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他妈的去死吧! 作者:圆屋顶

字体:[ ]

 
文案:
     宋柏和女友结婚前:
 
卓航森:“嘿,小柏子,想我没有啊?”
 
宋柏:“滚”
 
宋柏和女友结婚后:
 
宋柏:“我想你!”
 
卓航森:“你他妈给老子死远点”
 
强强爽文    纨绔爷们受 pk 狠毒阴险攻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航森 ┃ 配角:宋柏,布兹 ┃ 其它:
 
==================
 
  ☆、幼年结怨
 
  卓航森今天火气特别大,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暴戾之气,弄的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生怕出了什么岔子被老板逮到臭骂一顿。
  公司一个大房地产项目被对家博弈集团夺标,这块地儿是卓航森半年前就看中并一直持续不断的进行着筹谋,如果成了,其中的利润不言而喻。
  可天公不从人所愿,这地儿偏偏被宋柏那个家伙横插一脚,旁敲侧击的打通各层人脉关系,一举抢走了那块他眼馋已久的大肥肉。
  本来这生意场上的事儿,各谋各利,互争互抢,谁有本事儿谁揽活,项目被人抢了也没啥大事,可他就是不想输给那个叫宋柏的王八蛋。
  卓,宋两家是几代世交,他与宋柏俩个在小时就常常被爹妈带着去对家串门,串着串着两人也算是发小了。
  可两人从小就被拿来与宋柏作比对,他常常被骂个狗血淋头,叫他多学学人家宋柏。卓航森不服,人生在世,能快活多久就多久呗,装个好孩子有个屁用!
  卓航森从小特立独行,想到什么做什么,靠着一股子猛劲儿四处横行。
  他爹刚开始还拿着皮鞭子抽那么几下子,后来发现他家这小子在被抽的时候不但没有疼的上蹿下跳,反而一脸享受不怕疼的样子。
  那叫一个打不听骂不听他老爸最后实在没辙也就撒手不管,由得折腾了。
  其实卓航森也不是不疼,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喊疼,他越喊疼,他爸就会打的越起劲。
  他不能让他爸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只能装作一副享受磨难的样子,并以此来戒掉他爸对他采取武力解决办法的瘾。
  反观宋柏这小子,从小那叫一个彬彬有礼,钟灵毓秀,在人前俨然一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样子。
  只要是家里有孩子的,无一不拿其为榜样楷模。可只有卓航森知道,在他总是笑面的外表下,有着怎样恶毒的獠牙。
  卓航森还记得他第一次被老妈牵着手和宋柏相遇时,那叫一个春心萌动。
  心想这是谁家的小子出落的如此标致,连口水都是他吸了好几回才全给咽下去的。
  浓密卷卷的睫毛下闪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秀挺的小鼻子,薄薄的樱桃嘴,再加白瓷般脸上笑起来的浅浅的酒涡,一句:“卓哥好”更是将他小小少男的心收入囊中。
  话说回来,这卓航森还真天生就是个弯的,只对男娃子有感。
  不过,当时小小的卓航森即使已经凡心大动,也只是冷冷淡淡的对他点了点头,没做任何巴结的举动。
  别的不说,作为一向爱嘚瑟自己英俊潇洒外表的卓航森是不会做出影响自己形象的举动的。
  一向受惯追捧的他自认那宋家的小子在不久的待会儿会主动倒贴。
  所以,卓航森在之后抖了抖步子,走到了一棵柳树下故作英姿的望着天空装深沉。
  那日的太阳特别烈,可等到他已经被晒得满头大汗了,那小美男还是没来理踩他,把他弄的那叫一个郁闷啊。
  卓航森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在偌大的宴会场所里搜索了一圈,发现那小子正迈着小步子走向厕所。
  他心里那叫一乐儿啊,想着能一睹美人如厕也不失为人生一大美事儿,立马故作悠哉的跟了上去。
  然后就吹着不知名的口哨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宋柏旁边的厕池,眼睛瞟了瞟宋柏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细的不能再细的棍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想这宋家的娃儿还真是发育够晚的啊。
  他开个玩笑似的,伸过收取抓住宋柏的棍子,掂量了一下,用流里流气的声音道:“喂,这东西五块钱一根卖不卖啊?”
  正酝酿着的尿意宋柏当时也吓了一跳,从未有人对他做过如此失礼的举动。
  待看清来人,反应几秒过后,挑了挑眉,对其露出一个不算微笑的微笑,良好的家教使他用着礼貌的声音道:“哥哥,能把你的手拿开吗”
  可精虫进脑的卓航森还就真不依了,“别啊,你哥俺舍不得放怎么办啊?”
  他用着为难的语气说道,后又眼冒精光的和宋柏打着商量道:“要不你亲哥一口吧,那我就放,怎么样?”
  宋柏深邃的眯了眯眼眸,斟酌过一番后表示同意。
  卓航森这可乐的呀,心想孩子小就是好骗。闭着眼把脸凑过去,准备享受一个粉嫩香吻。
  忽觉背后有一阵阴风扫过,他感觉脖子那一阵疼痛突袭,身子不住的向前倾倒,一直到他的整个脑袋没入厕坑。
  刺鼻的尿骚味扑面而来,在他起身往外恶心的狂吐口水的时候,他瞧见宋柏那一直闪耀着优雅笑容的脸上浮现出刻骨冰森的寒意,声音也变得阴沉:“下次再惹我,你会死的很惨”
  卓航森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气,立刻站起身如恶鬼般扑向宋柏,拳头闪电般重重的挥上去。
  哪知宋柏看着秀气,却在打架上不输卓航森半分,他一把握住卓航森的手来了个恶狠狠的过肩摔。
  脑门被甩到厕所门板上的卓航森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不久就晕了过去。
  后来他是被人在女厕所里找到的,被找到时,他全身□□的躺在厕池里,身上沾满了黏糊糊,不知是屎还是尿的东西。
  自此,两人的冤孽也算是结上了。
  卓航森开始有事没事的找宋柏的碴,怎么让他不顺心怎么来,对方也以激烈反击态度对待。
  两人斗了十几年,虽然说卓航森的胜率一直是低于宋柏的,可每一次败北都人卓航森郁闷好一阵儿。
  这次亦然,卓航森在自己办公室里闷头抽了好一会儿子烟,仍然觉得怒火难消,打算去酒吧喝点酒消消气,找个小情儿给逍遥快活一番。
  可前脚还没迈出门呢,他老子就打电话来说是宋柏来他家拜访,让他回趟家吃顿饭好好招呼招呼人家。
  他知道不听他老子的话免不了又是一顿挨批,这么几年下来,他已经对自己老爸的唠叨产生畏惧感了。
  在无奈中,卓航森开车驶向了家门。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同性恋”
 
  卓航森无精打采的打开自家的大门一看。
  哟,那面如冠玉,目若星朗,正坐在饭桌上与自家父母倪倪而谈的翩翩男子不就是今早儿上刚抢了他一宗大生意的混蛋宋柏嘛。
  他嗤笑了下,这怕是赶着过来奚落他这平阳之犬的吧!
  其父卓继东一眼就看见了自己儿子,立马招呼他过来坐下
  “航森啊,快过来坐,难得今天宋柏过来吃饭,你可得好好招呼人家”
  卓航森撇了撇嘴,输人不输阵,即使这场败了,自己也还是得装的胜意盎然的样子。
  他如往常一样熟练的换上拖鞋,英姿焕发的走过去拉开宋柏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知道宋柏讨厌和人有任何肌肤接触,所以装作老熟人般揽住宋柏的脖子:“哟,宋少啊,有几个月不见了吧,今儿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说罢,还在宋柏耳边吹了口气。
  宋柏微微的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挪开卓航森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似笑非笑道:“只不过是帮家父给伯父伯母带点薄礼罢了”
  一桌的母亲阮梅跟着笑道:“怎么能算薄礼呢,光是那套茶具就已经是大大的厚礼了啊,你爸半年前就一直念叨着了,这次总算是偿了心愿了。”
  “是啊,那紫砂茶壶当初制作时也就那么几套,俺这半年来想着买,可总苦于无渠道,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还得多多感想你爸啊,宋柏。”
  宋柏忙笑道:“伯父您太客气了,凭您与家父的交情,这点东西而算不得什么。”
  正当卓继东和宋柏互相推脱说客套话的同时,卓航森在心里揣测着这只笑面虎的来意。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对于宋柏这个人精,他不可不防。
  卓航森转头打量了宋柏几眼,发现这家伙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那么爱笑。
  只是以前那个淡淡的酒窝已经随着他俊毅男性侧脸的长成而淡化了,1米八的骨架加上那双笑意中不乏深邃的眼睛使其温润的气质中渗透出一股威严之感。
  这看着看着,卓航森就发现自己有点挪不开眼儿了,宋柏这家伙别的不说,这相貌还真长得让他挑不出一点刺儿来。
  或者,可以这么说,宋柏长得很对自己的口味。
  卓航森是个同性恋,他对这个从来不否认,并且能坦然的接受。
  在他看来,与其装作正常人的样子和那些扭扭捏捏的娘们儿一起恶心自己,还不如随心干自己真正想干的事儿。
  对于他这方面,他家里人也是知道的,但也管不了他,只能祈求他以后能收收心
  可再怎么对他的口味,卓航森也干不了啥
  他知道惹怒宋柏的下场,先不说自家在政治地位上就矮了宋柏那个当官的爹一筹。
  在商界,虽然卓,宋被称为A市的两大房地产龙头老大,可在业绩方面,卓家还是略输个那么一丁半点的。
  其实,这倒也是其次。
  他不敢对其有所动静的最大原因是宋柏这人极其讨厌同性恋,并且从小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邱璐璐。
  卓航森再怎么乱来,也不想做出棒打鸳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来,也就久而久之,把自己的歪念给扼杀在摇篮里了。
  吃完饭,两人不约而同的走进了书房。
  卓航森打开房里的窗户,背对着宋柏,随手点了根烟,吸了几口,吐出连带着几分败北怨气的浓浓烟圈,恶狠狠的道“有屁快放,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打哑谜”
  宋柏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把脸倚靠在手背上,看着卓航森的侧脸平静的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把今天得到的那个项目分你一半儿,跨集团合作。”
  卓航森,转过身去,朝宋柏挑了挑眉,慢慢的走到书桌那把烟头掐灭,言简意赅道:“条件”
  宋柏背部向后倚靠整个人呈现出一股闲散慵懒之风,“不用那么紧张,只是一些小事罢了。”
  卓航森不以为然:“只是小事儿还劳驾你宋少亲自上赶着来老子家跑一趟,又是端茶又是敬水的,还主动把手里一半的房地产项目和我来个大平分?”
  宋柏则云淡风轻道;“今后的几个月内我要筹备一下和璐璐的婚事儿,没那么多时间照看那么大的项目,正好宋宁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我想让他上手公司这个项目,他的商业能力不错,只是有欠经验,有你在一旁教导协助着,我也能安心些。”
  卓航森虽然知道宋柏和其女友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结婚。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好像比刚刚更不舒服了,恶劣的回道:“滚远点儿,老子没空给你带孩子,哪凉快哪呆着去,别膈应老子。”
  宋柏眯了眯眼睛,似乎对卓航森如此果断的拒绝感到不解。
  之后,他踱步走到其面前,薄薄的嘴唇带了那么几股子笑意:“卓航森,作为一个商人,能抛弃眼前如此大的利益而不顾,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对我的婚事的不满而造成的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