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罂粟法则 作者:人形猫抓板

字体:[ ]

 
书名:罂粟法则
作者:人形猫抓板
文案: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每天都能感到幸福,那一定是爱。可是,如果两个在一起的人,都痛苦不堪,却任然不肯就此分道扬镳,不要怀疑,这也是爱,只是境遇不同罢了。’
 
晓丽说:“拜拜吧您呐,最好以后别再见到你,灾星。”
 
顾融说:“你不要我走,却要丢下我自己离开。”
 
叶枭说:“小默,我后悔了。”
 
舒默说:“人有很多欲望,永远不可能完全得到满足,所以,退而求其次,也没有什么不好”
 
林可说:“全世界都说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可是,再过几个小时,能到另一个世界来陪伴你的,仍就是我。”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可,顾融 ┃ 配角:叶枭,舒默 ┃ 其它:耽美,BL,小虐
 
 
==================
 
  ☆、林可和叶枭
 
  六月的雨,总难浇熄盛夏的闷热。
  傍晚的教室,数学课独有的沉闷气氛,和蔫茄子一般的高二学生。公立普高的独有学习氛围迎面而来。
  坐在教室后门边上,最角落的那个位置,要看清数学老头黑板上的写写画画,就不得不伸长脖子,眯起眼睛。
  林可飞扬跋扈的剑眉皱在一起,虚起眼睛,时不时的,低头做做笔记。
  在他的斜前方坐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画着其他女生都不敢画的浓妆,短短的黑色皮裙,刚刚能包住性感的臀部。
  在下课铃快要响起的前几分钟,林可头晕眼花的停了笔,抬起头,望着那个女孩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是在嘲笑那个失足的少女,也是在嘲笑自己。
  那个女孩叫娇娇,是个校妓。200块就能睡一次的那种。在坏孩子的圈子里,这不是秘密。而林可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她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只是在相对纯洁的校园里,他的孤僻,让人无法察觉出一丝异样。
  这一切的起因,是林可低劣的投胎技术,让他有一个赌鬼老爸。
  XX初中,右拐两个路口,沿着破旧的小巷子往里走,最角落里的那栋危楼里,就是林可支离破碎的小家。
  从林可有记忆开始,父母的争吵充斥着林可的整个人生。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天,林可好赌的父亲,终于输的倾家荡产,并欠下巨款。
  讨债的人,在林可家不足40平米的小房子里,显得格外的人高马大。
  林妈妈,是个倔强而暴躁的女人,她一生所有的温柔,都倾注在了林可身上。可是最后,她还是当着林可的面,一头撞死在了墙角。
  即使是这样一个名存实亡的家,林可最终还是失去了它。
  林可的记性不好,他已经记不得母亲当时鲜血淋漓的面容,记不得被剁掉手指的父亲凄厉的哀嚎。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被带到叶枭面前。对于过去的记忆,永远停留在那天早上母亲碎碎念叨的那一句:好好听课啊,考上大学。
  当时的林可,被这突如其来的剧变吓蒙了,呆头呆脑的被打手们推推搡搡的揉进轿车里。
  车子开得并不快,却带给懵懂的林可前所未有的宿命感。仿佛车子会一直这样开下去,开到一个未知的世界。林可明锐的感觉到,自己曾经的一切,正迅速的在车窗外倒退。时间的推移是如此的决绝,不可改变,无法挽回。
  深夜有阳光无法比拟的璀璨。
  林可顺从的被推下车,机械的跟着一群陌生人,走进了‘佛罗伦萨’酒店的大门。十四岁的孩子毕竟还是太小了,他的思维不足以应对现在这样的情况。所以,乖巧顺从,是唯一的选择。
  见到叶枭,是在三十七层的奢华套房里。
  室内的灯光昏暗,整个房间显得阴森又糜糜。一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正穿着浴袍,修长有力的手懒洋洋的在沙发的扶手上耷拉着。拖鞋被踢到一边,赤裸的双脚肆意的翘在茶几上。明明高大健壮的体型,却懒得像一滩烂泥。
  然而,当那个男人漫不经心的回过头来的时候,林可才突的浑身一冷,整个人从木讷转瞬间变得僵直。
  那是一双杀戮者的眼眸,凶狠,残暴,戏谑。有恃无恐。虽然这双眼眸的主人拥有刀削般深刻优美的五官。甚至连轻笑的声音,都意外的低沉性感。
  男人玩味的弯起嘴角,对着门口瑟瑟发抖的小朋友笑道“我是叶枭。”
  叶枭,XX集团的年轻老板,手里同时还经营着几家生意不错的会所。金融杂志封面上,英俊智慧的成功人士。当然,他才不会告诉你自己的老婆是大毒枭郑爷的独女,以及在他的刚刚上市的投资公司背后,庞大的地下赌场和洗钱机构。
  命运让林可与叶枭相遇,免去他拍卖内脏的厄运。却还是无法挽回的,被推向堕落与死亡的深渊。
  叶枭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林可的惊艳,和后来对林可的痴迷,或多或少都与他当时迷茫空洞的眼神和后来拼死反抗的倔强有些关系。
  按理说,收账这种小事,本轮不到叶总亲自过问。只是牵扯到贩卖器官,这种事可大可小,趁着叶枭正巧又在公司,就顺带着请示了一下。叶枭看着监视器里那个木讷纤细的小朋友,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小脸蛋却长的不错。想着,反正是死了爹妈的孩子,玩死了也无所谓,于是立刻叫人从自己的卡里划了两百多万到公司的账上,算是把这小东西买下了。
  从叶枭高帅英俊的外表,绝对看不出他其实是个矫情的人。喜欢抱男孩子,喜欢床上来强的,喜欢软弱顺从的床伴,喜欢绝对的征服感。
  所以,当他在包房里被瘦小的林可一脚踢下床,用台灯敲破脑袋之后,终于在暴怒中矫正了自己二十八年来根深蒂固的矫情。
  愤怒的叶枭,叫‘助理’送来了一支冰*du,亲手将一整支液体推进了林可的静脉。当时的他也许永远都不会想到,这是他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让他悔恨的事情。
  虽然林可的记性不好,但他记得,毒瘾发作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求死不能的感觉。
  他记得自己是如何跪在叶枭面前,记得自己是如何在床上迎合叶枭,只为了叶枭手中的那支针筒。染上毒瘾的最初,林可简直恐惧的几乎死去,他想起了教科书上对du品的恶毒的描写,他以为自己已经掉进了地狱,万劫不复。
  然而,没过多久,当他发现注射之后那种飘飘欲仙的快感,那种无忧无虑的自由,他开始感谢叶枭。感谢叶枭帮他忘记了双亲的死去,忘记了家庭的破裂,忘记了父母十多年来不断的争吵。
  林可觉得,自己重生了,不是凤凰磐涅,而是从尸骨上开出的死亡之花。但他终究还是活着,以叶枭情人的身份。
  叶枭是个完美的情人,至少在林可面前是的。在林可顺从之后,叶枭对他的专宠让叶枭的狐朋狗友大跌眼镜。最初的三个月,他随身带着林可,形影不离。后来,竟然允许林可复学。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这代表叶枭对林可已经失去了兴趣,却不想,那之后,叶枭除了家里的妻子以外,几乎不碰外面的野食,对那个叫林可的男孩,依旧兴趣不减。
  这也就是为什么,三年后,十七岁的林可,可以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对自己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很久以后,林可想起这三年的时光,他恨叶枭,但,如果他没有遇上那个人。那么,最终,他或许会忘记一切,与叶枭一起,放纵,堕落,直至死去。                        
 
  ☆、顾融
 
  X市,某富人区,三层小联排。
  顾融懒洋洋将车驶出车库,八月阳光明媚的清晨,路边的花卉,明媚的阳光,沉浸在晨光中的城市,多么美好。如果不是小区外那个坑爹的巨无霸垃圾桶,这一切简直就像童话。
  顾小公子有些愤然的瞪着那个无比巨大的垃圾桶,然后,他看见了什么…一个人…不,那更像是一具尸体!
  一瞬间,顾融恨不得一脚油门,开出这个丑恶的世界!
  但是,作为九年义务教育的三好标兵榜样。作为一个一流大学毕业,正在攻读研究生,并在某工科院校兼职讲师的社会精英。作为市领导老爸和教授老妈优秀基因的产物。我们英勇的顾融同志毅然决然的一脚刹车,并拨打了110。
  十分钟后,在我们顾公子的召唤下,警察同志们火速前来拯救了这具“尸体”。
  在从警察口中得知,那个趴在垃圾桶边上的不明物体其实还活着的时候,顾融极度怀疑的皱着眉,向着那个无法直视的垃圾桶斜了一眼。凌乱的黑发下,半张苍白的面孔,和尖削的下巴,突兀的闯进顾融的视线。顾公子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油门,开出了这个倒霉的清晨。
  林可是在戒毒所醒来的,墙上血红的禁毒标识晃的林可头晕眼花。
  林可看着自己手腕上毫不意外的铐着手铐,点滴刚撤不久,手背上还贴着胶条。
  他抬起头打量着四周,这个封闭的房间没有什么特别是地方。如果不是两个看守人员的着装,他会觉得自己在局子的审讯室。
  负责看守的人,见他醒来,二话不说,揪着他,骂骂咧咧的将他带到了另一个房间。两个条子优哉游哉已经等在了这间临时审讯室里了,看见林可进来,便摆出一副不耐与高傲的姿态。
  换成任何一个高中生,就算胆子肥的,不至于吓得发抖,心里多少也会有些打鼓。
  但是林可是个例外,昨天心血来潮,几个朋友在酒吧嗨大了。那几个狐朋狗友不知道情况如何,反正,自己一夜没回,估计,叶枭现在正满世界缉拿自己呢。
  对于林可一问三不知,满脸无所谓的态度,和极不合作的姿态,明显已经不耐烦的小警片儿,两步上来,对着林可的脸就是一拳。打算好好教训这个不懂事的小子。却不想,林可一抬手,轻轻松松就接住了来势汹汹的一拳。
  还没等小警片儿反应过来,林可嘴角一挑,挑衅的问道:“认识叶枭不?”
  “老子管你什么肖不肖的,告诉你小子,学乖点,不然,有的是苦头给你尝。”说着又是一拳。
  这一次,依旧没打着。
  却是被同行的另一个警官给拦了下来。
  后来的这位警官,显然和前面那位愣头青小警片完全不同。他瞧了一眼自己手中,从男孩身上搜到的身份证,上面写着‘楚宁柯’。
  又盯着男孩精致的脸庞,若有所思,半响,才不温不火的问道:“你是…林可?”
  这位警官知晓林可的大名一点也不稀奇。这熊孩子进局子也不是一两次了。打架斗狠,赌博吸毒,三年来已经不晓得被逮住多少次了,偏偏有叶枭这尊大佛罩着,不止安然无恙,简直算得上混的风生水起。
  “是小爷我。怎么的,还有什么苦头,拿出来小爷试试,看比不比的上咱叶总的手段嗯?”林可嚣张的站起身来,176的身高,配上瘾君子消瘦阴霾的脸庞,竟显出几分阴毒和跋扈,漂亮深邃的凤眼,毒蛇一样盯着小警片,眼神里写满了有恃无恐。
  “你小子给我…”小警片还想动手,被他的上司一把拉住。
  老警官低声训斥道:“是叶总的人,给他把手铐开了。我去给赵副局打个电话。”
  小警片无可奈何,只得照做。
  获得自由的林可,在房间里转了个圈,便大摇大摆的坐到审讯官的位子,将造型夸张的品牌皮靴高高的翘到了桌子上。
  不出半个小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低调而沉稳的气质和挺拔的身材,此人正是叶枭本人。刚才离去的那位警官,随后也跟了进来,表情生硬的陪着笑脸。
  林可见叶枭来了,咧开嘴笑了起来。明媚的笑容和刚刚跋扈和阴毒表情,简直判若两人。他放下两条修长的腿,站起身来,冲着叶枭喊道:“哥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