溜地都跑了。
  “安歌也来了啊,我们这儿刚开始呢,来来,一起来玩儿啊。”陈云烈企图缓解气氛,讪笑着走了上来。
  正在他说着的时候,萧安歌已经迈步了,他手里还提着那一盒包装精致的蛋糕,神情冰冷地走向了陆戎,而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萧安歌沉默着、一言不发,抬手便将那一盒蛋糕砸在了陆戎的脑袋上。
  砰!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写一些他们之间的互动,不是为了凑字数啊,出了发展感情,最重要的是为了后面铺垫、做伏笔什么的……我已经尽量用精炼的语言表达了,但是有些情节是真的不能省略的。
  谢谢大家~
  晚安~
 
  ☆、第 54 章
 
  那五颜六色的奶油糊了陆戎一脸,立刻就把眼睛给陆戎沾着了,瞬间陆戎就什么都瞧不见,那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他气恼地喊了一声:“萧安歌!”
  萧安歌根本就没搭理他,昂着头极其傲慢地转身就走。
  所有围观的人都被这个情况弄晕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萧安歌都走老远了。
  陆戎好半天才费劲儿地把脸上的东西弄下来,勉强能清楚东西之后,他立刻就冲上去找萧安歌,那群看热闹的都傻了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好擅自上前去劝阻,都站着原地继续看着热闹。
  “你给我站住!”陆戎快步上前,一把抓住萧安歌的胳膊。
  萧安歌回头冷冷地看着陆戎。
  太丢人了,他萧安歌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他想起自己一直以来对陆戎愈发深重的喜欢,想起自己认真地计划着和陆戎的未来,想起那个戒指……而陆戎是怎么想的呢?一边控制着不准萧安歌与别人来往过密,一边自己到处留情,说不定在背地里怎么笑他傻-逼呢。这个时候,陆戎还有脸来拉着他,他真是恨不得大耳刮子抽死陆戎得了,但现在他已经够丢人了,再狗急跳墙似的跟陆戎扯皮,那真他妈没脸见人了,萧安歌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挺直了自己的脊梁,他的自尊还不能让陆戎这小崽子给践踏了。
  陆戎对上萧安歌的眼睛,不知道现在还能说点什么,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可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萧安歌走。陆戎有一种感觉,萧安歌这要是一走,俩人之间的所有可能,都会被切断。
  陆戎固执地拉着萧安歌,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红着脸大声吼道:“你不能走!”
  萧安歌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咬牙道:“操-你-妈,给我放手!你他妈还有脸拉着我!”
  “你能不能别闹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他妈不是还和林珺童藕断丝连着,你这会儿闹什么脾气,玩什么认真了,啊?”
  萧安歌简直是一忍再忍才有冲上去和陆戎打一架,他这个时候才悲哀地意识到,陆戎好像从来没有把他的喜欢放在心上,陆戎始终准备着有一天要走的。而自己多么地可笑啊,还在充满欣喜地计划着俩人的未来。对,他们是一开始都没有认真,甚至在俩人为了林珺童怄气的时候,萧安歌也只是当陆戎是个炮-友,如果那个时候出现眼前的状况,萧安歌大不了难受一会儿,放手就是。
  可自从林珺童那件事情之后,萧安歌已经坦然地面对了自己的内心,他给陆戎表白了,生怕自己误会了陆戎的心意,再三地确认了陆戎是不是愿意和自己在一起,这傻-逼当时是怎么表现的?现在还有脸给自己说这些话!
  萧安歌狠声道:“陆戎,你他妈还能在无耻一点吗?少跟我扯林珺童的事儿,我他妈敢指着天发誓我和他之间比你和他还要清白。倒是你,你说,我是不是问过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给过你选择,你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你跟我直说的话,我还能缠着你不是现在好了,当着我的面儿跟我好,我不在的时候,你立刻就迫不及待地找别的炮-友,陆戎,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有你这么糟蹋人的吗?我养个鸭子也比你好!你这小子就他妈喂不熟,白眼狼,去死吧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