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并不爱我,我何必难过+番外 作者:那孩子

字体:[ ]

 
 
 
你并不爱我,我何必难过
作者:那孩子
文案:
     一个分了手的小受回想起以前和攻的点点滴滴、然后慢慢改变、
 
脑洞开出宇宙之后、小受和竹马在一起了、
 
是正叙里插入倒叙哦、估计不会很长,短篇吧、看心情写、
 
额、算是真人真事改编吧、要是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只能说、你可能认识我、orz...
 
第一次发表、文笔略渣、有没有人看都不知道(掀桌)、
 
在这里先谢谢看这个文的读者、
 
内容标签:种田文 现代架空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瑾,郑寿琨 ┃ 配角:徐思余,颜航,董唯月 ┃ 其它:竹马
 
 
==================
 
  ☆、我们分手吧
 
  郑寿琨看着旁边吃吃喝喝还笑的没心没肺的颜瑾,无奈的摇了摇头,终于是忍不住吐槽这位传说中说自己失恋了的大哥。“你怎么那么开心?” 
  颜瑾翻白眼,嚼着KFC里的鸡腿,含糊不清的回答郑寿琨。“有什么不值得开心的。失恋而已,又不是第一次。”
  大哥,你发短信告诉我你失恋了我怕你伤心才带你出来玩的。现在算是什么情况?你半小时前给我发的短信而已啊!
  失恋的人就算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应该失落那么几天吧才是正常的吧!!!
  “我认识你那么久,没看出来你看得这么开啊。”郑寿琨发现答应带他出去各种吃各种玩还请客的自己很傻逼。
  “有什么看不开的,是我甩他,不是他甩我。我哭给谁看?”
  你看看,真他妈强悍的心理素质!
  “你为了他出柜,骗家人,对他那么好的你居然不要他了?你们只是单纯的吵架吧。”郑寿琨还是觉得不可能,颜瑾对那人多好,全世界都知道。
  不知是不是说中了,颜瑾停下塞食物的手。很正经的看着郑寿琨,像快哭了一般的苦笑道:“我,想了很久,我不想骗我自己。”
  “你和他在一起4年,你现在才告诉我你不想骗自己?你还不如直接告诉我你现在才发现你喜欢女的!”郑寿琨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头都疼了,天知道之前是闹的有多大!要是早这样,颜瑾就不会变得连自己这个竹马都看不透了!
  “这三个星期来,我跟你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颜瑾无视郑寿琨的怒气,突然话题一转。不过,他用近乎温柔的眼神看着郑寿琨的眼睛,感觉又不像是在转移话题。
  郑寿琨仔细回忆了这三个星期颜瑾的状态,没发现有任何的异常。跟自己说的最多的话?卧槽算吗?你妹算吗?
  “你可以骗别人,但是不可以骗自己。”颜瑾看着郑寿琨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不懂,只好自己说了。
  郑寿琨则是立刻石状化。靠,这句话不是自己在说自己长的很帅的时候,颜瑾吐槽自己的话吗?伏笔在这?
  _藏的好深。
  “这句话是你吐槽我的啊,跟你分手有毛关系啊。”
  “我能吐槽你自然就证明我也要这么做。”
  “我不想骗人了。懂了吧,懂了就吃鸡腿,吃饱了我们去唱歌。”
  颜瑾又恢复了一开始没心没肺的笑容。
  郑寿琨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你和他分手不是因为你不想骗人吧,只是想敲诈我对吧。
  半小时前。
  颜瑾颤抖着双手把消息发给了正在工作的徐思余。
  颜瑾:我们分手吧。
  如果不是因为颜瑾那圆碌碌的眼睛里早就充满了泪水,连颜瑾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只是一时手抖发错了。
  很快,手机那边的徐思余回复了颜瑾。
  徐思余:怎么了?我哪里惹到你了?
  颜瑾:没有,我想通了,你放我走吧。
  徐思余:你要是想走,我从来都不会留。
  颜瑾:是吗?那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徐思余:靠,无缘无故分手!
  颜瑾: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很久之前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今天才想通了。
  颜瑾跟徐思余说完自己分手的理由之后就把他的一切联系方式删掉了,某宝的亲密付也撤销掉。还好他徐思余并不喜欢用什么情侣头情侣名,不然,颜瑾可能会连自己所有的账号都换了。
  果然,这一次徐思余还是没有挽留。估计,徐思余也没有想到颜瑾这次是来真的。前几次颜瑾闹分手都是在吵架之后,徐思余不挽留,3个小时后颜瑾就自己主动联系徐思余了。
  还挺有骨气的,颜瑾。颜瑾把他给的东西能用的留下,不能用的都扔了的时候,颜瑾都忍不住夸奖自己了。
  处理完所有事情的颜瑾几乎是一蹦一跳的回宿舍的,舍友看到他这个样子,都忍不住想把他弄哭,以至于看起来比较像一个刚刚分手的人。
  其实,不是颜瑾不想哭,四年的感情,说舍得真的是骗人的。但是,在看到徐思余发的那句无缘无故分手的时候,颜瑾就怎样都哭不出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洪水把最后的希望都给冲散了,让人不知道再怎么把最后的希望找回来。自然就不想哭了。
  原来,考虑了那么久,最后还是无理取闹。徐思余真的没有想过他做错了吗?
  别说一个男生不可以哭啊,真的疼的时候真的有权利哭的。跟软弱没关系,只是单纯的受伤了,很疼。
  捂着自己受伤的心,颜瑾才意识到,这四年的感情就像吐出来的呕吐物再吃进去似的让颜瑾感到恶心。
  几分钟后,接到郑寿琨电话的颜瑾跟舍友说了一句我出去浪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宿舍。
  真心牛逼,刚分手的人跟别人出去浪去了。
  吃完KFC的两人正在马路上搜寻着一间环境不错的KTV。
  “不是说唱歌吗?干什么要一直看着手机?在等徐思余的电话?”郑寿琨一把抓住颜瑾,让他好好的看路。
  颜瑾翻白眼,他没有在等徐思余的电话啊。他知道徐思余是不会打的啊。“只是突然不想两个人去唱歌,我刚刚问了人要不要一起来,再说了,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唱歌吗?”颜瑾说完还举起自己的手机,给郑寿琨看聊天记录。
  郑寿琨看到颜瑾跟别人的对话里那句,我失恋了,还附带三个笑脸的消息。就特别想一巴掌抽死这个失恋的人!
  “哎,你喜欢吧。不过先告诉你,我就今天有空。我快考试了。”还有,剩下的伙食费也不够你吃了。
  “我知道啦,我也要准备考试了。明天开始复习吧。”颜瑾随便找了一个台阶坐下,等朋友的回复。
  郑寿琨坐在颜瑾的旁边,突然怀念起了5年前的颜瑾。5年前的颜瑾,在遇到徐思余之前,有一段不太让他回想起来的恋情。反正就是他爱上了网上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过他,说是忙着考试最后连电话号码都换了,傻乎乎的等了一年,最后却被告知某一天颜瑾因为那人并不理他而闹分手,那人当真了。
  颜瑾跟那人第一次分手后,私生活就乱的一塌糊涂,随便在gay吧里找了一个男朋友,也不管爱不爱,随便凑合着过。另一边,在学校里跟各种男生搞暧昧,也不管别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有什么后果。那时候,学校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孤立了这样的颜瑾,也就只剩那么几个喜欢欺负他的男生陪他搞暧昧和郑寿琨这么一个朋友了。                        
作者有话要说:  = =、凑和着看吧。朋友那边已经得到了同意。是真人改编,所以和现实生活还是不一样的。尽量会描述清楚的,如果我的渣文笔能做到的话。
 
  ☆、都是自己作的啊
 
  估计,颜瑾回想起那时候只不过是觉得自己作吧。真正让颜瑾死心的是在那人生日之后。
  天知道那时候的颜瑾是有多死缠烂打,多不要脸。那个男生找上他之后,也不管自己有男朋友,死皮赖脸的贴上去。最后事情败露,那个男生都说了你有男朋友我就不见你了。居然骗人说没有男朋友,终于让那个男生跟他面基了一回。颜瑾把他手上有的东西除了钱,身份证,□□,剩下的都给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不好意思拿了他那么多东西,把自己戴着的项链送给了颜瑾。
  颜瑾回去后就跟男朋友分了手,谁知男朋友是真心想待他好,已经出柜了准备到国外和他领证结婚。只是,颜瑾心里只有那个男生,毅然决然的走了。
  等到颜瑾有空,他又去那个城市男生。那个男生一开始不知道他要来,颜瑾打了电话之后,男生也不愿意出来,颜瑾只好骗他说自己是来考吉他等级的,忘记带吉他,想先借那个男生的用一用,后天就能还。
  颜瑾吉他八级,早就不用考了。再说了,等级考试不用合适自己的吉他也是太有自信了吧。
  在某个地方等了很久,颜瑾才终于看到了那个人。谁知道,除了这次和还吉他那次,颜瑾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生。他虽然不要脸,但也不傻。还了吉他之后就立刻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郑寿琨在河边的台阶上找到了颜瑾,颜瑾没哭,但是郑寿琨在他的旁边刚坐下,他还是选择抱着郑寿琨,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知道所有事情的郑寿琨也不忍心责备颜瑾,只能是希望颜瑾能变回以前的自己。在遇到那个男生之前,颜瑾成绩优异,擅长篮球,吉他,又喜欢看书,搁在哪里都耀眼无比。
  “郑寿琨,我决定了,我要做回自己。我要变回去。”声音很小却无比的坚定。郑寿琨看着河流,欣慰的摸了摸怀里人的头发。
  以前失恋了还会求抱抱说要改变自己,现在到好,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事情,颜瑾居然拿着手机在约人出去玩。郑寿琨都忍不住感叹物是人非,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他们说今天没空,要两天后。”
  “两天后我有课,你和他们去?”
  “行啊。”颜瑾很爽快的扔下了郑寿琨,郑寿琨心想自己真的是交友不慎啊。
  “前几天乐队的人找你什么事啊?”郑寿琨突然想起几天前颜瑾跟自己说要跟乐队的人吃饭。
  “说学架子鼓的事。不过,最后我还是没去。”
  “你骗我的吧。”你确定不是找不到吉他比你厉害的,想拉你入队?
  “我说了,不骗人了。”
  颜瑾知道郑寿琨在说吉他的事情,只是,5年前,他就把吉他摔了,再也没有碰过。手上积攒的那层厚厚的老茧,也早就消失不见了。要是不荒废这5年,现在自己早就是重点音乐学院的一名音乐生了。
  不弹吉他,也就没有特长留在音乐班了。只是,他不愿意再回忆起那时候几乎是疯癫状态的自己。吉他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放弃的东西,毕竟那时候自己连自己都放弃了,吉他就当是重新振作之后留在回忆里的祭品吧。
  “学架子鼓啊,你那么有资质,很快就能学会吧。为什么不去?”
  “不去很正常啊,不想再接触有关于音乐的东西。”
  “那别人怎么认识你的啊?”因为在不同的专业,郑寿琨并不能确切的知道颜瑾在闯什么祸。其实,那一年之后,颜瑾除了徐思余的事情,在其他地方都是让人不需要操心的。
  天知道这位口口声声说不愿意再接触音乐的人是怎么认识学校乐队里的人的。
  “有个朋友是主唱。”你觉得我认识了你那么久我会相信这句话吗?你是那种朋友让你去就去的人吗?郑寿琨忍不住吐槽。
  “好吧,我说实话,有一次他们在表演的时候,跳上了舞台,纠了一下吉他的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