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孺慕 作者:猫大夫(上)

字体:[ ]

书名:孺慕
作者:猫大夫
 
文案
写给你。
 
1、【排雷】师生文;
2、(很)可能全文清水;
3、更新不稳定,可以完结了再看;
4、本故事所有事实情节均为虚拟,与任何现实之组织、机构、人物毫无关系。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嘉图,苏潼 ┃ 配角: ┃ 其它:
 
 
  ☆、chapter 1
 
  李嘉图记得上一回父亲参加家长会,是在去年,他还在上初三。班主任及各科老师发言时,因为加上学生教室里将会人满为患,所以学生们都被请出教室。过后李嘉图才知道,父亲李钧卓被班主任邀请向在座的其他家长传授教育孩子的经验。
  整个初中时期,李嘉图都是全校成绩最好的学生,作为学生家长,李钧卓每一次家长会都被邀请说上两句。学校里每一位领导、每一位老师都知道李嘉图,父亲也因为培养出了这样的孩子而与校领导相熟。但每次要发言说点什么,李钧卓总是说,“我和他妈妈从来都不管他,全靠他自觉。”
  这一次,是李嘉图上高中以后的第一次家长会,在即将文理分科以前召开。班委会和班主任为了这次家长会筹备许久,在一个周日迎接来自全市乃至全区的学生家长。
  班上有几个外地学生因为家长工作繁忙,从外地赶来也不容易,于是就缺席了。可李嘉图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不会缺席,原因当然也不是因为自己所在的城区离学校不远。
  他就是知道,他不会缺席。
  在班主任和各科老师简单做了发言和介绍以后,班主任丁楚吟笑眯眯地邀请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说两句。李嘉图正和几个朋友站在走廊外面小声聊天,忽然教室里一个负责端茶倒水的女生溜出来冲他们挥手,“覃晓峰,该你上台发言了。”
  “啊?就到我了?”覃晓峰措手不及,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往教室里走,嘴上还嘀咕着,“能不能不说啊……”
  朋友几个还在他背后笑话他,看到他站到讲台背后,向家长们鞠躬问候,开始做自我介绍。李嘉图看到坐在教室中间位置上的李钧卓。他一如平常,表情严肃而深沉,而且坐得端正,面前的那杯茶只喝了一两口,恐怕已经凉了。
  “咦?那是谁啊?是老师吗?”李嘉图收回目光时,听到张竞予在旁边奇怪地说。
  几个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名穿着浅色格子衬衫的青年骑着一辆白黑色公路车来到了教学楼楼下,远远看去人年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有些清瘦,身材颀长不像是本地人,皮肤也比本地人要白许多。
  张竞予戴着眼镜,还趴在栏杆上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啧啧两声,“TYRELL诶,富二代吧。”
  “很贵?”周书渊疑惑。
  “废话,光是那个车架都得一万多!我们几个人的电动车变卖掉也换不来他那辆自行车!”张竞予纳闷道,“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们的疑问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那名青年很快就跑到了楼上,朝着他们班走过来。
  在门口迎宾的女生见到他走过来,目光都被他吸引住。学习委员主动走上前去问,“请问,您是哪位同学的家长?”
  难道是哪位同学的哥哥吗?李嘉图心里也想。
  “哦,不。我来找钱老师的。”他的手稍微抬了一下,谢绝了女学生的帮忙,很快就找到了他要找的人,连忙微笑朝站在教室门口的教导主任走过去,“钱老师。”
  李嘉图班上的物理老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他看到青年,咧嘴一笑,露出他那口因为吸烟过度而泛黄的牙齿,很高兴地说,“你来了啊。”
  “来看看。”青年不好意思地问,“没妨碍到什么吧?”
  钱超挥挥手,“不会不会。”转而对一旁一脸不解和好奇的丁楚吟介绍说,“这就是之前和你说起过的苏潼。也是从我们学校毕业出去的,跟你还上同一间师大,算你两届校友了。”
  丁楚吟微微一愣,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脸上难掩笑意,“你就是小苏啊,听钱主任提过你好几次了。难得你毕了业还想着回母校做贡献,欢迎加入到我们的教师队伍当中来。”
  苏潼客客气气地和丁楚吟握手,谦虚道,“哪里,下星期的试讲还希望学姐能够提点提点。我还没真正给学生讲过课,想到心里就犯怵。”
  丁楚吟和学弟一见如故,笑道,“提点算不上。我们学校能有那么好的成绩,三分靠老师,七分还是靠学生。”她悄悄往教室讲坛上指了指,“喏,那个孩子就是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参加了两个社团,课外活动表现也很优异,叫覃晓峰。徐老师也很喜欢他。”
  苏潼看了一会儿正在发言的学生,了然点了点头,关心道,“徐老师呢?她身体怎么样了?”
  “刚刚来过,说完话就回去了。”丁楚吟用眼神示意着说,“她常年都站着,身体不好。还有几个月,更要注意了。”
  这位突然出现的青年站在人群当中实在是出众,加上与老师们的亲切交谈,更是难免引起学生的注意。就连一向高傲的朱薏臻也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问,“那是谁?什么领导的亲戚?”
  “我猜是新来的化学老师。”刘墨楠眼睛盯着他不放,“上回徐老师不是说过,她去生孩子那段时间会有新老师给我们上课吗?”
  张竞予瞪圆了眼,窃声道,“就这小年轻?”
  刘墨楠白了他一眼,“嫌年轻?这个年纪如果不是教育部直属师大的优毕,我们学校那帮领导看都不看一眼好不好?”
  “帅是帅,不过我还是喜欢老张。”周书渊耷拉着脸摇头。
  原先教他们化学的徐老师是老龄产妇,还有两个月就要临盆了,格外小心,很早就打报告申请产假。上个星期徐老师在同学们的问询下,向他们透露会有别的老师给她代课。
  当时全班绝大多数同学都认为将会是化学组的张老师代课,他虽然普通话本地口音浓重,可幽默风趣,讲起课来妙趣横生,深受广大学生的欢迎。班上有同学去化学教研组找老师时,也曾经向他本人求证过,他笑呵呵地说听从学校领导安排,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的化学成绩,所以这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也没有确凿的消息。
  几个人正在教室外面推推挪挪,要让班长刘墨楠去一探虚实,班主任就已经走进了教室。
  覃晓峰发言结束,在家长们的掌声中尴尬地红着脸下台。
  班主任笑盈盈地看着他,好像在看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又说,“覃晓峰能够有这样的成绩,除了他自身的努力、我们老师的关心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那当然就是他的家庭教育。覃妈妈,你能不能给我们说两句?说说晓峰平时在家里是个怎样的孩子?你和他的父亲都是怎么教育他的?”
  坐在教室第一排的覃妈妈是个端庄平凡的女人,看起来很有教养,又没有职业女性的气质。她腼腆地低着头,默默站起来,在老师邀请她走上讲坛时,笑着摆摆手拒绝,就站在第一排课桌前面,头微微低着,说,“也没怎么教他。这孩子在家里很自觉,不用多说什么的。”
  是不是所有的家长发言都一样?
  李嘉图看着这位母亲,心里不禁这么想。他看向依旧正襟危坐的父亲,心中一凛,转头问周书渊,“什么时候去订场?”
  “等下啊。”周书渊看看时间,“卧槽,都这个时候了。快走快走。”说着拉上李嘉图,和其他同学道别以后往楼梯走。
  他们特意选了和老师们相反的方向,李嘉图下楼以前回头望了苏潼一眼。
  尽管还没到六月,三十七度的高温却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这一天同样也是烈日当头。
  苏潼浅蓝色的衬衫沾了汗,贴着肩线,显得他的肩颈是那么瘦削和锐利。
  图书馆将要在学期结束以前再举行一次图书漂流活动,考虑到高三即将毕业,肯定有许多无法处理的书籍无法带走,所以图书漂流活动将和旧书交易活动同步进行,这就意味着要征用较大的公共用地。身为学生图书中心组织部的重要成员,李嘉图和周书渊上周开会时就被委派了订场地的任务。
  逸夫体育馆常年是学生集体活动的热门地点,如果不提前订场、广而告之,一般很难订得到。好在他们来得早,周书渊又事先打过招呼,征用时间很快就确定下来。他们了却一桩心事,便去图书馆和其他社团成员碰头。
  社团专用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几位骨灰级的社员,包括即将毕业的高三社长和副社长。这是他们在活动前的最后一次会议,时间没到,人也没齐。
  “婷姐,上周四刚清洁过的厕所门口,又有人在上面乱涂乱画了。”刚刚从洗手间回来的编辑部部长回来,不耐烦地向社长汇报道。
  社长皱起眉头,“搞什么飞机?讲不讲功德,都贴了不许乱涂乱画,文盲看不懂?”
  校园里难免有自己的厕所文化,学生图书中心负责图书馆公共区域的管理工作,上个星期才动用社团经费请保洁人员对每间厕所的隔间门进行了清理,没想到一个星期还没到,就又有人在上面留言画画了。
  为了这件事,接下来的会议里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动不动就念叨着学校里就是有这样一些败类,生怕不能把脸丢到外头去。
  李嘉图开完会,去了一趟洗手间。因为正值下午课间,图书馆的厕所里都是人,他只好走进了隔间。
  上完洗手间,在开门出来时,李嘉图低头看到了隔间门上的交友信息——
  想找炮|友
  请打3935474
  星期一至星期五供应处男
  星期六日供应有经验的老男
  注:处男没经验,请别太用力
  他眉尾微妙地动了动,在这则广告的上方又看到了另一则交友信息:
  16 177 63 0 处qy 26746732X
  真是简明扼要的交友信息。李嘉图看着那串数字,心想177公分的身高63公斤会不会太瘦了些。十六岁,高一还是高二?
  这个疑惑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也没再在意,走出了洗手间。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2
 
  持续了半天的家长会结束,同学们纷纷回到教室接自己的家长。`
  学校周末低年级不补课,绝大多数高二的学生都已经回家,只剩下高一的学生跟高考生抢饭吃。尽管这不是父亲第一次来学校,但李嘉图还是带他去了食堂,父子二人一起吃了一顿还算可口的食堂饭菜。之后他和父亲在校园里散了一会儿步,李嘉图把他送到停车场,目送他开车离开。
  宿舍里七个人,包括他一共有三个外地生源。周日晚上没有课,家长还来了学校,李嘉图原先猜想这个时候回到宿舍,应该也见不到其他人了。但出乎意料,李嘉图快走到宿舍门口时,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天气一天天热了,衣服不及时洗,堆在一起会发臭的。啧啧,崽崽啊,夏天也不穿好多衣服,自己洗一洗,锻炼锻炼也好啊。”女人既心疼又不耐烦地说着。
  李嘉图走进宿舍,见到是罗梓豪的妈妈在帮他捡衣服。她把他囤积了一个星期的衣服都塞进一只大袋子里,正巧手中拿到了一条内裤,抬头无奈地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儿子,叹气摇头,一起丢进了袋子。
  “李嘉图回来啦?”罗妈妈回头发现了李嘉图,亲切地打招呼,“吃过饭没?”
  “阿姨好。”李嘉图礼貌地微笑,“刚刚和我爸吃过了。”
  罗妈妈惊讶道,“你不和他一起回家?”
  “不了,家远,回去了明早来不及。”他把从父亲那里拿到的干净三件套放到床上,又把中午拆下来的床单和被套抱起来往卫生间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