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敌变成鬼 作者:老鬼难缠

字体:[ ]

 
 
书名:情敌变成鬼
作者:老鬼难缠
 
文案
景辰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情敌缠上,还是以鬼的形态【还给不给人隐私权了!】
 
古董店小老板受and鬼攻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辰,曾毓 ┃ 配角:曾珏 ┃ 其它:
 
 
  ☆、chapter 1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不知道为什么,每到清明,天便止不住的下雨。
  景辰撑了一把黑伞站在一个墓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眼中却弥漫着悲伤。
  良久,他轻轻地蹲下了身,手指缓缓的抚上墓碑,一寸一寸,没有丝毫遗漏,手因雨水的冲刷而变得冰冷。
  “冷吗?”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说着,然后自顾自的将伞撑在了墓碑上,身上瞬间湿透,可他却没有在意。
  雨打在脸上,遮住了视线,这让他有些看不清那人的脸,但他知道,他一定是笑着的。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苦过脸。
  在手摸到照片的一霎那,他便站起了身,将手中的已被打湿的紫堇放在墓前。紫色这在一堆白花中间特别显眼。
  “那我以后再来看你。”说着,便转身,没有再回头。
  景辰走的时候没有拿伞,既然生前不能好好守护他,那死后总该有他一席之地,让他能够为他做点事。
  突然,穿来一声带有哀求气味的叫声,这在空旷的墓园显得尤其突兀。
  循声望去,也是一个墓碑,墓前的空荡显示了主人的寂寞。
  好奇心驱使,让他不自觉的走向那个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死了却没有一个人祭奠?
  墓碑上的名字让他有些诧异。曾毓?这不就是大学那个经常对自己白眼相向的人吗?怎么就死了?或许世事无常吧,像那人,不也是去的突然?
  毕竟是同学一场,景辰去门口买了一束雏菊,将它放在墓前。想了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关系也只限于认识,便转身欲走。
  这时,那个叫声又开始响起。
  看了看那只全身脏兮兮,只有巴掌大的小黑猫,景辰有些无奈,狠了狠心,还是打算走,他向来是不喜欢猫狗的。但这叫声的实在太过凄惨,走了一半,景辰只得往回走,就当是积德吧。
  但是指尖一碰到猫,景辰却毫无预计的晕倒了。
  一两分钟后,景辰慢悠悠的起来,可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没想到,这人倒是有同情心,却是用错地方了。”
  望向刚刚寄身的那只猫,早已晕倒在地。想了想,它倒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便想着带去宠物医院看看能不能救活。
  没错,醒来的便是曾毓。
  说起来,曾毓认识景辰很久了,可是景辰却是到大学才认识他。
  曾毓是在一所很不起眼的小学读的书,那里的人,贫穷,肤浅
  他很不喜欢这些人,甚至是厌恶。可是母亲却执意让他来这里念书,还美名说是为了他好。他只有不断安慰自己长大就好了,长大就好了,长大了才能选择,不是吗?
  直到后来,班里转来了一个人。
  那人和这里所有的人都格格不入,他穿着漂亮的衣服,整个人都弄得干干净净的,像一个小天使。
  那个人就是景辰。
  由于他的格格不入,全班没人愿意跟他讲话,包括他。这是他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卑,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一种恐惧。
  没过几个月,景辰便又转走了。
  走的时候,那个胖胖的班主任很舍不得,这是他教过最好的学生了。
  于是,曾毓又恢复了第一的位置。可是那个人早已深深的刻进他的血液,这注定他永远忘不了他。
  由于景辰的出现,让曾毓比以往更努力的在学习上。后来高考的时候,他如愿以偿的考进了心目中的学校,而他也是从那时候知道了自己的生父。 
  再后来,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她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一片黑暗中看见景辰的那种感觉。干净,美好,不忍让人亵渎。
  那天他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头梳的整整齐齐,想以最好的姿态给自己喜欢的女孩表白。
  他知道自己成绩出众,长得好看,家里又不缺钱,他以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告白。
  可是,那人却拒绝了。
  她说,“对不起,曾毓。”
  “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叫景辰。”
  这时,脸上还露出少女特有的娇羞。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景辰就知道是小时候那个人,或许是缘分吧,他一直相信他们能碰上,没想到却是这么巧。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关注景辰。知道了他是古汉语专业。知道了他是学校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知道了他是学生会主席。
  然后他便疯狂的想超越他,凭什么他就该落于人后,凭什么他喜欢的女人却喜欢他,凭什么……..难道他就应该这样吗?不!他曾毓就应该是最好的!
  渐渐的,学校的各种活动,越来越多的出现曾毓的身影。他变成了专业第一,变成了学校的知名人物,变成了比景辰更知名的存在,也如愿的让景辰记住了他。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当然在景辰看来的确如此。
  “你好,我叫景辰。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接着,便伸出了右手。
  曾毓却只是瞥了他一眼,手动都没动。难道他超越了他,他都不会生气吗?还是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那他的努力又算什么呢?
  景辰见他这样便有些尴尬,手伸着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曾毓这时却伸出了手,还回了一句,“你好,但这不是第一次见面。”
  可景辰想了想,硬是没想起来他是谁,再想问曾毓时,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真是一个怪人。
  后来,曾毓像是换了一个人,再也不参加社交活动,越来越懒得打理人际关系,一心扑在了学习上,偶尔也做一些子承父业的事。
  他对那些抱怨也是充耳不闻,别人的事干他何干呢?
  既然对手从不把他当对手,做那些事便再也没有意义了。
  四年后,曾毓公费去了德国留学,从此与景辰便是再无交集了。
  直到他前几天因为飞机失事而丧命,直到他在墓园看到景辰,虽然是以鬼魂的身份。
  在他想走后,便毫不犹豫的钻进了那只奄奄一息的小猫妖的身体,发出叫声吸引他的注意。
  果然,景辰上钩了。
  只是他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去给他买一束雏菊放在墓前。
  可是,他决定的事向来不是那么容易改的。最后,他还是钻进了景辰的身体,以实体存在的感觉让他每个细胞都爽的叫嚣着。
  过了两分钟,他终于彻底掌握了这具身体,身体的黏腻感让他有些不舒服,看着不远处撑在墓碑上的那把伞,毫不犹豫的拿起来。望着墓碑上的那个人,曾毓有些阴暗想着,没想到景辰居然是个gay,不知道把这件事散发出去会是怎么样呢?
  可是,这身体今后便是他曾毓了,这件事便只能藏住。
  左手抱着猫,右手撑着伞,曾毓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
  由于今天是清明的最后一天,而且已接近晚上,所以墓园几乎没人。
  脚踩着水坑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很快,便走出了墓园。直到这时,曾毓才有了重生的感觉,在墓园,还是太压抑了,这让他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虽然天还是灰暗的,但是曾毓却觉得今天的天气出乎意外的好。
  车子就停在门口,是辆辉腾,低调却奢华,曾毓觉得和景辰意外的般配。
  将猫放在副驾驶座上,然后便发动了车,虽然很想先洗个澡,但是看这猫,还是打算先去给它上宠物医院看看。
  宠物医院。
  那猫早已被洗净放在了医护台上,原来是一只纯黑的小猫,出乎意外的漂亮,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
  宠物医院的人都对曾毓好心表示感谢,为了救一只猫,将自己搞得这般狼狈,不是爱猫是什么呢?这让宠物医院仅有的两个女性对他春心萌动,就算曾毓一直冷眼相向也没打消她们的积极性。又帅又爱小动物的男人已经难找啦,而且看着又是不缺钱的。
  由于小黑猫实在受伤太严重,只得在宠物医院过夜。
  而曾毓就顺着脑中的记忆回到了景辰的家。
  他自大学后便定居国外了,是家里人打电话来报丧才回的国,却没想到自己也是一条命没了。飞机失事这种事向来不是人为能够控制的。
  进了屋也没心情看这屋子的摆设,直接进了浴室。
  放了一浴缸的水,然后迫不及待的钻进去,就算水进了鼻子也不在意,鼻腔火辣辣的疼痛和身体的冰冷完全没法相比,他现在急需有温度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魂和肉体不和的原因,全身一直热不起来。可笑刚开始他还以为是淋雨的原因。
  直到浴缸的水慢慢降温,体温依旧没升多少,只得换了重来。
  最后,曾毓整整换了三次水才使体温升了点。
  擦干后,回到卧室,将空调调到了三十度才罢休。然后便缩进羽绒被。
  看来自己这样是过不了多久了。
  可是难道就这样死了吗?他真的不甘心。迷糊中,又忆起了小的时候看到景辰的情景,和喜欢的女人表白的情景,景辰和他握手的情景。
  而他随着这些情景的切换,意识越来越薄弱。
  呵,至少他还在死后泡了一次热水澡,曾毓有些自嘲的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求扶持!也许前面会有些无聊,但是希望小天使们能耐心看下去(o?ω?o)不是恐怖哒,我想走的是轻松搞笑路线啊!
 
  ☆、chapter 2
 
  景辰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醒来后头痛欲裂。
  他最后的记忆保留在墓园看曾毓之后,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在家呢,身上似乎也是洗好了。看了看空调的温度,有三十,而他最近早已不开空调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彰显着诡异。
  手机铃声致爱丽丝持续的响着,景辰不得不拿起来,看了来电显示,却是不认识的号码。想了想也许是推销的,便挂断了。
  不想那个电话号码又再次打来,景辰只得接起,说了声你好。
  在听到是宠物宠物医院让他去领猫时,有些愣住,他什么时候养过宠物了?但瞬间便想到了昨天墓园的那只猫,可有送他去宠物医院吗?
  商量好时间之后便挂断了。
  无力的躺回床上,用手使劲揉了揉脸。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为什么那些干过的事却记不得了?难道是被鬼附身了?那鬼还是曾毓?
  想到后来,自己却先笑了出来。
  既然鬼是真实存在的,那为什么那人却没来找他?毕竟是青梅竹马的好友。
  平静了一会,景辰再次睁开眼时已波澜不惊,虽然每次想到那人还是会心痛,但是人总得习惯,总得学会忘记。
  走进浴室,洗了把冷水脸,想把脑中杂乱的思绪抛却。
  但是在走出卧室看到那把伞的时候,景辰却对鬼是否存在有了怀疑。他怎么可能收回那把伞呢?
  想到曾经那个附在自己身上的鬼,景辰眼神不禁冷了几分。会和那只猫有关吗?那可是不得不带回来自己养着了,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匆匆将冰箱里的三明治加热,然后拿起钥匙便匆匆出门。
  他经营着一家小的古董店。
  他还记得他说要放弃进公司的机会时,那些人虚假的挽留。少一个人争公司的股份,他们恐怕开心还来不及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