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未留 作者:苏薇白

字体:[ ]

 
书名:[剑网三]未留
作者:苏薇白
文案:
     在真相大白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所谓的真相会把人伤得到底有多疼。
 
初见时两人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紫衣少年天资聪颖身世成谜,没有人知道他那双温柔多情的眼睛里究竟装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敏感聪慧的大脑里在想些什么。他可以为了一个人答应所有类似与背叛亲人的条件,也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自己所有的坚持。
 
这个世上没有谁离了谁是过不下去的,你不欠我什么。
 
再见时二人已是阵营不同。他是叛军之中人人敬重的副宗主,是那人最器重的手下,是阴鸷狡猾的首领;而他却前途大好,两个人终究没能一起走下去。这是遗憾,也是庆幸。
 
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觉得疼。
 
相遇相知,相爱相杀……他们经历了所有悲欢离合,最后却只能面临生离死别。温柔多情的眼睛晕染着暖黄的光芒,映着那人强颜欢笑的脸。于是他微笑起来,带着报复一般的快感和撕心裂肺的心疼,轻轻地、轻轻地闭上眼睛,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朝义,叶瑾曦 ┃ 配角: ┃ 其它:剑网三,安史之乱,小狼崽
 
==================
 
  ☆、花灯遇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献给我最心疼的小狼崽史朝义,CP是个二少。因为一直就很心疼他,所以想找个人来,代替我陪着他一起,一步一步走下去。即使死亡,即使分离。
  上元佳节,普天同庆。这日,当今圣上不知抽的什么风,居然提出要“微服私访”,说是要与民同乐。被点名道姓要跟去的史家世子心里嘟囔着,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在一种或是诧异或是不屑或是讥讽或是嘲弄的目光中领旨谢恩。起身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自己幼时好友似笑非笑的表情。于是他垂了眉眼,模样温顺。领着一众侍卫,史家世子跟在皇帝杨贵妃身后一起出了宫,光明正大地在群臣眼皮子底下开溜。
  长安城内灯火通明,年轻美貌的姑娘手里执着花灯,嬉笑着走过去;小孩子蹦蹦跳跳地央求着大人买一串糖葫芦吃;情人们互相依偎在河边树下,眼睛里只看得到对方。史家世子跟在帝妃二人后面,提着一盏花灯亦步亦趋走着,宝石蓝色的眼睛里晕染出一团小小的暖黄,温柔多情。
  趁着杨贵妃挑选花灯的时机,皇帝慢慢踱到世子身边,不紧不慢道:“宫外的烟花灯火,就是比宫里热闹,你说是么?”
  “皇……您说的对。”史朝义低声道,然后温驯地等待着皇帝的下一句话。
  “那么,你觉得朕的江山如何?”李隆基微笑着问道,夜空中一朵烟花炸开,红红绿绿的颜色映在人的脸上,遮住了所有表情。
  史朝义身子伏得更低:“秀丽江山。”他知道皇帝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皇帝不找别人却找上了他。少年在心里苦笑,他真的只想安安静静混吃等死,为什么就是不让他实现这个愿望呢?心中苦楚万分,面上却是一派的恭敬忠诚,“皇上放心,微臣……保大唐基业,百年不倒。”
  “百年?”
  “请皇上恕罪。”史朝义心中愈发苦涩,“微臣学艺不精,百年已是极限。皇上您也知道,不是么?”
  李隆基脸上迷茫一闪而过,随后他便摆了摆手,道:“罢了,你去吧。”
  史家世子看了看他的表情,深深地、深深地拜了下去。然后,他将手里的花灯递给身后的侍卫,低声吩咐道:“好好保护皇上和贵妃,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也不用来见我了。”
  “世子放心吧!”侍卫长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史朝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怀疑的话被艰难地咽了回去。他笑了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李隆基看着他有些踉跄的身影,沉沉叹了口气。史家世子,照理说不该是这个庶长子,可是他的祖母,史思明的母亲,却硬是给他冠上了这个名号!这几年来,少年长在长安天子脚下,虽然有皇家恩宠,但他却一天天沉默下去。终于,在今年生辰那天,少年眼里最后一点少年意气完全褪去,仿佛有一层水雾遮住了所有的真相。李隆基有些后悔,但很快就是庆幸——史思明珠玉在怀却不懂得珍惜,那么就由他来发挥他的作用好了。
  深吸一口气,他转头不再看他。快步走到爱妃身边,皇帝笑得温柔宠溺:“环儿。”
  不知不觉走到河边,史朝义终于支撑不住坐了下来。他闭上眼,环住自己,将脸埋进膝盖里。他想起不久之前执仁前来寻他,无意之中透露的消息,那么明显的暗示,他怎么会看不懂?可他也只是笑笑,手里的扇子转了几个圈,最终什么话都没说。执仁似乎很生气,却也没责备他,只是意味深长地笑笑,然后若有所指道:“若是史叔叔知道你今日的举动,不知道又该多生气呢。”
  他疲惫地想,还是把自己卖给了李唐皇室。自从七年前无意接触到慈恩寺住持,他就知道自己终究有一天会陷入两难境地——他本来只是想着为母亲求个平安而已。可是,一道由他的自由换来的平安符,也只是保住了母亲苟延残喘。那住持也不知是何身份,竟用这个办法,逼迫他同意所有的条件。
  “走水啦!快来救火啊——”突如其来的嘈杂惊得人背后一凉。史朝义嚯的站起身,远远看见一片火光冲天!看方向,竟然是皇帝所在的地方!少年吓得脸色发白,轻功甩起朝着那里奔去!就算知道侍卫们会在第一时间保护皇上贵妃,但是谁能保证这个时候没人趁机下手刺杀圣上?倘若真的有人前来又被得手,那他真的什么都不用干直接以死谢罪就好了!
  几个起落人已接近火光,这时人群却一阵骚动。史朝义在半空看得目瞪口呆,连忙冲向人群——原来他想错了,这些人不是打算刺杀皇上,他们的目标居然只是一个小孩儿!足尖方一点地,耳边就有凉风刮过。少年抽出扇子反手甩了过去,只听“啪”一声响,一人捂着腮帮子嗷嗷后退两步。周围的人被少年的举动惊得一呆,竟愣在原地!就连那个小孩儿此时也微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史朝义退了两步挡在小孩身前,扇子轻佻一转,开口便是客气疏离:“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这孩子究竟犯了什么错你们要抓她?”说着,左手一伸握住小孩的手掌,微凉的手指接触着温热的皮肤,那孩子不由得抬头看他。
  很漂亮的一个人,比二哥还要好看!她这么想着,躲在少年身后偷偷笑起来。
  “这丫头偷了我的酒!”手握烧火棍的大汉气急败坏地吼着,伸手指着孩子怀里的酒坛子,“你看你看!”
  “行了,这么大人还跟小孩子斤斤计较不嫌丢人么?”少年没好气道,“你为了追这位小姑娘讨要酒钱却忘了现在是上元节吧?”
  “那又怎么样!”
  “方才我瞧见这里有火光,还有人喊走水。我想应该就是你们不小心碰倒了谁家的花灯摊子,所以才引起的火灾吧?虽然没什么损失,但造成的影响却是极其不好的。这笔账,你打算怎么赔?”史朝义不慌不忙道,宝石蓝的眼睛注视着对方,十分认真,“不如我替你算算?”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酒店老板大吼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为什么天子脚下还是有这种恶霸的话本?”史朝义不屑冷笑,“你是谁啊?再大也大不过天子。只要你不是天子,那我还真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得轻描淡写,好看的眼睛晶晶亮亮的带着笑意。
  身后的孩子像是得了靠山,也挺起小胸脯得意道:“你是谁啊?再大也大不过天子!”话音刚落脑袋上就挨了一下子,抬头一看,却见那位很好看的哥哥敛了笑意看她,微冷的目光让她有些瑟缩的低下了头,怀里的酒坛子却是越抱越紧。
  史朝义冷眼凝视着她,半晌才对被自己忽视了很久的酒馆老板道:“我替她付账好了。”说着,从荷包里掏出一块碎银子丢了过去,“下次不要把人追到人群里,否则丢了酒是小事,伤了人,你可是要吃官司的。”说罢,他便牵着小孩的手拨开人群走开了。
  走了没两步,少年就松了手道:“好了,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回家吧。”本来就郁闷的心情越发郁卒,史朝义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本以为是那人受到什么威胁,谁知道却是这么一场闹剧!心情十分糟糕的他不像迁怒别人,只能在自己发火之前赶人走。
  谁知那小孩却扯了扯他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哥哥,你可不可以救救我大哥?”
  啊?史朝义有些傻。这、这是什么神转折?他眨眨眼,然后蹲下身子:“怎么了?”
  “大哥受了伤想喝酒,可是二哥不让,两个人就把我丢出来了。”小孩子委委屈屈道,“他们两个万一打起来怎么办?我可阻止不了,哥哥能不能帮我救救大哥,别让二哥打他?”
  受了伤还想喝酒?这人到底是多嗜酒啊!史朝义嘴角有些抽搐:“所以你才去偷酒?”
  “我从小就跟大哥在一起,前几天才被二哥找回家。可是二哥的家人都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他们!”小孩很认真很严肃,“大哥是看在小时候没有好好照顾二哥才留在那里的。二哥这人最讨厌了!把大哥的钱袋子拿走了不让他找到,不然我也不用这样了。”
  所以这是什么神逻辑啊?史朝义抿抿嘴角,从怀里取出一枚竹哨,叼在嘴里吹了两下,这才牵住小孩子的手:“好吧,那你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
  不是他心软,只是这一家子的相处模式,让他想到了自己。不知怎么的,他就想去见见那对兄弟。从小孩的话里就可以听出来那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有多好,好到让他连羡慕都没资格的地步。只是……他看看因为自己的话开心起来的小孩,默默垂了眼。只是孩子太小,根本看不出来罢了。
  一路走向城外,终于在一间破庙前停下。面对少年不解的目光,小孩挠了挠头:“大哥受伤,天色又晚,我们也找不到地方落脚,只能先住在这儿了。” 
  说话间,破庙的门已经打开了,金灿灿的藏剑少爷一把抓住小孩提溜了起来:“好你个小丫头,居然一个人跑进城?你知不知道你大哥差点担心死!”
  “臭黄鸡你放我下来!”小孩挣扎着,“要不是你不准我大哥喝酒我才不会进城呢!”
  “死丫头到底有没有良心?你大哥这么重的伤还给他喝酒?你是不是巴不得他快点死啊?”藏剑少爷气得眉毛一拧,还想再骂下去却一眼瞥到门外站着的紫衣少年,“你是?”
  “陌生人罢了,在城里偶遇令妹,便把她松了过来。”少年微微一点头,“人已送到,在下告辞。”
  “等等!”藏剑少爷将小孩死死抱在怀里,扭过脸跟少年说话,“你能帮我找一个大夫么?”
  “……”史朝义愣了一会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貌似、也许、大概……被赖上了?大眼瞪小眼一阵子,少年终于败下阵来。他微微侧了侧身子,“带着你大哥,跟我走吧。”与其找个大夫不如直接带回家让那群“庸医”看看。反正江湖人士,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治死了吧?
 
  ☆、庶长子
 
作者有话要说:  安庆绪登场~前期的安庆绪其实还是一个性格脾气都很好的兄长大人,小狼崽依赖他要多于二少。嗯,二少你情敌来了
  回府的路上,藏剑山庄金灿灿的少爷很自来熟地凑在少年身边打转,直看得后面两个丐帮弟子摇头叹息只差没捂着脸在脖子上挂个牌子上书“我不认识他”几个大字了!说起来这也算是黄鸡山庄的特色之一?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看这么一张笑得春花灿烂的脸也没一点脾气给人家脸色看不是?于是乎,一大一小兄妹两个报以同情的目光看着紫衣清贵的少年,同时在心里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