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小明星 作者:巴默默(下)

字体:[ ]

 
  ☆、第55章
 
  林珺童充满了讶异地看着许惜,眼里满是各种复杂的情绪,老半天才生硬地说了一句:“你、你什么事?”
  许惜没想到林珺童会是这样的反应,这样疏离的态度。从前那个一看到他就会笑的珺童哥,好像不在了。许惜瞬间被刺痛了,猛地缩回手,眼里染上伤心,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林珺童看了许惜一眼,又看了身边的男人之后,忙道:“你找我?”
  这么久没有见面,许惜一直在想着和林珺童见面一定会有很多话说,可此时俩人静默着相对,却无话可说。许惜想起来,他们上一次见面,都是半年前,那时候他们还很和睦,林珺童笑嘻嘻告诉他,下次再来找许惜按摩。
  许惜张张嘴,半天才说出一句:“上次……还有、还有四十分钟呢……”
  林珺童怔楞了一下,才终于反应过来许惜说的是什么。上次分别的时候,许惜就这样碎碎念,说着还有四十分钟的话。他的心里萦绕起许多难言的痛苦情绪,愧疚和不安折磨地他几乎无法直视许惜的眼睛。其实这半年来,很多次许惜给他打电话,他都忍不住想要接起来,但他又害怕听到许惜过得不好的消息。是他把许惜推给了盛怀瑾,如果许惜过得不好,他该如何承受那些负罪感?
  俩人间的沉默让林珺童身边那个俊美的男人露出些探究的表情,他好奇地看着俩人,那双邪长的凤眼含笑,毫不掩饰地打量许惜,问道:“林珺童,这小朋友是谁啊?”
  林珺童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轻轻拉了下许惜,把他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笑道:“冉公子,不好意思,这我弟弟呢,小朋友不懂事儿,冒犯您了,我马上教训他。”
  男人眯起眼睛,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转,并没有开口。
  林珺童上前,在男人的耳边小声道:“冉公子,这是盛总的人。”
  男人侧头,姿态亲密地对林珺童道:“你真当我是禽-兽是吗?”
  林珺童讪笑着退了两步,道:“冉公子您可真爱说笑,那个,我就先带他走了,化妆师还在等着您呢。”
  “好啊。”男人在林珺童脸上揩了一把油,又绕过林珺童看着许惜,招招手道:“小朋友,再见。”
  许惜明显能感觉到两人之间关系不一般,那个男人对林珺童态度很暧昧而且有些不庄重,林珺童似乎是有点想躲开又无奈。他正在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俩人间亲密又诡异的姿态,毫无预兆地就和那个男人对上了目光,许惜立刻窘迫地把脸别开,特别小声地说:“再见。”
  男人“噗嗤”一声笑出来,道:“你怕什么啊,我又不吃人。”
  林珺童赶忙打圆场道:“冉公子,他胆小。”
  “行了,你带他走吧。不过,你别忘了我说的话。”男人双手插兜,扬着头从俩人身边走过。
  林珺童都一直把许惜给护在身后,直到男人走远之后,林珺童才拉着许惜的手,把他拽进了刚才他和那个男人出来的休息室。
  许惜呆呆地看着林珺童,声音还有点颤:“珺童哥……”
  “你别喊我了。”林珺童咂嘴,模样非常烦躁地坐在了许惜的对面,表情很严肃:“你怎么在这里?”
  许惜还没说话,林珺童又自语道:“唉,我想起来了,你现在在做模特。但你怎么一个人来了?盛总怎么回事儿,没给你安排个人?”
  许惜见他正在生气,便怯怯地道:“以前是……有人陪着的,只是今天,他生病了没来。”
  林珺童忧心忡忡地道:“那不行啊,你一个人不行啊。我给盛总打个电话……”
  “不用了。”许惜忙拉着他的手。他的关心让许惜非常动容,忍不住地就高兴了起来,道:“我已经拍摄了很多次了,摄影师和化妆师,都很熟悉,你不要担心我。”
  “好吧。”林珺童收回手,道,“这是给我们剧组演员安排的休息室,我不能让你在这儿呆久了,一会儿你出去,去找你认识的人,今天拍摄的人很多,你别乱跑。”
  许惜有点失落:“珺童哥,你很忙吗?”
  林珺童看着许惜满脸受伤的表情,又有些不忍,叹气道:“你为什么要找我呢?”
  许惜还没开口,他又道:“你现在好像挺好的,那就别找我了。如果你过得不好的话……或者是盛总他……反正,你不好……再来找我。”
  许惜根本就听不懂林珺童的话,只是看他那样伤感又肃然的表情,只得点头。
  林珺童又叹气,看着许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俩人的手机先后响了起来,是周律的助理打来的,今天来了大牌,他已经没空管许惜和林珺童,把俩人交给了另外的造型师。
  “走吧,去化妆间。”林珺童站起来,尽量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工作上面,一边深呼吸平复自己的表情,而后大步走出了休息室。
  许惜难受地皱起眉头,跟了上去。
  林珺童能感受到许惜在他背后的气息,他只觉得烦闷,没办法再继续和许惜呆在一个单独的空间里,于是他突然顿住了脚步。
  许惜正低头走在他的背后,没注意到他已经停下了,于是一头就撞上了林珺童背。
  “对不起,珺童哥。”许惜慌忙道歉,眼神慌乱地惹人怜惜。
  林珺童回头看着他这惊慌的小模样,心里好像柔软了起来,忍不住歪着头就笑了,心里的阴霾也被扫走了一些。
  他还是没变,那么胆怯但是可爱,幸福的小傻子。
  林珺童用力揉了揉许惜的脸,道:“你先进去吧,我出去抽一根烟。”
  许惜眨眨眼,道:“珺童哥,你、你不生气了?”
  “我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算了,进去吧。”林珺童把许惜给拉近了些,道,“惜惜,你希望你一直不来见我,那么也就是表示,你一直过得好。进去吧,你一个人。”
  许惜怎么能明白这一切,他茫然地看着林珺童,说不出话来。
  林珺童没有给许惜反应的时间,直接绕过了他,从一侧的安全门走到阳台上去了。
  许惜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慢吞吞地转身,走进了化妆间。
  造型师正在给另外一个人化妆,那人排场还不小,被几个人围着,看不见脸。
  许惜看这个阵仗以为是哪个大明星,于是自己悄悄地进去,找了个角落做坐好,基本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好一会儿之后,周律的小助理才终于注意到了许惜,满脸带笑地迎了上了。
  自从发生了上次在化妆室里被两个小助理嚼舌根的事情之后,周律的徒弟助理们,都对许惜特别热情。他上来就挽着许惜的胳膊,道:“哟,亲爱的来了?恩,我们师傅实在是忙不过来,今天就让刘老师帮你做造型了。”
  “好。”许惜乖乖地点头。
  “我去给刘老师说一声,你就在这儿坐啊。”小助理偷偷指了一下正在被化妆的年轻男人,特别小声地在许惜耳朵边上说:“你看那个人,不就是个三线小演员,瞎摆谱,大牌都在我们师傅的化妆室里,他跟这儿装什么大牌呢。你别去招他啊,一会儿刘老师给他弄好了再给你弄。”
  “好。”许惜又答道。
  小助理立刻小碎步跑过去在造型师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又小碎步跑了出去,回周律那边了。
  造型师停了一会儿手里的工作,朝着这边看过来,与许惜点头致意,笑道:“是许惜吧,你稍等一会儿,马上好了。”
  许惜正要应好,突然那个被化妆的男人就猛地转过了头,眼里两道怨毒的光朝着许惜投射了过来,许惜被这目光吓了一跳,无措地看着那个男人。他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皙,面目精致,可他的眼神非常犀利,正在急切地上下打量许惜,从头到脚,简直是要把许惜给生吞了一般。
  许惜完全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他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不可能和他有什么过节,但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这样看着自己?似乎随时会冲上来跟自己打架一样,许惜不明白,他几乎想躲起来了。可那个男人就只是那么看着他,看的目露凶光,双手死死抓着座椅的扶手,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说话。
  这屋另外的五六个人都呆住了,不知道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倒是造型师镇定点,笑着问道:“辰希啊,是我哪里出了错吗?”
  喻辰希阴沉着脸,咬牙转过了头,压抑着声音道:“没有,你继续吧。”
  这个声音瞬间就抓住了许惜的耳朵,他对这个声音很敏感,几乎是立刻就分辨了出来,这个人,就是那天接了怀瑾电话的,那个怀瑾的……朋友。
  许惜的心在瞬间就开始狂跳起来,一直以来被强迫着压下去的不安和疑虑,在这个时候猛地爆发了出来。哪怕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是如此地充满了恶意,但许惜却像是无法控制自己一样,他想要一个答案,想的快疯了。
  许惜梦猛地起身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尽管害怕地脸都红了起来,还是一步步往前。
  喻辰希从镜子里看到许惜慢吞吞地朝自己靠近,简直是火冒三丈。
  其实从听到许惜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法镇定了。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怨恨的那个“小惜”,他甚至根本没见过面,因此从来对名字里带着“惜”字的人便特别留意,但他一直没有准确地找到这个“小惜”。
  直到看到许惜的脸那一刻,他强烈的直觉突然就告诉了他,这个人就是那个“小惜”。
  有这样好的一副容貌,被盛怀瑾看上并没有什么稀奇。
  他真的想上去扇他,扯开这人装纯的假面。
  但他不能这么做,前不久才因为他接了一个电话,就惹得盛怀瑾如此地不高兴,他不想再惹事了。
  可这个许惜,是如此地不知好歹,竟敢主动来找事。
  喻辰希从镜子里看着许惜,眼神非常厌恶。
  许惜一步一顿,即使是害怕,却没有退缩,最终还是走到了喻辰希的面前。
  周围的人察觉的俩人间紧张的气氛,默默地自动退散了几步。
  喻辰希冷笑一声,侧头看着许惜,并不言语。
  许惜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恐惧感,开口问道:“你好,请问,你是怀瑾的……朋友吗?”
  喻辰希真是要被气死了,这话说的,他根本就是故意来挑衅的吧!
  “你别在这儿给盛总丢人了。”喻辰希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告诉过你,要懂规矩!”
  许惜被震地猛哆嗦了一下,差点想放弃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喻辰希手腕上那只淡金色的腕表。榆树瞬间许惜的便无法移开目光。
  那只表,他不会认错,那个造型非常地耀眼。
  盛怀瑾曾经温柔地给自己说过,这款腕表全球限量八只,但对他来说,许惜送的才是独一无二,限量唯一。
  于是许惜便牢牢地记住了这只腕表。
  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巧,这个人也有一个全球限量的八分之一。但是盛怀瑾的那只腕表之前一直放在卧室地台的小架子上,后来就不见了。
  如果说,这就是盛怀瑾的那一只,他送给了这个人……
  这样的想法让许惜无比地心惊,很多凌乱的片段在他的脑海里,似乎要联系成了一副完整而残酷的图像,他无法控制地就抓住了喻辰希的胳膊,带着哭腔问道:“你、这个表,是怀瑾的……是他送给你的?”
  他多么希望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
  喻辰希猛地一把将许惜给推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怒道:“你不要太过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