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上 作者:上乙

字体:[ ]

 
云上
作者:上乙
文案:
     一个奴隶与神上的故事
 
“你将成为我的武器,命为,战。”
 
“因为命令,所以才听从?”
 
“不,因为是神上,所以什么都可以。”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上,示 ┃ 配角: ┃ 其它:神上
 
 
==================
 
  ☆、血红与白
 
  工厂里,
  一个不大的少年面孔稚嫩,但表情木讷,黑色的眼瞳仔细看的话并不是纯黑,外围有轻微的偏褐,目光在前面的流水线和底下的工件规律没有感情的来回流动,不悲不喜。一件一件的处理着自己的任务。
  他带着黄色的安全帽,黑色的刘海滴下零零的汗水。
  偶尔被锋利的钢制品在手指上滑下一道一道伤口,少年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任由鲜红色的血流下来。
  耳际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骂呵声,突然身边的一个人昏迷了过去,少年没有扭头观看,依旧专心的把目光放在手中的事情。
  很快一堆黑发黑瞳的人小跑过来,很麻利的把昏过去的人套入了一个袋子里,编上了号码,几个人一块用力,把袋子扔入了同时开过来的小车,就在这时又来了一个人顶替了刚刚淘汰了人的位置,小车开走,工厂毫无瑕疵的运作了起来。
  工作之后可以回到睡觉的地方,那个好似是一个巨大的集装箱,里面的人上上下下的好几层,睡在一个空间里,通风还好,说是箱子其实也不是,因为仅仅上面有顶,但是四周却不是密不通风的,相反,是非常透风,仅仅起了支撑顶部的作用。
  这是上面的主安排下来的,那些发色瞳色各异的神灵从天而降,指引着他们这些人向未来前行。
  这个屋子很节省时间,而且通风好,得病也少,又遮阳避雨,就是冬天有点冷,不过,冬天冷也是当然的。
  听长辈们说,之前冬天就人生的坎,也许一睡就再也醒不来,就这么冻死了。但是现在有了神灵庇佑,赐予我们温暖的棉被,从此再也没有死过人。
  多么伟大的神大人。
  不单如此,为了我们的身体健康,神明大人甚至用自己的鲜红的血清洗了我们本身的污浊。
  少年从工厂里吃了大锅饭,同别人一样,面无表情的重复着一样的工作。
  今天稍有不同。
  明日便是神祗降临之时,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那些高贵的神灵,少年觉的自己死而无憾。
  此时,机器运作,轰隆隆的声音还在继续,然而耳际忽然嗡鸣。
  少年咳了一声,眼前眩晕,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
  可是这些,却没有人奇怪,很快一些黑发黑瞳的同类开着小车过来,几个人一抬,就把他丢进车里。
  属于少年的纤纤细腕颤巍巍的抬起,他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抓住了负责清理他尸体的男人。
  奇怪的目光下,少年虚弱喘息,“自己的身体成为神的食物是我的荣幸,但是……”
  少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在清醒的状态,“请留我到明日……”
  处理人很快的理解少年的意思,百年一见的神祇之日,那可是做为人类活着的最大的梦想。
  他们根本没有犹豫,几人眼神合在一起竟然同意的少年的愿望,好。
  夜。
  几百方空旷的世界。
  众人跪在地上,口中阵阵吟诵着祈福的曲调,神祇降临仪式,披着红色大袍的人们虔诚又敬畏,少年也一样。
  他双手以特定的姿势放在胸前,双目闭合,睫毛偶尔颤动,嘴边挂着微笑。
  华光降下,一个巨大的机器从上方落下,五光十色的光束照亮了整片灰黑的夜。有人陆陆续续的从这白色的机器上飞了下来,华美的服装在空中舞动。
  世间最美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中间那个神灵,更何况少年根本没有接受过丝毫的教育,他羞愧的谴责自己,却也不会放弃这唯一凝望的机会。
  带着洁净的光芒,白色的大片布缎从神坛上垂落。一尘不染的神袍,兜帽从头上披到肩背,露出雪白的发,和那一望便会被深深吸引的血红眼瞳。
  那是少年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
  祭祀所用的一百个人类放在池子里,他们安静又倾慕的看着神,看着高贵的他们轻低语,瞬间,那些自己变成血与肉块堆满的池子。
  少年看见那个被围在中间的神祗笑了,血红的瞳映着血池带着夺目的光彩,少年的心,痴痴的陷了进去。
  此生无憾。
  然而,他的此生,也到此为止了。
  将要被处死的少年只剩下了唯一的价值。
  平旷里,大家齐齐跪在地上。
  “编号v9875.”
  少年勉强的站起身来,和别人一样躺到运输车上,身体跟着履带传输。
  哗啦。
  一个个身体被扔入了温水池子,两个小时的浸泡,在他们几乎要晕厥在池子里的时候,水流继续推送,直到一个三人高的机器面前。
  两个巨大的齿轮带动着机器的转动,粗硬的毛刷交错运转,少年直接从毛刷中穿过。那些粗硬的物体不停留的刷过他的皮肤,划过皮肉,带出一丝又一丝的血线。
  清理完后,自己的肉体会进行粉碎,然后得到二次利用,处理成低级的食物喂给牲畜。
  如同处理好的牲畜喂给另外一批生物。
  也不错。少年临前想到那个神祇,一颗心热热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大叔告诉过自己,作为一个人,有希冀是错误,是不守本分的逾越,是可耻的行为!可此时她却忍不住的希望能再看他一眼。
  希望能够再次回到跪拜的祭祀仪式,看他从天而降的美,看他因为死亡而扬起的笑。
  怎么办,好想又看到他了。
  真高兴。
  少年目不转睛,无声的痴笑,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多么傻。
  “放肆!”
  突然的声音响起,吓得少年一个哆嗦,这才惊喜的发现自己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假的!
  可是他的神祇如此尊贵,自己怎么敢玷污他。少年赶快低下头。
  白发的男人漂浮在空中,洁净的白衣一尘不染,根本不受环境一丝影响。他好奇的打量着跪在脚下的人。
  当祭祀的时候,自己就下了[追踪],这种东西自动把最有潜质的人做了标记,一共二十三个。
  不过其中一个竟因为虚弱要被处理掉,这引起了他的注意。并不是因为制度太残忍,毕竟一切都是他的命令。
  只是一个身体虚弱到都要被人类处理掉的家伙,竟然也能通过检测,那潜质自然不用说,那是因为返祖现象?
  某部分人会在十七岁觉醒记忆,他应该已经把他们的灵魂抹去了,不过偶尔也有漏网之鱼?
  自己活得太长,醒来反而不是什么趣事,便自动陷入沉睡,以便在醒来之后跟那些不老实的族人好好玩一把。
  现在需要亲自培养的人手。
  先利用再杀掉,然后自己继续沉睡,六百年来,连这种游戏都有些腻味了。
  “你编号多少?”神上懒洋洋的问。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回答,他很快明白过来,这些物种没有被教育说话。
  这个事实让神上愉悦起来,连脸上都带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
  少年没有别的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站着。
  神上伸手,跟着后面的仆从很快递过一个雪帕,隔着帕子掰过男孩的身子,脖颈后面有注入皮下的墨色,“v9875”
  原来都到了这一代。
  雪帕被当作垃圾扔到了少年身上。
  在神上转身离开后,少年红着脸,把雪帕小心的折好,藏进衣里。                        
作者有话要说:  
 
  ☆、你将成为我的武器
 
  优雅侧卧,单手拄着自己的下颌,闭着眼听下面跪着的男子报告。
  雪白的浮椅飘在空中,真若神祗。
  神上并未睁眼,漫不经心的说,“给下面设备升级吧,继续这样会拉低我们的生产力。”
  “是。”男子站在地上,听到神上的宣布后,把手贴在自己的心脏处,低头回答。
  “那些人类如何?”
  “颇具成效。”男子回答。
  “那是足够做检测了?”
  神上缓缓睁开眼睛,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枚红色的眼瞳。
  男子心惊,只能为那些人类惋惜,这是提早了检测,不知到时候会死多少个。
  神上飞下浮椅,白色的袍子飞扬舞动,长发飘飞,即使同一种族,都禁不住去仰望。纤长的手指伸入颈部,撩起雪一般的白色发丝,瞬间变成了利索的短发,眼瞳依旧血红,带着奇异的美。
  今天就去看看那些人类。
  噗——
  手臂猛地从带出的鲜血浸入了白色的袍子,红的那样鲜艳。神上微动,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沾染布料的血液化作微光在空中消散不见。
  “下一位。”神上淡淡的开口。
  很快,又一个人类走了出来,对方害怕的双腿打哆嗦。神上不屑的笑,“过了我的要求,自然不会杀你。”
  经过长期的训练之后,被带出的人类已经按照实力排出了编号,从二十三号能力最差的人开始,一个一个的来,直到神上满足对方的实力。
  神上对同一种族的性命就不在乎,更何况这些“人”命。
  很快。
  地上躺着十六个尸体。鲜血凝固在地上,整个大厅都是血红的一片。
  只有七个生还。
  刚刚在神上手下存活的第七号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
  神上离开。
  大家单膝下跪,右手放到心脏的位置,那是永远的效忠。没有人知道,少年心脏紧贴处,放着一块干净的雪帕。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抹白色的身影,负责他们的神明才缓缓起身,不管地上的十六具身体,“你们合格了,现在进行瞳色的改变。”
  那些黑发黑瞳的生物愣了,不过却没有影响他们的动作,一齐把右手放在心脏处,大声道,“是!”
  他们万万不会想到,他们竟然能有一天能和神明大人一样,拥有那样漂亮的颜色。
  相传很久很久之前,他们是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瞳和黑色的血,后来是来自云上的神明大人为他们更换了那些肮脏的血液。
  他们作为人类,能够为神明大人服务,是他们全部的荣耀。
  排号第一的少年笔直的站在神明大人面前,男子把结着魔法阵的手放到他眼前,“什么颜色?”
  “红。”
  男子笑,“如果被神上知道你敢这样亵渎他,你再优秀也活不下来。”
  少年垂下眼,“我……放弃。”
  很快,剩下的七个人出了第一次任务。
  “成绩倒还是不错。”雪泉缓缓的流入薄软的唇内,衬着普通的晶透杯子都高贵起来。
  七人死了一人,留下六人。
  这是第一次出任务的成绩,任务不麻烦,只是处理一个不听他话贪污的大臣和他的贴心手下而已。
  “那个坚持保留自己瞳色的人依旧排第一位?”神上眯眼轻轻喝下液体,房间里的气息瞬间危险起来。
  “不知神上怎么处理?”属下低头报告,并没有为别人求饶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