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神不是人 作者:浅笑三分(上)

字体:[ ]

 
☆、第一章
 
“快起床快起床,不起床太阳就要晒屁屁了,快起床快起床,不起床太阳就要晒屁屁了……”床头柜上的闹钟正叫的正欢,冷不防被探过来的手给扼住了喉咙,顿时成了哑巴,委委屈屈地被抛弃在角落里,世界终于恢复了清净。
    但闹钟被打败了,生物钟这种顽强的恶劣分子还在四处蹦哒,于是卷成蚕蛹的被子在五分钟之后动了动,再动了动,良久之后里面的人终于从被子的五指山下挣扎出来,睡眼朦胧,头发乱翘,标准的被周公宠幸了的模样。
    此人正是当今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偶像天王文熙,昨晚他参加完庆功宴,回家时已将近凌晨一点,洗洗漱漱后倒头就睡,原想今天没通告要睡它个昏天黑地,与他的床和床上的毛绒绒们来个浪漫的世纪之约,没想到却被生物钟这个小四给破坏了,简直就该将它发配宁古塔永不回朝!
    裹着被子滚了一圈再滚一圈,亲热够了的文熙终于挣扎着从美色中起来,左手抓过一只绿毛玩具龟在他的脑袋上印个口水:“亲爱的龟龟,今天你的马甲依旧是这么风骚,爱死爷了。”右手抓过一只白色的绒毛兔,“吧嗒”一声亲在他的三瓣嘴上:“亲爱的兔兔,今天你也是这么乖巧可爱,今晚就让你继续侍寝。”
    不同于一般宅男每晚对着电脑屏幕撸到腰软,文熙的爱好显然健康地多,就是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活的最好,死的也要,只要是毛的就行,原本他也想在家里养只狗什么的,但作为当红偶像,他自己都是空中小达人,生活还要他的助理小高操心,更不用说养只狗了,恐怕带进来的是只活蹦乱跳的团子,送出去的就剩下一张狗皮毯子了。于是再三权衡之下文熙只能忍泪放弃了养狗的奢望,对此小高的评价是:哦弥陀佛,放狗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身上穿着小熊睡衣,脚上拖着毛拖鞋,文熙洗漱完后哼着歌去了餐厅,刚一打开门香味就扑鼻而来,昨晚光顾着喝酒还没吃过一口饭,现在看到桌上的早餐文熙简直要感动地流泪。
    以标准的饿虎扑羊姿势坐到桌前,文熙眼睛晶晶亮地看着将煎蛋放到他面前的小高:“爱妃,你贤惠地让朕都不忍心将你嫁出去了。”
    这话说的千回百转,配着清凌凌的声音绝对的好听,小高忍不住笑出声来,文熙不久前刚杀青了一步宫廷剧,他在里面演一个深情皇帝,很讨女孩子欢心的类型,片花刚放出去就有一堆粉丝争着抢着叫皇上,叫久了连文熙自己都被洗脑了一遍,原本就没从戏里出来,这下就更变本加厉了,直接遭殃的就是跟在他身边的小高,高兴了叫他爱妃,不高兴了直接高公公招呼,还不能反抗,简直就是暴政加独裁。
    小高与文熙同年,都是二十五岁,只是比他小几个月,因为家中困难,高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后来误打误撞地进了星辉娱乐公司,被派去照顾刚出道的文熙,两人年纪相仿,文熙又是个脾气好容易相处的,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现在都过了六七年了,他看着文熙从无名小真空一步步爬到偶像天王,其中艰辛真不是报导上一句有贵人相助可以说尽的。
    他对文熙有感激也有欣赏,更有亲人间的依赖,文熙在外面打拼,他就在里面替他照顾好生活起居,想想也是挺幸福的一件事,他最自豪的就是终于存够了首付在文熙的隔壁买了一间小套房,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照顾他了。
    小高的心思文熙当然清楚,他又不是傻,更何况这么多年小高兢兢业业地工作他都看在眼里,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私底下只要一有机会就磨着自家经纪人谭姐让她给小高加工资,以至于谭姐一度怀疑他和小高产生了友情之外的激情,一逮着他就耳提面命让他不要吃窝边草,搞个同性绯闻出来让她跟在后面收拾,对此文熙只能大呼冤枉,虽然出道以来就绯闻不断,但他真的跟那些女主角们毫无瓜葛,不是配合公司宣传就是捕风捉影的事,即使身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文熙也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以至于今年荣幸地当上了魔法师,虽然对男生来说这一点都不值得骄傲。
    三两口吞下一个三明治和半杯牛奶后,文熙才觉得肚子里的馋虫被稍微安抚了一点,小高坐在他对面看的好笑:“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如果你这样子被狗仔们拍去,你的粉丝又要疯了。”
    “我是给他们展示真实的一面。”文熙口里塞着煎蛋,手中拿着叉子,一脸无辜又正经地反驳。
    小高的小心脏猛然一跳,赶紧低头装吃饭,口中默念清心咒,尽管跟文熙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除了全果的,文熙的任何样子他都见过,但冷不丁地来那么一下无辜表情实在是让人hold不住,在这个刷脸的世界,把文熙拉出去简直就可以媲美金卡啊!
    在心里疯狂地咆哮了三分钟,小高默默地将脸上的面部表情调整回正常状态,然后用一种漫不经心自认为掩饰地很好地表情开始偷窥文熙。
    亚麻色的短发清爽干净,前面的留海刚好落在墨色均匀的长眉上,双眼皮,睫毛纤长,一双桃花眼大而有神,眼尾微微上翘,晕染一丝粉红,更显得眉目俊俏,他的眼珠颜色偏淡,给人澄澈通透的感觉,有粉丝说他“目似琉璃”,看来也是有点道理的,居中的鼻梁秀挺,嘴唇形状姣好,唇角上翘,不笑时也带三分笑意,皮肤白且细腻,简直就是优质偶像。
    娱乐圈中新人层出不穷,尤其现在又是花样美男当道,推出的男团一个比一个漂亮,年龄一个比一个小,文熙能在如此的竞争下杀出一条血路并且技压一头,除了实力运气有人捧之外,他长相上的高辨识度也功不可没。虽然同样是漂亮,文熙就能漂亮地没有脂粉味,漂亮地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他,漂亮地清楚让人知道他是个男的!
    文熙清楚知道自己是有小叽叽的人,从来不跟观众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游戏,最不屑的就是观众拿着你的照片却回头问他同伴:“这人男的女的,挺好看的,看起来像个男的。”并且话题不会因此结束,必然跟着长达半小时的男女之争。
    对此文熙只想说三个字:谢爸妈。
    风卷残云地吃了一半后文熙才想起去开电视,习惯性地按到娱乐新闻上,伴随着主持人的一唱三咏叹开始吃他的水果沙拉。娱乐报导无外乎就是某某女星和某某男星传绯闻啦,或者某某名导开始筹拍新片啦,某某明星开演唱会啦,文熙表示听着别人的八卦还挺有趣,然后他噎着了,因为他在听八卦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的八卦,就好像他在津津有味地读一篇818,并且嘲笑里面的男主真是个渣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渣就是自己,那简直就像吃了苍蝇一样。
    电视上的两个主持人显然没有听到文熙的心声,还在一唱一和地聊着他的八卦。
    主持人男:你知道昨天娱乐圈中最新奇的是什么事吗?
    主持人女:昨天有什么新奇事吗?没听说有哪个男星劈腿了呀。
    主持人男:肤浅,我们作为主持人有义务向社会传播正能量,怎么能总是想着劈腿呢,再说劈腿算新奇事吗?
    文熙一口牛奶喷出来,被小高嫌弃地递了张餐巾纸。
    主持人女:叉叉哥教训的是,那这个新奇事是什么?
    主持人男:听仔细了,当红影视天王文熙竟然首次在天后邓嘉琪的演唱会上开唱了!
    主持人女:什么,我男神竟然开嗓了,必定是惊天动地掌声如雷吧?
    主持人男:确实挺惊天动地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男神会死都不开嗓了,这次若不是提携过他的邓嘉琪邀请,恐怕也不会上台。
    文熙心有戚戚地点点头,要不是邓姐和谭姐以死相比,他怎么可能会上去作死。
    主持人男:我其实也挺好奇的,按说天王声音这么好听怎么用到唱歌上就这么……当然天王的坏话不能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就算跑调又怎么样,这就做个性,台下的小女人生们还是叫的不要不要的,脸好就是这么占优势,吾等凡人真是羡慕不来。
    主持人女:欧巴只要上去唱就好了,简直要醉了,他可是我心中的男神,其实说起男神我还想提到一位
    主持人男:你是想提到很多位吧,只要帅的没一个不是你男神。
    主持人女:叉叉哥你真是太了解我了,但是我要说的这个真的是非同凡响,风靡万千少男少女,老少通杀的谢泽锐谢大神。
 
☆、第二章
 
文熙的一口牛奶又喷了出来,在小高鄙视的眼神下默默地抽出几张纸巾擦掉桌上的狼藉。
    谢泽锐与文熙分属于两家不同的娱乐公司,文熙在星辉娱乐而谢泽锐则在皇天娱乐,这两家公司都是娱乐界的大头,颇有分割娱乐圈的架势,传说皇天是谢泽锐他家开的,相比于星辉的保守,皇天更加张扬霸气,实力也更加强悍,很多演员都以能进皇天为荣,而作为皇天太子爷的谢泽锐更是有资源上的优势。
    相对含着金汤匙出声的谢泽锐而言文熙就平凡的多,双职工家庭出生,算不上富裕,能在娱乐圈打出名堂一直靠脸靠演技和他的好人缘,在本科时有学校里的老师举荐,出了社会有谭姐帮着,一帮导演宠着,因而演艺生涯一直顺风顺水,因而外界传说他是有贵人相助,并猜测是有人包养了文熙,但事实是,有些人的人缘确实好到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不用躺平都有人找。
    但就算这样,文熙也是爬了好几年才爬到如今这个地位的,不像谢泽锐,明明读的是经济类专业,半路却杀出来当明星,三年不到的时间硬是在娱乐圈中杀出一条血路,风靡大江南北,风头甚至比文熙还要更胜一筹,怎么想都要羡慕嫉妒恨。
    对于谢泽锐这种太子爷玩票都能玩的红遍国际,文熙只想说一句:放着让我来打!
    都说王不见王,文熙和谢泽锐确实没有正式见过面,两人在不同公司平时见不到面,又没有合作机会,朋友圈也没有交集,因而对文熙而言谢泽锐就是经常听到名字的陌生人。
    娱乐节目还在继续。
    主持人女:谢泽锐和文熙两个人是我心中的两大男神,我最遗憾的就是两人没有合作机会,如果两大男神能一起拍部电影哪怕共同参加一期娱乐节目,我想粉丝们真是死也甘愿了。
    文熙哼哼,愚蠢的人类还不快死了这条心,让他和谢泽锐一起演戏,下辈子吧。
    对面小高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后应了几声,果断把手机交给文熙:“谭姐找你。”
    文熙接过电话,劈头盖脸传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小熙,今天的假期取消,你让小高收拾一下送你来皇天。”
    什么叫晴天霹雳,什么叫霜打的茄子,文熙就是!
    “谭姐,做人不能这么周扒皮啊,况且为什么让我去皇天,难道你跳槽了要带我一起?”
    “说什么呢臭小子,你姐我生是星辉的人,死是星辉的鬼,让你来是要让你接部电影,我们公司和皇天联合投资打造的,准备在暑假上映,编剧是我们公司的蔡晟,导演则是皇天刚在国际上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岑向才。”
    都是重量级人物啊,看来这部电影是冲着年末拿奖去的,这个编剧蔡晟虽然姓蔡,但写的剧本一点都不菜,全是叫好叫座的好片子,文熙的成名作就是这个蔡编剧写的,至于这个岑导演文熙虽然没有合作过但也是如雷贯耳的人物,早年走文艺风,获了不少奖,近来偏向了商业化,奖项虽然拿的少了钱却是赚的多了,去年他的一部《沉沦》获得奥斯卡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风头一时无两,是现在导演中难得将商业和艺术结合地这么好的人。
    文熙在听到这两个人时就心动了:“谭姐,我在电影里演什么角色?”
    “还能什么角色,当然是男一。”
    文熙一阵激动,想想后又有些难以置信:“我演男一皇天那边会同意?”
    电话那边静默了一会,然后道:“其实这是部双男主的电影,岑导看了你上次演的电视剧里的皇帝,觉得你形象和演技都符合他的要求,所以让你在电影里继续演皇帝一角,至于另一个角色是皇帝同父异母的哥哥,当朝的一个重权王爷,由皇天的谢泽锐演,他们说你两人气高,让你们合作的呼声也高,这样一来双王的首次合作也是电影的一大噱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