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神不是人 作者:浅笑三分(下)

字体:[ ]

楚欣激动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文熙低着头推开谢泽锐,短短几秒钟,却像过了一个世纪,文熙甚至觉得舍不得离开,因为太紧张,他完全没看到谢泽锐在被他推开时失落的眼神。
    红色的绸缎被拉下,如流水般垂坠在地上,现出那副巨大的宣传海报,海报上文熙饰演的小皇帝和谢泽锐饰演的怎样强强相对,背后是恢宏的宫殿,而在两人的视线交汇处“杀阵”两个字苍劲有力,整个海报浓墨重彩,一股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
 
☆、第47章 掉马甲(上)
 
电影开场时文熙坐在谢泽锐的旁边,他的呼吸还有点紊乱,想到刚才被他抱去怀里的感觉,耳朵里听到的全是他心跳的声音,鼻尖上闻到的也全是他清爽的香水味,那一瞬间他有种拍戏时女主从高空坠下,男主飞身把她拥入怀中,天地都失了颜色的感觉。
    文熙的脸有点发热,他拍拍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此时电影刚刚开场,灯光暗下来的同时观众也静了下来,而电影开头又是用一段静景来俯瞰整个皇宫,然后镜头打到冷宫之中,因此文熙轻拍自己脸颊的声音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身边的谢泽锐突然向他靠近,属于男人特有的清爽气息一下子将他整个包围,上一刻还想着如何被他拥抱入怀,下一刻他的嘴唇就附到了自己的耳边,文熙表示自己的小心脏完全受不了,下意识地就往岑导那边缩了缩。
    谢泽锐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不自然,又往他这边歪了歪身体,对着他的耳朵问:“小熙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吐出的呼吸软软地喷洒在耳旁,从耳朵一直痒到人的心里,谢泽锐满意地看到文熙粉白的耳垂变成了红玛瑙,没错他就是故意的,lisa教他恋爱就要厚脸皮,要让对方时刻知道你对他的好感,保持暧昧的气氛。
    文熙用手指摸摸耳垂,然后和谢泽铭拉出一点距离:“我没事。”
    谢泽锐挑唇一笑,直起身体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文熙深吸一口气,偷眼看身边的谢泽锐,见他一副气淡神闲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气苦,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就只是问一句而已吗?真是不开窍。
    而不开窍的谢泽锐正在为刚刚说话时碰到了文熙的耳垂而兴奋不已,想到刚才的拥抱和无意间的亲吻,谢天王就觉得今天的首映礼来的真是太对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影也渐渐地进入高~潮,谢泽锐饰演的云王披着战甲出现在屏幕上时底下的观众全都疯了,尤其是在云王骑着汗血宝马冲去敌人军中,挥动长~枪将敌军大将挑落下马的时候,漫天的黄沙迷了他的身影,但他回头的一刹那,锐利的眼神像是透过屏幕直击到人的心底,此时所有人的心里尤其是文熙都在疯狂地叫喊太帅了!
    镜头一转,云王班师回朝,再次与文熙饰演的小皇帝见面,只是此时已是君臣之别,一人高高坐在龙座之上,另一人却站在阶梯之下,遥遥相望,早已物是人非。
    观众渐渐被带进了剧情中,看着云王与皇帝的相争相惜,最后一杯毒酒,两人天人永隔,文熙是第一次真正将《杀阵》看完,以前他坐在岑导旁边看的时候都是在揣摩自己哪里演的不好,哪里需要改进,从来没有从头到尾将自己融入到电影里去看,如今他坐在台下作为一个观众的目光去看这部电影,突然庆幸他和谢泽锐的不是云王和皇帝。
    电影结束之时底下的观众还沉浸在电影里,灯光亮后掌声如雷,事后有记者采访那些观众,果然收到一致的好评,女生不用说,光刷两个男主的颜值就不能不给好评。男生们则更多的从剧情方便做评价,虽然也提出了不足,但总体上评价都非常好,尤其是现在烂片当道,不是靠堆笑点就是靠砸排场的影片要有深度的多,而且几个主演的演技都非常不错,尤其是文熙,他将一个内心矛盾却足智多谋的皇帝演的惟妙惟肖,让观众又爱又恨,情绪完全受他所控,最后他赐酒杀掉云王时,有些观众反而替他悲哀。
    然而演技受到称赞的文熙此时却在生闷气中,因为他原想表情自然地去搭讪谢泽锐,顺便探探他的口风,毕竟作为一个男人,知道对方有可能喜欢自己,怎么说都应该主动一点,然而在他行动之前,他被虎视眈眈盯着他的小高给拖走了,当着谢泽锐的面被拖走了,那一刻文熙飘过一行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于是可怜的毛绒绒就这样错失了被他家媳妇儿搭讪的机会。
    《杀阵》在各大影院全线上映,获得如潮的好评,谢泽锐和文熙两位男主更是受到了空前的关注,一时之间所有的媒体报纸都在讨论《杀阵》这部电影以及里面的演员和导演编剧等,就连网上一个以毒舌著称的影评家都竖起了拇指,只是吐槽了一句这部电影太过于基情。
    然而“基情”这个点却戳中了一部分人的g点,甚至有人专门开了个帖子讨论云王最爱的是谁,几小时之内翻了百页,一下子就被顶成了热帖。
    发帖的楼主估计是文熙的粉丝,列举了好几个理由来证明云王的真爱是小皇帝,甚至在有人提出云王临死前拥抱了云王妃,表示来世要和她一起这件事来说明云王认可了云王妃,最终爱的还是云王妃的时候,楼主霸气地将云王对云王妃的感情解释为愧疚。
    当然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觉得云王和皇帝之间只是君臣间的较量,所谓的暧昧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解释。
    总之这事众说纷纭,谁也没能说服谁,吵的激烈的结果就是《杀阵》票房不到三天已然过亿,还在迅速攀升中,有记者问岑导对这一结果满意吗,结果岑导淡定无比地回了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一语双关,堵的那个记者哑口无言。
    电影火了的结果就是两位主演成了记者追逐的对象,但谢泽锐一向神出鬼没,家庭背景深厚没有几个敢惹他的,加上这几天谢泽锐一直没有露面,即使记者们兵分几路守在谢泽锐已知的几个家里也没有找到他一点踪迹,于是记者们只能将目光从失踪了的谢泽锐那里收回然后全部投向了文熙,连他最近的绯闻女友杨雪都得到了特别关注,接下了某偶像剧的女主一角。
    一周之后《杀阵》的票房破了六亿,场场爆满,为了满足观众需求,各大影院只能临时加场,可即使如此也有抱怨买不到票的观众遗憾离去,网上评论也一路叫好,有媒体说《杀阵》这部电影是近几年来唯一一部叫好叫座,将商业跟字艺术完美融合的电影。
    如此高的评价连岑导都惊讶,当即大手一挥决定开个内部庆功会。
    当夜开元大酒店,岑导豪气地包下了一层楼,各个小包厢间打开了中间隔着的门,行成了一个大的包厢,文熙进去时就见里面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各个脸上喜笑颜开,热闹地不行。
    他今晚有个通告因此来晚了,被一群人簇拥着坐到了谢泽锐旁边。
    “文熙,你来晚了,快点罚酒三杯。”
    岑导发话,众人跟着起哄,文熙没法只能端起酒杯要喝,结果被谢泽锐拦住。
    “锐哥你什么意思,心疼文哥啊?”
    剧组里的小场记出声调笑,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文熙当即就红了脸,他身边的谢泽锐却丝毫不在意:“没错,我心疼了,你们一来就让人喝三杯,如果醉了下面的游戏就没得玩了,不如喝一杯意思意思。”
    谢天王亲自解围众人也不好说什么,文熙含笑喝了一杯酒坐下,谢泽锐立即为他夹了点菜:“先吃点东西垫下肚子,空腹喝酒伤身。”
    这么明显的关心让文熙心里暖洋洋的,以前的自己怎么就没发现他的心意。
    众人对他俩的亲密已经见怪不怪了,此时忙着喝酒聊天就更顾不上他们了,蔡编喝着小酒问岑导今天怎么这么大方请大伙来吃饭,即使《杀阵》票房大卖,他这个导演来请这么一场也实在过于破费。
    岑导笑地高深莫测:“谁说我请客的?”
    众人大惊,难不成还要aa,导演要不要这么坑人!
    岑导继续笑:“这顿饭是皇天的谢总和星辉的连总请的,我只是挂个名而已。”
    话音刚落岑导就遭到了众人的唾弃,原来是慷他人之慨,还让他们虚惊一场,岑导必须罚酒,于是嘚瑟够了岑导就被灌酒了,连续四杯下肚岑导中午举手告饶:“我说你们都悠着点,别看现在都没事,这酒后劲可大着呢,再这样喝下去我可要断片儿了。”
    众人哄笑,终于放过了岑导转而向别人敬酒,于是可怜的文熙和谢泽锐就成了重点关注对象,幸好文熙留了个心眼,几杯下肚后就假装不行了,才将火力转给了他人。
    谢泽锐明显喝的比文熙多,他心里怀着个小九九,必须将酒喝到位了才能实行,于是众人就看到了谢天王豪爽的一面,喝酒跟喝茶一样,虽然喝的时候总是半杯进肚半杯落地,但这丝毫不损他能喝的形象。
    文熙在旁边看着也不阻止,刚才他听说谢泽锐的经纪人有事离开了,今晚恐怕要自己打车回去,如果他现在又喝醉了的话,自己将他拐回家的几率就更大了。
    想到这里文熙的眼神暗了暗,甚至希望多些人来劝酒,这样自己拐人的计划就多些希望。
    两个小时候在场的人都酒足饭饱,哄闹着玩真心话大冒险,开始的几*家都比较矜持,轮到的人很轻松就过了关,但玩high了之后每个人都丢掉了节操,纷纷露出了猥琐的一面,岑导被逼着跳了场脱衣舞,引爆全场,蔡编被问初夜是几岁,尴尬地脸红脖子粗。道具师和灯光师双双中招,被要求一人仰躺在地上,另一人压在他上面做十个俯卧撑,暧昧的动作尴尬地文熙一个劲儿地往后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自己会被点名。
    然而天不从人愿,下一轮他就遭殃了,倒不是他中了头彩,而是谢泽锐中了,点他的人是化妆师助理,一个性格活泼的小女生,她一脸奸笑地问谢泽锐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谢泽锐想都不想就选了大冒险。
    文熙抛给他一个同情的小眼神,不知道谢泽锐会被怎样恶整。
    小助理的目光在谢泽锐和文熙之间转了一圈,然后捂嘴笑了起来:“文哥好像还没有出场过,要不锐哥跟文哥告个白怎么样?”
    正中下怀!
    谢泽锐默默地点了个赞,对着一脸为难的文熙说:“小熙,其实我喜欢你很多年了,我们在一起吧。”
    众人们都惊呆了,不是因为谢泽锐深情款款的语气,也不是他简单粗暴的告白方式,而是文熙说了句:“好!”
    虽然知道是在玩游戏,还是有一堆人鼓掌叫着“在一起,快滚去生孩子”,谢泽锐观察一番形势,然后果断地装醉,倒下的位置还正好挨着文熙的手臂。
    主角都倒了,大家也没了再起哄的意思,该喝的喝了,该吃的吃了,是时候准备撤退了,文熙动作自然地扶起谢泽锐向众人告辞:“他喝多了,经纪人好像也没在,我正好顺路送他回家吧。”
    众人表示同意,这两人关系一向好,由文熙送谢泽锐回去还少了他们帮忙,于是化身心机婊的文熙就这样带着装醉的谢泽锐回了车上。
    小高一脸嫌弃地看着瘫软在后座上的谢泽锐:“文哥,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他没司机,还喝醉了,所以我就带来了。”
    文熙说的云淡风轻,谢泽锐在暗处露出计谋得逞的奸笑,他就知道文熙心软,不会放他一人在酒店里。
    “这样我们要把他送回家?”
    谢泽锐心里一咯噔,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文熙知道他家的地址,如果他们真将他送回了家,今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我不知道他家地址,先把他带回家吧。”
 
☆、第48章 掉马甲(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