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后一件事 作者:南风不尽

字体:[ ]

 
 
文案:
     大概就是……没把直男掰弯的故事……(望天)
 
结局超甜(噗)
 
是我另一个马甲上的坑的番外,但当做短篇来看也没什么妨碍。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旻、蒋今晨 ┃ 配角: ┃ 其它:
 
 
==================
 
  ☆、起头
 
  去年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是个六斤八两的女孩。
  她出生的那天,刚好是肖旻的生日。
  妻子问我:“叫什么名字好?”
  我想了很久,指间的烟烧了手指,但却不怎么疼,最终我说:“你决定吧。”
  大概是看我脸色不好,妻子抱着女儿回了房。
  我坐了一会儿,把烟摁灭,拉开了卧室门。妻子正坐在床边逗弄孩子,我没有进去,只是犹豫地说:“就取个单字,叫秋吧。”
  妻子“噗嗤”一声笑出来:“秋天生的就叫秋啊?你也真够直白的。”
  “不然还是……”算了。
  她却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可以呦。”
  我也勉强扯了扯嘴角。
  二十五年前,我还是个小萝卜头,只念了几年小学,见识十分浅薄,总以为肖旻的“旻”是“敏”,还嘲笑他怎么取了个小姑娘的名儿。但他并不生气,第二天从家里搬来一本砖头厚的词典,特意翻给我看,解释说:“因为我是秋天出生的。”
  词典上写着一行字:旻,秋日的天空。
  然后他又问我:“你叫今晨,你是早上出生的吗?”
  我哪儿知道我啥时候生的,回去就依葫芦画瓢地问我妈:“妈,我叫今晨,是因为我早上生的吗?”我妈炒着菜,心不在焉:“不啊,你大晚上生的。”
  我“哦”了一声,虚心好学:“那我咋不叫今夜呢?”
  我妈额角上青筋蹦起,一锅铲盖我脑门上:“你见过谁家的孩子叫精||液的啊!”
  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肖旻,他一贯冷板,那次却大笑出声。
  印象里他的笑容很少,有时我会想起他的笑容,但已经太过模糊了。
  毕竟他已经离世,十载有余。                        
作者有话要说:  
 
  ☆、小时候(捉虫)
 
  我跟肖旻应当算得上“发小”二字。
  他长我两岁,老爸抢劫杀人罪关监狱里去了,老妈抛下他不知去向。他自小跟着爷爷长大,没人疼没人爱,是个满街满巷游荡的野孩子。
  大概是为着这一层,我妈从来不肯让我跟肖旻多亲近。
  我跟他不同,是独子,给家里宠得有点无法无天,但还算听话,我妈说不准跟肖旻玩,我也就没往前凑过。但由于我打小就生得比别人壮实,又比较蛮横,小时住的那条街上没有不怕我的,尤其是杜康,经常被我弄得嚎啕大哭。
  到后来,每个人见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我有时也不想捣蛋,就想找他们玩,但只要我一靠近,他们就豁出命地跑。
  没人玩儿,我就有些蔫了吧唧。那会儿路过巷口的人总能看到这么一幕:一个白胖小子,穿得一身毛茸茸的小袄,蹲门槛上,一手抓着热鲜奶,一手托着胖下巴,嘴叼着吸管,目光惆怅,遥望远方,情态十分忧愁。
  其实我不是忧愁,我把自己想成了武林大侠,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之后的寂寞。
  那天,我又搁家门口蹲着,爸妈上班去了,我一个人特别无聊。
  肖旻正好拖着一蛇皮袋稀里哗啦的空易拉罐空瓶从我眼前走过,我很好奇地看着他,吸牛奶吸得滋滋作响。
  他听见了,又倒退着走回来,在我面前停下。
  他那脸冻得都皲裂了,一双眼睛却依然清亮如水。沉默了一下,他伸出又红又肿的手,指了指我手里的奶盒:“你喝完了吗?”
  “啊?”我呆呆地看着他手上冒血的裂口,心想,那得多疼啊。
  “喝完了,盒送我吧。”
  那是寒冬腊月的天,肖旻只套了件又肥又大的破毛衣,底下趿了双大了好几码的旧凉鞋。风猛地吹过来,他狠狠打了个寒战,却依然站得笔直。
  我默默把还剩一半的鲜奶递给了他。
  肖旻垂下眸子接了,拖着哐当哐当响的袋子又走远了。
  第二天,我又在门上蹲着,手里的奶插了吸管,却一口没喝。
  肖旻一如既往走过来,袋子拖在石板路上,里头的易拉罐撞来撞去哐哐响。
  我喊住他:“给你。”
  他以为是空盒,伸手接了,结果手腕往下一沉。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给递回来:“你喝吧,我在这儿等你喝完再拿。”
  我说:“我喝得腻死了,你帮我喝完吧,不然我妈要骂我。”
  又给推回去。
  他犹豫了一下,接了。我拍拍身边,他听话地把袋子一放,跟我一样坐在了门槛上。从小到大,肖旻吃东西总是很斯文,一小口一小口,甚至要在嘴里打转一会儿才舍得咽下去。
  那会儿我不懂那种心酸,只是笑眯眯地撑着下巴看他嘬吸管,还觉得他吃东西的样子像小兔子,嘴巴一耸一耸的真有意思。
  但看着看着,视线就不由自主落在他那双冻疮的手,已经肿得连关节都看不见了,红亮红亮的跟香肠似的。我轻轻摸了一下:“疼不疼?”
  “习惯就不疼了。”他这么说。
  我愣了愣,腾地站起来:“你等我一下。”
  我把妈妈的雪花膏挖了一大坨出来,“吧唧”全糊他手上了。
  他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缩,我就使了点劲,强拉过他的两只手,他的手好冰,我学着妈妈的样子给他抹开。香味弥散开来,我低头闻了闻,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味道。
  抬起头的时候,肖旻怔怔地凝视着我,脸颊居然有一点发红。
  “你害羞了吗?”我没心没肺地指着他笑,他的脸立马通红,站起来跑掉了。
  以后每天,我都在门缝里瞄准爸妈是不是出了门。要是走了,我就窜到厨房拿牛奶,有一回看到了酒瓶,我眼珠子转了转,败家地把我爸的酒撬开全倒了,然后抱一堆空瓶空盒蹲门口,专等着肖旻打我门前走过,我就拿出来献宝。
  我甚至吃饭也留了一手,趁着爸妈不注意,我就多拿几个肉包馒头,偷偷藏在衣服温着。等爸妈走了,我就从窗台给肖旻递出去,或者两人肩并肩坐在门口,说一小会儿话。
  每看着肖旻大口大口啃着我给的食物,我就有一种瞒着讨厌动物的爸妈养了宠物的成就感,这种感觉新鲜又让人不自觉嘴角带笑。
  就这么持续了几个月,我妈终于发现家里少了一整箱的酒。我妈年轻时候是有名的小辣椒,气得一脚踹开我爸的书房门,把我爸吓得差点蹦起来。
  我眼看着我妈冲进去,一把揪住他耳朵:“蒋国锋你想死是不是?你以为把瓶子偷偷扔掉我就不知道了是不是?敢瞒着我喝酒?打哪儿借来的胆子啊你!”
  “哎呦,哎呦,”我爸被她拽了起来,“老婆,有话好说啊,我没喝,我真没喝!”
  “你没喝,你没喝那一箱子酒被耗子偷去了不成?”我妈横眉倒竖,手上加劲儿拧,“还不承认!你还不承认!你再不承认试试看!”
  “嗷,老婆我错了,嗷,你轻点,小心手疼,嗷——”
  我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后头,眼睁睁看着我老爸被屈打成招,心里打鼓,犹豫了一下,我撒丫子跑了。
  我直接跑去了肖旻家。
  跟他熟稔了之后,我就常到他家玩。他家跟我家完全不一样,很破很穷,到处都是堆得山一样高的酒罐、废纸。我们经常躺堆得在高高的废纸箱上,然后从天花板的破洞上望出去,明晃晃的阳光,绿幽幽的榕树叶子,他爷爷坐在小木凳上吹“竹林深处”,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和在悠悠的葫芦丝中,再安逸不过了。
  我来的时候,他正背对着我捣鼓着什么,一条长长的铁线铺在地上,他拿着个小钳子在绞,我冷不丁地出声:“你干嘛呢?”
  他整个人抖了一下,手慌脚乱地把东西全塞进床底下。
  我嘿嘿直笑:“我都看见了,你还藏什么。”
  他脸又有点红。我特别喜欢看他脸红,长睫毛不安地颤抖着,真的很像小兔子。
  后来我不敢再从家里偷酒,因为我爸给我背了黑锅,那惨样,那下场,弄得我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心虚和愧疚。
  但肖兔子的每日喂养计划还是要进行,我一向自认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子汉,从来不半途而废,于是我果断决定去敲诈娘不唧唧的杜康。
  杜康小时候发育得比较慢,个子比较矮小,一张脸又生得唇红齿白,比他念中学的姐姐还漂亮。别人在外面疯跑,他却跟小姑娘一起学弹钢琴,我就老觉得他娘不唧唧的。每次都把他当小姑娘捉弄,弄得杜康一见我就脚底抹油只想跑。
  这回也是,一见是我,杜康本来想打开的门不开了,栓着门链子,他小心地保持着安全距离:“我家没有那么多空瓶子……”
  我那会儿尽出馊主意:“你把它倒了不就成了!”
  “我会挨骂的!”杜康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眼神凶了起来,杜康有点怕,还是转身跑进去了。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杜康拿了两个酱油瓶子出来:“拿去!”
  我比较满意,临走时还挥拳头:“以后你牛奶瓶也给我留着啊!”
  杜康往里缩了一下,“砰”地摔上门。
  但家里好端端少了两瓶酱油,谁不生疑呀?杜康妈一问,杜康就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他可没帮我顶罪的想法,大概恨不得我挨打,连我要瓶子干嘛用都没忘解释。后来杜康妈出门买菜的时候就跟我妈说了,我妈一听,总算明白过来我们家的酒是怎么没的了。
  我偷养“小兔子”的事儿就这么败露了,我妈这叫一个火冒三丈啊,把我扒了裤子用拖鞋打:“叫你不许跟肖家的孩子玩!你把我的话听进屎坑里去了是不是!你天生反骨还是怎么着!还敢往外偷东西!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我嗷嗷直哭,爸在一边急得团团转,被我妈一瞪眼骂:“就是你!看你把孩子宠成什么样儿了?你还好意思在这儿说!”
  我爸赶紧闭嘴,不然连他也一顿收拾了。
  最后还是下午上班到点了,我妈才停手。她把我反锁在家里,连窗子也关起来。
  肖旻跟往常一样拖着袋子来找我,可这回平时敞开的大门这回紧闭着,我也不在门前。他迟疑地抬了手却不敢敲门,站在门口轻轻叫了一声:“阿晨……”
  我正坐在小板凳上抹眼泪呢,抽噎着冲外吼了一声:“你走开!”
  门外没声了,但我也没听见肖旻拖袋子离开的声音。我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好痛,脸也吃了巴掌,妈妈还骂我,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委屈过。我不懂自己到底哪儿错了。
  “阿晨,你在哭吗?”
  门外又传来了肖旻的声音。
  “你走开啊!我妈叫我不要和你玩!我不会和你玩了!”我下意识地迁怒于他,用手背胡乱抹着掉不完的眼泪。我那时只觉得自己丢脸了,却没有分一点心思去想一想,门外那个单薄地站在寒风中的孩子听到这句话该会有多伤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