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孺慕 作者:猫大夫(下)

字体:[ ]

 
 
  “嗯,我爸爸等下来接我。”因为端着盘子很累,她换了一边手。
  李嘉图喝完咖啡,把纸杯丢进垃圾篓里,笑着和女生道别,前往化晶社售卖晶体的摊点。
  广告海报上写得好——“来自学霸的礼物”。
  柜台上摆放着用试管、安瓿或者水晶封装过的晶体,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如同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学生。就连老师也来看一看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做出来的东西,化学组的主任还饶有兴趣地和正在看摊位的覃晓峰讨论起培育晶体的经验来。
  李嘉图没有在化晶社见到苏潼,问了一个化晶社的学生,得知苏潼一晚上都没有出现过。
  去哪里了?李嘉图拿出手机给苏潼发了一条消息,正等着回复,发现柜台上摆放着几块封装在水晶里的黑紫色晶体,在灯下散发着幽幽的紫光。
  “这是铬明矾吗?”李嘉图不禁问。
  冯子凝低头一看他指的晶体,说,“嗯,对啊。”
  难怪和苏潼之前送给自己的很像,可是他做的那几颗明显要亮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封装方式不同的缘故。
  发给苏潼的消息一直没有回音,李嘉图走到人少的地方,给苏潼打了一个电话,可是在听了几分钟的等待音以后,系统提示他所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他找遍了通宵活动的每一个活动地点,都没有见到苏潼。电话打了好几遍没有人接,李嘉图漫无目的地走在人潮汹涌的路上,一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好。
  又回到了班级的小吃摊点旁,摊前暂时没有客人,几个看管摊位的同学正坐着休息,随着广播里传出来的英文歌声摇摆身体,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唱。张竞予见到他孤身一人,连忙叫上他一起去摇滚音乐节听歌。还没等李嘉图答应,朱意臻她们也留不住他,张竞予已经摘下围裙溜走了。
  来到摇滚音乐节的舞台前,台下游园的游客们都沉浸在吐字流畅标准的英文流行音乐中,跟着音乐节奏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聚集在舞台前的女生们甚至大声喊着要给主唱生猴子。
  人群中的家长一个个都听得哑口无言、啼笑皆非,而由学校几位年轻男教师组成的乐队在听到学生们的追捧和尖叫时,脸上则出现了平时见不到的羞涩表情。
  乐队主唱正是李嘉图班上的英语老师邱飞铭,歌词里包含着类似于“fucking”、“shit”这样的脏话,偏偏每次他唱到这一句,尖叫声就像潮水一样往台上涌,搞得他后来念rap的时候,险些念错了词。
  “小邱好帅~~~~~~”“小邱我要给你生猴子~~~”
  听着这些叫喊,张竞予抽了抽嘴角,表情夸张地东张西望,“咱们班朱哥呢?怎么没来,看看她有多少情敌,满满一座花果山了!”
  李嘉图心里也觉得好笑。
  不过,没有想到英语老师还有这样的才能。虽说他平时就因为个性开朗颇受学生们欢迎,但这样的才艺还是很为他在学生们心目中加分。
  李嘉图甚至听到有家长惊讶地说,“这是你们学校的英语老师啊?”
  一曲终了,台下全是安可声和口哨声。
  李嘉图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人群之中跟着大家喊安可,寻着声音望去,果然是黎方。他身边还有一位女士,年纪和他相仿,同样在活跃的音乐声中激动雀跃。李嘉图连忙挤在人群里往前面走,叫住了正在欢呼的黎方。
  黎方回头,疑惑了片刻,认出他是苏潼的学生,笑着打招呼,“嗨,你是苏潼的学生吧?”
  “嗯。”李嘉图看了看周围,确认苏潼不在,问,“苏老师呢?今天没见到他。”他记得苏潼说过,会把黎方他们带进来,可眼下却只有黎方和他的女朋友。
  黎方微微错愕,安静下来,说,“苏潼他发烧了,在家里休息呢。你们都不知道,是吧?”
  闻言李嘉图心里咯噔了一声,以为是周围的环境太吵了,没有听清,“他生病了?”
  “嗯,他低烧烧了一个星期了。烧到了三十九度,扁桃体发炎了才想起我。”黎方看他眉头紧蹙的样子,安慰道,“没关系的,刚才打了针,睡一觉就好了。是他自己之前没注意,不吃药,才一直没好。放心。”说着拍拍李嘉图的肩膀。
  难怪先前偶尔会看到苏潼的脸红得不自然,原来当时就发烧了。一个星期……他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 41
 
  台上的教师乐队表演结束以后,邱飞铭老师擦着汗,将麦克风放回了麦架上,开始笑着对台下的同学们说新年寄语。
  张竞予抓住要离场的李嘉图,问,“诶!你上哪儿去啊?”
  “我有事先走了。”李嘉图说。
  他还是拽着他的胳膊没松开,“走?回家啊?老师说完话就跨年了,你现在走?”言语间,他朝着远处振臂挥手,又对他说,“待会儿我们还得回去收摊呢,你忘记啦?”
  经他这么说起,李嘉图才想起来,因为晚上负责摊位买卖的几乎是班上的女孩子,活动结束以后就已经一点多了,让她们收拾完摊位再回家不合适,所以之前就已经约定好是几个男生在通宵活动结束后回去收摊。
  “那我……”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后头扑过来抱住了,回过头,是正在兴头上的罗梓豪。
  罗梓豪嘿哟一声,笑嘻嘻地挂在李嘉图身上,笑着说要跨年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覃晓峰和冯子凝。
  张竞予一见到覃晓峰他们,就抬着下巴问,“怎么样?学霸们,今晚赚了多少钱?”
  “没赚什么钱,把社团活动经费的坑填上了而已。”覃晓峰话才说完,台上就响起了一阵鼓声。
  只听“当”的一声。
  邱飞铭在舞台上举起了手,高声说道,“同学们,让我们一起倒数,在欢呼声中,进入新的一年!十!九!……”
  簇拥在舞台周围的同学们齐声跟着老师一同进入了新年倒计时,与此同时,设置在校园中的另外两处露天舞台上,同样也响起了学生们倒数的声音。
  李嘉图沉浸在周围人兴奋激动的情绪当中,也跟着喊起来。
  “——四!”
  “三!”
  “二!”
  “一!”
  “咻——轰!”
  “咻——咻——轰!——轰!”
  一簇簇礼花从田径场的方向直冲云霄,在学校上方的天空中绽放出绚烂美丽的礼花,照亮了天空下每一个人的脸庞。
  大家在音乐声中,观看这一场烟火的盛宴,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唯有举头瞩目,心手相牵。有情侣拥抱在了一起,在这个深冬时节。
  整整二十分钟的烟火表演,各色礼花让如同漆色宝盒一般的天空更加璀璨夺目。在最后一朵礼花落幕时,大家依然还守望着曾经热闹非凡的天际,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几乎是同时,已经换上了乐队的舞台再次响起了热情高涨的摇滚音乐,将晚会再一次推向高|潮。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苏潼在做什么。他在家里休息,是不是也起来观看了烟火?抑或是在睡梦中跨过了这一年。
  李嘉图拿出手机,看到突然打进来的电话,睁大了眼睛。
  趁着其他人还在跟着乐队唱歌,他接通电话,捂住话筒低下头离开了人群。可惜这个时候,校园里到处都是沉浸在刚刚进入新年喜悦的学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声鼎沸。
  他回到了学校主干道上,拿起手机确定苏潼并没有挂断电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接了起来,“喂?”
  “喂?”周围太嘈杂,苏潼的笑声显得并不清晰,“新年好。”
  他喑哑的声音让李嘉图一愣,讷讷回答,“新年好。”他顿了顿,紧张地问,“老师,听说你病了?”
  “你见到黎方了?”苏潼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消息的来源,“嗯,扁桃体发炎,顺带发了烧。不过现在好多了。”说完,他试图清了清喉咙。
  身边喧闹的环境更显得苏潼的声音是那么虚弱无力,李嘉图听得沉默,半晌说,“你刚醒吗?”
  “嗯,被烟火声吵醒了。”苏潼说完,气息中流露出些许笑意。
  李嘉图握紧了手机,眼看每个舞台的跨年表演就要结束,人潮又要重新回到各个活动摊位区域,低声说,“我想去找你。”
  “什么?”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听清楚。
  话到了喉咙,却开不了口。李嘉图安静了许久,突然抬高了音量,说道,“我想去找你!”
  这一回,轮到苏潼沉默了。可他没说话的时间究竟长不长,李嘉图无法计算,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快,连心跳声都数不清楚。
  “现在吗?”良久,苏潼问。
  李嘉图一愣,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待会儿……我还要和其他人收拾班上的摊子。”说完又立即抢白道,“大概就一点多一些,很快。”
  大概是在思考,苏潼在几秒钟之后说,“嗯,好。那么你待会儿过来吧,我先不睡,等你。”
  听到他的回答,笑容先一步就勾起了李嘉图的嘴角。他捂住嘴巴,把下唇也咬住了,半晌才笑着点头,“嗯,我会尽快过去的。要不你先睡吧?大概我也没那么快……”
  “没关系。”苏潼轻轻笑了笑,“我睡了一晚上了。你先忙,不用着急。”
  李嘉图完全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笑容,唯恐自己笑得太开心,让旁人看了都要注意。“谢谢老师。”他忍不住说。
  苏潼轻微地叹了一声,“傻孩子。”
  在美食一条街上游玩的人明显没有跨年以前多了,到了通宵活动要收尾的时候。时间晚了,大家都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该回宿舍的回宿舍,该跟着父母回家的也都回家了。
  李嘉图回到班级的摊位上时,朱意臻正在和她的妈妈闹不快,一听内容就知道原因是朱妈妈催着女儿回家,可朱意臻非要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再走。
  好在说定要帮忙收摊的男生们一个个都适时赶到,好言相劝让朱意臻赶快回家,她才恋恋不舍地跟着爸爸走了,让她快要被气哭的妈妈跟在后面。
  “李嘉图,这里还剩下几个钵仔糕,你等下拿回去呗。”钟葭葭离开以前,交代道。
  他想着还要去苏潼那里,回绝道,“不了,我不喜欢吃甜食。给王韵恩吧。”
  王韵恩苦笑道,“我都吃了一晚上了。”
  钟葭葭只是交代了一句,也不听有没有后文,抓紧时间和来接她的家长离开了。几个男生互相推销着剩下来的钵仔糕和马蹄糕,最后谁也没落下,每人都用保鲜袋装了三四块,总算是把卖剩的小吃瓜分完毕。
  忙了一晚上的男生到这个时候当然要吃宵夜,趁着旁边的卖牛杂和奥尔良鸡翅的摊子还没收,他们立即去做了最后一单生意。
  在人流渐渐疏散以后,李嘉图才想起来一直没有联系杜源。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微信上有他的未读信息,原来他还没到跨年的时间就已经离开了,还在微信里对他表示了感谢。
  李嘉图眼看时间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便没有回复那几条消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男生们把用来摆摊的桌椅都搬回了教室,又在负责治安的老师督促下,尽快离开了教学楼。
  完成这一切,就连本来还有精神的同学也开始产生了睡意,最后还得把炊具和招牌都往通用技术实验室里运。
  时间已经将近两点,李嘉图从中午睡醒开始就没再合眼,此时已经疲惫不堪。但他还是赶在其他同学回宿舍以前,先一步前往了教工生活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