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小明星 作者:巴默默(上)

字体:[ ]

 
备注:
文案
瑾玉传媒总裁兼大明星盛怀瑾偶遇一只小鲜肉,这少年长的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哪怕是见惯了美人的盛少爷,也觉得怦然心动。他有心栽培,奈何这少年有点傻,实在没办法在妖孽横生的娱乐圈站稳脚,捧也只能捧到十八线,倒不如把他骗上床,做他盛公子的一人专属的小明星。
 
1.豪门明星渣攻x美貌娘气傻受
2.不是那种小明星通过努力变成大咖的励志类,娱乐圈有,但主要剧情在两人的攻受的感情上
3.攻就是个渣,就是个渣,是个渣,个渣,渣←_←,受傻白甜弱娘,所以前面纠结后面虐渣最后he,不要说我烂俗老套反正作者就是喜欢这个调调不管(`∧′)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怀瑾,许惜 ┃ 配角:林珺童 ┃ 其它:
==================
 
  ☆、第1章
 
  天已经完全黑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宽敞的大马路上除了整齐排列的路灯、闪烁的霓虹,就是明晃晃的刹车尾灯。绵延数公里,不管是几万的还是几百万的,各种价位型号的汽车全被堵得严严实实。
  盛怀瑾的gmc商务之星也在这几千堵车大军当中,从六点到现在,一个小时只挪动了两公里。这会儿盛怀瑾还在睡着,他凤眼紧闭,但能想象睁开时会有多漂亮,那张脸好看得不像话,着就像是鬼怪传说中勾人的妖精。
  车流有些缓缓的松动,他的车也跟了上去,却又突然一个急停,车身一震猛地把盛怀瑾给摇醒了过来。
  “操!”盛怀瑾立马就骂了一声脏话。
  前边开车的何岳心虚地回头道歉:“盛总,实在不好意思,吵醒你啦?”
  盛怀瑾白了他一眼,又朝车窗外左右张望了一会,气道:“怎么还在这儿啊!”
  何岳道:“前边出事故了,占了三条车道,不知道还要堵多久啊……”
  盛怀瑾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尤其地烦躁。虽然今晚上是没什么安排,但他实在太想回家休息了,拍摄一整天,累的浑身都不舒服。
  “这么宽的路都能撞上?都怪尹隋那个神经病!要不是他把我弄到那破地方去拍那个鬼东西,这会儿早他妈玩去了。妈的,一脑袋鸟粪味。”盛怀瑾嫌弃地抹了一把头发,满脸不痛快。
  何岳稳着方向盘,吐了下舌头不敢回话。
  盛怀瑾嘴里那个尹隋就是那个获奖无数,头衔无数、身份无数的尹隋。
  他是画家,摄影师,摇滚歌手……但令他在娱乐圈声名鹊起的身份,是影视广告导演。他第一条影视广告是盛怀瑾做的模特,这条广告不管是客户的满意度还是市场反响都得到了空前的成功。这么多年过去,尹隋作品不多,却依然牢牢占据这国内影视广告导演的头把交椅。
  十年前,港台文化正如燎原之势进军内地时,十八岁的盛怀瑾可是唯一一个能和港台一线明星抗衡的内地偶像。可也就两三年,他就腻了,淡出专心做生意。后来,韩国明星大举瓜分内地市场和本土选秀明星崛起,没有作品、没有话题的盛怀瑾,在更新换代极其迅速和残酷的娱乐圈里,很快就成为了往事。
  不过到现在盛怀瑾仍旧在某些人的青春记忆里占据着重要部分,有着死忠粉,也一度在网络上被推崇为神。
  其实当年盛怀瑾能红的那么快,除了本身条件好,机遇好,还有不少功劳是他妈付晚棠的。他妈年轻时可是娱乐圈数得着的美人,艳冠北京城,压着新人都无法上位。她是在事业最红火的时候隐退结婚的,当时可谓是一条重磅新闻。
  不过付晚棠这婚可结得不冤枉,她这样的身份能嫁到盛家,可以说是天大的运气。付晚棠当年能成功小三上位,也是母凭子贵,拖了他儿子的福。像盛怀瑾父亲盛振这种太-子-党,自然是心花的没边儿了,盛振和付晚棠好上的时候,原来的女朋友刘颖也怀着孕,检查出来是个闺女,所以盛振也一直拖着没和她领证儿。后来付晚棠怀孕,拿着b超单逼宫,盛振本来还在犹豫,结果盛老夫人当机立断,马上就把付晚棠给安顿着好吃好喝地照顾。
  三代单传的宝贝疙瘩,盛老妇人怎么能让他做了私生子,当时就跟刘颖摊牌了。
  这差点没把盛老将军给气死过去,他从来就忙,家里对盛振又娇惯,等他知道的时候,两个女人都闹翻了天。盛老将军更喜欢的是刘颖,刘颖比起抛头露脸的付晚棠来说,至少也是大家闺秀。可盛振又更喜欢漂亮的付晚棠,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多方协调以后,最终的决意是,盛振付晚棠领证儿结婚,但和刘颖仍旧没断。付晚棠的儿子和刘颖的闺女都留在盛家,儿子取名怀瑾,女儿取名怀玉。然后两个女人各自安排了宅子,谁都没能进门。
  盛怀瑾小时候没怎么和他妈待一块,待一块也老吵架。他妈为了挤兑刘颖争宠也没少利用他,他大了以后,越来越受不了他妈一天到晚的怨妇样子。但那毕竟是他亲妈,他俩怎么闹都可以,他却不允许别人欺负她妈。后来盛怀瑾执意当明星,多少是受了他爸的影响,他爸喜欢她妈漂亮性感,却又瞧不起她妈是个戏子。盛怀瑾从小就和他爸对着干,就为了图个痛快,比如最让他爸看不上的身份——戏子,他还偏偏就要去做。
  盛怀瑾决定进入娱乐圈时,曾经的大明星付晚棠利用她的人脉和资源给了盛怀瑾很大的帮助。可如今,盛怀瑾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淡出以后盛怀瑾将心思放在了经营事业上,那家小小的工作室如今已经发展北京城里排得上号的传媒公司了。当然,如今的盛怀瑾手伸得更长,可房地产投资和影视投资一直是主力,做的相当不错。这里面自然有他身份的便利,但更多的则是本身的实力。
  在他们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儿圈子里,盛怀瑾已经算是相当优秀的了。他从小就是当做盛家的当家在培养,才满二十八,就能有这样的成绩,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到如今盛怀瑾这个程度,能请得动盛怀瑾拍广告的,也就尹隋了。
  今天尹隋把盛怀瑾给请到西郊一个导航都找不着的小地方拍个高端饮品的广告片。尹隋对美的要求从来是一丝不苟,模特儿必需是最好看的,景必须毫无瑕疵,胶片也是用起来就不心疼。
  当然这些坚持并不是没有意义,尹隋拍出来的片,那叫一个效果好意境高。合作多年的好哥们儿,盛怀瑾自然知道尹隋的脾气,他要求来这儿拍,盛怀瑾也没多拒绝就来了。
  当时盛怀瑾还嘲笑他这地方鸟不拉屎,结果一来就瞧见满地的鸟屎。尹隋弄了两大笼子的鸟,要拍出一种鬼魅的风骨来。于是一整天他盛少爷就忍受着这熏人的鸟屎味,还有无数“咕咕”乱叫的禽类在他脑袋上盘旋。
  盛怀瑾要疯了,现在还觉得自己脑袋臭。
  “哎,你闻闻看还臭吗?我觉得头上好像有鸽子屎。”盛怀瑾拿着小镜子费力地瞧自己的头顶。
  何岳无奈道:“盛总,刚才我们都仔细检查过了,您脑袋上真的什么都没有。而且……那是斑鸠,鸽子一般是灰白色的。”
  盛怀瑾脸一僵,拿着小镜子就往他身上丢:“就你懂得多!”
  何岳“嘿嘿”笑,不啃声了。盛怀瑾从后边看着他圆溜溜的脑瓜子,越看越来气儿。除了这死小子,家里的小辈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要不是看在他妈的份上,他早让何岳滚蛋了。
  盛振越是瞧不上他妈那边儿的人,他越是要对他们好。
  盛怀瑾也不想再说这小子,于是就把脸别到一边儿去看车窗外朦胧的雨景。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盛怀瑾只觉得在这密闭的空间里,那种臊臭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烈,快把他给熏吐了,他实在受不了,便开了车窗透气,带着雨水湿润的新鲜空气从鼻腔灌进肺里面,盛怀瑾才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虽说已经开了春,可气温依然很低,又下着雨,街上来往的行人很少,只能瞧见零零散散的各色雨伞在街面上移动。沿街的店铺基本上已经早早地关了门,只剩下一两家小铺子还开着,不过也是冷清地没有生意。
  盛怀瑾的目光沿着街道扫了一圈,然后瞧见了一家还亮着灯的理发店,看着还算气派,盛怀瑾立刻摸了下自己的头发,只觉得嫌弃万分,一秒钟都等不了地要去收拾干净。
  “开车门,我要下去了。”盛怀瑾戳了下何岳的肩膀。
  何岳一惊,回头急道:“盛总,你下去干嘛啊,一会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
  盛怀瑾才不管他,已经从旁边的衣架子上取了件深灰色的大衣裹上,而后带上黑框眼镜,对着手机屏幕左右瞧了眼自己,就准备下车。
  “盛总,您可别啊,万一您……哎呀,哥。”何岳苦着脸哀求。
  盛怀瑾不耐烦道:“就去那理发店洗个头发,至于吗?人都没几个,怕什么被认出来。而且我早过气了,谁还记着我啊。”
  何岳快哭了,盛怀瑾现在出门是不太可能会引起骚乱的,但就怕万一有疯狂粉丝,还是挺麻烦的,于是只好继续哀求道:“您想洗头的话再忍忍,一会我从那边绕到公司去,让造型师给您弄吧,要不我送您回公寓去?”
  盛怀瑾烦躁地瞪他:“你没瞧见那边也堵成一串了?等你开过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还想让我把这鸟粪味带回公寓是吧?别废话,快开门。”
  何岳犹豫了一会儿,开了车门,但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哥,你就知道折腾我……”
  盛怀瑾根本没搭理他,直接开了车门,小跑着消失在了雨雾之中。
 
  ☆、第2章
 
  那家理发店就在正对面,装潢很别致,店面也挺大的,虽然算不上豪华,但至少是中高档。不过盛怀瑾这会儿了也不想挑,只想赶紧洗干净了回家。可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店里边儿没什么人了,已经在拖地做卫生,似乎是准备下班。
  盛怀瑾还是推开门,对着正在打扫卫生的小姑娘道:“你好,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洗头。”
  正在拖地的小女孩儿回头瞧了盛怀瑾一眼,当时就呆住了。
  这一下弄得盛怀瑾有些紧张,以为被认出来了,抬手捂着自己的脸假装咳嗽。
  那女孩回了神,脸“刷”一下就红透了,支支吾吾道:“不、不好意思,老师们已经下班了……”
  盛怀瑾皱着眉,一副为难的表情:“真的很抱歉,可是我头发上弄到了脏东西,回家不太方便,能麻烦一下吗?我只想洗个头发,吹干就可以,不用做造型。”
  他的声音轻柔地要命,又英俊高大,完美地把他原本张扬、傲慢、不可一世的个性藏了起来。在娱乐圈这么多年,盛怀瑾已经习惯了在人前保持儒雅温柔的形象,可真的与他打起交道来,很快就能发现,他只是在对你笑,可骨子里的桀骜和痞气,根本不会改变,他的眼里可能瞧都瞧不见你。
  那小女孩儿又抬头瞧着盛怀瑾的脸,扭扭捏捏地半天不说话。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纪更大些的男人,也是看着盛怀瑾愣了下,才道:“那让许惜洗吧,洗了吹干的话许惜一个人也行。”男人看上去挺和气的,他招呼着那小女孩儿靠边站着,又对盛怀瑾说:“先生里边请吧。”
  盛怀瑾点点头。没被认出来就好,他取了黑框眼镜、脱下大衣就往里面洗头间去了。
  里面有个穿着黑色工作服的少年背对着盛怀瑾,他正弯腰在收拾东西,从盛怀瑾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瞧见他又长又直的腿,还有紧俏的屁股,漂亮的腰线,以及挽起来袖子露出的一截雪白的胳膊。
  盛怀瑾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些小理发店也能有这么优秀的资源。
  外边的男人喊了一声:“许惜,有客人。”
  盛怀瑾半眯着眼,有些期待等着那少年转身。
  那少年忙应了一声“好”,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来。
  盛怀瑾瞧见一双清澈地像湖水似的眼睛,闪闪地特别动人,那下面半张脸被一张白色的口罩遮的严严实实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